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 象征

昌吉
2012-07-06 看过

本部影片中,有着强烈的政治影射元素。卡嘉代表了祖国母亲俄罗斯,美丽富饶贫穷善良,托扬代表了斯大林,代表了共产党(即政权统治者),而桑亚则代表了俄罗斯的人民。

故事所发生的时代在斯大林统治的末期,而桑亚开枪打死托杨的时候,已经是赫鲁晓夫掌权的时代。这种时间上的重叠,难免给人联想的空间。偷窃在苏联时期是司空见惯的社会痼疾,他们对于私有财产的扫荡,暗中受到怂恿。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就说:小偷是所谓的“社会亲近分子”不是斯大林要打击的异己分子,他们受到的惩罚总是很轻,而且在监狱中还被有意识地用来摧残政治犯。本片选择一个惯偷作为故事的主要人物,不能不说是有含义的。

沙皇的漫长的专制统治所造成的歧路彷徨、积贫积弱和她皈依共产主义的选择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越是联想,会发觉似乎卡嘉桑亚和托扬三个人关系中的每一点都有所暗喻。托杨一再使用各种花招摆脱警察。他胸口的刺青。他笔挺的军装功不可没。专制社会对于暴力的依赖使得军人这样的职业带有一种中世纪神职人员的味道,他们都是服务于某种信仰或者说是主义。这样的身份也就不可避免的具有特权。
《古拉格群岛》中说,这些惯偷最喜欢在胸口刺上斯大林或者列宁的头像,这和他们佩带的十字架或者是圣母像一样虚伪。斯大林几个字具有魔咒一般的效力,仅仅是展示身上的领袖头像纹身就让一切的盘查成为多余。可见那个时代荒谬的个人崇拜之疯狂。
托杨向桑亚诡秘的声称自己是斯大林的儿子,托杨要桑亚潜入民宅,而桑亚站在梯子上面畏缩不前,托杨马上搬出苏维埃和斯大林来吓唬桑亚,这种对于儿童的蒙蔽和利用,似乎在暗示俄罗斯人民被蒙蔽和利用。每一次托扬向众多房客献殷勤的时候都不免要在祝酒的最后加上为斯大林干杯,他的伪善假意和房客们的激动形成讽刺。
托杨这个惯偷身上也具有犬儒主义者一般的智慧,嘲弄这个社会所标榜的价值。所有的暗喻表现了导演对于国家和民族命运的关注和对于普通人命运的悲悯。
     似乎除了上述对于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讽刺外,我还在结尾处看到了导演对于战争的反思,此时平息车臣战争的的桑尼跟当时暴力平息苏联的异己分子的斯大林有何不同,这样的解读可能是一种误读,但是俄罗斯政府对于车臣战争需要去反思。
14 有用
0 没用
小偷 - 豆瓣

小偷

8.7

467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小偷的更多影评

推荐小偷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