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与人3 战争与人3 8.2分

东条英机,没有鸡鸡。

★☆☆☆☆
2012-07-11 看过
    我们不是在同敌人作战,是在和战争作战!

    看过韩国电影《高地战》的朋友,大概不会忘了这句话,它是如此地让人刻骨铭心,让人沉痛。这并不是只会在朝鲜战争影片中才出现的语句,早已在40年前,《战争与人》一片中,俊介就曾经绝望地吼出这番话。

    《战争与人》虽然有“尊毛贬蒋”的意识形态,但故事本身不失为一部优秀的反战作。

    本片的主角很多,能够贯穿起整条主线的也有好几个,比如耕平、俊介、柘植。

    这三人都有各自的反战意识,但他们的反战理由却不完全一样。

    耕平反对打“不义”之战;
    俊介反对打“不利”之战;
    柘槙反对打“不胜”之战。

    这些态度上的微妙差异,很大程度上是三人的身份所决定的。耕平是普通工农,俊介是商家公子,柘植则是纯粹的军人。

    耕平的反战理由很简单,也很直接,没有夹杂过多的政治考虑。无非就是战争是残酷的,只能带来不必要的伤害,侵华战争是场非正义的战争,所以应该反对。这是一种最接近普通民众的反战思维,拥护这种理念无需太多的思想包袱,它平凡,所以伟大。然而,这却是一种最难以实现的和平主义。在军国当道的年代,耕平喊反战的代价,就是被蛮横地逮捕,被理所当然地以“爱国”之名大加拷问,最后被强迫送上战场充当炮灰,告别了自己所爱的妻子,对自己同情的对象开枪。
    现在的很多日本反战片,都止步于“战争很惨烈,你要活着回来”,此外没有进一步的和思考和拓展,而《战争与人》难得的地方,就在于它不但包含了这一点,还将对战争的思考延伸得更远。
    耕平的经历,几乎可以说是本片两个人的真实写照。一个是扮演五代由介的泷泽修,虽然在剧中他老人家是一副“大地主、大资本家”的姿态,可在现实中,他却曾因参加左翼运动和反对侵华战争被捕入狱,如果战争没有结束的话,他不知得在牢房里呆到何年何月,所以在本片他扮演的是曾经迫害他的角色(我想这种心情,和《窃听风暴》的主演乌尔里希·穆赫有得一拼吧……);另一个不是别人,正是导演山本萨夫,他是山本学(白永祥)和山本圭(标耕平)的叔叔,二战时他被征入伍,在军营中遭受《全金属外壳》般的毒打,而他的朋友龟井文夫,则曾因为在表面鼓吹皇军神话的《上海》和《战斗兵队》中,暗插进了表现战争非理性的一面,以致最终招来了牢狱之灾。一个时代的荒谬性,从以上几人的不幸就可见一斑了。(1947年,龟井文夫和山本萨夫合作执导了《战争与平和》,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按自己的意志拍摄的作品。)
    有位幸存的“姬百合”护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我们当年被教育要爱这个国家,可是谁也没有教育我们要爱护自己的生命。”对于耕平的妻子顺子来说,又何尝没有这类感慨呢?活着就是一切,什么狗屁臣为君死爱国主义都代替不了生命本身的价值,所以听到耕平被游击队俘虏甚至最后还加入八路军时,顺子并没有任何遗憾,在宪兵的吼叫声中,顺子喜极而泣,人活着就是最大的意义。

    俊介是耕平的好友,长年受到耕平的反战意识的影响,对弱者充满同情。但与耕平有所不同的是,俊介没有吃过苦头,作为大财阀的公子,他是在商人的范畴内履行自己的善良。
    俊介的反战,是反对无益的战争。不同于耕平凭借着理想就赤手空拳上阵反战,俊介擅于分析数据,向军官解释仗什么不能打,物资缺乏、拔苗助长、各种不切实际的经济运作……都会让一场战争走向失控。数据明显比理论更具有说服力,但前提条件是,倾听你分析的对象,不是一群疯子和变态。
    不幸的是在那时代,俊介遇到的不是疯子,就是变态,他们是军国主义者,是法西斯,是所谓的“爱国主义者”,他们相信精神力量能取代一切,相信只要凭借“信念”,容量一百吨的炉子就能炼出二百吨的铁……
    俊介“强而无力”的说服最终失败了,他开始也被当作“非国民”,被送到了军营里,然后被送上了战场……
    日苏的诺门罕战役,被山本萨夫演绎得凄凉、沉重,战场到处充满了死亡,医院里躺满了病伤……这些镜头让人再熟悉不过了,它简直就是《西线无战事》的再度演绎。但是,这些痛苦只属于冲在最前线的士兵、和被战火波及的平民,高喊“为国捐躯”的官员们,他们不必自己去捐躯,他们只需在别人的流血中,等待下山摘桃的机会。
    俊介所在的部队几乎全灭,几分钟前还在谈话的朋友,瞬间成了炮火下的亡魂。俊介背着残废的画家灰山,艰难地逃离战场,遇到了“自己人”,但他们所迎来的,却只是长官不腰疼的蛮横指责,说他们是“逃兵”,说他们“不够坚定”,说战争会失利,责任全在他们“缺乏英勇”……
    俊介怒了,他气愤地拿起武器质问道:“长官,我的队伍现在在哪里?!我那被全部歼灭的部队在哪里?!”
    方才气焰嚣张的长官,在枪口面前退缩了,当面临死亡的对象是自己时,人那不腰疼的思维才会被迫改变。
    “在战场上你杀了多少人?”“你问战争去吧!”;“战争何时结束?”“你去问天皇吧!”;“我们不是在同敌人作战,是在和战争作战!”俊介绝望地咆哮着……
    当狼狈不堪的日军败兵从“祝凯旋”下走过的时候,影片的讽刺意味瞬间达到了高潮。

    柘植是一个军人,一个单纯的军人。他的单纯之处,就在于他只会在军事的范围内去思考问题,准确地说,是下层军官的范围,因为他不会用上层军官(领大家的功,让别人去捐躯)的眼光去看待问题。
    作为军人,拓植的品行是正直的。他能与士兵同甘共苦,厌恶贪腐,反感拿战俘当医学实验品,无法容忍日军贩卖毒品(重要资金来源)……所有的这一切,都反映出了他在军人范围内的善良。
    柘植和耕平、俊介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不想去思考战争本身的意义,不去追究一场战争是正义还是邪恶,对他而言,所谓“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所以面对长官的命令时,无论多么反感,多么讨厌,多么遗憾,他都会去恪守军人的原则:军令如山。他不会去违背长官的意志,不管命令有多么荒唐、多么愚蠢、让他多么的愤怒。
    柘植的反战,是反对“将战争扩大化”。对于已取得的“战果”,他不想去沉浸,而面对一场会葬送他的部下的战争,他亦强烈反对。
    很多日本右翼片,都无限度鼓吹着军人的正直和勇敢,那些片子活跃着千千万万个柘植。然而右翼片往往回避了山本萨夫抨击的那些内容,是的,英勇的军人,是战争的一部分,可是,躺在医院里痛苦的哀嚎、残废、精神失常……这些同样也是战争的一部分。
    同样的人物,同样的场景,同样的故事,处理镜头氛围的方式不同,就能给人不同的理解。
    从军人的角度,柘植是英勇的,但山本萨夫更多的是对他的可悲之处投以怜悯的眼光,他的牺牲是如此的徒劳,他失去了事业,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一切,时代毁灭了他,毁灭了无数个柘植,这是右翼片往往不愿去面对的一点,右翼片略去了战争最残酷最现实的一面,只保留了虚无飘渺的“伟大、光荣、正确”,从而掩盖了绝大多数人的痛苦。
    柘植在临终前,写给上司的报告书里依然里满满一堆“不畏牺牲”的字眼,可当子弹射进他胸口的那一刻,知道自己即将死去时,他唯一想到的,却只有由纪子,此时此刻的他,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追求的是何物,什么军人的荣誉,什么为国捐躯,都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他多么想马上回到由纪子身边,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

    《西线无战事》的作者雷马克曾这样说过:“战争永远都是少数人挑起的,可是他们从不到战场,却让成千上万的人去送命”。
    雷马克的话说得好。被右翼份子大加歌颂的东条英机等人,他们从来就不用滚到战场上去,不用面临手残脚废、双目失眠、“鸡疤被共产党打飞”的危险。而他们所受的惩罚,比起躲避战火的民众,又算得了什么。

    有右翼倾向、大男人主义的人士,都将“不畏牺牲”视之为“真正的男人”、“男子汉”,可在我看来,“不畏”没什么了不起的,将其翻译成地球人的语言其实只不过是“无脑”罢了。
    整天只想着“臣为君亡”、却没有勇气活下去的家伙,不敢为家庭、为家人、为“区区一个女人”而战斗的家伙,都只是一群没有鸡鸡的死太监而已。
17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战争与人3的更多影评

推荐战争与人3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