怯懦与偏见——《树大根深》前三集之我感

个个
2012-04-22 看过
       首先,不得不说,钟基又选了一部好剧,不管戏份如何,对于自身演技的提升绝对是大有裨益的。
       今天看了第三集,如果说前两集只是故事的简单的前情提要的话,从第三集开始,本剧已经开始自己细腻的富有思想的史剧征途了。

       从第一集甫一出场的胆小、孱弱,钟基为我们呈现的更多的是这样一个界定不了人生方向的苦闷彷徨的青年世宗形象。
       如果没有中殿娘家的惨案,他的那颗试图挣脱桎梏的心似乎早已被自己尘封在心之一隅,遗忘了。
       方阵前百思不得其解的窘困,是你内心隐性的挣扎吗?
       混乱的方阵图,像是待你寻求着什么,又像是待你补益着什么?你失落了什么呢?
       一颗颗数字方块如同全国的子民,如何使之有序的排列方能各司其职,国安民强?
       面对中殿愤怒的质问,面对惨死者哀绝的神色,你非草木,焉能无动于衷?你那志气未泯的胸腔终于被点燃了吧,于是在第二集里,你鼓起了看似满满的一时虚胀的勇气,试图打开那扇积郁于心的厚重的门。只一开,你便可直面那门内喧腾跋扈无上的权利!
       可是,最后,你终于还是不 敢。
       你不敢直面!不敢尝试!不敢挑战!
       因为你知道直面的结果终是无言以对,尝试的后果你无力承担,挑战的意义杳如黄鹤。
       此时的你,只想活着,即便方式是苟且。

       相信看到这里,大家对上王是充满偏见的。他的残暴,他的霸道,他凌人的气势和不容挑战的权威让人愤恨。然而这就是他的御国之道,他的政治,他的朝鲜。他用他迟暮之日“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对权利绝对的控制欲紧紧逼近年轻的李祹。

       父王另类的方阵玩法震撼着年轻帝王的心。
       一国之君,一主之治!
       他居于宇内之中,国人唯其马首是瞻足矣!
       用他的话说“这是我的国家,其他人只用老实呆着便可。”
       他霸气的理直气壮!
       他霸气的不需要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样人物的出现。
       面对他,李祹只有服顺、乖觉还有畏惧。
       从小就知道父王残暴的武治不对,但是你依然不知道对的路要如何走。
       所以,你懊丧地对愤怒无助的妻子说“我什么也做不了。”

       如果说被掉包的密笺还不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试图杀害被你称之为自己第一个国民的小福,那个凶残到连个未经人事的小孩也不放过的被你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这时彻底地激起了你想要鱼死网破的决心。
       隐忍、屈从、爆发、反抗。
       因为想要一份最微薄的守护而不得,所以你有了最终一搏的力量。
       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想要勇敢的活一次吧。
       但这时的你仅仅只是个良心未泯的男孩而已。
       仅仅只是个被父王逼到已经不认同活着的意义的男孩而已。
       你看似理直气壮的想要建立新的朝鲜的雄心,在父王轻松写意的质问声里,瞬间萎顿的像个疯癫的小丑,不值一提。
       然而你看似勇敢的鲁莽的挑战,面对父王利剑在颈的果敢的不退缩,恰恰让上王看到了你不一样的潜质。相信你是无心插柳了。
       于是,你趔趄着活了下来。

       万众翘首仰望的上王,回宫后开始了自己最后一次的试炼。
       赐食盒喻死。
       不明真相的惶恐的大臣,听到消息悲痛欲绝的皇后,你意料之中却又意料之外的心绪不宁的打开食盒——
       你可曾知道,此时上王心里也在焦灼地拭目以待着他唯一的儿子是否真的不过如此。
       食盒开了,空的。
       空盒,意味着死。
       当身边的一众人等悲戚不已时,你只专注地凝视这精致的九格食盒。
       是得感谢你天赋异禀的智商和洞察力吧。
       你欣喜地命人按照打开的食盒的样子重新排列方阵。
       于是,答案,便这么不期而至。
       你解开了数字的排列,解开了万民的归宿,解开了为王的奥秘。
       就这样,你带着你全新的明确的答案,自信地徐徐奔赴那场严阵以待,箭雨齐发的涅槃。
       就这样,只一夜,你便长大了。

       一个成熟的人会用最理智恰当的方式善待自己的理想和目标。
       于是,你再次选择妥协,选择服帖的乖顺。
       当你再次跪倒在父王面前恳求原谅时,你伏地的身形在他眼里,已摆脱羸弱的泥鳅样而初显雏龙之姿了吧。
       每次近距离地与上王接触,之前,你的闪躲你的侧目你欲盖弥彰的恐惧,此时却都变成了做予人看的幌子和摆设。钟基的演技目前为止是处于巅峰的。
       你的假意顺服,怎能瞒得了在弱肉强食的纷繁人世摸爬滚打一生的老者的隼眼。
       其实上王的话还不全面,你不仅是没有真心,你更确切的是没有畏惧了。

       于是,你说你要与饱学之士建经阁以辅弼上王。
       于是,气焰嚣张的上王又赐阁名以回应。
       父子俩你来我往“父慈子孝”一团和气的表演真真把在场的人当了回猴耍。
       这里两人的心理对话很有意思:
       强装不屑一顾笑颜的上王心想:学习,你的答案不过如此吗?
       假意曲意逢迎的世宗坚定地心想:这是什么程度,你是不会知道的。
       父子的对峙在此时完成了质的和解。
       只是透过世宗过于执着的眼神,此时的他还是太嫩,尚不明白父王含意深沉的爱。

       西哲说,男子雄性本质的觉醒在于开始与父为敌的征程。
       世宗此时清晰地将内心之剑稳稳地锁定了自己至高无上的父王。
       他的超越就是稳重的以“文治”的时代翻越父王专制的“武治”的高山险峰。
       而父亲却用自己必然的最终的沦陷成就儿子人生的超越。

       两个演员都太出色,在有限的屏幕上,用有限的眼神动作表情台词演绎出了故事无限深意的外延。
       宋钟基,这样的表演,四集也就够了。
34 有用
1 没用
树大根深 - 豆瓣

树大根深

8.0

14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树大根深的更多剧评

推荐树大根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