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词(更新至第三集)

A。
2012-06-30 看过
【第一集】
MacKenzie:在一个民主国家,没有什么能比让全体选民都拥有知情权更重要了。如果信息闭塞,或者更糟,根本是假信息,会导致灾难性决策,抹杀百家争鸣的的可能性,而这正是我从事新闻业的原因。

Will:这不是什么慈善剧院,而是靠广告支撑的电视台,你很清楚对吧?
MacKenzie:我宁愿为100个观众播出一档好节目,也不愿为100万观众播出差节目,如果你让我选的话。我过来是要做一档最像我们之前节目的节目,而不是你现在这种好好先生的节目。谁说好的新闻就没法受到欢迎的?
Will:尼尔森做过统计。
MacKenzie:那么现在我们就要做既真实同时又受欢迎的新闻节目。
Will:这不是过家家,这是不可能的。社会学家们已经证实,内战以来我们的国家比起任何时候都要两级分化。
MacKenzie:是的,人们倾向于选择他们想知道的新闻
Will:人们选择他们想知道的事实!你想做的根本不能实现。
MacKenzie:除非你认为绝大部分美国公民都是笨蛋
Will:本来就是
MacKenzie:我不这么认为。给我机会,我来证明。你知道你忘了什么吗?美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自从她诞生以来就不停地告诉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国家,这是我们血液中的一部分。如果你诚实地告诉观众事实,那么观众会想要看新闻,并不是每个人甚至没多少人,顶多5%,但就是这5%的人会改变这个国家,所以我们会做得更好。

MacKenzie:现在你要仔细听我说,塞万提斯500年前说“听我说,此地荒凉,难以忍受,艺术尽毁,品性败坏,骑士诞生,战袍招展,戴上手套,向你宣战。”这就是《堂吉歌德》。是时候做一个堂吉歌德了。我们要重建新闻界,重塑新闻工作的神圣性。做一档夜间节目能够为国家建设献计献策,彬彬有礼,谦和有度,回归到重要的新闻上,不再有漫天谣言,不再有窥探隐私,向愚昧之人宣扬真理,不再为了新闻而制作新闻。我们现在正处于转折点,我知道你明白这一点,外界将有漫天讨论。政府是行善的利器,亦或是利己者的工具?难道我们不想做的更多吗?难道利己主义是天性吗?你我是可以设定论题的少部分人。


PS:第一集最好看的部分,是从得到消息到完成直播的过程,10分钟的戏剧,涵盖了判断报道方向、搜寻资料、敲定受访者等一系列流程,唯独没有上文中的“理想主义宣言”。实际上,编剧艾伦·索金借MacKenzie之口说出了自己的价值观——新闻客观公正,回归重要的议题,启迪民众,重塑第四等级。这些都是很激动人心的观点(影片确实在保持克制的基础上添加了些许配乐),但难免于精英的说教气息。而电影,至少我心中的好电影,是“展示”,不是“教导”。



【第二集】
News night 2.0三原则
第一,这是否是投票时我们所需要了解的信息?
Is this information we need in the voting booth?
第二,它是否是辩论的最佳可行形式?
Is this the best possible form of argument?
第三,报道是否有历史背景?
Is the story in historical context?
第四,报道是否真的有两面性?
Are there really two sides to the story?
媒体对于成功有偏见,媒体对于公正有偏见。不是每条新闻都有两面性


演播室就是法庭,我们只连线专家证人。

我们不要最华丽的版本,不要最惊人的版本,而是最佳可行的版本。

我们让他上节目太煽情了,我们就是为了给他赚取同情,我不想为任何人赚取同情,我要的是事实,而这两方面都不能展示事实。

成为领导者,成为这个节目的道德核心所在,做到正直客观。


【第三集】
“我喜欢这些听证会的原因是,它们让美国人更透彻地了解为什么911的悲剧会发生和如何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我喜欢这些听证会的原因还包括,它给了我一个向911遇难者的家属朋友道歉的机会。我向在场的所有人,向在电视机前的观众道歉,你们的政府让你们失望了,承诺要保护你们的政府让你们失望了。”

晚上好,我是威尔•麦卡沃伊,这里是《晚间新闻》。

您刚才看到的是在乔治•布什总统任期内的前反恐协调员理查德•克拉克的发言片段,2004年3月24日在国会的一段声明。我们喜欢那个时刻。成年人应该为错误负责,所以今晚,我用克拉克先生因错误向民众道歉的片段作为开篇引出我个人的道歉。我为在我负责本节目期间未能正确地报道信息和引导选民而道歉。在此声明,我并不代表所有的新闻工作者道歉,也不是说所有新闻工作者都欠大家一句对不起,我只代表自己,我是导致我们步入缓慢的、反复的、不自觉的、难以修正的灾难,落到如斯田地的同谋。新闻业误报选举结果、散播恐慌、激起争论、失实报导政府换届,作为行业领袖我难辞其咎。从金融体系的崩溃到我们的真实能力,再到我们面临的危险,当成千上百英勇的年轻人上战场保家卫国时,我却用哈里•胡迪尼(著名逃脱大师)的雕虫小技来误导观众。错误的原因显而易见,因为收视率。
大众传媒发展初期,新闻界的哥伦布和麦哲伦——威廉•佩里和大卫•沙诺夫(分别为CBS之父和美国广播通讯业之父)直入华盛顿去跟国会谈判,国会同意让羽翼未满的广播电视网免费使用纳税人所有的电视广播,但要以一公共服务为代价,那就是无论如何,每晚都要有一小时的新闻播报,也就是我们现在俗称的晚间新闻。国会预测不到电视业会成为广告商向消费者推销商品的途径,它忘记在协议中加上一条使全国性讨论变得更好的规定,国会忘记加上绝对不能在新闻播报中插播付费广告这一条,他们忘记说,纳税人可以让你们免费使用电视广播,一天中23小时你们可以卖广告,但剩下的一小时你们只能为我们工作。

如今电视网的那些新闻节目,纵观历史,真正的新闻主播,例如摩洛、里森纳、亨特利、布林克利,皆为晚间新闻主持人,和布林克利、克朗凯特、拉瑟,现在他们要跟我这种人竞争,跟《泽西海岸》(MTV台著名的恶俗真人秀节目)的制作人从事同一个行业的新闻主播,虽然这种商业化对我们是有益的,但现在《晚间新闻》将摒弃这种商业化。你们可能会大吃一惊。美国史上最伟大的一些新闻工作者目前仍然奋战在一线,以其多年经历沉淀下来的卓著思想和坚定不移的热忱为大家播报着新闻。然而这些声音现在已经极少出现了,马戏团(奥巴马在10年接受采访时曾把华盛顿比作一个马戏团)内小丑横行乱作一团,他们已经无力抗衡,他们被打败了。我要退出马戏团,投靠其它团队,我要追随那些战败的人,我被他们那种永不言弃的精神所打动,我希望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这种精神。

从今以后,将由我们来决定播出的内容和呈现给你们的方式。这一切都基于一个简单的真理——比起让观众做一个见多识广的选民,开启民智才是更为重要的。我们将竭诚为您奉献最海量的资讯,哪怕再小的新闻也要通过我们的网络传播开去。我们要做事实真相的拥护者,坚决反对含沙射影、投机、夸张和胡说八道的新闻作风。我们不是餐厅的服务员,不会按照你要求的方式奉上新闻大餐,我们也不做只会陈述事实的机器,因为新闻有了人性的参与才会变得有意义。我不会刻意去抑制我个人的观点,我会尽力去为您呈现不同于我个人主张的明智观点。你也许会问谁是我们这个团队的决策人,答案就是麦肯兹•麦克黑尔和我。麦克黑尔女士是我们的执行制片人,她带领着一个超过一百人的团队,包括记者、制片人、分析师和技术员,她绝对是值得我们信任的;而我则是《晚间新闻》的执行总编,也是这个节目所有细节的最终决策人。做出决策的我们是什么人呢?我们是媒体精英。


莉安娜:上帝啊,过去的六个月里,新闻之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查理:莉安娜,节目收视率已经稳定下来,我们在做让你为之骄傲的节目,我会让事情变回原来的样子的。
莉安娜:人们感兴趣的故事哪里去了?肥胖症、乳腺癌、飓风、老年得子、爱疯……那些破烂才是他在行的。
查理:做那些破烂的时候他在打盹。我策划让一个才华横溢的执行制片人,给另一个才华横溢的主播,提供最好的平台,通力合作,做一档能让这家公司骄傲的新闻栏目。
莉安娜:为了左派?
查理:中立
莉安娜:你他妈疯了吧
查理:为中立派,莉安娜,事实永远是中立的。我们不能假装某些事实有争议来给不相信这些的人公正的假象。平衡跟我没关系,它和真相、逻辑、或事实没有任何关系。他不会在节目中告诉观众要和平相处,这是新闻的进化,观众依然支持。
35 有用
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新闻编辑室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新闻编辑室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