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堡垒》的背后故事、世界观、具体战争过程

★☆☆☆☆
2012-03-05 看过

前阵子写过一篇怀念《超时空要塞》的文章(纪念其30周年),本来不想写《太空堡垒》的,然而《堡垒》是我童年时期的一段重要回忆,不管是《要塞》成就《堡垒》,还是《堡垒》成就《要塞》,我都是通过它才知道了《要塞》系列的存在,并最终喜欢上这个系列。 对于《太空堡垒》,网上的这段介绍再贴切不过了: “上译的经典配音,美国的经典配乐,日本的经典设定。这是属于70年代生人的第一部‘成人童话’作品。帅气潇洒的福克,英姿飒爽的丽莎,歌声动人的明梅,任性顽皮的戴纳,正直忠诚的爱默森,刚愎自用的伦纳德,优柔寡断的瑞克卡特,泼辣俊俏的萝克,鲜活的角色个个令人刻骨铭心。” 一:《太空堡垒》的诞生 《太空堡垒》是由《超时空要塞》和《超时空骑团》、《机甲创世纪》合并后再进行二度创作的新故事,之所以要如此合并,是因为当时美国政策规定电视上播放的动画片,必须在65集以上(每周播5集,连续播13周,正好一个季度)。 不过,《堡垒》并不是随便合并起来的拼凑之作,美国方的剧组没有偷懒,首先是重新配乐和编写台词,并原创一个新的世界观将各部作品的风格统一起来,并在之后被一步步地完善、系统化。到了后来,《堡垒》的世界观、故事结构、人物塑造、配乐都与三作的原版有很大区别了,而且还有属于自己的独立续作、小说、漫画、游戏。 网上普遍认为《堡垒》的三个前身作品是彼此完全无关的动画,这得从哪个角度来说,因为《骑团》和《机甲》很大程度上是对《要塞》的传承和发展,各作品之间惊人相似的主题使得它们很适合被合并到一块。 这三部作品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跳出了简单的非黑即白的战争片传统,重点突出种族、文明相互冲突的概念,不同种族之间的人士也有相爱的可能性(如麦克斯与米莉亚、鲍威尔与谬西卡、戴纳与佐尔、斯科特与爱丽尔、兰瑟与因维德公主),而剧中的外星人种都同样并非绝对的邪恶,他们最初的冷酷往往是因为缺乏某种人类情感,但只要被情感所打动,也会变得富有人情味,天顶星人、泰洛星人、因维德人不外乎如此。 三部作品都涉及到了歌声、文化、和超越种族的爱情和友情,这些特点在日后美国自己原创的续作中得到了继承,而且和《超时空要塞》一样,《太空堡垒》系列的每一作都有自己的核心歌手。 《太空堡垒》在中国的流传,上译功不可没。 上译的国语配音有一些缺点,某些台词译得不太准确,比那个在幻觉中跑向戴纳的女孩应该是戴纳的妹妹,但上译误译成“姐姐”(“sister”在英语里有“姐姐”和“妹妹”两层含义。戴纳是麦克斯和米莉亚的长女,她不可能有姐姐)。还有部分国语台词念起来很生涩,不够口语化。瑞克的姓氏前期译成“卡特”,后期却译成“亨特”(后者的发音更接近原音)。而《机器人统治者》里敌方的种族译成“机器人”明显有误,那些人是生物而非机器,应译成“人造人”或“再生人”更为确切。另外把“杰特拉帝人”译成“天顶星人”还可以被理解,但把第二部《机器人统治者》里的“泰洛星人”也译成“天顶星人”,这就纯属在混淆了。还有《新生一代》里的“因维德人”也经常被上译版以“太空人”含糊交待过去,这不利于了解《堡垒》的世界观。 当年的很多译制动画都有翻译一般配音一流的特点,《太空堡垒》和《魔神英雄传》都是这样,但译文上的缺陷无损它们的地位,依然不失为一代人的童年记忆。 二:《超时空要塞》——手足相残 《太空堡垒》和《超时空要塞》的关系,就好比一对同母异父的兄弟,它们拥有同一个发源,然后由不同的人去演绎之后的故事。 不过,有时候亲生兄弟自相残杀起来,往往更为凶残、更为冷酷。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堡垒》的制作商金和声挑起的五年官司(算上之前的两年外部纠纷则长达七年)。 网上常有人将这场官司渲染成《超时空要塞》和《太空堡垒》之间的恩怨,这纯属混淆概念,金和声想争夺的是《要塞》的版权,整个事件只是在后续影响中把《堡垒》也给牵连了进去,尽管金和声的目的有一部分是为了《堡垒》(因为《要塞》是《堡垒》的核心部分),但官司本身与《堡垒》并无直接关系,这是一场单纯的《超时空要塞》的内战。 交战双方包括—— 甲方: 金和声(《要塞》北美地区版权持有者) 龙之子(《要塞》日本以外地区版权持有者,授权金和声北美版权) 乙方: Big West(《要塞》日本版权持有者,授权龙之子海外版权) Studio Nue(《要塞》的原作出品方) 矛盾进程: 1:龙之子(《超时空要塞》的制作公司之一)从赞助商Big West处获得海外版权,之后,美国金和声从龙之子处获得北美地区发行权。 2:在1999年时,金和声公司认为他们有《超时空要塞》的专利,开始发律师信给美国的玩具入口商要求他们停止入口《超时空要塞》的商品,并宣称除了日本以外拥有全世界《要塞》专属权(事实上根本没有这回事,拥有该权利的是龙之子,金和声只拥有北美地区的版权)。 3:第2条的行为,损害了《要塞》日方权利者Big West、以及美国其他竞争对手的利益,为了讨回一个公道,众受害集团向授权金和声发行权的龙之子提起诉讼。 经过长达五年的官司大战(2001年-2005年),结果如下: 1:Big West和Studio Nue夺回著作权,金和声不得再用《要塞》的人设、机体制作新动画。 2:金和声继续享有在北美地区发行《要塞》的权利(有些资料把“北美”说成是“全球”,但并非如此)。 那么,Big West和Studio Nue是不是就赢了?从官司的判决来看似乎是如此,但从整个交锋过程来看却不见得。因为金和声抢先在世界各地注册了“MACROSS(超时空要塞)”商标,这样一来,日方哪怕是原作者,在金和声控制的地区发行周边时,需要向金和声提交补偿金。

在这一事件中,金和声不怎么光彩,日方权利者也并不是没有责任,但有些《堡垒》粉丝觉得因为《堡垒》走红,才带动了《要塞》的关注度,所以《堡垒》“有恩于”《要塞》,这种理论就很流氓了。《堡垒》能走红,也是因为它的原型《要塞》本身很出色,你拿《猪X侠》之类作为《堡垒》的第一部,它绝对在美国红不起来。而纵观金和声后来的表现,《堡垒》一直就在吃《要塞》的老本、榨干《要塞》的剩余价值,这谈不上“有恩”,双方顶多是互利关系。 不过,Big West剥夺了金和声对《要塞》的改编权,不得不说是《堡垒》后续创作的一大损失,有时候艺术就是这么埋没于商家的竞争当中。 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对决,而真正的最大受害者无疑是粉丝们。 三:《超时空骑团》——重获新生 《超时空要塞》与《超时空世纪》、《超时空骑团》并称“超时空三部曲”,它们是一同诞生的姐妹篇。 在这三部作品中,龙之子是《要塞》制作团队的主要参与者之一,与其他几个集团共享版权,而因金和声所引发的官司,则在上文已提到。《世纪》并不是由龙之子主导,金和声无权对其进行改编,所以它没有被合并入《太空堡垒》当中(事实上《世纪》这部作品有“时空穿梭”的概念,很难整合到《堡垒》里),不过金和声在几年后曾想将其改编成《太空堡垒3:奥德赛》,但没成功。《骑团》则是龙之子主导的作品,它不像《要塞》那样容易引起版权纠纷,所以金和声高度享有对本作的改编权限。 在《太空堡垒》中,《骑团》被重新编写成《机器人统治者》,同时也是三个故事中被改编幅度最大的一个。如果说《要塞》与原作相差不远,《机甲》有很大出入但基本保留主线,那么《骑团》变成《统治者》,就几乎是“同一班人演两个故事”了。 我个人很喜欢《机器人统治者》(特别是主角戴纳),但这部作品的原型《超时空骑团》,当年在日本首映时却遭遇了相当的挫折,不成功的原因有几个,然而最大的因素却不是故事本身,而是机体和机器人的设定,原因很简单,机械模型向来是机战片的重要收入来源,不受欢迎的机体对机战片而言无疑是商业上的致命伤,而《骑团》的机设不够美观,导致周边产品销售状况不佳。 另外,龙之子为了成为本作的主导者,不惜替换掉大量前两作(即《要塞》和《世纪》)重要的核心制作人员,让本作陷入制作上的困难,也负有一定的责任。最终《骑团》被迫草草收尾,许多伏笔和设定形同虚设,众主角之间的友情和爱情还没得到升华就结束了。 但是《骑团》并非没有优点,如人物塑造方面可圈可点,很出彩地刻画了一个当机立断、聪明顽皮的女主角形象。 俗话说:“化腐朽为神奇”,《骑团》的缺点意味着另一点事实,那就是给观众留下了无穷的想像空间,给《太空堡垒》的二度创作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而《骑团》那些没有来得及交待清楚的设定,也在《堡垒》的后续作品中得到了重生。所以《骑团》非常适合成为《堡垒》中具有过度性的第二部分。 无论如何,《超时空骑团》的故事在《太空堡垒》中得到了延续,尽管换了一个世界观,但戴纳和南十字军因此继续活跃在一个新的故事中。 四:《机甲创世纪》——入主中原 和《堡垒》的关系,《要塞》是共存,《骑团》是合并,而《机甲》则是干脆反客为主,在《堡垒》后续作品的创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如《暗影编年》就有《机甲》剧组的参与(网上某些资料误写成《要塞》剧组)。 (注:《机甲创世记》并不是“超时空”三部曲之一的《超时空世纪》) 《机甲创世纪》的原版有26集,其中第26集以OVA的形式发表,片名为《Love Live Alive》。《太空堡垒》TV版并没有这一部分。 时隔多年后,“太空堡垒之父”卡尔·梅塞克决定将《Love Live Alive》改编成一个独立的故事,并亲自参与了剧本。但卡尔于2010年去世了,他已经无缘目睹这部还未上映的作品…… 前往参加卡尔葬礼的人士,有不少已经是中年人了。 事实上《机甲》放在《堡垒》系列中更能发挥它的优点,单独列出来的话,作品缺少一个系统的世界观,明明是一场大战,却被拍得小打小闹,视野颇为狭小,不似《要塞》和《骑团》那般富有大战的气息(这是因为当年《机甲》由于外部原因被腰斩,原来应该更为庞大的故事最终显得虎头蛇尾),而被合并入《堡垒》的话,则能弥补掉以上这些缺陷。 出品于2006年的《暗影编年》,是《太空堡垒》的正统续作,剧情紧接着TV版第85集(其中前半小时以简化的方式粗略地交待了《新生一代》的结尾)。这部作品在画面质量上制作得很出色,但剧情不适合拍成电影版,主线很不明确,故事才刚正式开始就结束了,给人的感觉像是“TV动画前4集”,而不是《可曾记得爱》、《PLUS》那样在最短的时间内讲完了一个系统的故事。 对大多中国和日本的观众来说,《暗影编年》并不是卓越到应该被大加称赞的影片,然而它就是在美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还获了奖,对续作期盼多年的美国人民到底饥渴到了什么程度…… 五:我对口水战的看法 《超时空要塞》的底子实在太硬、影响很大,日本许多动画片都可以看到《要塞》的影子,即便是在《太空堡垒》已经深入人心的美国,《要塞》也拥有一定的市场,并且有不同于《堡垒》的独立英语版(给明梅配音的正是饭岛真理)。 《要塞》终非池中物,它与《堡垒》的关系从来不亲密也不疏远,而是更微妙的一种关系。虽说直到1999年,《要塞》与《堡垒》没有在法律上发生过太大的冲突,但民间的舌战却从来没有停止过,而99年后的官司更是激化了两派粉丝中“激进派”之间的矛盾。 我认为网上关于《要塞》和《堡垒》的口水大战,有几处地方比较过火,观点很偏激: 其一:《堡垒》有恩于《要塞》(这个说法的依据是如果没有《堡垒》的热映,就没有《要塞》的出名,所以前者有恩于后者。这种说法近乎强盗逻辑,基本等同于《天鹰战士》有恩于《EVA》,也许有人反感我列举《天鹰》的例子,但两者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在“王小明”不得人心的情况下,依然有相当一部分人支持“王小明”抵制“李小狼”,何况那个网络不盛行的年代。《堡垒》之所以比《要塞》先热,不在于它的故事质量比《要塞》更高,相反,如果不是《要塞》本身就很出色,《堡垒》也火不起来,金和声曾勉强将未连载完成的《无限地带》强行改编成《堡垒》的续集,结果遭遇大惨败……当然,刻板地说成《要塞》有恩于《堡垒》,也不尽正确,金和声的宣传功劳也不能因此全盘抹杀掉。并不存在谁有恩于谁,只不过是《要塞》通过金和声红遍北美,而金和声因《要塞》而获利,仅此而已。) 其二:《堡垒》是山寨大作(持这种观点的人往往带有嘲讽态度。《堡垒》本身有山寨的特点是没错,但问题是,《堡垒》的诞生并不具有对《要塞》的任何恶意,《堡垒》对三部作品的合并是出于当时的美国政策,如不这样做,只有36集的《要塞》完全没有在美国上映的机会,而《堡垒》为了使三个故事显得连贯,对剧情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和重新配乐,这些举动都并不过分,它不该是被指责的对象。部分《要塞》迷因为反感金和声后来的所作所为,顺带把《堡垒》和续作《哨兵》也给羞辱了,这就显得很小家子气了。) 其三:金和声宣传《要塞》有功绩,有理由获得《要塞》的主导权(你要是认同这种观点的话,那你就得做好有一天让别人慷你的慨、让别人替你大方、让别人替你觉得无所谓……的准备。) 其四:金和声打压《要塞》续作在美发行并不过份,因为那些续作与《堡垒》并无关系(又一典型的强盗逻辑,商业打压本身是不过分,但拿以上这条来作理由就很脑残了,况且《堡垒》本身就是《要塞》的衍生作,而使《要塞》续作与《堡垒》变得“没关系”的是金和声,自己抱养了别人的孩子,却又阻止他和之后出生的亲生兄弟姐妹相见,什么心态?而金和声过分的地方远不止在这些,一方面打击“与《堡垒》没关系”的《F》,另一方面却擅自发售“与《堡垒》没关系”的《要塞》续集《再爱一次》和《PLUS》。) 其五:关于金和声在多处地方注册“MACROSS(超时空要塞)”商标(这点,双方都是五十大板。金和声狡猾之极,让原作方发售自己的产品却要向他付钱,手段很不光彩,但日方自己不争气让人抢先,也是在自找麻烦。) 其六:金和声刻意抹杀《要塞》的存在(事实上,金和声并没有像某些《要塞》迷所宣称的那样刻意不提及日版原作,相反,它一直在争夺《要塞》的发行权。在宣传《堡垒》的时候,金和声并没有否认过原版的贡献,并在资料中提及《要塞》,不过,金和声在宣传活动中也没怎么突出《要塞》的真正作者河森正治和美树本晴彦,却也是事实,虽然这在法律上没有过错,但在情理上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 其七:历史给了《堡垒》和《要塞》同一起跑线,而最终《堡垒》胜出(我不知人到底得脑残到了什么地步,才会得出这种无赖结论。《堡垒》并不是一个原创的作品,它只是在《要塞》的基础上进行二度创作,它的成功只是《要塞》出彩的延续,况且上边已经说到了,只有36集的《要塞》无法在当时的美国上映,金和声的改编无所谓功劳不功劳,只是换了个方式让《要塞》获得上映的权利。所以《堡垒》迷想挑对手的话,应该挑那些和《堡垒》同期的原创机战片,而不是把火浇在《堡垒》的母体《要塞》身上。) 以上有两点在批评《要塞》派,其余基本在批评《堡垒》派,这是因为网上的口水战中,确实很多时候《堡垒》派更为无理取闹一些。《要塞》派顶多只是说话尖酸刻薄、让人反感,而《堡垒》派则有些颠倒黑白的成分。 当然要强调的是,以上提到的这两帮人仅限于“这场口水战中”,我想大多《要塞》迷和《堡垒》迷都和我一样普通,只是单纯地对作品本身和后续发展产生兴趣罢。 总之,在这些官司大战和口水大战中,双方都不是什么好货。无论《要塞》系列还是《堡垒》系列,都在剧中宣扬相互尊重和理解,把和平相处拔高到超过纷争的胜负之上,可看看现实情况,这不得不说是对这几家利益集团的双方的激进支持者的极大讽刺。 六:多灾多难的续作 《太空堡垒》和《变形金刚》同为80年代两大机战片巨头,然而二者的后续发展却有完全不同的命运,在《金刚》的日渐昌盛面前,《堡垒》之后的遭遇只能用“多灾多难”来形容。 和TV版的巨大成功相比,《堡垒》的续作一直摇摇晃晃,虽然漫画和小说取得不俗的成绩,但在动画方面,金和声却经常陷入惨败而归(多为自找麻烦)、或者“只宣布不制作”的奇怪局面——   1986年《未说的故事》;其实这部作品就是《无限地带23》,美版修改了一些设定,再增删一些片断,使它看上去和《太空堡垒》有些关系。但影片本身的不伦不类饱受恶评,美国影迷充满失望和愤怒,官方将其视为奇耻大辱划入黑历史,美版导演卡尔·梅塞克也因为不满自己的一些制作理念被制片方砍掉,拒绝承认《未说》是自己的作品,选择性失忆假装它不存在。   1986年《太空堡垒2:哨兵》:原计划65集,因合作商撤资导致作品半途而废。 1986年《太空堡垒3:奥德赛》:原计划110集,改编自《超时空世纪》;未投拍(掀桌!)。    1999年《太空堡垒3000》:因设定引起众多粉丝的强烈不满,仅公开片花3分钟,项目取消。 如今制作方又一下子宣称要拍《暗影编年续集》,“预定”上映的2009年早已过去了;一下子又说要拍《Love Live Alive》,2012年制作完成,却不知何时上映;甚至说要让华纳拍真人版了,那是在07年发的话……虚虚实实,很难说清。 《太空堡垒》的小说版和漫画版一直在兴旺地连载,金和声后来宣布2001年之前的书籍不再被视为官方正史。动画方面,不算入被放弃版权的《未说的故事》,目前出品的续作只有《哨兵》(未完成)和《暗影编年》。 七:《太空堡垒》背后的故事 先说《堡垒》的一些趣事。 1:阿佐妮亚和凯龙的配音员,是一对母子。 2:瑞克的声优Tony Oliver此前并没有给青少年角色配音的经验,他向剧组说了谎,经过几次测试后,他顺利地获得了瑞克这个角色。 3:有一次,Tony Oliver在加州接待一班客人,当他说到自己的是瑞克·亨特的配音员时,当场有人迅速离开现场,不久后又跑回来,拿了一堆《太空堡垒》的纪念品请求Tony签名。此类事件在Tony身上发生过无数次…… 4:某次《太空堡垒》官方召开漫迷聚会,Tony本来以为最多只有几十人参加,可当他到达会场时,已经有几百名成年人比他先到了…… 5:在动画界,《太空堡垒》是大多美国人接触的第一部“成人童话”,打破了“动画片只能给小孩子看”的传统(也许对大多中国的70后、80后也是这样),而故事的主人公瑞克·亨特等人的性格之复杂,让习惯了脸谱化英雄的美国观众感到惊异。 6:似乎无论日本还是美国,都很喜欢老大哥福克队长,河森正治亲自执导的《ZERO》、美国2001年后出品的漫画,都让福克在故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再说和续作同样多灾多难的修复版。 《太空堡垒》虽然是出身于《超时空要塞》,但美国人在制作上并没有偷懒,创作续集时更是勤劳无比,而在发布修复版DVD的过程中,则是用一个“命运坎坷”也不足以形容……(修复的过程凄凉到了什么程度,可去网上翻阅一下KIKI的文章《太空堡垒:命运多舛的数码修复版》) 修复版并不只是简单地还原画面的清晰度,而且添加了不少剧情,还有就是,三个故事拥有了各自的片头画面(而不是小时候电视上播放的那一版,将三部作品的画面混合在片头中)。 美国人民辛苦,中国人民也不容易。《太空堡垒》在中国首映时,并没有播放第33、34集(一者涉及到了福克的花花公子生涯,另一者是瑞克脚踏两条船,当时中国版删掉了片中大量和恋爱有关的台词,何况是这两者……这两集于1995年部分地区播放过),为了获得这两集的上译国语配音,中国出版方也没少跑腿…… 八:麦克斯的女儿们 有趣的是,无论美国还是日本,都不约而同地让麦克斯和米莉亚生了一大堆能干的女儿,让他们的家族在系列中显得特别有影响力。 日版中麦克斯的姓氏是“吉纳斯”,他一共有7个女儿,名字分别是Komilima(2011年生,初代登场)、Miracle(2017年生)、Muse和Therese(双子,2022年生)、Emilia(2022年生,《超7》登场)、Miranda(2026年生)、Mylene(2031年生,《超7》女主角)。 美版中麦克斯的姓氏则是“斯特林”,他的小女儿玛娅于《暗影编年》登场,是骷髅中队史上最年轻的指挥官。而她的姐姐,就是我们更为熟悉的戴纳,《机器人统治者》的主角。 戴纳的原型是《超时空骑团》里的珍妮,她与《超时空要塞》并无关系,但在美版中以“戴纳·斯特林”之名登场的她,你得将其视为麦克斯的女儿,这个角色还会在《太空堡垒》的其他作品里登场,如《哨兵》中就有戴纳的戏份,她参加了瑞克和莉莎的婚礼,而按《Love Live Alive》的剧本设定,她还与《新生一代》里的歌手兰瑟关系不错。 另外,戴纳在《太空堡垒》的设定中,与鲍威尔是青梅竹马,鲍威尔和克罗蒂娅是亲戚关系,他本人不喜欢军队,入伍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敬重好友戴纳。 同样有趣的是,无论《太空堡垒》还是《超时空要塞》,续作中米莉亚都留起了短发,而且都很适合她的个性。 九:林明梅的结局 《太空堡垒》的灵魂人物是瑞克·亨特(即一条辉),他的精神鼓舞着后续作品的人物战斗下去,而作为故事原型的《超时空要塞》的灵魂人物则是林明梅,她才是后世众人的精神偶像。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日两版的侧重点的不同,美版的重心在“抗争”,日版的重心则在“文化”。 关于明梅的结局,《太空堡垒》和《超时空要塞》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主要结局有以下几个—— 1:《超时空要塞》续作《Flash Back 2012》。在战火和事业中成长起来的明梅,变得更加坚强、更有责任感了,举行告别演唱会后,明梅应一条辉(瑞克)和未沙(莉莎)之邀登上了新的超时空要塞(舰长是未沙),开始了寻找新家园之旅。此后明梅成了一个传说,被后世人所敬爱。 2:《太空堡垒》续作《哨兵》。婚姻不幸福的明梅活在了孤独和痛苦中,一直沉浸在过去的岁月里。《哨兵》动画版因为合作商撤资,导致作品中途流产,故事只讲述到明梅闷闷不乐地参加瑞克和莉莎的婚礼就结束了。不过漫画版有继续连载《哨兵》,明梅在作品中与乔纳森有过交往(乔纳森曾在《新生一代》中登场)。 3:美国小说《轮回的终点》。明梅与佐尔(《机器人统治者》男主角)的最后一个克隆体“雷姆”结合。由于金和声后来宣布2001年之前的小说不再被视为官方正史,所以这个结局已经成了平行故事。(PS:雷姆在《哨兵》中有登场) 4:《暗影编年前传》(顾名思义,故事发生在《暗影编年》之前)。2001年之后的小说和漫画,明梅有了新的结局,哨兵战争时期,明梅被叛军劫持到奥普特拉,之后被瑞克·卡特指挥的军队营救出来。由于新版漫画和小说还在连载中,所以这应该不是明梅最后的故事。 5:在《太空堡垒》后来的设定中,故事里登场的主要音乐家、歌手,大多是明梅的粉丝(动画版这点看不出来,不过《机器人统治者》开头鲍威尔在听明梅的唱片,暗示了他是明梅的粉丝)。 6:在日本的同人小说中,因为一条辉和未沙过于忙碌,不得不将女儿一条未来托付给明梅监护,明梅也因此成了未来的养母。这本小说发表在日本的官方网站上,并没有被官方所否定,而在设定上一条辉应该是有一个女儿的。 在日版中,《超时空要塞》TV版和剧场版《可曾记得爱》,明梅的性格虽然没有太大改变,但因为剧情不同,导致明梅看上去判若两人。后来出产的各部《要塞》续作中,各采用了TV版和剧场版的部分设定,包括明梅的经历在内,例如她唱过《可曾记得爱》(TV版并没有这首歌)。另外明梅和介生被重新设定为亲兄妹,没有谈过恋爱(TV版他们是堂兄妹却交往过一段时间,明显是外国人对中国文化的误读)。 附:《太空堡垒》历作的核心歌手 《麦克罗斯传奇》林明梅 《机器人统治者》缪西卡 《新生一代》兰瑟 《未说的故事》夏娃 《哨兵》林明梅、贾妮斯 《暗影编年》贾妮斯M2 《Love Live Alive》兰瑟 [《超时空要塞》系列] 《超时空要塞》初代:林明梅 《可曾记得爱》:林明梅 《Flash Back 2012》:林明梅 《再爱一次》:伊丝蒂 《PLUS》:谬芳容、莎朗 《Macross 7》:巴刹那、米莲 《银河在呼唤我》:巴刹那、艾美莉亚 《Dynamite 7》:巴刹那 《ZERO》:萨拉 《边界》:雪莉露、李兰花 《虚空歌姬》:雪莉露、李兰花 《恋离飞翼》:雪莉露、李兰花 十:《太空堡垒》的世界观 因为《要塞》、《骑团》、《机甲》是三个独立的故事,所以尽管它们在《堡垒》中有同一个世界观,但还是造成了部分内容的详略不当。为了弥补这些交待不清楚的情节,《堡垒》剧组在TV版播放完毕后,不断地用各种周边作品和资料完善《堡垒》的漏洞,使之更为合理。 (注:下文提到的所有内容,都可以在美国官方提供的资料、小说、漫画、周边中查看到,这里只是抽出对TV版有补充性质的一部分。) 综合一下现在的官方资料,TV版的战争进程大体是这样的—— 先说一下战争名称,原版《超时空要塞》的战役英文名称是“Space War”。 Space可解释为“宇宙”、“太空”“外层空间”等等,网上资料习惯性地将战役名称译成“宇宙大战”,这个说法显然不太确切,因为“宇宙”的概念太大,而且《堡垒》世界观里的“哨兵战争”是与TV版的三大战役的后两场同时发生的,同时也是一个独立的战场。 上译则将其译成“太空大战”,这个称呼更准确一点,而《要塞》迷则习惯将其称为“星间大战”。86年后美国官方资料中则常将其称为“Robotech War”,也就是“机器人大战”。为了叙述方便,本文采用上译的译法“太空大战”。 再说一下外星人盯上的目标:史前能量(又称“史前文明”),它的能量密度超过了常规核能,能够给各方的科技产品提供持久的运转,拥有史前能量就等于掌握了更强的军事资源,所以成了各派星际种族力图争夺的对象,它是《太空堡垒》的科幻设定核心,贯穿了整条主线。 在《堡垒》的设定中,格罗弗指挥的太空堡垒SDF-1中储存着大量的“史前能量”,而后来太空堡垒被毁时,也将部分能源泄露到了当地周围(这处地点被设定为《机器人统治者》中戴纳带佐尔去参观的山地里,该地区最终开起了生命之花。关于“史前能量”和“生命之花”的详细解释,可以去百度百科上查看)。 在《太空堡垒》的世界观里,目前一共发生过三次太空大战,关于这三大战役的具体情况,请自行百度(但关键字要输入成习惯性的“第XX次宇宙大战”),本文只作简略整理。 首先是起因:1999年,一艘神秘的外星高科技飞船SDF-1(太空堡垒)坠落到了地球上(关于飞船的原主人,《超时空要塞》、《可曾记得爱》、《太空堡垒》都有不同的说法,但它是导火线这点却是各作品的共识)。地球人之间为了争夺这艘飞船,展开了长达十年的内战(这场战争的丑陋导致林凯盲目地痛恨军人。在美版的设定中,瑞克的父亲死于内战中,而在日版里,一条辉的父亲是死于意外事故)。 到了2009年,也就是《要塞》和《堡垒》第一部分故事正式开始的时间,天顶星人发现这艘船在地球上,于是对地球展开侵略(天顶星人瞄上飞船的原因,《要塞》和《堡垒》有所不同),由此引发了第一次太空大战(时间:2009年2月—2011年4月)。 这场战役的过程具体就看动画版前27集,本文不再复述。最终地球军以突袭的方式击毙天顶星军元首多扎,群龙无首的天顶星各部队陷入混乱,有的被地球军俘虏,有的则外逃成为宇宙海盗(顺道说下,在《要塞》中,凯龙是参战了的,而在《堡垒》中他则是临阵脱逃)。地球军尽管侥幸赢了战争,但付出了100亿人伤亡、地球大部分城镇被毁的惨重代价,此后的两年里,地球幸存的人们着重于重建工作。 林明梅在该战役中大出风头,她的歌声成了扭转战局的关键因素(明梅唱的歌曲,《要塞》、《爱》、《堡垒》都不相同),她因此战役成了后世一个不朽的传说(《要塞》系列这点更为突出)。 正是从下边开始,《堡垒》和《要塞》的设定出现了分歧,开始朝不同的方向发展。 两年后,暴发了“天顶星人叛乱”事件,这就是TV版28-36集的情节。以凯龙为首的叛军发起对地球军的反击。这场战役在日美双方一般都不被划入第一次太空大战之中(《堡垒》则将其设定为一场长时期的独立战役),其后续影响,《要塞》与《堡垒》有很大区别。 在《堡垒》的世界观中,该战役的发生时间为2013年—2020年代,而动画版只涉及最初的几年,凯龙以自杀性袭击的方式毁掉了太空堡垒,地球军损失惨重,除莉莎外大多指挥官阵亡(注:在日版的设定中,格罗佛舰长、假小子、天然呆、眼镜娘……都没有死,而凯龙和阿佐妮亚的原型则结婚生子了~~)。 接下来这部分,就是《堡垒》TV版未交待的,它发生在第36、37集之间。 凯龙死后,天顶星人的叛乱并没有因此全面停止(但叛乱原因未必和凯龙一样),为了镇压天顶星人起义者,地球政府成立了南十字军,伦纳德将军(《机器人统治者》篇章那个光头将军)因镇压有功,成为安全部队南十字军总司令,接管了地球防务的最高指挥权。 平息天顶星人的叛乱后,地球政府将军队分为两部分,其一是远征军(瑞克是指挥官之一),负责远征外星敌对势力。由于以进攻为主,远征军机体各方面的性能都有很高的要求、也很平衡。远征军于2022年卷入“哨兵战争”,这场战役的时间很长,一直持续到2044年(与第三次太空战争同一年结束)。 驻守在地球上的南十字军,其作战策略是以防卫地球为主,所使用机型注重火力和防卫力,机动性和灵巧度不如初代骷髅飞行队的机型。在兵种上,南十字军拥有的种类相当丰富,不但有变形战机,还有变形坦克、浮游机车等等。 南十字军在第二次太空大战中扮演着抗击外敌的主力角色,这就是《机器人统治者》篇章的故事。 这里又要涉及另一段TV版未交待清楚的。泰洛星人(机器人统治者)与因维德人(《新生一代》里的外星人)有矛盾,最初双方的交战,因维德人占了上风,但泰洛星人为了扭转劣势,创造了作战能力超强、但没有文化的天顶星人,以对抗因维德人。 不过,因为第一次太空大战(《麦克罗斯传奇》的剧情),明梅的歌声成功瓦解了天顶星帝国军,让泰洛星人再次陷入被动,在几年后被因维德人打败。而地球人(他们当时不知因维德人的存在)为了防止自身再次被泰洛星人(天顶星人的主人)侵略,选择主动出击,抢先击垮机器人统治者,远征行动于2014年开始准备。 但地球人并没有料到,在“天顶星人叛乱”初期,凯龙驾驶的飞船与太空堡垒1号同归于尽的时候,堡垒内部的“史前能量”因机体相撞释放了出来(注意,后边的两次大战还会涉及这个概念,在此先记住这个关键名词),这因起了泰洛星人(机器人统治者)的注意,此时,被因维德人打得无还手之力的泰洛星人首领,带领着残兵败将逃离母星,前往地球夺取“史前能量”。 按:大家要回顾一下上文提到的事件时间,“天顶星人叛乱”的时间持续到了2020年,疲于平叛的地球军直到2022年才开始远征,与此同时,哨兵战争暴发了(时间:2022年—2044年),因维德人攻陷机器人统治者所在的泰洛星,是哨兵战争的导火线。 2029年,泰洛星人(机器人统治者)抵达地球,第二次太空大战暴发(时间:2029年4月—2030年6月),依靠镇压天顶星叛军起家的南十字军走上了舞台,成了防卫地球的主力。 记得上文提到的南十字军总司令——光头将军伦纳德吗?他是个极端的排外份子,主张对所有外星人采取强硬姿态,对布里泰等外星人持不信任态度、仇视戴纳(麦克斯和米莉亚的女儿)身上的天顶星人血统。事实上伦纳德并没有多少战斗实绩,他更擅长弄权行政。在美国发行的一些书籍和游戏中,南十字军有着不太好的形象,该部队对天顶星人采取的军事行动也不一定总正确,甚至出现过向天顶星中的和平人士施加暴力的情况…… 单说第二次太空大战本身,尽管机器人统治者来者不善,但双方并非毫无谈判基础,之后地球军损失惨重伦纳德负有相当大的一部分责任。但总的来说伦纳德是一个很复杂的灰色人物,在该次战役中充当着大功大过的角色。 除了伦纳德,南十字军当中的腐败现象也很严重,不说那些玩弄职权的,甚至就连某些正直的人物也显得很刻板,诺娃忠于职守却很冷酷、不善于灵活变通,玛丽英勇善战但严厉有余温和不足……军队上下弥漫着一股教条主义色彩,不过,这些都并不妨碍第15小队成为一支让人喜爱的英雄部队。 好了,接下来就是TV版37-60集的情节,不复述(注:上译在《机器人统治者》篇章中误将“泰洛星人”译成“天顶星人”)。 机器人统治者的军事能力远远不如奴仆天顶星军(这原理就相当于人类创造了机器,但自身并不比机器的行动能力更强一样),交战双方的实力差距没有第一次太空大战时那么遥远,虽说如此,在这场仗中地球军依然打得很辛苦,一部分原因是对付天顶星人的歌声战术无法完全复制到泰洛星人身上,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地球军内部严重腐败、指挥官的战略不理性(伦纳德不必多说了,战争开始后还忙着排挤政治对手)。所以这场战役虽然规模不如同期的哨兵战争,但惨烈的程度却丝毫不减半分。 第二次太空大战表现最突出的,无疑是戴纳·斯特林率领的第15小队,尤其因为南十字军总参谋长罗尔夫·爱默森的赏识,让“无法无天”的戴纳才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挥。15小队的活跃弥补了南十字军因官员腐败而造成的数次溃败。 本次战役虽然以地球军胜出而告终,然而泰洛旗舰自爆的同时,撞毁了太空堡垒1号残骸中的主引擎,其中隐藏的“史前能量”随着生命之花的飘散而四处远播,散发的能量吸引了广阔宇宙中另一角落的因维德人的注意,仅仅在一年后,第三次太空大战就点燃了(时间:2031年—2044年)。 第二次太空大战由于地球指挥官伦纳德的刚愎自用,强行让南十字军对敌作正面进攻,又拒绝使用外交手段,导致南十字军尽管赢了该次战役,但却损失惨重,这充其量只是一场惨胜。地球上再也没有强而有力的防卫部队,所以2031年因维人到来时,轻而易举地占领了地球,《堡垒》史称“因维入侵”(只限女王分队,因维德内部分裂,所以前来侵略地球的并不是强大得可以攻陷泰洛星的全部武装力量,具体情况见哨兵战争的资料)。 此时远征军陷入哨兵战争的苦战阶级,无力向地球大规模回援(注意一下哨兵战争的时间,发生在2022年—2044年,所以在《机器人统治者》篇章中,太空堡垒的增援部队也只是小规模而已)。 不过,远征军在战役过程中,与“暗影之子”海顿人结盟(这个情节见《暗影编年》),拥有高科技的海顿人向远征军提供了技术支持,于是《堡垒》迷相当熟悉的变形摩托和阿尔法战机闪亮登场。 2038年,远征军第一次增援地球,惨遭失败,所幸兰瑟成功潜入地球,之后一直隐藏身份(你肯定记得伪娘吧?)。2042年,远征军第二次增援地球,再次惨遭失败,这次的幸存者是斯科特·博纳德,好了,《新生一代》的故事正式开始,见动画版61-85集(上译将因维德人译成了“太空人”,部分情节里提到的“卡特”和“亨特”是同一个人,英文相同,只是中文的翻译有所出入)。 2044年7月,哨兵战争结束,远征军向地球派出了第三次、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次援军,这就是《新生一代》的末尾、《暗影编年》的开头。由于担心最后的收复地球行动失败(因维德空战部队非常强大),远征军以“瑞克·卡特将军”的名义,下令向地军发射“中子S弹头”,要将地球表面的所有生物全部清除(也就是包括地球上的人类),但事实上,根据《暗影编年》的剧情,这个命令不是瑞克下达的,而且他已经失踪了(我想观众也不会去怀疑瑞克的人品吧?)。 第三次太空大战的情况比较复杂,地球方在此次战役中的表现普遍态度消极。地球百姓实在被战争吓怕了(第一次大战地球死伤超过百亿人,第二次大部分城镇被毁、军队消亡殆尽),而作为侵略方的因维德人也不同于之前两次大战的对手,他们只想找到有史前能量的地方完成自身的进化和繁殖,对地球人的文明不感兴趣,也没有向人类强征税收,在以不违抗自身统治的情况下,给了人类一定的自治权,所以留在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选择了苟且偷安,不愿再拿命跟外星人血拼(况且有不少人也想在这个乱世趁机夺权当山寨王)。 三次大战中,如果说第一次最大场面、第二次最黑暗、那么第三次则是最持久,除了远征军以外,被战争折磨得筋疲力尽的地球人,不再主张用强硬手段驱赶外星侵略者,包括斯科特、伦德在内的主角一行人,到了最后都试图用温和的手法实现和平,经过一系列周折后,意识到战争再打下去会导致两个种族玉石俱焚的因维女王,终于同意将地球归还人类,但却带走了大部分“史前能量”,对地球人来说,这是一次尴尬的休战,不过地球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获得安宁也是事实。 至此,《太空堡垒》TV版的故事全部结束,然而战争很快又暴发了,在斯科特返回太空堡垒准备寻找瑞克下落期间,与远征军结盟的“暗影之子”海顿人突然叛盟,接着进入了“暗影编年”时代。 我想各位看到了这里,就意识到了,《太空堡垒》已经拥有一个非常系统化、庞大的世界观,它与故事核心的原型《超时空要塞》已经是完全不同的两部作品。 最后,重新整理一下各场战役的发生时间: 地球内战(1999—2009年);《麦克罗斯传奇》中有提及(已被改编成漫画) 第一次太空大战(2009年2月—2011年4月);《麦克罗斯传奇》1-27集 天顶星人叛乱(2013年—2020年代);《麦克罗斯传奇》28-36集(序曲) 哨兵战争(2022年—2044年);《哨兵》(序曲) 第二次太空大战(2029年4月—2030年6月);《机器人统治者》 第三次太空大战(2031年—2044年);《新生一代》 暗影编年战争(2044年7月起);《暗影编年》(序曲) 尾声:对美国漫迷而言,卡尔·梅塞克并不仅仅是“太空堡垒之父”,就这部作品的创作本身,卡尔已经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在美国《堡垒》迷的眼中,有卡尔参与的《堡垒》作品意味着有更高的收藏价值。而更为重要的是,卡尔还是将海外动画(尤其是日本动漫)引进美国的先驱,尽管他不是第一个,但却是最关键的一个,因为他才得以在北美公映的《太空堡垒》,与《变形金刚》成了80年代美国乃至世界动漫的一道显眼的风景,对80年代之后的美国动漫可以说有着不小的影响。但愿卡尔的遗作《太空堡垒:Love Live Alive》能够顺利上映,别再被金和声砍掉了…… ============================== 附:相关文章 文化、歌声、爱情——写在《Macross》30周年之际 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302005/ “超时空”系列、《太空堡垒》及衍生作 http://movie.douban.com/doulist/1457401/

99 有用
2 没用
太空堡垒 - 豆瓣

太空堡垒

9.1

791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2条

查看更多回应(42)

太空堡垒的更多剧评

推荐太空堡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