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抬起头,已过而立年纪

Carmen
2012-01-13 看过
“当我们抬起头,已过而立年纪”出自于BTV大型纪录片《北京记忆》里的主题歌。歌唱者有老狼、王峰、沙宝亮、小柯、常宽……我知道,比我还要年少的青年几乎都不太认得这些名字,可是这群已过而立之年的青年,却让人时常想起那些过往,那些关于校园歌曲的回忆。

   现在提起老狼,绝大多数人只记得一首《同桌的你》,再年岁大一点的,可能会提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从1994年出道至今,老狼只发过三张唱片,但每张都是经典之作。但是我并不认为《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就是老狼最好的歌曲,相反我最常听的是《青春无悔》,他和另一位校园歌手叶蓓合唱的。歌词写:开始的开始是我们唱歌,最后的最后是我们在走。每次听这首歌,我都会想到大学校园里郁郁葱葱的树木和荫凉的小道,那是个没有忧伤的年纪,就算天再高那又怎样,年轻、幻想、激情可以让理想统统变成囊中之物。那个年纪,我们会跟喜欢的男孩、女孩谈恋爱,还拿钱锺书提起杨绛说的“遇到她以前,从没想过要结婚;结婚这么多年以后,从来没有后悔娶过她;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这样的话来展示自己的诚意,结果我们都误解了钱老的含义。钱老的话是在经历了多年的婚姻生活之后说出来了的,其意义不亚于一本烫金的结婚证书,而当我们说出来,只是一厢情愿的幻觉。时间会改变很多很多东西以此来证明年少时是多么轻狂多么荒谬,就像《青春无悔》里面唱的:你说你青春无悔包括对我的爱恋,你说岁月会改变相许终身的诺言。这不是偶然,谁也逃不脱流年。

   高晓松和老狼,一直是园歌曲的标志性人物。前者写词、写谱,后者歌唱。他们都出生于高知分子家。他们是真正的高知分子子女,家境优越、上最好的大学(老狼读的是北航,高晓松是清华),做一流的工作,但是这样顺当的生活在他们眼里太过乏味,没办法实现他们的理想。记得以前看一个访谈,高晓松说当年和老狼流浪去海南唱歌,结果由于风格不被接受被轰出来了。我不知道他的《流浪歌手的情人》是不是与这段经历有关,但是每次听到“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一扇朝北的窗,让你望见星斗”就感觉写的是他的这段流浪岁月。在校园歌手里,流浪是他们秘而不宣的一个关键词,充满想象、冒险、以及理想主义。他们那个年代,是大学生最幸福的时代,受过高等教育,毕业分配工作,出来工作过上几年就可以分到福利房……一切都是顺利成章。没有过多的压力,使得他们能在校园里自由舒展,他们蓄长发、唱歌、写诗、在月下弹吉他,《同桌的你》就是高晓松和老狼分别就自己的恋爱经历拼合而成,不同的是,这首歌出来后,高晓松和女友分手,老狼却和女友开始了18年的爱情长跑。“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各奔东西的不只是大学时代的朋友,还有高晓松、老狼这对组合。

   在老狼的第三张专辑里,没有一首高晓松的作品,但是仍然是一张高质量的唱片。在这张专辑里,没有了姑娘、月光、山坡、青春,更多的是充满忧愁的情绪。是怀旧、是回忆。但有一首歌与众不同,《把我唱给你听》,十分欢快,有草地、鲜花的味道,听过以后顿时有一种阳光灿烂的感觉。相反主打歌《北京的冬天》却很平平。也许在我看来,老狼最好还是《校园民谣》里的老狼,唱着无尽的青春和无悔的爱恋,唱着毕业的落寞和心酸,一直一直陪着我们走完整个青春年岁。

  在纪录片《北京记忆》里呈现的是另一个老狼。他坐在充满70、80年代老物品的拍摄棚里慢慢回忆他的过去,他过去的居住环境、他对北京大街的记忆、对家用电器的回忆……就像一个祥和的青年大叔。1969年出生的老狼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了,听着他歌曲长大的我们,有的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有的正在奔三的路上,但他的歌就像时代烙印一样,一说出来,就让人想起九十年代的风物,想起九十年代古朴而老旧的时光。
 
4 有用
3 没用
北京记忆 - 豆瓣

北京记忆

9.0

1074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北京记忆的更多剧评

推荐北京记忆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