失窃的恐怖

leonstein
2012-11-05 看过
波德莱尔在翻译爱伦坡的《失窃的信》时用了“Purloined”这个词,拉康将其解读为“in sufferance”,在等待中经受忍耐。问题在于:忍耐什么?

这恰恰是小说最具恐怖之处,当你被迫进入信的世界。于是,人们总在疑虑:信去哪里?

这一点,由剧中一句滚石的歌词硬生生地砸在诸位面前:一旦你让我开始,我就不会停止!

整个过程总能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那究竟是什么?直到播放到最后一秒后,猛然醒悟,支离破碎的恐怖碎片瞬间串联起来。我看到了世界的背影......

周绝口没有提起过他那“牵挂”着的家人;
周在亲历两个似乎对他重要之极的人的死时并无半点忧伤;
陈凝视着周的脸,其慌张跟石凝视陈时所表现出来的无助何其相似;
周深情地朗诵那封死人的诗歌,其深沉看上去多么像是他在朗诵自己的心声;
陈靠对话操控着石,同样,周也靠对话操控着陈,那么,最后对警察同志们的“讲座”意味着什么呢;
石活在一个纯粹“虚幻”的世界,陈则游走在“现实”与“虚幻”之间,而周则进入了一个纯粹“现实”的世界;
周认真地对自以为“正常”的冯说了两个数字:1900万,8亿;
......

刘已经觉察到了周的强大,于是面对自己的虚弱,只能选择死亡。而当周面对警察们的现实世界时,他耳畔必定萦绕着刘的忠告:这是一场硬仗......

于是,爱伦坡相似的恐怖再次降临:周将何往?

一旦你让我开始真实,我便永不会停止藏匿......
6 有用
1 没用
沉默的证人 - 豆瓣

沉默的证人

8.9

552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沉默的证人的更多剧评

推荐沉默的证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