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心里,在史册里

昊川
2011-11-12 看过

像哥这样的年纪,按理说是不应该晚上窝在家看电视剧的。可哥也有寂寞的时候。
哥寂寞的时候会上上豆瓣,豆瓣现在被一群文艺青年所占领,说话都比较客观,评分都比较靠谱。那天无意中在豆瓣看到了《大明王朝1566》,评分居然高达9.2!这对于寂寞的哥来说是个极大的诱惑,在华语电视剧中,只有《走向共和》超过了这个分数,也就是说,在中国所有的电视剧中,这个《大明王朝》的品质位列第二,而这部片子哥居然没有看过。哥忽然有一种久违的,在海边拾到珍珠的感觉。

当然,哥并不打算把这部片子推荐给所有人观看,只有具有一定历史知识底蕴的人才比较适合这部片子,因为其中的历史背景和台词都是具有一定深度的。比如胡宗宪责备马宁远为何不多看点王阳明的书。如果你不知道王阳明谁是,也就不知道他做过什么事,那么这句台词你就会看得云里雾里。

好了闲话不扯,故事在满天飘零的大雪中开始。嘉靖皇帝已经统治大明帝国三十多年了。如今的帝国,犹如一台老旧的机器,在艰难的运转。许多地方已经腐朽破败,大家只好拆了好零件,去补坏零件。如果再不对这台老机器加以修复,它就有崩溃的危险。

嘉靖皇帝在明朝十六帝中是最为聪明狡诈的一个。为什么这么说他?一个皇帝,痴心于修玄练道,不穿龙袍穿道袍,二十几年不上朝,却能牢牢的将帝国的权利握在手中。当年宋徽宗、李后主投身于艺术事业,难以抽身政事,导致国破家亡。嘉靖皇帝却能修道政事两把抓,哪一边都不用放下,自然有高明之处。

朝中虽有严嵩、严世蕃这样的奸臣,但也有徐介、高拱、张居正这样的忠臣加能臣。在朝中甚至是国内,遍布着他的眼线,几乎什么事都瞒不过他。他更喜欢把自己摆在幕后,像操纵木偶一般操纵着群臣,掌控着全局。以这种方式来统治国家,这在中华几千年的历史中是少有的。可是有这个必要吗?汉武帝、光武帝、唐太宗这些样板皇帝,哪一个是把自己摆在一个阴暗角落里,他们不都是站在帝国中心最耀眼的地方去缔造盛世吗?皇帝尚且如此见不得人,百官该如何?百姓该如何?

严嵩此时已经八十岁了,他是真正懂得这个帝国形式的人之一(另外两个是胡宗宪和张居正)。严嵩的老道和险恶是一点一点浮出水面的,严世蕃更像是一个被惯坏的孩子,利欲熏心,又急攻心切。为了弥补父子二人在朝廷落下的的亏空,严世蕃不惜毁堤淹田,置几十万百姓的性命而不顾。这等令人发指的事,历史上算是少见了。

胡宗宪虽是严嵩的门下,却是一个真正的明白人,也是大明朝一个重要的棋子。他镇守东南,抵御倭寇,又看护着两个省的百姓。
他训斥马宁远,何谓“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做事时不问可不可能,但问应不应该。
这就是胡宗宪的做事原则,做应该做的是。严嵩是知遇恩人,该敬。毁堤淹田是伤天害理的事,该阻止。凡做事前先问该不该,这便是一种境界了。中国人讲究“术和道”。“道”为高、“术”其次。就是说一件事,首先问是否该做,其次才是怎么做。有了这个原则,便有了道德后盾。也就是“理”。
《雍正王朝》中,八爷说,四哥做的事为什么我们都难以阻止?就是因为他做事处处都占着个“理”。
给“理”找麻烦,就是和道德过不去。在中国的文化中,“没道德”这个帽子谁也背不起,就算是张献忠、洪秀全这样的恶人也不会自称没道德。
由于胡宗宪秉承这样的原则,所以皇帝信赖他、严党依靠他、海瑞等人也听他的话,这就是道德的力量。

初见高翰文时,他对高翰文说,“你知道朝廷水有多深吗?”说出这句话就可以看出胡宗宪早把朝廷的这一潭浑水看透。
为了弥补朝廷亏空就需要织造更多的丝绸卖给外商,为了产丝就要把百姓的稻田改成桑田,百姓不改就毁堤淹田,淹了田百姓没饭吃,只好把田贱卖给大商贾。朝廷的人随便一个政策,几十万人的生活就被毁了。这就是国家,百姓如草芥。
朝廷的水的确深,不是百姓所能探知。大家皆是P民,悬命的游丝在上面,在朝廷的指头上。国家一些让百姓无法理解的事,百姓只好理解为“你知道朝廷水有多深吗?”

海瑞可以说是整部戏的主角,他是以一个搅局者的姿态出现的。海瑞做事也有自己的原则,这个原则与胡宗宪不同,他的原则是“良心”。
为什么海瑞官做得不大,却如此的出名。是因为中华五千年历史中,像海瑞这么做官的只有他一个!同样都是读书人,也都读得同样的圣贤书,为什么只有海瑞敢于把圣贤所讲的真理作为自己坚强的后盾,从而无往不利呢?

海瑞从一出场,就准备做一个烈士。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一个人若是以搏命的姿态去做事,他就会像一把利剑一般,披荆斩棘。而“良心”,就是海瑞这股力量的来源。
胡宗宪明白朝廷的水有多深,也明白朝廷的水有多浑,但是他只是尽量做到稳住这潭浑水。而海瑞不同,海瑞以区区小吏之身,剑指朝廷这潭浑水,把嘉靖皇帝直接逼上了PK台。这等勇气,千古难觅。

海瑞的那篇流芳百世的《直言天下第一事疏》,就像李时珍的药方一样,处处指向大明王朝的病根。这些病根就像皇帝的新衣,人人都知道,人人都藏着掖着。嘉靖皇帝读完奏疏后,就好像被剥去了道袍,赤裸的站在海瑞面前一样。嘉靖皇帝下旨立刻缉拿此人,可海瑞已经给自己准备好了棺材,面对不怕死的人,奈何?
海瑞以一己之身,直击皇帝,为大明、为百姓谋存。这等宁为玉碎的气量,让百官汗颜。

嘉靖皇帝陷入一生中最大的纠结,对于海瑞,杀,还是不杀。于是有了皇帝与海瑞最后的PK,嘉靖让儿子和孙子坐在自己身边,海瑞一次面对三个已经或是即将成为皇帝的男人,这一幕历史上极为罕见。
嘉靖说海瑞是笔架,海瑞则把嘉靖祖孙三代比成一个江山的“山”字,另外一个“江”字,则是百姓。我认为“山”代表永恒的权利,“江”代表流淌的百姓。“山”能改变“江”的走向,却阻挡不了“江”的流淌。如果“山”一意孤行,那只能换来山洪海啸。

嘉靖皇帝说:你在奏疏里妄谈尧舜禹汤,妄谈汉文帝汉宣帝汉光武,还妄谈唐太宗唐玄宗、宋仁宗、元世祖。朕问你,既然为君的是山,你说的这些圣君贤主,哪座山还在?”
海瑞回答“都在,在人心里,在史册里。”

最后嘉靖对自己做出了终极解释,这番大道理讲的极为NB,听完之后,有恍然醒悟的感觉,佩服编剧到五体投地,也佩服陈宝国如泰山般的气势将它讲出,本人原文搬上,一字不敢添改:

“你们要把这句话记住了,所谓江山,是名江山,而非实指江山。君既不是山,臣民便不是江。古人称长江为江,黄河为河,长江水清,黄河水浊,长江在流,黄河也在流。
古谚云‘圣人出,黄河清’,可黄河什么时候清过?长江之水灌溉了两岸数省之田地,黄河之水也灌溉了数省两岸之田地。只能不因水清而偏用,也只能不能因水浊而偏废,自古皆然。
这个海瑞不懂这个道理,在奏疏里劝朕只能用长江而非黄河,朕岂可乎?反之,黄河一旦泛滥,朕便治理,这就是朕为什么罢严嵩杀严世蕃等人的道理;再反之,长江一旦泛滥,朕也要治理,这便是朕为什么要罢黜杨廷和、夏言,杀杨继盛、沈链等人的道理。比方这个海瑞,自以为清流,将君父比作为山,水却淹没了山头,这便是泛滥。”

在最终的PK台上,嘉靖皇帝最终还是压过海瑞一头,他留下了海瑞的命,作为给儿子最后的礼物,因为他明白海瑞是大明朝的一把神剑,能划破长空,整治这一潭浑水。但他也走到了人生的终点,临终前他告诫儿子任用贤臣,儿子问,谁是贤臣?嘉靖说:徐阶、高拱、张居正。儿子含泪追问:三人之后,还有谁是贤臣。
嘉靖仰面长叹:那只有天知道了。

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那身后的事,既是皇帝,也只能问天了。
1566年的冬天,又是一场大雪中,嘉靖皇帝驾崩。
他不会知道,几年后张居正主导改革,使大明朝恢复了元气,更有中兴之势。
他不会知道,张居正死后,他的孙子万历皇帝,三十年不上朝,把张居正半生的努力化为乌有。
他也不会知道,五十多年后,阉人魏忠贤祸国殃民,把大明朝带入无底深渊。
他更不会知道,八十年后,一个叫李自成的人率兵攻进北京城,逼得朱由检吊死在煤山的那棵树上,自此结束了大明近三百年的统治。

这些他都不会知道,可我们知道,他们都在,在人心里,在史册里。
143 有用
12 没用
大明王朝1566 - 豆瓣

大明王朝1566

9.7

8484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