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鸡血,就不留神话痨了……

不良风
2012-06-2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CUT是不是一部好片子我不好说,不过它肯定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电影。观影过程就像有人用了两个钟头的时间劈头盖脸反反复复地冲我吼“电影是艺术,商业片都TMD应该去死”。我肯定是记住了。但是有没有被说服,这可不一定。
  
  前两天看了一篇周黎明对姜文的专访,很长,但是很精彩。采访和被采访的双方都很真诚,也因此听到了不少在官方场合很难听到的话。
  姜文作为演员并不是我特别喜欢的那一型(我总觉得演员应该更柔软一些。嗯柔软。),但是作为导演我觉得他实在是太牛了。是个独自走得很远,而且觉得这种状态理所当然,且不太愿意照顾身后人情绪的人。他对艺术的理解我觉得很对,他说艺术是表达自我,首先是要让自己爽,考虑到观众没有什么不对,但这与艺术本身无关。人家就我行我素地艺术着,而且大概是因为他太牛了,好像也并没有在商业烂片围攻下产生的焦虑感,活得悠然自得。(要不怎么香川叔这么牛的人能心甘情愿地被他装麻袋里呢,笑。)
  
  但CUT不是这样。我没看过阿米尔导演其他的作品,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这么大火气。我觉得,作为一个对电影艺术抱有理想的人,对现实的不满是肯定会有的。三谷大BT私下里未必没掀过桌子骂过街,但是他拿出来的成品是《笑的大学》,是《广播剧的时间》。而阿米尔拿出来的是《CUT》。
  
  作为一个故事,CUT的情节过于简单直白,影片开头秀二未经铺垫的焦虑情绪还没有将观众带进戏,挨揍的重口情节就马上开始了。我觉得我是属于那种对暴力情节承受力比较强的人,但仍然会觉得CUT实在是过于暴力。这种重口味不在于化妆有多夸张多血腥,不在于流多少血断几根骨头,而在于对这种毫无观赏性的殴打和被殴打一而再、再而三持续不断地重复,这种对暴力沉闷的重复叠加给观者的心理造成的压抑感,说看到一半想逃出去透透气是肯定不夸张的。(看第二遍时我身边两个姑娘在不到一半时就在念叨“不会之后就一直这样吧……”当时我很想欢乐地接一句“对啊就一直这样!”)
  于是,这种无节制的对暴力的强调,导演到底想干嘛?真的是想好好地向观众解释艺术电影的好处吗?我觉得与其这么说,不如说是导演只是想发泄。就像是我面对一个跟我意见不同的人,我想说服他,掰开揉碎口水都说干了,对方榆木脑袋完全不开窍,最后我怒了,把手里东西一摔骂道你他妈的就一傻逼。——对了,这么一说我就能明白CUT的来由了。
  
  于是,虽然我在看完第一遍的时候很不想再看第二遍,但是由于各种理由还是re了的时候,我反而有点庆幸。因为在认可——或者不能算是认可,只是知道了这部电影的基调,并把它当成一个前提接受下来的时候,我就能看到这部电影的好处了。
  
  所以说CUT其实并不是给我这样的人拍的。我压根就不是什么艺术电影的信徒,像最后那被扔上祭坛一样的“百大”我拢共就看过三部(不包括大红灯笼谢谢),就一西岛叔脑残饭,而且我相信去看电影的人大部分都是西岛叔的脑残饭,导演要拿自己对商业电影的愤怒在这群人里找共鸣实在鸡同鸭讲。做电影的人和纯正电影饭大概很容易接受导演的前提,而愚钝如我就必须得在看完一遍之后才能努力说服自己接受。
  
  看得出来导演对电影是爱到骨血里去的。而且秀二那种人群中的焦灼状态应该并不是与生俱来的状态——他独自与深爱的电影相处的时候,非常安静、温柔。在自己的露天小电影院里给大家放电影的时候,眼里是最单纯的快乐(包括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整部电影里最柔软的地方,西岛叔的笑容非常动人。我想,凡是有自己挚爱的人,不管那挚爱的对象是什么,都应该懂得那种单纯美好、毫无杂质的快乐。
  
  跟朋友聊天有个共识,就是导演大概有拿秀二当成艺术电影本身的倾向。所以秀二不能由长成导演自己这样的人来演,必须得西岛叔这么好看的人来演才行(监督的杀气袭来,唉呀我不是故意的饶了我……)。必须得是这么美好的一张脸,毁起来才有手感,啊不对,才有情绪。团子说,要是她当导演就会在最后一天让秀二死掉,我说,如果秀二死了,这片子就是纯正的艺术电影的祭典。但导演这头愤怒的公牛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不愿意认可电影逐渐成为上一世代的人美好回忆的事实(否则他拍出的大概就是天堂电影院了),他要电影艺术在这个时代依然活下去,哪怕遍体鳞伤也要活下去。细想一下这其实蛮让人感动的。就像电影最后,西岛叔中气十足地喊出那句“よ~い,スタット!”的时候,我在心底暗骂了一句“我靠”,然后多少有点“败给你了”的感觉。
  
  很喜欢叔白天挨揍,夜里用电影慢慢治愈这一设定。新奇、浪漫,完全不切实际。从脸朝着电脑显示屏的画面入睡,到坐在沙发上让胶片影像透过自己投射到屏幕上,再到直接将画面打到横卧的人体身上,程度逐级递进,而投射画面一次次的改变也绝妙地将“已近极限”这种情绪不着一字地清晰表现出来。先是影片中滚动的女孩与现实中半裸的身体重叠,然后是打兔子的猎枪子弹仿佛打在身体上,最后是一条条红色的丝带飘落,墨色和朱砂的符咒仿佛写满全身……镜头语言一方面表达的是治愈与疗伤,另一方面却又呈现出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悲壮感。震撼程度在某种层面上甚至要高于实打实的拳脚相加。作为电影白痴,那些投射出来的老片子我完全都不知道是什么,但仍然可以体会到这种感染力。我觉得导演对于电影语言运用的纯熟程度甚至与这部电影叙事上的简单粗暴完全不相配,能让我理解的理由也只有他是故意为之这一点了。
  
  据说这片子在威尼斯电影节放映的时候曾经得到了长达10分钟的掌声,但是却并没有得奖。电影节上在座的都是电影人,这片子会戳中他们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电影中致敬的那些电影,那些“是艺术,同时也是真正的娱乐”的电影,和这部电影本身恐怕并不是同类,不能得奖也在意料之中。不知道导演自己有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说太多了……其实我真的只是为了到电影院去看西岛叔的大脸才去看电影的……><叔在脸没被打残的前20分钟里颜无敌了,那么大的银幕,正面脸部特写竟然看不见褶子这太不科学了!头发比一直以来熟悉的样子略短,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非常年轻的状态。虽然跟朋友开玩笑地说评委是不是抱着片中正木想借给他钱的态度把奖颁给他的,但实际上叔的表演非常出色,是之前没有见到过的叔,得双份奖并不令人意外。身为脑残饭不好意思仔细描述叔的美貌,所以请参见团子那篇repo吧XDDDD
4 有用
0 没用
片场杀机 - 豆瓣

片场杀机

6.2

34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片场杀机的更多影评

推荐片场杀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