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新传媒两部孪生金庸武侠剧全评 98《神雕》VS 2000《笑傲江湖》

桑吉
2012-08-28 看过

这是我看到的迄今为止对新视版《神雕侠侣》最中肯的评论,转来分享。看字里行间应是新加坡本地专业影评人的文章,尚未找到出处。 《 新传媒两部孪生金庸武侠剧的完全比较 》

新视(新加坡新传媒公司)迄今只拍摄过两部金庸作品,《神雕侠侣》和《笑傲江湖》。      九八年《神雕》和OO年《笑傲》,拍摄时间相隔两年,两部剧都长达40集,观众完全可以把这两部电视剧作为姊妹篇来看待。   虽说OO年的《笑傲》,是新加坡和台湾制片方合资拍摄,但全剧还是保留了浓重的新加坡剧风格,基本看不出台湾电视剧的痕迹。   作为一名普通观众,对新传媒的两部制作,我的评价是,从整体来看这是两部高投入,有诚意,制作态度严谨的电视剧。兼有美国片的优质胶片,日剧的精练剧情,韩剧的浪漫景色,中国剧的厚重严肃和港剧的现代商业。惟独没有台剧的矫情造作。      剧情      从剧情上看,《神雕》是以浪漫的爱情故事为主,广阔的时代画卷为辅。而《笑傲》以尔虞我诈的江湖恩怨为主,纠缠的儿女私情为辅。值得称道的是,《神雕》虽为爱情故事,但在民族战争,武打对决等大型场面时却充满激情,气势恢弘,为这个浪漫爱情传说增色。同样,《笑傲》中的权术争斗中,穿插的极富浪漫色彩,极端唯美的画面,又为这个男人世界的故事,添加了梦幻的风月色彩。      画面      滤光镜的运用,使两部武侠剧充满英雄侠义的豪情,同时不失梦幻的浪漫情调。从画面上看,《神雕》选择了蓝色和黄色,作为全剧的主基调。几乎每一集,导演和摄像师都在不断调整色调,蓝色表现忧郁,哀伤,宁静,紧张和冷酷,而黄色用来表现浪漫,温柔,梦境,幻觉,希望的场面。古墓,雪山,山崖和夜晚,画面上弥漫着蓝色的幽静,凄清和冷峻。而草原,重阳宫,绝情谷,沙漠,又充满黄色带来的激情和怀旧感。   与《神雕》相同,《笑傲》也在拍摄中经常使用滤光镜。和《神雕》不同的是,《笑傲》的的色彩更加绚丽多彩。除黑色和红色为主基调外,还用了绿色、白色、黄色、蓝色等各种色调。值得一提的是,摄影师大胆运用红色,创造一种浓烈的野心和杀气,又用黑色制造迷惑、深不可测的恐怖感。黑色和红色的交替出现,让画面充满厚重感和血腥味。用蓝色渲染凶杀的恐怖悬疑气氛,以黄色和绿色表现爱情和回忆,作为对两种主色的点缀。      服装      《神雕》和《笑傲》在服装上颇费心思,几十位主要人物的服装,可谓各有千秋。可只看《神雕》里小龙女那身太过飘逸的白衣,还有杨过年轻时的那身黄色衣衫,它就在服装上输给了《笑傲》。   《笑傲》里出现的服装不下上百套,红色浓艳,蓝色清雅,黑色干练,白色清秀。东方不败和任盈盈服装的对比,正是女性妩媚和利落的对比,表现了服装设计师的功力。东方不败的服装是华丽,铺张,惊艳的。而任盈盈的服装则带着西部边疆的少数民族韵味,尤其是脸上一层面纱,为任盈盈平添一份神秘婉约的色彩。另有任盈盈红色外套里露的一套黄袍,正是魔教教头之女的王者气度和皇家尊贵,也可见服装设计的细致和严谨。和《笑傲》服装的精致华丽相比,《神雕》的服装略显简陋。当然这也和男女主角多穿白衣有关。      造型      《神雕》人物造型的失败是有目共睹的,从小龙女和李莫愁的发型,到杨过第一阶段的外型,再到金轮法王发型的太过另类,《神雕》的造型师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指责。而《笑傲》在造型上就明显纠正了《神雕》的失误。《笑傲》对仪琳、东方不败、岳林珊、林平之、任盈盈这些人物的刻画,还是准确的。特别是任盈盈头扎几十支辫子的形象,很切近小说原著中任盈盈是边陲少女的特征。当然,《笑傲》在造型上也并非尽善尽美。比如东方不败曾经戴的[头盔],以及任盈盈在有些场景中头上扎的红色网绳,就显得美中不足了。         武打      公允评价,《神雕》和《笑傲》的武打动作和音响效果,在武侠电视剧中应该称为上乘。武打动作的画面冲击力很强。虽然总体拍摄风格类似,但由于小说所著武侠派别不同,使用兵器不同,两部剧的武打风格还是各有特色。《神雕》的武打较为轻灵飘逸,一般打斗点到即止,较为抽象写意。而《笑傲》的武打更为厚实凌厉,打斗中很注重[以力制胜],画面上往往鲜血遍地。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部剧在个别场景中,特别是大场面的武打中,都使用了炸药定点爆炸,对武侠剧来说,这样以炸药表现武功威力的手法,显然对两部剧的武打是个硬伤。         男女主角对手戏      《神雕》之男女主角,相敬如宾胜于浓情密意。《笑傲》之男女主角,戏谑亲密胜于深情款款。      《神雕》里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幻觉中和杨过翻云覆雨,虽暴露尺度很大,但无一丝猥亵之感,倒更衬出小龙女的冰清玉洁。大陆观众对此评注:杨过小龙女花丛中赤身裸体,激情热吻成何体统,有失清纯。而新加坡观众的看法却恰好相反,还嫌尺度不够,认为《神雕》里男女主角的身体接触止于倚肩,拥抱和接吻,有失情侣间的亲密。大陆观众和新加坡观众的感官差异正成对立,而我认为,双方观点都有偏颇,导演的把握恰到好处。亲密而不猥亵,《神雕》给我的感受就是两个字——纯情加深情。最典型的,是杨过小龙女夫妻洞房花烛夜,两人也只是相互依偎神情凝望,但其中深情款款,万语千言却历历可见。这点要归功于男演员李铭顺的君子之风了,在表演中他点到即止,传情达意主要用眼神而不是动作。      再看《笑傲》。全剧男女主角没有接吻,只有亲吻。而这唯一一次亲吻,充满暧昧色彩,纯情的成分少了,调情的成分多了。这次男主角传情达意的不再是眼神,而是双手。男主角对女主角似有攻击倾向,小动作过多了,出现在银幕上,爱侣间的亲密少了,多了一分调戏和不敬。每当和女主角对话时,他的手就不失时机的出现,不是捧着任盈盈的脸,就是捏着她的下巴,甚至摸着她的脖子,让观众时有想拔剑斩断男主角双手的冲动。典型的一段,就是令狐冲自称要[轻薄]任盈盈,硬是把她搂得死死不肯放手,女演员虽挣扎亦不得脱身。   万幸,女演员很会打太极拳,每次他一动手,她就做娇羞状或者挣脱状,以撒娇和玩笑自我解嘲,以免[轻薄]升级。万幸,任盈盈的衣服包裹得严严实实,还常常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眼睛,绝无《神雕》那样的肢体裸露。否则,在男演员的调情之下,若女演员再来个投怀送抱,玉体横陈,那《笑傲》的品位恐怕将会遭遇滑铁卢了。      《神雕》和《笑傲》传情达意之差异究竟何在,只要看两位男演员和女主角对话时的眼光。杨过说话时,眼睛像车头灯,始终直视小龙女的眼睛。而令狐冲说话时,不仅双手捧着任盈盈的脸蛋,眼睛更像探照灯,把她的脸上下左右扫个遍。所以我并不钦佩小龙女能泪眼婆娑看着杨过的演技,却很钦佩她能笑脸盈盈面对令狐冲的忍耐力。看来男女演员表演时默契与否,确实和身体接触的多寡无关了。         女主角      看过两部剧的观众,如果不经提醒,恐怕很难想到其中的小龙女和任盈盈是由同一个演员塑造。因为无论从外形,或是从表演风格,两个角色的反差之大,都令人嗔目。作为两部剧共同的女主演范文芳,在前后两次演出中,对人物的刻画发生180度大逆转。   对这两个性格迥异的角色里,范文芳恰好把本人性格宜动宜静的双重性格发挥到极点。在塑造小龙女和任盈盈时,演员采用一抑一扬的表演风格,先用内敛的表演,塑造了冷漠中不失温情的小龙女,后用张扬的表演,创造了冷酷中不失柔情的任盈盈。在《神雕》里,范文芳表现了她的[控制力],而在《笑傲》里,她让人充分领略到她的[爆发力]。   显而易见,两位编剧在剧本中都有意加重了小龙女和任盈盈的戏分,因此在新视的两部金庸剧中,小龙女压倒了杨过,任盈盈压倒了岳林珊。对这两个人物的理解,演员对小说《神雕》更为偏爱,但对任盈盈的性格更为赞赏。范文芳演绎的小龙女和任盈盈各有喜好者,如果说范文芳在《神雕》里以小龙女之泪融化了观众坚硬的心,那么她在《笑傲》里则是以任盈盈强大瓦力的灿烂笑容,融化观众心里的寒冰。也就是看过这两部剧,让人相信范文芳并非本色演员,而是演技派。她对人物的把握,并非凭借直觉,而是凭借技巧。   戏外的情境,九七年拍摄《神雕》时,范文芳本人尚在爱河,通读《神雕》四遍之后,细致揣摩后收起演员本人的招牌笑容,追求收敛,矜持,含蓄,演绎的小龙女温情脉脉,甚至有些弱不禁风,楚楚可怜。而九九年拍摄《笑傲》时,范文芳已遭遇情变,借戏忘情正是这部《笑傲江湖》,在《笑傲》中,她的表演是敞开式的,戏剧化的,甚至是张扬放肆的。任盈盈刚强,坚定,她的冷漠、决绝和每一次情不自禁的落泪,都是范文芳忘记自我,沉浸在角色里的情感宣泄。      两位女反角      《神雕》和《笑傲》起用的两位一号女反角,在其他剧里都担杠一号女主角,在新加坡属一线女星。前者是潘玲玲,后者是郑秀珍。对这两位一号女反角的表演,我本人还是感到满意的。   潘玲铃脸部线条明晰,是个漂亮女人。尤其是一对大眼睛,灵动锋利,让她扮演正反角色都能游刃有余。在《神雕》中她化身李莫愁,在银幕上第一次扮演反派。大陆观众对她印象最深刻的,应该是九十年代的《情丝万缕》和《城市双雄》。这一版李莫愁和台湾版《神雕》陈红的李莫愁可说是所有版本里最美艳的两位,这个李莫愁一问世,可说让潘玲玲的影迷和所有观众都大跌眼镜,一时难以适应她的冷酷和暴戾。关于李莫愁的发型,和小龙女一样,遭到了评论界的疑义,堪称神雕发型失败的两个经典证据(有观众戏称小龙女的发型是“米老鼠”,是“探照灯”,而戏称李莫愁的发型是“如来”,是“葡萄”。细想这些形容让人忍俊不禁,不过倒也是生动贴切)。先抛开发型不说,手提拂尘的李莫愁的演技还是值得称道的。李莫愁之美艳,李莫愁之悲情被潘玲玲演来,对观众有一定的震撼力。虽然这个李莫愁杀气极重,但最后落崖身亡时,绝望的眼神和抛洒的热泪,却又不免让观众动了恻隐之心。说个题外话,在《神雕》里,观众还可以见到潘玲玲的丈夫,也就是新传媒的男演员XXX(《神雕》里的公孙谷主)。很多女影迷对潘的丈夫颇为不满,觉得很有[鲜花插在牛粪上]之嫌。如果有观众看过《神雕》和《笑傲》,可以发现在《笑傲》里,也有这位男演员。      郑秀珍近几年在新加坡的发展势头良好,和范文芳[里应外合]成为新传媒的中坚力量。不过郑没有效仿范文芳攻占海外市场,始终坚守新加坡本土拍时装剧,只在00年和范两人到台湾宣传《笑傲》,又在01年和范到大陆参加过一次晚会。大陆观众比较有印象的,应该是《东游记》《都是夜归人》和最近中央台播放过的《美丽家庭》。郑秀珍在《笑傲》里塑造的东方不败,从男装到女装,郑的东方不败,利落,妖娆,还有一分诡异。苍白瘦削,柳眉杏眼,眼神里有孤傲也有落寞。   毕竟扮演反角是要冒险的,演得太投入太逼真,难免会引起观众的反感。好在这两个女人虽然心狠手辣,但临死前都重现温柔多情一面,还没坏到骨子里。不过反角还是产生了一些负面效应,其后果,就是让一部分太入戏的范文芳影迷此后看到潘玲玲就心有余悸,看到郑秀珍就想报仇雪恨。只怪她们两人演得太真切。      配角      观察细致的人会发现,两部剧中,有不少配角是重叠的。当然由于造型不同,不仔细观察,有些很难发现。一眼就能认出的,是男演员郑各评,《神雕》里的金轮法王就是《笑傲》里的岳不群,个人认为他扮演岳不群更合适。有一个重要角色,恐怕很多人无法认出,就是女演员陈秀丽,这个《神雕》里的郭芙,也就是《笑傲》里的蓝凤凰。显然,她在《笑傲》里的形象比《神雕》里的表现要可爱得多。另有一个,《神雕》里的赵志敬就是《笑傲》里的曲洋,如果还要找,老顽童就是《笑傲》里的药王等等。在这两部剧里,总体而言配角的发挥还是令人满意的。这两部剧的配角,有名有姓的演员还有李南星、李锦梅、周初明、林湘萍、郑惠玉、沈依灵。 片头   只看片头《神雕》和《笑傲》就是个姊妹篇。主要人物头像在片头轮番出现,是新加坡剧的习惯,当然在金庸剧里也不例外。唯一不同的是,《神雕》片头惟独没有出现杨过和小龙女的头像,而笑傲则以令狐冲和任盈盈作为最早出现的头像。另外,由于两部剧都是40集,因为两部剧都在21集处更换了片头。对这两次更换片头,我极为欣赏。《神雕》在21集初更换的片头,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杨过和小龙女在后半部的片头中,明显褪去了稚气增添了成熟,而片头的风格也由超脱转为悲怆。同样,《笑傲》前半部片头的江湖豪情,群雄并起的激烈,也被后半部的江湖一统,各得其所的大结局归宿替代。另外,在两部剧的4组片头里,都采用了电脑技术。再仔细观察,就可以看到两部剧的英文剧名了。《神雕》被翻译为Return of the coder heroes :飞雕英雄传奇。而《笑傲》则被翻译为The legend of swordsman :剑客传奇。      片花和海报      《神雕》和《笑傲》之不同,《神雕》在每集里出现三次片花,但《笑傲》则没有片花。这可能是因为《笑傲》有台资加入,所有没有加插片花。《神雕》的片花也有前半部和后半部两个版本。前半部片花是少年杨过和小龙女,两人启齿一笑,背景是山崖和雕。后半部片花是中年杨过和小龙女,两人不再微笑,眼睛里都满是沧桑,背景是沙漠和雕。   海报   两部剧的海报都有几套。《神雕》海报至少有六套,每一套都有不同色彩。而《笑傲》海报,我看到的只有三套,且画面雷同。宣传海报,《神雕》胜出。         出场和字幕      有两处细节,是我颇为赞赏的。一个是演员出场,往往演员回头一亮相,出现字幕:XXX饰XXX,清楚明白。另一个就是中文字幕。可能是导演考虑到新加坡观众的观赏习惯,在画面下加了字幕。据我观察,字幕没有出现一个错别字,这是制片方的严谨,同时字幕的出现,也让两部剧增添了一点中华文化色彩。      片尾      片尾恐怕是《神雕》和《笑傲》最雷同之处。因为制作机构,主创人员,包括演员和赞助商都有许多雷同。和片头不同,片尾曲是交替变化的。《神雕》有三首插曲,《笑傲》则有4首。不同的是,《神雕》片尾画面是切成宽银幕定格一个演员大特写,而《笑傲》则切成宽银幕回放这一集的精彩片段。不管怎样,这两部剧的赞助商应该值得欣慰。因为我记住了其中两个最典型的赞助商广告,那就是同时赞助两部金庸剧的HARD RORK CAFE(硬石餐厅),还有[一枝香香庄]。后来得知[硬石餐厅]竟然是范文芳最喜爱的餐厅之一。   两部剧结束的画面一模一样。那就是一行字[MEDIACORP ,CHENNEL8],和一个男人的声音:新传媒电视第8波道。这就是全亚洲最早首播这两部剧的电视台,新加坡电视8台。      外景和道具      看新加坡金庸剧,就像看DISCOVERY频道,外景不亚于国家地理杂志。这就是高投资带来的视觉回报。为拍《神雕》雪山,去了韩国,为拍战争场景,去了哈尔滨,为拍中原,去了河北,为拍《笑傲》去了云南。了解了这些,那在《神雕》和《笑傲》里看到唯美壮观的瀑布、雪山、峡谷和沙漠,也就不足为怪了。新加坡剧里壮观的外景,和港版金庸剧里观众熟悉的假山,凉亭,还有那片小树林(我怀疑是在太平山上的草丛里所拍)有太大不同了。   道具,从檀木家具到客舍,从少林寺到重阳宫,处处精致,即使牌匾、书信、石碑都是精心雕琢,甚至是上面的字都是繁体,可见创作班底对中华文化的尊重和对小说的深入理解。新加坡人的严谨态度,对传统文化的尊重,应该是让中国电视人汗颜的。      音乐      两部剧都歌曲都以节奏激越的快歌为片头主题歌,而以优美的抒情慢歌作为片尾曲,中间穿插几首插曲。两部剧在作曲上都有遗憾,尤其是《神雕》的主题歌,第一次听会让人大失所望,旋律平平,和香港版的主题歌相去甚远。但好在几首歌的作词还算上佳,基本令人满意。说到音乐,两部金庸剧里最精彩的当属配器,堪称一流。音乐元素非常丰富,电子合成器运用很成熟,对古琴等民族音乐元素的使用非常恰当。相比之下,《神雕》音乐多一些流行音乐风格,而《笑傲》带有闽南和边疆风格。   两部剧歌曲都由剧中女主角演唱,个人认为范文芳为《笑傲》演唱的两首歌,明显比《神雕》成熟。而两部剧男主角演唱的插曲,《一生太短暂》要胜过《笑傲》。         瑕疵      总体而言,《笑傲》是部比《神雕》更成熟老练的作品。《神雕》是存在一些小瑕疵的杰作。《笑傲》创造了只有一个大硬伤的完美。如果说《神雕》仿佛一个充满激情的青年,很多章节表现出惊人的才华,但也有一些幼稚的失误。那么《笑傲》就是深有城府的中年人,观众很难发现纰漏和破绽。可惜百密一疏,这个完美的杰作中,有一个不可忽略的硬伤。何出此言?看过的人都会明白。但对一部制作精良的作品来说,其他部分的精彩,已经可以让让大家忽略一个遗憾了。      收视和影响力      新视《神雕》,九八年曾经席卷台湾,至今仍是台湾历史上收视最高的古装剧,人气一时无二。在邻国马来西亚,男女主演也因此剧大红。除新马和台湾,该剧还占据泰国、越南、印度尼西亚,韩国,日本市场。   从亚洲范围看,98《神雕》是获得成功的,但它却没有攻下中国大陆这个市场。和96神雕在全国无线电视台反复播放不同,98神雕只在大陆少部分地区推广,且由于96神雕的深入人心,98神雕虽在部分观众心里留下深刻印象,但却难挽回劣势。   虽然《笑傲》比《神雕》更成熟老练,但论在中国大陆的知名度,反不如98《神雕》。该剧封镜时,中国版《笑傲江湖》正在内地引起轰轰烈烈的讨论,显然大家都忽略了这个新视版《笑傲》的问世。而同时,新视《笑傲》在台湾收视一跃成为第一,再创电视剧收视新纪录。   新视《笑傲江湖》没有被中国大陆引进,也从未在任何一家电视台播放,无疑在中国大陆,这是一部被埋没的佳作。         我的评断      看完《神雕》和《笑傲》,我最后得出这样的评断。   新加坡电视人,工作态度比大陆制作人严谨,功利意识比香港制作人淡薄。当台湾电视人和新加坡电视人联手,浓重的脂粉味消失,佳作也就问世了。新加坡金庸剧,在富于现代色彩的外包装下,藏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情回顾和严肃反思。         意境      一部电视剧结束以后,最后总会给人留下一个大致印象。这个印象,大概可称为意境。其实意境是个很奢侈的词。一部电视剧要追求意境,说明这还能算是部好剧,至少说明导演还有一点责任心和艺术鉴赏力。      《神雕》和《笑傲》应该可算是有意境的电视剧。一归功于摄像师,三归功于剪辑,二归功于配乐。最终这两部电视剧制造出一种怎样的意境留在脑海里呢:      1998《神雕》:   古墓深寒,重阳宫庄重,杨过俊逸,小龙女脱俗。壮阔时代画卷,风花雪月恋情,雪山,戈壁,荒原,峡谷,处处留情。如歌词所唱:将沧海都烧成桑田,将泪水都凝结到冰点。      2000《笑傲》:   飞瀑清泉洗去凡尘,小桥流水如梦似幻,令狐冲彪悍,任盈盈伶俐,灵珊清雅,平之孤苦,东方野心天下,盈盈力挽狂澜。江湖恩怨凶险无数,一朝散去了然无痕。如歌词所唱:滚滚巨浪,红尘纷乱,涛尽英雄汉。

29 有用
2 没用
神雕侠侣 - 豆瓣

神雕侠侣

7.1

51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8条

查看全部8条回复·打开App

神雕侠侣的更多剧评

推荐神雕侠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