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比烟花绝望

左儿
2012-08-31 看过
  据说第一季只是铺垫前戏,大戏在后面才次第登场。但就我目前只看过一季的序幕来说,已经各种出乎意料——神马?主题竟然是介个?敢不敢再洞若观火点?既然要大书特书它,不妨夸张点说,在看过的所有影视文学作品加起来里,还没有哪个对女性处境的描写能超过这剧的绝望度。

  为什么绝望,因为绝望是共性,绝望是环境。

  看完之后生平第一次反思以前怎么老是叫喳喳地喊着自己是男权主义者。我的男权观,理论基础就是武断“男人什么都比女人强”。高下差异化是生理天性决定的,所以我讨厌女权主义者们讲什么“平等”,生来不平的差异你非要强调机会平等,岂不是更突出你作为弱者的特殊性?如果你因为特殊性而被拔高对待,那这反而更是平等的对立面了。

  展示平等就是不要特殊,所有弱势群体都一个道理。

  但我也欣赏牛逼的女性,这种欣赏说来也欠打,我并不把她们作为女性出色的代表,而是觉得牛逼正因为她们不像女的,她们摆脱女性天生带有的那些弱势和缺点才能如此闪亮,在我的臆想中,出色的女性就应该都站到男人一边去,然后共同来鄙视剩下那些大多数的、真正的、平庸的女人。

  以上这变态的两性三观,跟随了我多年风吹日晒,直到遇上这部剧,完全被华丽丽无情情地击碎了——没有一种可能来证明女人的牛逼,没有一种可能你跳脱出弱势群体而和男人站在一起,它丫完全就是个男权测谎仪。

  戏里女性角色很多,个个典型而不特别,也就是传说中的代表着存在的普遍性,城市里女人的各种形态各种处境各种应对都有展示,让人痛苦的就是,从任何一个身上都看不到任何出路——

  A.百无聊赖的全职主妇。相夫教子是社会和家庭对你全部和唯一的要求,“带孩子去社区看游泳池灌满水”算是“非常有趣”的一天活动,即使在怀疑到丈夫外遇之前,就已经像时时刻刻的茱莉安摩尔那样活得不爽了。不爽是正常的,不爽得很传统。betty的突破方向便是那位离婚女邻居,变成她最害怕成为的人,但这种预想的恐惧感已足以把她压垮成抑郁。

  B.独立就要养活自己,那就做一个在职场上力争上游的巾帼青年好了。于是变成另一个常见的类型,拼命想证明自己除了女性特征之外的闪耀点给人看(当然,peggy其实并没有这么极端,这部剧的好就是没有哪个角色绝对化)。以为这样就牛逼了?以为屏蔽别人就看不见了?人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因为女体而被关注,而是就算出色出大天来别人关注的仍只是你的女体。

  peggy是第一季看完为止最职业上有作为的女性,但同时她的歧视遭遇却也是最频繁、最让人不舒服的。公司这个大环境她作为初入者感触最直观明显,我要是她真的疯掉一亿回。想必很多人在最初看剧时都很难适应,完全无法理解一帮还算是社会精英的男人,怎么能全体都如此的狰狞恶毒,女人那点希望自己因为优秀而能被人珍视和仰慕的愿望完全被他们毫不掩饰猥琐的嘴脸和言语击碎成渣,但是,有多夸张,就有多真实。即使是今时今日,以为一切就改观了吗?那只是男人们学会了假装文明罢了,关起门来兄弟们只剩自己人的时候,除了下三路讨论,你以为一帮人真会45度角集体纯爱憧憬着沈佳宜?

  剧中时代跟现在比心理上并没有丝毫进步,唯一的差异只是,那时还不需要伪装,这点看起来更触目惊心。
  在办公室环境下,Don可能是表现最不猥琐的一个,但却反而最能反映问题。

  Don第一次见peggy,正为被pete言语惯性骚扰的peggy解了围,给人植入don跟他们多少不太一样的印象,他似乎应该更文明,更懂尊重,男猪脚嘛,在每次peggy受到歧视和骚扰时无形中被寄予主持公道、显示不凡的期望。

  但是Don,什么都没做。他没有任何像newsroom中will那样的行为,一副恨不得体恤全公司的人文关怀意识。在peggy作提案展示,嘀咕连个椅子都没有时,他跟旁边那些男人一样,露出“就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在peggy朝他要求提升办公室加薪时,他语气里的嘲笑和看不起比他人更甚,他不是救世主,他只是one of them。
  慢慢的,don的人性在情节推动里被更多面地展示,他是个有多想在人前展示自己完美无缺的人,应该不用多说了。所以觉得按他的为人处世,就算内心里不以为然,表面装一装对女性的尊重似乎也是合乎常理的。
  那他为什么不装?因为彼时的大环境对他没有装这方面的要求。社会这样对待女性理所应当,他不需要去主动关怀显示自己更civilized,也不需要明明想关怀而装着不关去防止在其他男人面前显得突兀,他心底压根就没觉得这有什么。所以虽然peggy受到的那些嘲讽歧视都来自其他男人,但并没有说过一句出格话的don在这方面反而最说明普遍性和让人心冷。

  C.既然如此,索性不再逞强,直接在职场中享受着因为女性身份而被注视和优待罢,不被任何情感牵绊,顺便像男人那样给自己找点游戏人间的乐子。这个命题更古老了,joan的未来是什么?一辈子自由享乐,成为60年代的samantha?没有这样的空间给她。joan的工作能力来自她在人际关系中的游刃有余,这个职位说白了永远只是一个后勤部门,她对公司业务本身没能力、也没觉得有必要去了解。面对peggy渐渐深入到业务领域,她表现出一点诧异,外带一点小小的嫉妒,虽然在感情上她有耍男人于股掌的资本,但在内心里,她从来不觉得男人掌控世界这一点是可以去撼动的。

  “风流”和“淫荡”两词分别为男人和女人差异而生,如果joan有一天因为不再貌美波大而失去了她一路赖以生存的资本,结局还是会找个条件还好的嫁掉?被像当年她自己一样的女人分享着丈夫,从而变成又一个绝望的主妇?她不会甘心,也不忍这么替她设想。

  所以不知道是为下面伏笔还是纯粹信笔而写,编剧竟为joan设计了一段被同性表白的剧情。这个按我上述逻辑,只会联想到是探讨另一种出路的可能性,如果你不是取向上必须与男人关联,是否就能逃过这种歧视环境的死劫了?joan的反应是对此礼貌而不屑一顾,当即用投怀送抱陌生男给了对方答复,一副我宁可被一百个猥琐男践踏也不愿意当一个真情女的女神的决绝。她应该最爱男权社会的,因为男权环境比女权环境更能发挥她的优势。

  D.命差不能赖社会。那命好呢?像犹太女那样,标准白富美,还加智商分。她却又过不了渣男关。

  rachel这个角色我很喜欢,乍看很强势,拒绝得也很坚绝,但情节推进,亦不是那种非黑即白型脸谱型。编剧给她设的聪明值太高了,每次与don交手,都把对方阴暗心理看得一清二楚,毫不留情地一语揭穿,尤其在各种直接关系自己感情和愿望的情景下,还能保持这种冷静判断,确实高于常人。但是从感性角度又实在扛不住对方耍无赖,同样是败给感情诱惑,女人的牺牲就总是比男人多。

  说到这儿就躲不过必须要说说don。经历决定性格这些废话都不用多说了,打从换身份起,don就对世界重新构建了一个他自己的形象,这个形象优秀、正面,不能有任何不和谐的元素。所以don和以往那些万人迷的男猪脚们不同,他的身上并没有不按理出牌的邪气魅力(为了吸引客户那些工作谋略不算),他从非主流的泥潭中挣扎出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努力贴合主流。他找的情妇个个都貌美独立,短期稳定关系,对于roger找来的应聘姐妹那样的底层临时羔羊,他彬彬有礼地笑和拒绝,在觉得“这种约炮方式配得上老子么”不屑一顾的同时,还营造了一副高贵不凡的表相,而且连他自己都信了。

  在Don光鲜形象的背面,只有普通人的软弱和自私,还有他独有的极度缺乏安全感。这些加在一起,就形成他绝不为任何行为负责、凡事必撇清的习惯,这种习惯甚至有时并不是为了展示给大众看,也不完全是为防止给对方落下口实,而只是满足他对自己image的构想,好像什么事他都是无辜的。他明知道只要他一句话就能阻止betty去拍广告,但这样硬生生显得没道理的话他不会出口,当然,他心里不会觉得没道理,只要暗地里使绊就好。对rachel更是,明明已经死缠烂打成功推倒,还是要对方亲口求,好像这样就能自我催眠责任不在他了似的。这些都跟他胡闹着逼美女插画师情人扔了电视机是一个道理,他想达成的猥琐愿望他都避免直白说出,但会仗着自己被爱,用各种方式让对方自行为之。太崩溃了。Just like looking into the mirror.

  E.相对来说,只有美女插画师稍稍能让我喘口气。甘当情人,但也没洒脱到能听don谈论妻子的程度。干柴烈火,但面对巴黎邀请,既不生气也不答应(这点跟joan表现一样撞车了:扶正我没兴趣,但也别以为给个甜头就当糖吃,不被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是仅剩不多的自由)。最最关键的就是,艺术这个领域实在有特殊性。在美女和她那些艺术家朋友相处的氛围中,就不再能感觉到像片中其它场合一样的那种强烈的性别歧视感,艺术家们不管真的还装的,多少都带点无视一切差异、等级、规则的气质,不如直接说这就是嗑药气好了。所以台上女孩被起哄着脱下上衣,猥亵度却远远不及广告公司那些所谓精英男们竞猜和验证女员工内裤的颜色。而差异、等级、规则这些东东,正是don一生不惜一切代价去苦苦追求争取来的,所以他讨厌那些艺术家,其实是在他们面前又没了底。


  综上,这剧对女性的眼光宗旨,你就是个被臆淫和实淫的附属品,无论你女强人能耐登天,还是女弱人平庸愚蠢,都只是低等动物。这样再去看她们的挣扎和尝试,更觉得徒劳和不忍。比如我虽然不喜欢betty,看到她的短暂模特复出生涯被中止还没什么,但看她在制造这背后一切的don面前还要编个自己不想做了的理由来维持可笑的尊严时,也足以淹没在悲凉之情里了。

  这些浅见只是base于第一季情节,后面都说更精彩,再走着看吧。
126 有用
1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广告狂人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