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空气都是过去的味道

木卫二
2012-04-30 看过

五月份的戛纳电影节,洪尚秀新片《在外国》入围了竞赛单元。尽管坊间有说法,戛纳那边是卖了主演于佩尔的人情,然而,洪尚秀这些年在三大电影节(尤其是戛纳)上大受欢迎却是个不争事实。算起来,这是他第三次入围竞赛,此前的《夏夏夏》、《北村方向》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面对第二春的创作爆发,他成功力压其他几位本土导演,成为韩国作者电影的头号代表人物。 如果以《北村方向》为例,不难看出洪尚秀的心境变化。当年拿得起可能会放不下,现在一切尽在不言中。在洪尚秀的作品体系里,最适合作为《北村方向》比较对象的是《处女心经》,故事都发生在首尔(汉城),风格上又都是黑白摄影。情欲依然起伏,然而十年过去,主角们的年纪都可以加上十岁,洪尚秀也不再注重男人与男人或者男人与女人的爱情角力,他对首尔的环境和夜晚的气息似乎更感兴趣。在《处女心经》的年代,洪尚秀还比较痴迷于叙事结构的变换,而到了《北村方向》前后几部,洪尚秀只是写着某个人的影像日记,看下来简单流畅。 在《北村方向》里,他感叹着首尔的大雪,回忆起校园时代的恋爱往事,也赞美黑白的城市最美。这种黑与白既是视觉上的鲜明反差,更是夜晚与白天的界限。往更远处想,那就有如一张牌的正反面,男人与女人,他们是全然不同的两种动物。或许,正如片中人物所讲的,洪尚秀也在走极端,强化男人的冷漠、软弱还有虚伪,进而成功俘获一批人的好感。 寒冷的首尔,寂寞的空气,它们是解读《北村方向》的入口,准确说是情感和情绪的入口。然而,我更愿意从“门”上面去解读。在导演跑去旧爱家中的一段,在小说酒吧的一段,门不断出现,尤其是后者,那条门前走道多次出现。再到分别时候,导演还回望了一下。按照上世纪九十年代流行的编剧理论,门可以是滑动门、任意门,也是片中人物谈论的偶然。一旦开启这些门,故事总会掉落到另一片领域。就像导演恰好撞见了三个搞电影的学生,喝醉后摸到了旧爱的家。表面上,没碰到这群人然后又不喝醉的情况下,事情好像不至于发生,这分明只是一次偶然。实际上,又如导演的自我剖析,那无非是人们去寻找背后的理由,寻找事情之所以会发生的理由,然后把它称之为偶然。从《玉熙的电影》到《北村方向》,洪尚秀都会抓住适当时机,对人生哲学进行一番通俗的辩论。 名叫多情的韩餐店,名叫小说的小酒屋,在这些名字的背后,洪尚秀似乎隐藏了对《北村方向》的一些关键词提示。当导演说老板娘和旧爱长得很像,那更多只是种理由和借口。尽管洪尚秀也曾寻找过生活中的诗意,但不同于中国的吕乐,洪尚秀似乎更喜欢无意的邂逅,最好还是纯粹直接。在讨论偶然和极限的前前后后,我们会注意到女老板总是身不在场,姗姗来迟;导演总要谈了一段曲子,跑门口抽根事后烟;其实无须猜测也无须自白,人物的存在状态已经暴露了他们的内心。像导演被介绍了三次,这是故意的错误,还只是生活中的疏忽。当导演和宝兰表现得若有若无,另一边的大哥已经按捺不住情绪。重逢的朋友和恋人、过去的演员还有相识,借助这些角色对导演的态度(其实可能也不需要),不难想象男主人公到底是什么货色。当他提出“不想被拍”,镜头却对准了他那张略显尴尬和紧张的脸。 跟《玉熙的电影》的相似,《北村方向》有一种奇妙的节奏感,一店又一店,一天又一天,异样的舒适。从碰杯、赞美到朋友间起的话题,他们都在寻找彼此相同的节奏和韵律。一夜过后,导演叮嘱老板娘,第三条是写日记。日记,每天形式相似,每天的内容却不同。转门背后,这一次的意外和上一次区别不大。 最后,夜晚和白天,它们也没有什么太大不同,只是一旦光线骤减,夜晚不仅会减少人的安全感,也会让人与人看起来更相似一些。一旦这样,人与人相亲相近的可能性岂会有不增加的道理?想想两次突然的吻,那是天冷,是空气的作用,更是夜晚的魅力。在我看来,这些吻的背后,既有人物的过去,也有众多洪尚秀作品的过去。【北京青年报】

33 有用
12 没用
北村方向 - 豆瓣

北村方向

7.6

49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7条

查看更多回应(7)

北村方向的更多影评

推荐北村方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