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宇兄,喝杯茶,吃个包,坐下好好聊一聊

品诚客烦
2012-04-16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镇宇兄,喝杯茶,吃个包,坐下好好聊一聊
  
   ---------- 人生该走那条路
  
   哎呀妈,镇宇兄,那天在网上,头回看你《我的路》的片花,真把俺给惊着了,哎呀妈,你你你,你要不要腿这么细呀,要不要这么穿黑丝袜呀,要不要这么妖艳呀,要不要这么妩媚呀!得,这吴妈,吴媚娘的名号是落实在了,这是俺们中意嚣张的靓坤?这是俺们沉迷阴狠的阿孝?这是俺们喜欢狂傲的阿来?这是那个最香港最男人的吴镇宇?我去他的了,谁也别理俺,俺自己找个旮旯蹲着哭会儿去。。。。。。。。。。
  
   惊着咱是真心话,这惊呢,也跟你演戏似的还分了好几个层次呢!
   首先是惊喜,许鞍华+吴镇宇==好电影, 这个在俺心里就是这么主观,这个就是你当教授时说的那个神马标签理论。Ann是俺认为香港最纯粹的导演之一,也是香港为数不多的对俺有观影吸引力的导演之一;吴镇宇,演技派哟,最喜欢的香港演员,没有之一的哟。所以,这个组合对俺来说吸引力是致命滴。
  
   其次是惊讶,按理说,Ann Hui+Francis NG=115岁了,这个级数这个岁数的这两位都可以躺在以前的荣誉上睡大觉,开始保晚节享清福了,可这两位还在寻找突破呢,这让那些整天混饭吃唱高调的所谓的电影人情何以堪???
  
   最后是伤心、愤怒,奶奶滴,讲粗口不该啊,但真气人呀,为毛这么有天分的演员一直就不受重视,就接不到好片,这是一个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的演员,就是因为长得不够人家英俊(可俺觉得很帅呀),为人不够人家圆滑(看俺觉得他很真呀),票房不够人家高,粉丝不够人家多???就要失去许多机会吗?
   记者问,镇宇呀,演了这个许鞍华的电影想不想获奖?
  镇宇答:20分钟好短比独立电影还短怎么获奖?再说,我没得奖的命,不是对许鞍华没信心是对我没信心,我怕我连累Ann。
   奶奶滴,听了这段又想爆粗呀,其实私下里,俺们常调侃为毛吴妈就是没有得奖的命呢?但这事要是从当事人口中说出来,听着真是无比心酸呀。
  
   俺们也没奢想镇宇兄能得个3、4、5、6、7个奖,俺就想一个好演员兢兢业业、认认真真演了半辈子戏,为毛就得不到那些狗屁评委的认可呢?他要是演得烂,俺们闭嘴,咱也有自知之明,但为毛他明明演得很好就是不给人家呢?甭到处瞎看,就说你呢,第23届金像奖评委,睁开你的狗眼吧!像刘青云,演得好时不给人家,弄个《我要成名》就囫囵吞枣滴生颁给人家;还有刘嘉玲,金像奖你还债呢吧!感性大于理智,人缘高于演技,利益胜于公平,金像奖真是越来越靠近政府越来越有中国特色了,就差下个双黄蛋了,今年下个吧,真正做到是与时俱进。
  
   俺对不住大家,承认错误,俺跑题了。一提颁奖俺就不理智,俺就怨念,俺就祥林嫂。但细想,镇宇兄你也不能算太亏,这都小10年了,有多少人为你饮恨23届金像奖而愤愤不平呀,这待遇不比拿个镀金的摆设差,兴许还比那个强呢。俺多阿Q啊,这年头能当阿Q也是福气。
  
   好吧,镇宇兄,茶都喝半天了,都寡味了,俺还没入正题呢,那就请再吃个包。
  
   《我的路》嗯,很好,这个命题真的很贴切,很贴切镇宇兄现在的实际情况。预告片里,Ann问镇宇兄,这是怎样一个手术呀?是不是把男性器官切除?你看镇宇兄的表情,那是镇宇兄独有的,他忽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着,细细的眉毛跟着眉头上下带感滴在做戏,他没说一句话,但你可以从他微蹙的眉头,流动的目光,轻泯的嘴唇读懂他在思考、他的尴尬,他的为难和无奈。镇宇兄说他只有一天时间准备,只有运用上自己几十年的功力去演绎这个人物,俺喜欢这霸气的论调,这是演员吴镇宇自信的真实写照。
  
   电影平平淡淡的开场,刷睫毛,画眼线,穿高跟,扥丝袜,炫细腿,然后就是这个即将变身女人的男人练仪态练发声。镇宇兄说Ann让他随便演,这个随便即代表着Ann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的考验,演了30年戏,在知天命时迎来这样一个怪异有趣的角色,你说镇宇兄能不好好把玩吗?
  
   是吧,镇宇兄,俺再给你添点水,慢慢品啊。
  
   地铁里的独自漫步,影院中的身心放松,橱窗前的左顾右盼,楼梯间的轻松活跃,Ann用灵动的镜头捕捉着各种神态的镇宇兄,让他用漂亮的肢体语言来说话,来表达人物的真情实感,让俺们感受到这个男人身女人心的人,在他穿上女装那一刻是如何释放他的愉悦,这种愉悦,你,你们观众能理解吗?镇宇兄,咱悄悄告诉你,俺一直觉得男人穿女装好别扭好容易让人觉得那个啥,但谢天谢地,你的女装造型和你对女人神态的精准把握使我没有任何龌龊想法,能做到这点真的不容易,谢谢你哟。
  
   如果按专业术语讲,“变性人”是人们对医学上“易性癖”患者的俗称,属于性身份认同障碍。说白了他们就是一群认为自己“女性身体里的男性”或“男性身体里的女性”,进而希望通过手术“改变性别”。
  
   在电影中真有3位现实生活中的变性人参加影片拍摄,他们大方的面对镜头讲述自己的经历。俺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俺听到他们随口说出手术细节和术后的那些不适时是能感受到她们艰辛与苦涩的,她们是拥有怎样勇气才能面对上天对她们的不公呢?
  
   电影中没有描述妻子粱铮是否已经与镇宇兄离婚,但确定他们已经分居,作为一个与她生活十几,二十年的丈夫,一个已经拥有成年儿子却要变性的丈夫,妻子粱铮该有多么无奈和苦闷,而这种无奈和苦闷还是无法与他人分享的。电影只是蜻蜓点水般涉及到跨性别人群身边的亲人,并不做深入探讨,其实他们也是无辜受到伤害的一群。
  
   如果你公司原来有个优雅的男主管,但突然有一天,他忽然变成她,她坐在原来他的office里,她同你一桌吃饭,她同你共用一个洗手间,你能接受吗?你会用怪异的目光去注视她吗?你能善待这种身份的转变吗?在Ann的镜头中还原了现实生活人们的避闪与冷淡。电影实在太短,镇宇兄基本没有机会展现这段时期人物的心里变化,一两个落寞的眼神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外人不理解,亲人也一样不理解,就像妻子质问要变性的丈夫。
   梁:这些衣服挺漂亮呀,难怪啦,每逢周六都要说自己出去。这么大个袋子,就用来装你那些女人衣服的?那你平时在哪儿换衣服呀?在哪儿换衣服呀?
   吴--残厕
   梁--残厕?
   吴--伤残人士用的厕所
   梁--如果不是我发神经翻衣柜,你是不是打算骗我一辈子呀?
   吴--我没想过要骗你,我没骗过你哦
   梁--你没骗过我又跟我结婚?。。。你去看医生啦,好嘛?
  
   吴--我。。。我。。。。唉。。。。我想说,我银行还有五万块, 我看怎么样过给你吧
   梁--你没钱了吗
   吴--我下个星期做手术
   梁--你最好做手术做死掉
  
   唉,这种转变真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或支持的。
   如果不是看《我的路》,如果不是看到镇宇兄在变性前后纠结的样子,俺都忘了其实俺真的见过变性人。那是个20多岁的男人,相貌普普通通没什么特殊,他与电影里不同,他选择了包了间病房去住,但知道内情的医生、护士会还会借故到病房去看他。起先他逃避、躲闪不自在,慢慢他发现大家只是好奇并无恶意,他也就逐渐接受并坦然面对,有时也跟大家聊天,说到高兴处会伸出手腕让人看他的伤疤。于是,大家笑他这么浅的伤口根本死不了,他笑说他也不想死的,只不过想吓吓家里人,“要死,我也真当回女人再死。”手术前,他溜出去买了一大堆女人用品回来,毫无顾忌的向大家炫耀,还记得有人问他怎么没有买高跟鞋,结果他答道,我要穿上裙子自己去挑个合适的。我不记得有人去探望过他,也不记得他有过哭啼的摸样,他平静、积极的面对将要发生的一切。就像电影里,镇宇兄纠结着要去自杀一样,他们是背对着亲人做好了死的心里准备,也像电影里手术前一晚,月光下镇宇兄眼角那一滴泪,其实他们的心在滴血。
  
   人们总是在说,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但能做到这点真的很难。
  
   说回电影,术前镇宇兄是在男病房男病友冷眼打量下踌躇徘徊服药,术后醒来得到的是女病房女病友友善的点头问候,在那一刻他笑了,也是第一次温暖的笑了。14:30分,电影在演了多一半时间后第一次出现了音乐,那几个单音符的钢琴声也是第一次提醒观众,其实你是在看电影,而不是在看一部用手持DV拍摄的生活纪录片。当电影第二次响起配乐已经是接近尾声,妻子最终出现在病房中,原本的夫妻如今却尴尬的变为同性,但粱铮眼中的体谅,镇宇兄眼中是释怀却是那么令人怦然心动。配乐使原本使略显单调、乏味的电影变得明亮起来,结尾处镇宇兄虽穿着与电影开始一样的衣着脚步却变得异常轻松,他高兴的撩起白鸽象征着她人生再次选择她的重生。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无论如何她都会勇敢的走下去的。
  
   不好意思,镇宇兄,你看俺都精分了,一部掐头去尾不足20分钟的短片,居然让俺唠叨出这么多,但这个真不能怪俺,得怪你,谁让你这两年次品率太高呢,终于见着个好的俺简直就是文思如泉涌呀,那是哗啦啦滴。
  
   镇宇兄,你别瞪眼,你瞪眼俺也要把话说完,那个谁,把可乐瓶拿开,拿远点。
  
   你说你是个多么聪明的人呀,你说你是个多么聪明外露的人呀,你说你这样怎么能让人相信你是蠢贼??那电影看得俺呀,是那个纠结又这个纠结滴,一个多小时如同受罪呀,看得俺都想说,大佬,这钱俺直接给您算了,省的让院线还扒层皮。俺觉得吧,你真不适合演内地那些所谓的喜剧,因为你身上的强烈的香港气息与其违和呀。台词也不好笑,真滴,你那磕磕绊绊的普通话,唉,讲出来真滴不好笑呀。
  
   俺看到你眼中的怒气和怨气,拜托,镇宇兄,俺真的不喜欢那部戏呀,你鄙视俺,俺也说,俺那戏看完连吐槽的力都无。
  
   富蘭克林說:「二十歲時,起支配作用的是意志,三十歲是機智,四十歲是判斷。」
   五十岁呢?镇宇兄,你那条路该如何选?
  
   镇宇兄,俺与你是素昧平生,没搭过肩、没拉过手、没谈过话、没合过影,就像你自己说的你与观众的感情应该截止在电影院。俺与你走的是平行且永远不会交叉的两条路。从俺们这条路望向你那条路,看着你奔跑也看着你停步,也看着你徘徊和滞留,俺知道,从你要走这条路的第一天起就预示着你会比别人坎坷和曲折,就像电影中左右为难的主角。但俺真心希望你能少过一些坎,少趟一些泥,少越一些沟,俺只明白一点,就是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的演员,观众是心知肚明的是会真心支持他到底的。
  
   镇宇兄,你不说话的样子真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呀,你不高兴了,是吗?
  
   俺突然觉得,俺是不是太自私,太主观了,俺把太多的压力太多的框框抛给了镇宇兄。俺是不是应该乖乖滴坐到电影院里去安安静静滴去看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唧唧歪歪令人讨厌?可是俺就觉得称赞你是爱你,像俺这样絮絮叨叨滴提一些建议意见神马滴也是关爱的一种表现呀,光听好听的怎么能进步呢?是吧?镇宇兄。
  
   好吧,镇宇兄,你慢走,慢慢滴仔细滴选择你的路,不用着急,慢慢选,俺们会一直陪着你,请放心。
85 有用
10 没用
我的路 - 豆瓣

我的路

7.5

545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5条

查看更多回应(25)

我的路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的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