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小津安二郎

远子
2012-09-05 看过
伟大的艺术品不像生活那样令人失望,它们并不像生活那样总是在一开始就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们。
                             ——普鲁斯特



小津安二郎属于这样一种艺术家,他的一生都是在讲述同一个故事,而这个故事完全由琐碎、平凡甚至乏味的生活细节构成,并没有任何激动人心之处,但是它却能让你沉浸其中。在那里,你总是在不经意之间被一种柔情所击中。正如成濑巳喜男最热爱的作家林芙美子所言:“我总是被这无限宇宙之中人们简单而重复的劳动所包含的痛苦所打动。”
从这个角度讲,小津安二郎同简·奥斯丁和张爱玲属于同一类型的艺术家。穷其一生,他们描绘着他们所处的那个狭小的时间和空间里的人和事。然而由于他们攫取到了某种普遍存在于人心之中的忧伤和悲哀,他们便超越了他们所处的时空。
我们都处生活在同一张无情的巨网之中,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处可逃,无岸可渡。我们必须辛勤地劳作,在鸡毛和蒜皮之间徘徊纠缠,以此来耗尽我们的一生。



1985年,小津逝世二十年后,德国导演文德斯去东京拍了一部关于小津的纪录片《寻找小津》。他无不悲哀地发现,小津摄像机下的日本古典风韵已经荡然无存了。然而正如普鲁斯特所言:“伟大的艺术品不像生活那样令人失望,它们并不像生活那样总是在一开始就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们。”生活在一开始就完成了最精彩的段落,于是我们的一生都在回忆童年,回忆青春。而艺术品却不一样,它们就在我们眼前,我们看得到听得到摸得到,它们的存在使我们无需通过回忆就能能一下子回到最好的年代。



在《寻找小津》里,文德斯在东京偶遇到另一位德国名导赫尔佐格,赫尔佐格对着镜头叽里呱啦说了一通,他说的是德语,没有字幕。然而这一幕却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听懂,所以才记忆犹新。
我们所执著的并不是那些已经说出的清楚明白的话语,而是乐意去猜测那些我们只听懂了一半或是一半都没有听懂的语言。



我对小津的御用男主角笠智众印象非常深刻。他同约翰·马尔科维奇和摩根·弗里曼一样,属于这样一种演员:他们仿佛一生下来就是老人,一生下来就是父亲的形象。
无意之间,我在网上发现笠智众是学印度哲学的,从那以后,我们便以“印度哲学”来代指这位演员。我们都是小津的忠实影迷,我们下载了能从网上找到的所有的小津的电影,并与对方分享。



贾樟柯非常推崇小津安二郎,他说:“不要走太远,原来日本就在榻榻米上,世界也在榻榻米上。”然而,离开临汾的贾樟柯却一次比一次走得远,他去了四川、成都和上海,在我看来,这正是贾樟柯的失败之处,他开始讲述自己的不熟悉的世界,而且沉迷其中。



在集中观看小津电影的那年冬天,我做了一个电影梦,在那个梦里,我既是导演又是男主角,电影明显带有小津的风格,故事讲述了一个少年如何从极度渴望摆脱贫穷一步步地转变成一个安贫乐道的老人。在这个故事里发生了一个很精巧的故事,有大约六七个人(都是少年的亲人)出场。但醒来时,我完全忘了故事的情节,只记得电影的最后一幕:
曾经的少年如今的老人同他的子女坐在榻榻米上吃饭,这时候镜头开始旋转,转了一圈之后,镜头对准了原本站在一旁摄像的摄影师,此时,他离开摄像机,走到老人身旁,同他们一起吃饭。他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一饮而尽。


我认为这是一个美梦:故事情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观看者与被观看者融为了一体。恰似小津安二郎的电影:所有人都参与了生活,没有人置身其外。
27 有用
1 没用
东京物语 - 豆瓣

东京物语

9.2

8738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东京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京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