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什么歉啊

xisaikaka
2012-03-27 看过

  “虽说银魂动画最初是五年前就开始推出了,但如今也不过只相隔了一年而已。就好比‘自己的孩子已经十几岁了,而烦人的青春期也不过才两三年而已,没什么好担心的,过了这个时期他就是出色的大人了’的感觉。’”   这是去年再开不久藤田阳一接受采访时说的话。这位第88话才开始担任副监督,第100话才开始和高松信司共同监督,第106话起才正式单独出任银魂监督的青年大叔,说这番话的时候,单独监督的话数应该已经超过了那个藏在伊丽莎白里面的腿毛很长的人。   “真选组动乱篇”像是一个分水岭。之前的银魂好像还有“设定”这么个玩意儿,天人啊,复兴道场啊,寺门通亲卫队啊,草莓牛奶啊,日本的明天啊这些设定隔三差五地就会出现一次。故事的表达方式,画面的呈现,BGM的配合什么的也还残留着一丁点正经动画的痕迹(尽管已经是同期作品中下限最低的了),就连所谓的“大恶搞”,都遵循着每25话一次的惯例。毕竟高松信司是日升社正统机战作品历练出来的监督,又长期受到富野这个死板的老光头的影响。我必须得说,能始终保有一颗乐于恶搞的心并在不惑之年将其爆发在银魂这样同样不正经的作品上,高松监督在我心目中早已“不是大师,胜似大师”。还记得春祭上带着鸭舌帽的高松监督让人气血喷张的吼叫吗?“完结?别口胡了,根本还没开始好吧!”   动乱篇之后的银魂,则完全进入藤田随心所欲起伏无常的节奏,包括质量。之前的一些“哔——”可能还是有意为之,比如寺门通的某首歌,百分之八十歌词都是“哔——”。这么多歌词都得被“哔——”掉还能在演唱会上公开演唱?而后来的“哔——”真是不消音不行了,甚至发展到消了音都没什么意义的地步,谁都看得出来该填什么器官上去。同理的还有马赛克。韩寒在《光荣曰》里描述在市场上买来的低劣毛片,说裤子拖下来,马赛克比裤子还大。银魂的马赛克就差比屏幕还大了,下次近藤直接以马赛克形式登场算了。   我追银魂也是从藤田时期才开始的。前100话找了个合集,一口气下完,一口气看完。现在稍微提示几个关键词,就能回忆起哪一话讲了什么故事。过上了一周一看的日子后,每个礼拜五都用银魂来犒劳放学回家的自己。那感觉是无上的安定和满足。第一次暂歇的时候开始慢慢复习前201话,才发现高松时期的银魂单话质量要稳定得多,藤田接手后的银魂,有很多话故事还真挺无聊的,当然,这基本都得怪到空知猩猩的头上。   藤田比高松年轻,制作动画的经验少,习惯性的条条框框自然也少。反正这东西叫银魂,干脆就丢掉那最后一丁点正经动画的痕迹吧,让恶俗进行到底吧。于是PTA什么的早就有多远滚多远了,我直接叫板的是“东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其他动画敢吗?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知名艺人?我爱整谁整谁。“诶嘿,又拖了五分钟”这种零敲碎打玩腻了不玩了,要来就莫名其妙给你突然来个一整话总集篇。你说那些最初的设定怎么动画放着放着就没了踪影了,没错啊,我也发现了,但我就是懒嘛,做个动画还要七设定八设定的烦不烦啊,你高达啊。就是高达我也直接搬过来用,OP歌词都不带改的。   再开后的51话里,银魂对自己下限的刷新可以说是变本加厉。其实这也没什么,我们看得开心就好了,不如说作为观众我们很欢迎空知猩猩和STAFF众在确保不会被腰斩不会被停播的情况下继续恶俗下去。   即使是在这样荒腔走板的大环境下,四天王篇,莲蓬篇,蔷薇小鬼篇作为长篇,还是展现出令人称道的素质。有人曾质疑银魂和少年JUMP的主旨“友情,努力,胜利”到底合不合拍。毋庸置疑,银魂是纯纯正正的JUMP系。在需要用一些比较传统的套路来调动读者和观众的热血的时候,空知猩猩和藤田监督同样会爆发惊人的能量。其实银魂的基础设定,包括故事背景和角色,是很容易进行“王道式”的展开的(我曾无数次设想过银魂会以什么方式完结,其中“以某个突发事件为导火索,攘夷战争再开,银时重新变回白夜叉,万事屋、假发、鬼兵队并肩作战,真选组倒戈。大战后天人被消灭了,松阳老师的大仇也报了,日本的明天到来。”是最容易想到的,这是一个再王道不过的展开)。长篇就是在保留银魂原本“邪道”的一面的同时,对其“王道”的一面的最好展示。自从遥远的红樱篇和柳生篇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畅快淋漓地体验长篇的精彩了。   恩……还是说一下这个最终话。两年前,同样是3月26号,银魂第201话播出。那是圣诞篇这个上下篇的下篇,所以还是有正常的剧情。我看的时候都以为,是不是就不做任何特别的告别了,就像许许多多其他的作品一样,人家完结了也没有腻歪地恶意煽情嘛。直到神乐冷不丁地来了一句“新年快乐,最终话快乐”,我一看播放器的进度条,才回过神,啊,结束了,这是最后一话了。四年,二百个星期,这就是句号了。结果被ED的画面闪回搞得很伤感。   这次的心情和两年前还真不太一样,毕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等最终话之前那个礼拜过得啊,有点焦躁,有点神经质。点开视频开始看了吧,觉得怎么才24分钟,颇有点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的感觉。这次就没有,可能和劈头盖脸几十个“すみません”有关。人家白色和服也穿了,切腹的小刀也准备了,这态度比第150话那种假惺惺的样子要诚恳多了吧。甚至藤田监督都把自己的家事抖出来供大家娱乐了。另一个我现在才发觉的原因就是,和银魂一样,作为观众的我也是在变化的。至少身份已经不是高中生了。银魂对高中生,尤其是高三生,意义和作用是很特别的。在高考只有两个月的时候失去银魂,那种惋惜,实在没法用言语很好地表达。   最触动我的,其实是两个月前就开始使用的ED24。歌曲的名字叫“仲間”,伙伴之意也。百科上说演唱者“Good Coming”乐队第一次演出这首歌,是在他们其中一个成员的高中同学的结婚典礼上。可以想象那是怎样的场景吧。嬉笑怒骂的校园生活已成过去,那个和你在篮球场上一起狂奔的男生,那个总是板着脸和你说话的女生,如今,已经成为人夫,嫁做人妻。你静静地抱起吉他,祝福他们。微笑着回忆起往事的同时,却又在向往事作别。当我看到画面上从第一话开始登场过的所有角色一个不落地依次出现时,我想果然,两年前最终话ED响起时的感觉又上来了。这些角色,他们有的当时画风还不够精细,有的距离上一次登场已经几十上百话,有的就只登场过一次,还有的,空知猩猩安排他们去了另一个世界。我努力辨认他们的面孔,回忆他们的名字和故事,庞大的信息量在脑中像煮沸的开水,一个个泡冒上水面又瞬间一个个破掉。一分半钟的ED塞进了252话的银魂,但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拥挤。   比我们普通观众对银魂有更深更特别的感情的,自然是字幕组的成员们。我翻出当初LAC发布第201话时附带的一个文档。那是一个负责后期的组员的一段真情流露。里面引用了这么一句话,“我说人生啊,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也就够了。”(七堇年书里的?不过度娘告诉她那也是引用的)痛快淋漓的风景,杜鹃啼血的文章,赏心悦目的人,说的不都是热热闹闹却戛然而止的银魂么。看似云淡风轻的“也就够了”,实际上狠狠地煽了情,是对那些对银魂依依不舍的人们的温柔一刀。彼时我对银魂再开并不抱有希望,故读到这里确实中招。如今再看,倒是真的能体会到那份淡然了。不就是暂停么,又不是漫画完结。而且就算是漫画完结动画也永远结束,又如何呢,那一天迟早会到来。还记得那句话吗?“与其纠结一种漂亮的死法,不如漂亮地活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没错,我又把名台词榜排第一的台词搬出来了。银魂里有很多说教的台词,有很空洞的,也有太琐碎的,而这句,无愧于是最引人回味的。   那么,各位,今后一年,和空知猩猩,和藤田监督一起,永远恶俗吧。

70 有用
1 没用
银魂 第二季 - 豆瓣

银魂 第二季

9.7

4333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0条

查看全部20条回复·打开App

银魂 第二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银魂 第二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