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力量(剧情评析,有大量台词,情节讨论帖,慎入)

夜行动物北极冰
2012-07-1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我想从结局说起


最后一集弥勒在自首前向母亲道别,看到她在看自己写的小说,弥勒说这是失败的作品,但是母亲说“虽然看不懂,但是自己孩子写的什么都好看,我还完全不知道,你还有这个梦想。”画面切换到弥勒童年,身为教师的父亲与学生殉情,母亲却仍极力维护父亲对弥勒说他是个了不起的人。
弥勒内心独白:为什么说父亲是个了不起的人呢,他背叛你,和别的女人殉情,这种人根本不配为人父。“你死都不准成为这种人。”如果你这么说 就不会变成今天这样了。
【今天我才明白,我真正想杀的是你。为何我却像个小孩子一样,依偎在你膝边,潸然泪下呢】

我认为全剧中,对于弥勒性格成因最直白的剖析,就是这一幕。一直以来母亲没有理解也无法理解弥勒的内心世界,她要弥勒子承父业,如今看到他小有成绩就说做个文学家也不错,甚至弥勒的小说也是女婿拿给她看的。她认为维护父亲在弥勒心中的形象重要,但弥勒也是有思想的,毫无疑问他知道父亲的做法是背叛,母亲不作解释的一味偏袒让他对父亲和母亲的感情同样地扭曲了。
弥勒的另一个家人是姐姐,他在第4集中对英知香说:“我姐为了养活我和妈妈,牺牲自己的青春去工作,和你一样,可这却成了我的负担。今天见到久违的她,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爱他,又是多么恨她。我为了她,一直在扮演着受她照顾的好弟弟。你和她很像!你为饴屋先生做的也一样!因为你扮演着可悲的女人,他才一直埋头于废柴这个角色,最终失去尊严,结束生命。是你毁了他,你的爱就是暴力!”意思很明确了,虽然这样的想法略偏激,但你敢说你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念头么?不论是亲人还是恋人朋友,对方义无反顾的对你好,你就从来没有过不安?对方为了你牺牲自己,其实你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不需要对吧,怎么可以让自己在乎的人为了自己放弃重要的东西,我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努力生活得很好!为什么你要让我做罪人,让我背负这沉重的十字架,我从来没有要求你这样做啊!

我认为弥勒的孤独缘于家庭,也就是他口中“暴力的爱”,母亲的不理解和姐姐过度的付出将他束缚。


在大都市里形单影只的弥勒拒绝与人交往,他将内心的寂寥苦闷用文字书写,想要成为一名作家,终于,他的作品《收获者的资格》获得新人奖。第一集的开场就是弥勒伏案写作,灯光柔和,字体清秀,画外音念:“如今他有了资格,毫不犹豫,想要摘取他的果实。夏日阳光倾泻而下,将躺着的他与伫立的他明确地分隔开来。心静如水,连自己的颤动也仿佛从远方传来的一样。说好的果实,能得到的吧。 ”我对这样的开场完全没有抵抗力。在第4集里检察官评价弥勒的作品你的小说敢于讨论这么晦涩的题材,这一点本身就非常有意义,特别是,主人公口中的杀人哲学 :【拥有资格的人,杀人作为手段也会被宽恕】。舞台被设在某个地方城市,主人公是住在那里的年轻男子,那是一个受到传统风俗习惯束缚的地方,他想颠覆让自己受折磨的一切事物,实现人生的理想。自已应该有这个能力和资格,这么想着,他杀了邻居,夺走了钱财,就像摘取果实的收获者一样。这部作品最突出的特色就在这里,主人公根据自己所认定的资格,试图将自己的犯罪行为正当化。天哪,弥勒坚信他所说的资格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想法,不甘平庸,想要成为拥有改变世界力量的非凡人。检察官替我们说出了疑问:“我可以理解想要成为非凡人的这种心情…在你眼中,这一资格和杀人行为毫无矛盾地联系在了一起? ”
弥勒的解答:杀人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目的是正确的又苦于没有手段的话,杀人也是无可奈何的。资格的本质就是拥有能力的人就有行使的义务。捕食草食性动物,是肉食性动物的使命。


真是无懈可击的丛林法则,第3集就向我们交代了教给弥勒这个法则的男人,首藤,他说:在这个城市,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得到,当然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地狱。但是,别移开视线,好好看清楚,还有什么地方比地狱更有趣呢。欲望交缠,弱肉强食,既残酷又肮脏,所以世界才美丽。【承认你的欲望,地狱才是乐园】,这就是这个世界。别移开目光,弥勒。

肉食动物猎食草食动物,这是上天赋予的使命,只有服从一种选择。 卑鄙下流也是人性的一种。但是你又怎么样,就算是个知识分子,出了社会也一无是处。
  
  面对裸女也无法直视,对人没兴趣还要写人,你觉得可能吗?你的思想根本难以付诸行动,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吧。 像你这种知识分子想出来的东西,也不过如此。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永远触碰不到人类的真实模样。


正是因为一年前首藤的这一番话,让弥勒在发现女高中生马场光在卖淫集团里的中枢位置后,决心杀了她。弥勒这样告诉自己:杀掉社会的害虫,没有关系。

回到故事的开头,弥勒发现马场光逼迫同学卖淫,想要采访她来写书。在几次交涉后,他对她的手段感到可怕,问出“为什么你能变得如此残酷?”

马场光的回答是如此的理所当然:“为什么?哪有什么理由。看到那样唯唯诺诺的弱者,我就忍不住要欺负。弄哭她,我就觉得很爽;掠夺她一次,我就有种重生的感觉,就和吸毒一样无法自拔。里沙是我最棒的玩具,直到她支离破碎为止我是不会收手的。我要把她榨干到只剩一个躯壳,让她连绝望的余力都没有……在里沙之前,我还有个跑腿的。当初要是我也这么绝,她也许就不会自杀了。这样看来,我哪里残酷了?我对她的凌虐可是神一般的慈悲!”
弥勒的侧脸被夕阳包裹住,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感觉从这一刻起,他陷入了永恒的沉默,潮水一样的孤独和愤怒将他席卷。诚然,小光的这一番话残忍至极,但我没有想到,真正让我毛骨悚然的,是弥勒对于小光的认知,他在第5集中英知香的自白中说道:“将渺小人类的简单喜悦和悲伤统统粉碎掉,如果遵从这残酷的社会法则,小光无疑是上帝的使者。所以打败小光,就如同解放这个世界,凌驾于残酷的命运之上!”
在他眼里,如果小光的做法是神之旨意,那么他所有的道德信仰都将崩坏,他会完全倾向首藤的想法。可是弥勒啊,你忘记了吗,现实中,行使力量之人与被力量玩弄之人都活在同一个社会里,那些牺牲在力量之下的人呢。 正如检察官所问:“你在那部小说中写道:有力量的人行使力量,何罪之有。那么反过来,没有力量是罪过吗?没有力量的人就可以被践踏,只怪他太过弱小 —— 这种断然的论据,你对里沙的母亲说得出口吗?如果你想用自己的作品来改变世界,你所写的故事就必须具有跟现实对抗取胜的强度。需要你攻克的那个现实,如今正在这里面。你有跟这现实对峙的勇气吗?如果没有的话,所谓的改变世界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

那么弥勒究竟为什么杀了被逼卖淫的里沙呢?(看到里沙那副样子我也想杀了她,谢谢弥勒动手),被小光当奴才一样使唤的里沙,不仅毫无恨意,还口口声声维护小光说她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弥勒说出真相:“说谎,你在对自己说谎。你怎么可能不在乎!你已经遍体鳞伤,身心俱伤。但是如果承认的话,就没办法承受下去,所以才故作镇静,欺骗自己。在她眼里,你还不如狗。你明明知道却欺骗自己,究竟要保护什么?奴隶的自尊吗?换我是你,干脆死掉算了。”当里沙闯入公寓发现弥勒杀死了小光,抱住他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杀掉她,我不会报警的,这次换我来守护你。就当我们以为本剧在第2集就开始温情的时候,弥勒情绪爆发举刀杀死里沙。他在第5集告诉英知香:“那种屈辱让我无法忍受 不是为了你 是为了我自己 这个计划是我一个人的 我从没像那个时候那样恨一个人!所以我杀了她!反正她那么软弱!我想要的是我的人生属于我自己这一证明啊!既不是妈妈的也不是姐姐的,所以必须由我一个人来完成,对我来说是一场神圣的考验。”可偏偏里沙闯入还说了那样的话。


英知香是我不怎么care的角色,也没有什么要深入解读的,水川姐姐还是比较适合像她在【最后的朋友】里干练霸气的御姐形象(在LF里我觉得她是唯一一个正常人,在本剧我觉得只有她演不出角色的气场)。要指出的一点,我觉得英知香不同于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里沙,她嫁给强暴自己的男人,是复仇。让他终日看着自己犯罪的证据,微笑着用自己的一无所有将对方推进负罪感的深渊中。英知香就是【因为弱所以强】的典型代表。

附上第5集弥勒对英知香的自白中上文没有提到的部分
我只是想成为对自己的想法不抱犹豫的人!关键在于办得到办不到,我有没有实行的勇气。如果我有这个资格,就应该能办得到!你看吧,人总是被分为有力量的和没力量的,强者可以对弱者强取豪夺,这是值得骄傲的,是作为人的尊严!【我一直是被抢夺的一方,所以我决定了,要按照自己的意志和命运斗争,取回我被夺走的尊严,扬眉吐气地活下去。】有个男人对我说过:承认你的欲望,行使力量是天降的使命。那个人就毫不犹豫地实行了,扬眉吐气地夺回了被夺走的自己。他是我的英雄!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但是我失败了,英知香,我的计划失败了。御子被当作我的替罪羊抓了进去,承认了自己并没有做过的罪行,这样一来就拍砖定案了。我成功逃过了,但是一点也没有胜利的喜悦和成就感!只有失败的感觉!【不惜杀了里沙也要证明这是自己一个人做的,却被有能力的一方牵扯进去,在一步之遥的地方,没能完成我的计划。】多羞耻啊!同时,自己又为捡回了一条命而松了口气,真是肤浅!(在这两种想法之间备受煎熬的弥勒啊!)那个男人,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会怎么样呢?肯定不会想到活下来会成为一种耻辱吧!我还是成不了他,我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凡人,不属于另外一个世界。我是凡人,是个凡人!根本没有什么资格



现在我们重新来到了最后一集,坚信弥勒是凶手的检察官问他:“你就不想拿回赎罪的权利吗?难道要这样丧失赎罪的机会,承受着重担度过一生吗?只要心中有秘密,你就无法对别人露出笑容。在独孤一人的世界里,寂寞坚如磐石,作为一个人,你受得了吗?不,根本受不了,如果你是人的话。”

弥勒甚至没有抬头:“赎罪就能被饶恕吗?杀人是能被饶恕的罪行吗”

检察官此刻陀思妥耶夫斯基附体:“即使如此,也只能继续赎罪,希望就是遥远的星光,跨越绝望之后,真正的人生才会开始。”
弥勒问了一个好问题:真正的人生是什么?
检察官继续文豪附体:“没什么特别的,只是活下去,换言之就是生活。工作生活,与人相处,彼此相爱,相互伤害,重复着这些直到死亡。单调且需要耐心,但是谁都在做着理所当然的事,赎罪完后,等待着的竟然是平凡普通的生活,你会觉得枉然吗?可是,这种理所当然,是那么的难能可贵。(还记得弥勒的小说中那个不甘平庸想要成为被选中的人的主角吗?)

你接下来要走的路,会无比艰难。你必须靠着彼岸微弱的亮光,跨越这场考验,这需要极大的勇气。在我看来,如果有人品尝绝望之后仍不放弃希望,他才拥有真正的骄傲。我希望你可以走上这条骄傲之路,自己化身启明星,投下光芒,照亮黑暗,那光芒终有一天会照进某个人的心里。

关于检察官的这段话,褒贬不一,有人认为说教意味太浓,有人认为是全片精华所在。我的评价略中庸,看的时候觉得极为赞赏,因为能把冗长晦涩原著改编成6集的电视剧本就不容易,而且设定在现代日本,讲道理也不会显得多么枯燥,这段话即使单从文学意义上来说也非常出色。但说这是全片精髓未免太过推崇,当然个人喜好不同,无可非议。

弥勒在听完后问检察官:“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答:“我一个无名之辈,人生只剩残局。不,原本我的人生里就没开始过什么。”
这句话一度让我十分纠结,究竟是文豪附体的检察官随口为之,还是另有意味?因为他没有过弥勒在道德与欲望之间的挣扎,所以他可以毫不心虚地指出弥勒的过失,还是他也曾有过这样的迷茫,所以他能以过来人的身份诉说?求解!

弥勒听完检察官的话反思之后,去找英知香,却发现她被首藤带走。于是首藤与弥勒再次会面,不得不说首藤对弥勒确实基情无限(…)首藤的同伴曾问他:你为什么对那个年轻人如此执着。把那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带到这个世界,你想做什么?”
  — — 我想找个人陪我玩。
  陪你玩?
  — — 我一个人,已经玩够了。

原来,欲望至上的首藤也是这样的孤独,当他看到弥勒的文字,这样一个被家庭束缚的压抑作家时,他终于找回了乐趣,他像引诱亚当吃苹果的蛇一样,带弥勒来到恶俗的王国,委身欲望,尽情享乐。他说:“不能再留在这里了,只有我能理解你。我还会再次踏上旅程,跟我一起走吧,弥勒。一起去摘取,地狱之花吧。”他贴在弥勒耳边说:“地狱之花,就是你”的时候真是让人血脉喷张…如果检察官是路西法,那首藤无疑是撒旦。

首藤说:“那个女人是寄生虫,紧跟不幸的气味,依附不幸的男人,吸干其骄傲和自尊。”
弥勒的回答让人无比动容:“如果她的爱是暴力我也接受,这是我的欲望。”

残忍的首藤用笔记本播放英知香被侵犯的画面,弥勒不忍,他大喊:“别移开视线,如果你能接受她的一切,对这种场面应该处之泰然。你自己都无法再触碰她了,又何苦?她不是停不下来,而是不想吧。她是个被践踏蹂躏而乐此不疲的变态,是在以地域为名的乐园里,浸泡着耻辱之蜜的怪兽。你要是觉得她可怜,用你的这双手了结她吧。”
弥勒怒不可遏,枪对准首藤,他却笑了,“用你的这份恨意,送我下地域。承认你的欲望,这份杀意,才是你的欲望吧。”

但弥勒没有,“你说的没错,地域才是乐园,一想到英知香我就心如刀割,如同地狱之苦。但是忍受这份苦楚却有无上的喜悦,我会活下去的,好好的活给你看,和英知香一起。”这番话不难理解,只要是自己真心所爱,即便痛苦也会视为幸福。弥勒找到英知香后也这样对他说“人生总是充满了苦痛和悲伤,即使是布满绝望的原野,对于鼓起勇气,披荆斩棘的战士来说,这篇荒野也是通往光辉道路的一部分。在这片绝望的荒野之上,仍满怀希望的人,才拥有真正的骄傲。只要心存骄傲,地域依旧是乐园,英知香,是你给了我希望。如果我的人生是绝望的荒野,你就是指引我的明灯,求你了,不要否定自己。”一颗饱受摧残的心灵和一具遍体鳞伤的身体,惺惺相惜。


弥勒带英知香离开的时候,首藤的伙伴说:恭喜你,弥勒,游戏是你赢了,不,应该说是那位小姐赢了。”这是说弥勒对英知香的爱战胜了首藤的欲望法则,英知香让弥勒懂得爱与希望,也就是满怀希望,心存骄傲,地域亦乐园。

至此,首藤似乎成了一个悲情角色,他回想起在泰国的经历,炎炎夏日与同伴给帮派处理尸体,他从孩子们手中买花塞进车后备箱。同伴问“你这是在哀悼吗”,他冷笑“什么哀悼,盖住味”。但就是这样冷血的首藤,为什么会在跟同伴将尸体扔下悬崖后变魔术一样拿出一包花瓣(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啊…)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站在悬崖上,一起拿着包花瓣的布,任由风吹起花瓣(这个满天飘花的场景是怎么回事啊!首藤爱的不是弥勒吗!…)果然首藤是不甘愿悲情的,他在警察面前自杀,说“我去旅行了,去那个永恒的世界”


尽情放纵欲望的结果就是,再没有什么渴求的了。首藤就快要厌倦,如今弥勒一走,他在欲望世界的游戏就彻底结束。终于,他自我了结,死于孤独。
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那个漫天飘花的场景,为什么如此频繁贯穿首藤的自杀。难道在他心里,犯罪之后的飘花是片刻的安宁。还是说从处理尸体那次开始,他进入了欲望世界,也就是飘花场景是他进入欲望世界的伊始,所以在结束的时候,有始有终地想起了开端?

最后,弥勒选择在人群中大声喊出他是杀害里沙的凶手,而不是单单去警局自首,关于这点我也纠结过为什么……也许是要接受大众的审判吧。

最后的场景是弥勒在监狱里精神世界的投影,昏暗的隧道光在很远的地方,小光为首的女生挥棒打地上的麻袋,弥勒叫她们住手,小光眼神凌厉“那你呢?为什么砍得下去?”她们穿的是弥勒杀小光时的衣服,弥勒低头看到自己手中的刀在滴血。小光说“她是我的马,生死由我,觉得马可怜,对人却变得无比傲慢残酷。”然后就走了。弥勒冲过去解开麻袋,浑身是血的里沙,她说,弥勒,你又来救我了。弥勒失声痛哭,反复说着对不起。

其实我觉得全剧到这里戛然而止的话是最意味深长的,不过也不能说弥勒最后的自白是画蛇添足,只是有时候,留白是一种饵。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原著改编成6集的电视剧,原著冗长晦涩的说理,变成了字字珠玑的精彩台词,现代日本的背景设定,不仅让我们集中看都市人的精神问题更让观众容易接受,日剧日影对于人性罪恶与黑暗的题材实在拿捏入木三分,总能引人无限深思。


最后,弥勒写给英知香的信:
我一直在思考自己犯下的罪,要赎清罪过是不可能的,但我再也不会绝望了,就算未来有限 我也一定会改变。我要变得更有人情味,犯罪之人想要重生或许只是痴人说梦,但我现在愿意相信,如果这样的梦都能实现,那么不现实的愿望都能成真,我想再次触碰你。
13 有用
0 没用
罪与罚 - 豆瓣

罪与罚

7.2

20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罪与罚的更多剧评

推荐罪与罚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