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下那张虚假的皮

2012-06-0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不得不说,标题很大部分和那只剥皮的兔子有关系。

随手摘一段日志里的话:

“原来我不喜欢装B这个习惯是从小养成的。所以刚才看戈达尔的周末的时候,我毫无顾忌的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腿都被自己压麻了,一抬头正是一只被剥了皮的兔子,恶心的不行,于是一拐一拐的走出屋子。之所以说戈达尔大师,我觉得完全是他不仅能让看电影的人们不爽,而且让睡着的人也睡不安生,不断的鸣笛声和女人的尖叫还有吵架。我注意力最集中的莫过于一开头将近10分钟那个只穿内衣的美丽法国女郎自述的片段了。所以我承认,我真的很俗。

但是我仍然很喜欢分析他的电影。就像看完了breathless之后,从里面分析出他精心加入的high arts,存在主义思想。这样做无非是往脸上贴贴金,显得自己也和那些把他评为大师的人电影鉴赏水平相当,从众多导演堆成的石堆中发现了他这么块钻石。

其实成为一个好的导演,完全是要靠人品。Orson Welles这样的大师在拍了在今天被人们评为史上最好的电影公民凯恩之后,被当时他在的公司骂的不行,说他光浪费钱,不给他足够的经费拍片了。结果就是我们现在只能通过Touch of Evil这种后人揣摩他心思复原的电影里尝到一点点大师留下的甜头。而Francis Ford Coppola的人品就比较好一些。拍完了教父1之后大获成功,于是2给了他充足的经费和时间去发挥,他也确实做到了淋漓尽致。

但我觉得我更喜欢教父的原因则是它更好莱坞。在被好莱坞洗脑多年之后看到戈达尔拍的对好莱坞竖中指的电影,未免觉得不舒服。 讽刺的是,我的教授来自好莱坞,最喜欢的就是反好莱坞的电影。他是我最喜欢的教授,虽然他总希望我叫他Mike,但是从小被教育要尊敬师长,我不管当他面还是邮件都尊尊敬敬的叫他Professor T****r。他说他很嬉皮,别看他现在快六十了,他大喊着对我们全班说:“老子内心是二十二啊二十二!” 正好二十二是我的幸运数字,于是更喜欢他。”

大概不学电影的话是永远不会看戈达尔的吧,而学电影的话却又是一定会看的。(突然想到非你莫属那个晕倒的哥们,其实当时张绍刚问到戈达尔我还真是挺惊讶的...)就像日志里说的,这个电影我睡过了很大部分,也错过了打鸡蛋这样的经典镜头,(当然后来补看了...)不过我可以自豪的说,堵车那个长镜头我是一秒不差的看下来的...

在我醒着,或者说被爆炸声/尖叫声吵醒的时间里,还是看到了几个比较喜欢的镜头的。"女人痛不欲生的冲着燃烧的车尖叫,然后喊了句艾玛老娘的爱马仕啊!!!"当时就笑了。

再回望,戈达尔做的,并不只是帮助我们逃离好莱坞建在我们周围的条条框框,也是帮我们认识到自己的本性。比如我就认识到自己是个主流的不能再主流的人(要不怎么看到非你莫属那个2b视频片段的...),这种由内而外的主流自然是要把我从戈达尔,以及任何实验电影,third cinema,或者任何好莱坞之外的电影中排挤出去的。

所以,戈达尔,谢谢,再见。
6 有用
3 没用
周末 - 豆瓣

周末

8.0

239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周末的更多影评

推荐周末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