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的电视剧面孔:强势辱骂弱势心态

屋里厢
2012-09-18 看过
战争本身是残酷、血腥的,也是政治的延伸和政治斗争的最后万不得已的一步,不过在影视剧里面,战争剧往往有了爽快、义气、雄壮以及自我价值投射的作用,乃至有了鼓舞士气、鼓吹仇恨、转移矛盾、提高凝聚力等政治上的价值。
国产抗战剧和抗战电影,经过几十年的变化,随着民众理解力的丰富和价值观的多元,也从《小兵张嘎》式的正邪两立,到了《战火西北狼》式的反战情绪,至于中间夹杂的武侠化的《抗日奇侠》、评书化的《永不磨灭的番号》,则多多少少呼应了普罗大众对爽快和娱乐的追求。抗战剧,就一直在政治和娱乐的变迁道路上奔走,因此也创造了我国影视剧类型中最为丰富的文本。而日本人、国民党在影视剧中的形象,依据标签化的理论,也反向影响了我们——说白了,你越把他当敌人,他就越成为你的敌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抗战剧的?
60年代宣传的是“解放全世界被压迫的人民”,意识形态的教育和宣传占为主流,爱国主义居次要地位。那时候日本鬼子固然坏,但坏不过美帝和国民党,所以日本鬼子在影视剧中的特色是蠢,抗战剧也火不过《白毛女》《雷雨》等批判地主、资产阶级的剧。
至于现代人耳熟能详的南京大屠杀,其实从50年代到80年代中期,几十年里中国的教科书和媒体都很少宣传它,日本很早就造了一个原子弹爆炸的纪念馆,我们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却一直到1986年才造好。从90年代起,它才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的主要题材。
有印象的人应该记得8、90年代时抗战剧也并不丰富,那时候人民生活欣欣向荣,生活秩序也刚刚开始恢复,影视剧倾向于表达生活故事(《牵手》)、古典文学(《红楼梦》)、(爱情滋味)《烟雨蒙蒙》或者(爽快搞笑)《鹿鼎记》《还珠格格》,这也造成了四大名著、葛优、琼瑶、金庸、海岩的红火。
外部压力能导致群体内部团结,这是一条社会学定律。所以从90年代末在电视里层出不穷的《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亮剑》等抗战剧,就是这十几年爱国主义教育的产物。


《小兵张嘎》:小兵越强 国家越弱
毫无疑问现在民智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在三十年前《小兵张嘎》、《地道战》是全民观看高呼抗日的绝佳范本,充分体现了喜剧色彩和革命的乐观浪漫主义精神。现在除了小学生在思政课上欢欣鼓舞外,恐怕任何一个成年人都不会为它而热血沸腾。中日正邪不两立,中国孩子的智力都远远大于日本成年军官,双方脸谱化严重,既缺乏深度的展现也回避了史实。作为主流意识形态的输出工具,二元对立却可以保证影视剧在政治上的零风险。
我们一说起日本,还是“小鬼子”、“忘我之心不死”那点陈词滥调,与激烈仇视态度并举的是极度无知和极度脸谱化。于是在二元对立的解构模式中,所有的矛盾都可简化为控诉,所有人性都成了自我道德优越感,骨子里又是被欺压的屈辱感。可以想见,我们在政治经济上离强国越远,我们影视剧就越是自大,《士兵突击》的制片人说过:“这是以强者的姿态暴露弱者的心态。”
所以,当《鬼子来了》出现时,曾经引起了许多人的不适,人们见惯了战争片中政治觉悟高的农民,通常抓到日本鬼子,他们应该去报告八路军游击队,怎么能赶着大车进城向皇军领赏呢?而《人间正道是沧桑》也争议了许久,一家子一个当国民党一个当共产党,两人怎么还能握手言和共坐一桌陪着老父亲过生日呢?


《抗日奇侠》:没有规则的世界
抗战剧真正火爆,倒是破案剧、武侠剧等剧种被禁上黄金档后,武侠体、戏说体、谍战体、情色体抗战剧层出不穷。
情色体抗战剧现在还在发育期,因为五千年以来的性压抑,男人往往能坏、能痞、能酒,唯独不能色,比如《狼毒花》原作里男女关系非常开放也非常精彩,到了电视剧里于荣光只能更改为“嘴把式的色”。所以情色体抗战剧只能打擦边球,一靠敌人色(色比坏更能激起观众反感),《青盲》里猥琐的狱卒强奸张兰的桥段可谓非常香艳,另一部分则靠女人,《女子炸弹部队》为了抗敌,女特工便也可以使出色诱术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日本有一种文化让中国人更加生气——性开放,你越开放我越生气,道德优势混杂窥阴癖,成了“打到日本岛,活捉苍井空”式的阴暗。
尤为要说的是抗战剧中的武侠倾向,武侠剧本身就是一种虚拟叙事,它刻意远“朝廷”而造虚拟的“江湖世界”,个人恩仇、快意江湖。相比国外的侦探剧,很明显,一个以武力为王,一个以逻辑为主,一个不涉“法理”,一个最终“绳之以法”。
武侠式抗战剧也有这种倾向,草莽式的山村英雄,因家破村屠而奋起反抗,以神乎其技的刀法、百步穿杨的枪法痛击鬼子或国军,即使最后参加军队,也往往以“特种小队”的身份出现,而不受军纪、长官意志、政治环境的控制。在这一点上,前有连奕名《野火春风斗古城》、《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雪狼谷》式草莽独狼,后有《历史的天空》、《亮剑》李云龙式的农民狂野。最终《抗日奇侠》以暴力美学和绝世神功横空出世,而民族情绪与江湖意气也合二为一,抗战剧就此成为暴力宣泄式快感的出口。


《战火西北狼》:家庭分崩兄弟背叛式的战争
人固然不能遗忘历史,问题是历史是什么?
对历史最不信任的说法是: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对历史最在乎的说法是: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对历史最现实的说法是: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其实,对于战争史深入思考最终都会归划到对自身民族性的认识上。
中国影视剧,在这一点上远远比不上英美法德等国家。“法国新浪潮的代表人物”路易·马勒用两部电影说明了“法奸”的偶然与盲目,奥斯卡最佳影片《朗读者》则说明了人性里罪的普遍性,斯皮尔伯格借《硫磺岛的来信》揭示了战争中无常的力量和军国主义信仰的可笑,《活人的记录》则说明了普通日本人对战争的恐惧。
我国影视剧自然也有反思,《鬼子来了》、《南京!南京!》不消说,电视剧里《番号》里李大本事只有赶跑日本人回家生孩子的朴素情感,《我的团长我的团》背后是某种对国军将士的负疚感,《人间正道是沧桑》戏核是家庭被政治洪流裹挟。
《战火西北狼》则展示了兄弟两人奔走在国共两条道路上,虽立场不同但同时惺惺相惜,这种民族合一的精神,固然有迎合当今两岸关系和解的风气,但也说明了创作者看到了战争对兄弟情的伤害。比如在前期两人不但经常在深夜喝酒聊天,甚至出现了把带领手下互相聊天庆祝的情景,在46年时两人都会不解为什么要兄弟相争,对战争的概念也在于不得不抛下个人情感,只是用职业化的态度对待。而到了49年时,因为长期斗争的折磨,兄弟间也开始了背信弃义、利用弱点的过程,甚至到了为了个人恩怨而置全军人员于不顾的疯癫中。
至于两人都深爱的女主角夏蝉也承担了编剧反战的思想,她家人惨死在枪炮下,自己却成了枪械专家,还用最爱的枪杀害了自己的养父;龙骁云只想着和兄弟开怀喝酒,却最终和马中骏形同陌路;马中骏只乐意陪着知了过平淡农民生活,却目睹知了惨死日军铁蹄下。所以当夏蝉问道:“你们在生活中都很珍惜对方,为什么一上战场就要拼个你死我活?”马中骏不得不痛苦地回答道:“因为我们呆的地方,叫战场。”
10 有用
0 没用
战火西北狼 - 豆瓣

战火西北狼

5.7

1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战火西北狼的更多剧评

推荐战火西北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