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繁星的孩子

无逸 delsino
2011-11-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寫作的順序也許有意義,也許也沒有。也許看過原作再看文章,能夠避免劇透,另外帶著問題來看,也許還能明白些。不知不覺寫了這麼多廢話,壓力很大。因為內容很多,自己不是一個好的寫手,不能夠很好的組織文章。想有條理,結果是越來越亂。畢竟,寫影評,還是帶著分別心來看電影。比起原作,自然是佶屈聱牙,晦澀難耐。寫完後發現確實是太長了,不太好。但自己的水平還“約”不起來。就,諒解了吧。寫得方式很多,切入點很多,但這只是其中的一種。因為種種原因,更像是細節的分析。但因為又意不在此,所以顯得莫名其妙。中間思路幾換,跳躍嚴重,所以更是支離。不好是肯定的,有分別么。先簡單總結一下背景的幾點。
1.瞬(Moment)與心(Mind)的名字,各有象徵。代表著對於愛的不同階段。也代表著兩種不同的生死態度。
2.動畫中的死亡設置。沒有真正的死亡,每一個存在都會融于一個更大的存在中。克查爾特“把所有的記憶,寄託在歌聲里留下。歌聲將改變形狀一直流傳下去,在空氣的震動中繼承下去,不知不覺中融合在我們的身體。如此的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永久的留存下去。”而瞬的歌聲,被明日菜所聽到,也就是瞬的生命已經和明日菜融合在一起了。因此他希望明日菜好好活下去。知道自己命不長久的瞬,爲了尋找繁星和生命的意義,來到地上世界。
3.整個地上世界和地下世界,都是對於這個現實世界的映射。有征伐,有貪欲,有最後文明的反思。有看破生命短暫,意義貧乏,從而不再追問意義的宗教式的雅戈泰人,也有爲了維持雅戈泰(理想世界)的純淨,而瘋狂對抗外在勢力的夷族,也有衝破狹隘的生命觀念,追尋人類的愛,生命與希望之星空的瞬,心等人。中校,明日菜,瞬,心,等等,他們表達了對於世界生存意義的不同探索。

瞬與心

你是否會想起我,如想起一朵永不再開放的花。

明日菜,一個大家心中普遍的形象,愛學習,自立,也很少和男生交往。她沒事就坐在山中的岩石上,收聽來自地下世界的聲音。“人的心靈變成音樂一樣。那時候,幸福和悲傷的感覺一起湧來,讓我覺得我並不孤獨。一直都留在心底”。
  而後,她就遇見了瞬。或許是守護她的亚得利科暗中的指引吧。她們要一起成長。英俊少年的形象出現在充滿想像的明日菜面前,況且還拯救了她,於是,那個叫做愛情的東西開始生長。不要因為它的稚嫩就嘲笑這算不得愛情。沒有這開始的一瞬,又怎麼會有後來心中長久地溫暖呢?
  初戀,總會是那麼“愚蠢”。完全顧不得自己的尊嚴,自己的界限,完全地展開自己,完全地付出,也完全地受著傷害。也許,經歷過最初的傷痛,不少人便不再如此敢於奉獻自己。與受到的傷害相似的,其幸福也變得微小。當然,對瞬初有好感的明日菜,竟然分不清瞬與心的區別。對她來說,瞬就是心,心就是瞬。他們不過是她心中萌芽的愛情所茲需的養料,與人生中孤獨的慰藉。換作是誰都可以嗎?換作誰都是這樣嗎?一顆稚嫩的心還沒有能夠充盈起來,能夠分辨出愛的摸樣。瞬間已經過去了,她還執著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要緊,這正是她的成長。
  瞬,來自雅戈泰的少年。他的名字,就是新海誠給我們的暗示,瞬間,moment。是那麼的不清晰,是那麼的突然,好像還在外面,只能隱隱感覺到他的存在。瞬間,又是斷裂的,本身不是長久的。是靜止,也是過去。但同時,瞬間,也是永恆心靈的開始。
  當明日菜看到心的時候,以為他就是瞬。當他們歷經艱苦進入通往地下世界的大門,心才告訴明日菜,他是瞬的弟弟。心,heart or mind。那是我們區別于獸的標誌吧。失去了心的克查爾特,也變成了只剩暴虐的慾望。而心的跳動,正是那些逝者最後的回憶和生命,它們伴隨著我們一起顫動。一個個瞬間,在心中,串成了永恆。而正是心,讓明日菜成長起來。
  當明日菜一個人在水中跋涉,面對兩岸虎視眈眈的夷族時,她開始真正思考來到這裡的意義。電影中一直沒有明確地告訴我們,每當她要說起,卻都發現自己也說不清楚。而最後在天涯海角,她終於告訴了中校自己的想法,那一段,新海誠故意省略了過去。但我想,之所以明日菜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爬下絕壁,是因為覺察到自己已並非是要瞬復活。她是跟著心一起進入這裡的,也是爲了再找到他。只有一往情深的中校,寧願冒著死亡的危險,也要讓自己的愛人復活。雖然自私,但情深及此,也令人感嘆。不過,那時的他,反而是執著在往昔美好的瞬間,停駐在上面不忍離開,也從沒有正視到那音樂和星空的意義。孤獨,他甚至要扭轉生死的天命,來回到從前的那一瞬。不斷地抗拒生死,直到他失去了雙眼,心靈的眼睛才張開,才明白過來的吧。
  影片的主題曲叫《HelloGoodbye&Hello》。有人翻譯作《相遇、分别与重逢》。不過,最後一個Hello,是故人的重逢,還是新的開始呢?恐怕對上校和明日菜,意義各不相同吧。這一趟領會告別的旅程(對明日菜,也是對中校),明日菜一共告別了三次。
  心第一次救明日菜,是在夷族的巢穴。那時心感受到了歌薇斯的力量,這是其作為迦南村人成人的標誌。也是在那時,明日菜開始猶疑地確認他不是瞬,而是心。當中校和明日菜坐上小舟,向村中長者和有著人類血統的小女孩告別。那隻一直看護著明日菜的亚得利科貓,卻不再同她一起上路。因為,她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剩下的故事,就要靠他們(心,明日菜,中校)自己去創作。看著漸漸遠去的亚得利科,明日菜第一次道別,對著瞬和亚得利科的背影。
  在她離開天涯海角返回的路上。她終於明白,無論是母親,瞬,心,還有中校,都是那個心緒開始尋找的東西,但無奈都還僅僅是一瞬般,停留在外。可以是母親,可以是瞬,可以是心,可以是中校,於是明日菜在獨自面對夷族的河中倒下。她知道,來這裡,僅僅是因為,因緣際會,還有心中的寂寞。只有內心充盈,才會有能力面對瞬,面對心。作為一朵永遠不會再開的花朵,美麗地活下去,哪怕短暫。但她這時的反思,已是對她過去的瞬間。在她決定要去救心的時候,自己已經慢慢改變了。河水退潮,夷族的骷髏要吃掉她,這時,心的心中第二次有了感應。但他已經不再需要一個鑰匙(歌薇斯)作為媒介,甚至,他已經超越了自己的族人。因為族人僅僅爲了守護這一關係雅戈泰命運的鑰匙,而心,有了為之追尋和守護的繁星。為此,他放棄了在族人中的位置,選擇了流浪。而也正是在這之後,明日菜真正地認出了心和瞬的不同。心終於走進了她的心里,而這也正是因為,明日菜的心,已經強大到足以容納他人。
  在生死門中,爲了救回被中校用來復活妻子的明日菜,心用刀,最後奮力砍斷了歌薇斯,大聲說道:活著的人才是最重要的。只有這樣,中校才能真正告別自己的妻子,也真正和自己的妻子永遠在一起。而于明日菜的夢中,她終於可以面對著瞬與亚得利科,再一次告別。這是真正的告別,也是真正的體會到了,自己心中與瞬同樣地顫動。這些無需真的揮去,而是帶著其生命的祝福,好好活著,如同麗薩最後對中校的話,你要去尋找幸福。
  最後的告別,當然是明日菜,選擇回到地上的世界。唯有明白,才能歸來。而他們仍然生活在一起。在蝶翼的每一次扇動,人們的每一個呼吸,每一次心跳中。在明日菜一如既往的遙望遠方的山岩時,他們是會再一次相逢的。她還拿著鑰匙,通往明日鮮花絢爛的地方,那裡會有繁星綻放。

  瞬,也最終構成了心。
  

神與獸


  克查爾特,在人類文明的開始,作為人類的守護者“引導著還幼稚的人類”。在那時,他們是神。“守衛是人類的指路明燈”。
魯迅先生貌似說過這樣的話,鬼神不過是人類對於生活中感性材料的任意組合,因為現實世界中有牛,因此會有牛魔王,有閃電風雨,因此也會有雷神宙斯,會有希臘神話中的各種神明。沒有錯啊,迅哥說出了世界的真相。因為對於人類遠古的祖先來說,這些神本就是生活中實實在在的生命。他們無不限制著我們的生活,也同時給予我們庇護。
卿云灿兮,纠缦缦兮,日月光华,旦复旦兮。在文明開始覺醒后,漫漫不知其始也不知其終的寒夜里,明天太陽是否依舊會升起成了我們最大的困惑。人們期待太陽的出現,不啻於明日菜在下雨的山中,等待瞬的出現。因此,當先民們熬過了一個個不眠的夜晚,終於堅定了太陽神對他們的恩典,於是載歌載舞,歡慶未來的豐收還有子嗣的延續。(對於一部份人,日出不過是又一天的開始,象徵著無盡的工作,還有受苦。= =。他們不知道,詩人們在山巔,一次次歌頌著太陽的升起是爲了什麽)動畫開頭,那隻路邊的山羊,不也就是在地下,守衛著雅戈泰入口的神嗎?它們其實就在我們身邊。
  直到有一天,人類已經自立,不再需要神明的存在了,克查爾特便回到了地下,成為通往雅戈泰的守衛。雅戈泰,那裡保存著人類精神世界的祝福與嚮往。萬物去靈,留給後人的是一個更加可以掌控的科學世界。為而不恃,長而不宰,克查爾特功成身退,讓人類自己成長。而我們在掌握文明之後,也漸漸地遺忘了這些原初的神靈。污染的天空讓他們也失去了自己的心,不再引導人類通往安樂的大地,而是僅僅作為人類的奴隸,作為對待的對象,被主宰與被屠宰的對象。當他們完成使命,褪下自己的光環,我們卻成了農夫懷中的毒蛇。
  莊子中有這樣的一段話,“君為政焉勿鹵莽,治民焉勿滅裂。昔予為禾,耕而鹵莽之,則其實亦鹵莽而報予;蕓而滅裂之,則其實亦滅裂而報予”。我對待耕土魯莽,地裡結出的果實也會對我以魯莽;我蕓種時隨意毀弃他們,他們也會以滅損果實的方式來報應我。曾經守護著人類的神明在人類鹵莽滅裂的對待下,也失去了自己的心靈。心不忍殺害洞穴中的守衛,因為他知道,克查爾特的殘暴乃是人類自己的殘暴。可是,這神聖的克查爾特,在中校的眼中,只是一隻古老的巴基鯨,一種滅絕了的動物(獸)罷了。科學成為人之為人的代表,而相比失去了心的人類燃燈者,誰才是恐怖的呢?
不僅是他物,還有自己的生命。在明日菜的夢中,她似乎回到了自己的前世,也就是投胎的那一刻。父母坐在一起,為著一個新的生命而祝福。當現代人用一套套的專門詞彙,不管是黃色的還是科學的,將**和誕生逐漸世俗化,這一人類生命之象徵如同克查爾特一樣隱沒在了地下世界。她曾經引導著人類生息,在惡劣的自然中延續,仰望星辰。對待新生命,懷著感激與祝福。只要出生就好。活著就好。新海誠在那象徵現代詮釋的巨大受精卵中,放入了一個東西,就是靈魂。她隱隱閃爍,是對遠古神明的一次應答。那死亡之穀上,克查爾特的歌聲,在這裡顫動。
  蔡老師說,藝術乃是要再一次賦予萬物以靈魂。蔡老師也說,相比其科幻作品,他更加喜歡寫實的作品。作為偏偏長不大的我,喜歡看動畫。因為沒有一種影視表達,如此“幼稚”,如此直接地開顯出萬物的靈魂,讓他們活生生地展現在我們的面前。與其說這是幻想,不如說是一個譬喻,其背後仍然是生動的現實,甚至是殘忍的現實。但其透露出一種反抗,不似尖銳的思想家,也不似先鋒的藝術家,動畫大師們用一種更加溫柔地方式來述說自己對現實的“詛咒”,而這同時,如片中所說,乃是一種祝福。他們,才是那追逐繁星的孩子,從看淡更迭變化無常的俗世的雅戈泰,冒著死亡的危險來到大地,只爲了找尋心靈中的一絲顫動,以及頭頂的無限星空。


生與死

片中的一條主要線索,便是中校爲了復活自己的妻子而苦苦尋找十年,只爲進入雅戈泰,在生死門祈求雅戈泰的守護神滿足他的願望。湯玉茗在牡丹亭序中寫道: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因為有情,生死成爲了人世的一大問題。又因為有情,為愛而死與讓死者複生,成爲了人類共同的精神話題。動畫中,關於愛,孤獨,生死的討論,已經到了一個很深的階段。還是先從中校偽裝成森崎老師,在課上講到的一個故事來說吧。
在《古事記》中,記載了一對相愛的夫妻。妻子早早的去世,男子傷心禱告。終於,妻子告訴他,她會去和冥王交涉,也許冥王會因為他們的愛情而准許她復活,但在談判的時候,男子不能進入黃泉。但思妻心切的男子,還是推開了進入黃泉的大門,在那里,他看見了已經腐爛變醜的妻子,生死橫亙在面前。也許因為他的不請自入,也許因為他的不能接受,最終他的妻子沒能復活。
人死後,肉身還不斷的腐爛,最終成為一具行尸走獸,一朝紅顏,頃刻白骨,確實是讓人難以接受的。佛教有觀尸,乃叫人看破對身體的執取,想來還是有著人內心的根據。
其實,最近自己一直在困惑一些東西。生死實際上卻也是人類最為終極的問題了。有時候自己在想,當我們為那些執手而老的人感動,為那些名聲,權錢而奮鬥的時候,對於那些已經看淡生死,覺悟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覺者,一定是淡然置之吧。回頭夢幻,對面何人。也許還會棒喝幾聲,一如我們大多數人總還是不能認可佛門弟子的生活。
“予惡乎知悅生之非惑耶?予惡乎知惡死之非弱喪而不知歸者也”?“方其夢也,不知其夢也。夢之中又占其夢焉,覺而後知其夢也。且有大覺而後知其夢也”。如果真理無從知曉,那麼我們確實也不會知道,哪一種才是對死生正確的看法。自己總覺得,對於信仰佛教的人,真的是要一直修習到涅槃的境界吧,起碼對於有情眾生所執著的愛啊,幸福啊,都會無所對待吧。那麼生活的意義就這樣被取消了嗎?
動畫中的雅戈泰人,經歷了人類貪欲所帶來的征伐,文明幾毀,只剩下幾個村落。從而封閉了與地上世界溝通的大門。他們擁有高度的智慧,你若看到心所在部落(迦南)的首領,你就會明白,他們其實就是一個宗教式的社會。最高的領袖也就是宗教的領袖,他們一生所作就是等待著與雅思特拉里融為一體。在天地之中達到永恆。
一直守護著明日菜,與她一起成長的亚得利科死後,被高大的獨臂克查爾特吞下,從而成為他的一部份而繼續生存下去。整個過程中,只有有著人類血統的小女孩為之哭泣傷心。因為她還有著人類的感情,或者一種執著。而後她擁抱向克查爾特,一如擁抱著那可愛的亚得利科。心說,“雅戈泰的世界對現世生命的短暫,意義的貧乏,知道地太多,所以才會走向滅亡的道路”。當心發出這樣的問題,他已經不是站在執著于空的雅戈泰人的立場,不是一個等待死亡的覺者,而是在追問人類如何對待生死,又如何在短暫的生命中獲得幸福的問題。長者說他,像極了地上的那個男人。
明日菜。在她知道瞬真的死了的時候,一下子在夢中回到童年,重新理解那時自己的笑容與母親的淚水。失去父親的雪地,她還不知道什麽是告別。“死亡,是生存的一部份”。何以呢?

“生與死都是大過程中的一小節而已,不允許人類阻擋這個過程”。這樣的話,每個人都聽過,也許早已不再擁有突然擊中人心的力量。動畫中的世界觀,頗類似道家的生死哲學。

“人之生,氣之聚也。聚則為生,散則為死。”

亚得利科死後,在更大的存在——克查爾特之中生存,而克查爾特,也會從世界的海角天涯處,吟唱出自己最後的歌聲,同時躍向穀底,同更為廣大的天地融合為一體。古人何嘗不是這樣對待生死。尤其是在宋明理學中,已不再言生死存亡,而是言隱顯聚散。萬物并不曾亡去,只是隱藏在世界之中,回歸到生命之初的元氣。死而不亡者壽。這種氣不僅可以是有形的,也是有情的。因此宇宙萬物都以這樣一種方式,往復循環,相互感通。張橫渠說,民,吾同胞,物,吾與也。在電影中,不正是如斯表達的嗎?

克查爾特“把所有的記憶,寄託在歌聲里留下。歌聲將改變形狀一直流傳下去,在空氣的震動中繼承下去,不知不覺中融合在我們的身體。如此的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永久的留存下去。”“朽腐復化為神奇,神奇復化為腐朽,故曰通天下一氣也”。

  同一種死生,卻有著全然不同的對待。對於雅戈泰人,擁有高度智慧的覺者,生命本無意義,人總是要歸於天地之中,因此成為空寂的部落。他們經歷了苦難,生存在永遠的黃昏。期望融化在生命的終點雅斯特拉里。終究沒有忘記故去的苦難,還生活在昨日的瞬間。

而中校,一直執著于妻子的身體,認為妻子已經死去,並且消亡了。自己只有通過那妻子留下的發音盒追認那過去的瞬間。他躺在不見星辰的地下世界,對明日菜說,也更是自言自語:沒有星星的夜晚,是令人感到不安的。讓我深深的感覺到,人類是多麼孤獨的存在。因此,他下定決心要讓妻子復活,再一次的回到自己的身邊。作為一個有血有肉的存在。相反,他的妻子,卻告訴他“,每個人終有一天是要離開的,時間早一點或遲一點而已,我呢,會比你早一點離開,命中註定的”。她的妻子,實在已經化為心間不朽的音符,只是中校遲遲沒有領悟,還在向外尋找一個有形的“妻子”,來反抗生死的命運。復活的全部意義,不過是要痛苦地與命運決裂,永遠活在過去。

  對於瞬,他在預感到自己生命不會長久之後,來到了天涯海角,並且把自己的記憶,通過歌聲,傳到了世界的各個角落。明日菜正是通過那收音機,感受到了瞬的存在。更確切的說,瞬已經進入了明日菜的心中。在那裡,永遠地留存了下來。瞬告訴明日菜,要好好活下去。實際上,也就是他自己生命的一種延續。瞬,來到地上,只爲了追逐他夢想的東西,繁星,還有生命。因此他落下了懸崖,因為抓星星而死。其實,是爲了一種生命的意義吧。這是地下的雅戈泰人已經放棄的東西。因此那裡沒有星空,只有在生死輪回的地方,才有繁星,才有愛,才有生命的希望。瞬見到了明日菜,而明日菜最後終於瞭解到,什麽是瞬給她的祝福。

  活著的意義是什麽?爲什麽我們歌頌生命?明日菜的母親說,你能夠出生,就已經是一件美好的事了,值得為之祝福。因為我們不是僅僅爲了自己而活著吧。如果是那樣,生與死又有怎樣的意義。因為我們的心中,已經住滿了許許多多他人的祝福以及存在,我們才不是如此乾癟的存在者。我們還是我們自己,但我們又不僅僅是我們自己。民吾同胞,物吾與也。這是多麼樸素的生命表達。明日菜,這個名字,我想菜可能就是花的意思吧。明日的花朵,不管怎樣短暫,都要美麗而勇敢地開放下去吧。燦爛是花朵生命的意義?那就順其自然的破土而出,生長綻放吧。你從未死去,還活在那些欣賞到你之絕美的人們的心中。在那裡,你不是瞬間的花朵,也不是每年都一樣的花朵,你獨一無二,充滿靈性。
  
  正如村落長者的話,“大家竭盡全力,尋求拯救,而踏上旅程”。於是“都走了”,去追尋自己的繁星。好好活著,帶著祝福。真正的佛教亦何不是如此?佛教徒要修慈悲觀,要祝福他人幸福。在三日禪修的晚上,是“回嚮”,也即因為自己的修習而去祝福別人。從身邊的人,到整座山中的生靈,乃至整個世界的萬物。少有覺者才能看到緣起背後的空性,也並非是要去否定生存的意義,而是要祝福有情眾生,更加幸福地生活。好好活著。因為生,死,既然是命中註定的被拋,便問不出一個所以,既然在更加廣闊的生生之道中,那麼就帶著這些好好活著吧。也許這已然不是佛教的原初之意,但又哪裡有一個原初的意義呢?

  活著,是人類的詛咒,因為有著太多苦難,但也如明日菜最後了悟到的,那同時,也是祝福啊。


後記:

日本人很擅長漫畫。我總覺得這裡面還是有很多意義的。從宮崎駿,新海誠,都是有思想的漫畫人,有意無意地重新構建起一個民族的精神世界。
這些漫畫電影最多的受眾,當然是青少年,而內容也多和成長題材有關。《追逐繁星的孩子》的世界觀設定,總覺得有很多現實的反映。從這一點說,藝術是來自于生活的真實的。
這裏面也許有日本人的精神探索。從最初的羸弱,到民治維新,走向追求強大復興的軍國主義道路的極端。二戰中日本的貪婪攫取,武士道精神極端化為忠君思想,剖腹自殺以白忠心,這種死亡方式竟然成爲了最大的美德。然後,是廢墟中的摸索。戰後投入對資本的貪婪,環境污染,金融危機導致這一夢想的破滅。越來越大的壓力讓日本人也不得不尋找出路。他們民族本身的文化,也就是中國傳入的那些文化之變種怎麼樣延續?那些美好的理想怎麼樣保留?深受佛教思想燻染的日本人是不是就逃避到那個雅戈泰的世界中呢?是不是就要變成夷族,成為不斷對抗外者以純淨自身的民族呢?夷族之為夷族,在於他對抗另一種人類的存在方式——文化的存在方式。所以動畫中的夷族只能是沒有血肉衣襟的骷髏。他們用自己的方式,一種對抗的方式對待外來的不純血統。一如銀魂中最開始採取武力對抗政府和天人的攘夷志士。【但現在的夷夏之辨已經改了。我們成爲了現代文明中苦苦追趕的夷族,歐美的發達資本社會是我們所歸的華夏。這是不是一個問題?】
夷族們害怕光,害怕水。而光與水恰好就是生命的象徵。他們終究還是沒有生命的骷髏。守護著已經衰亡的文明,以一種非文明的方式抵抗。
因此,有不少的人在嘗試如何調和現代社會美的缺失,人心的冷漠。於是,才會有宮崎駿,新海誠他們作品的流行。而此中,也正是他們的一種思考。如最開始所說,是用一種更加溫柔地方式。
說日本,還是想說中國。希望中國的動畫製作人,多一點承擔與自覺,不要僅僅爲了圈錢而製作動畫,也不要以為自己動畫差就是技術不好。我們有很多的文化資源可以利用,可你們都把它們當做了夷族的東西,一個勁去西方尋找所謂的華夏文明。結果就像秦本紀中的西戎王,拋棄了自己的美德,只學會了文明的女樂。也算是一種遺憾吧。
當然,不要把古人的東西動都不動就照搬,成為說教。要以一種權教的方式,方便法門么。自然要大家“喜聞樂見”,你們不是也最喜歡這個詞么。


186 有用
33 没用
追逐繁星的孩子 - 豆瓣

追逐繁星的孩子

7.4

5737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3条

查看全部63条回复·打开App

追逐繁星的孩子的更多影评

推荐追逐繁星的孩子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