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和女人就像看不到出口的隧道

捡垃圾的小马
2011-11-1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09年少年俱乐部采访二宫和也的时候,说到这部片子透漏,其实当时这个角色,找过J事务所好几个同龄的朋友,自己并不是优先考虑到的候选人,只是因为问到自己时无意说了句,“剃光头也没关系。”便被选上了,接着就被瞒着,带去举行了剃头仪式后,才知道自己要拍第一部电影了。那之后上了艺能番组,站在一堆青春少年中15岁的二宫和也,被周围同伴指着脑袋嬉笑问:“头怎么了?”他只是摸摸头,害羞低头笑了下,接着无所谓的说:“剃了。”但是在当时头发对这群少年们来说,其实是重要的存在,二宫前面那些被刷掉的同龄朋友们,就是因为抵死不愿剃头。
     接着开拍后二宫和也提到,这部片的导演是个特别严谨的人,对演员的要求很高。在拍雨中戏时,自己因为跑过去身上散发着热气,而被导演喊暂停,告诉他去河里泡十分钟,把身上的热气去掉再上来。自己便认真的去河水里泡了十几分钟,发抖着上岸去拍完了只有几分钟得雨中戏。
      最后他笑着说:“J事务所里,几乎所有的人都是拍偶像剧出道的,像花美男什么的,只有我剃了光头,只穿着一件旧旧的和服,首次出现在大荧幕上。”


关于电影——


                 卖布的货郎说道:

“世间和女人就像看不到出口的隧道一样,眼前是一片漆黑,漆黑的另一端有没有出口也不知道,就算走出来了也不知道眼前会是什么样子。呵呵,搞不好是天堂,也搞不好是地狱,所以才令人费解。”


       在十五岁的夏天你离家出走,自以为穿过那个漆黑看不到出口有着怪响的天城山隧道就可以到静冈,结果并没有到想去的地方只是被草鞋磨伤了脚趾。在你精疲力尽茫然自失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你的眼前,光着一双脚,神色慌张不停向着你走过的路走去,你不由自主的一瘸一拐的跟在她的身后。
一直跟着直到她发觉了你转过身来,微笑道:

“小哥要到哪里去?”
“我要回下田。”
“下田?”
“刚刚好一起去下田吧。”

      你只是刚从酒楼偷偷逃出来,只想逃离那个吃人的地方,往前走往前走,突然发觉了跟着自己的少年便决定了逃去下田。并没有在意这个孩子对自己已经埋下情愫的种子。此刻你还在担心酒楼那些人将自己抓回去。

“小哥把草鞋脱了吧。
光着脚走比较不会累,走石子路时再穿就行了。”
“怎么样?”
“好舒服!”
“就是嘛,很凉快吧。”


       不知何时你放下了心来,教他光脚走路。摆了头巾给他擦汗,当他愣头愣脑的说香香的时候,做为妓女的羞耻脂粉味而想夺回来,他却毫不在乎的将脸埋在里面。听着他说自己的苦恼和离家出走的理由。他爬上树为你摘下青绿的果子告诉你可惜并须到了秋天变黄才能吃,教你唱着自称学校里学来的歌,牵着你的手慢慢的走到黄昏渐晚。这种安心的感觉是怎么回事?自己都不清楚,只是觉得很舒服,很暖和,是因为这是南方的原因吗?是的是这个原因,所以自己来这里是来对了吧。

“香香的。”

      你把脸埋在满是香气的头巾里,这种味道缓缓流入身体里,身子几乎变得轻盈了起来。当初忐忑不安因为冲动跟着的美丽姐姐现在跟自己如此亲近,她认真的听着你的苦恼,是的她是理解你的。在你摔下树她急忙帮你清理伤口,当那张红唇贴在自己的皮肤上,你发现不去静冈也没关系了,离家出走也忘记了。你看着她光脚在河里的石头上跳来跳去说自己不管怎样向前走都没有出路。你有点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觉得好像跟之前卖布的货郎说的话有点相似却又不明白哪里相似,但是阳光照在她有有点寂寥的脸上,你望着那张美丽的侧脸,听到了心里有棵种子破土而出发出了绿色的小芽。

“小哥今晚住在哪呢?”
“可能住在汤岛吧。”
“是吗,太好了。”
“那姐姐呢?”
“我可能夜宿在外吧。”
“那我也要夜宿在外。”
“呵呵呵,那个人是干什么的?”
“是打零工的人。
离那个人要远点,卖布的货郎说是坏人!”
“哎,是么···”
“他敢乱来我会保护你的!”
“我好高兴。”

       你想起自己身无分文,怎能跟这个孩子开口,但是你表示夜宿野外少年也要跟你一起,在你左右为难时看到了那个少年口里的“坏人”,你知道只有这个方法,也只有这个了。这时少年突然认真的拉着对你说道“我会保护你的。”你将这句话埋在心里,低着头脸微红像少女一样笑道:“我好高兴。”然后对着少年表示自己完事后就一定会去找他,然后走向了那个“坏人”。在你躺着舒服的草垛上赚取着警察嘴里不堪的一元时,你看着黄昏的天空,脑中响起了少年唱的歌。完事后你手里捏着钱向着少年的方向走去,他一定是在隧道的那端还傻傻的等你吧,得快点走了,太焦急都忘记了当初为了遮掩的头巾。但是在你穿过隧道后却没有看到少年,一路走去也没有,你捏着钱币的手心全是汗湿漉漉的,你有点自嘲的想都大把年纪了你还在幻想什么。过了几个月你突然变成了杀人犯被审讯的过程中你却还是问道:

“那孩子晚上睡在哪里?”
“好像是在汤岛的庙里。”
    
      你却觉得压在胸口的郁气散开了,他并没有忘记你,于是低头慢慢的说:“我···杀了那个男人。”然后哼唱着那首少年的歌,流下了泪,你并不是悲伤而是好高兴,你想着如果自己在二十岁以前遇见少年会多好,是不是会是更好的结局。但是现在有这些已经够了,跟着少年牵着手唱着歌的那天已经够了,哪怕明天就死去也没关系了。
 
“低头哼唱着歌的她宛如少女一般,默认着自己的罪行,好像在拼命保护着一个纯洁的秘密。”

      二十九年后,你已经在静冈有了自己的一家小小的印刷厂,每天都能读到书,突然有天当年那个案件的警察找到你逼迫你回想起那件事,你本能的逃避,你不愿意回想起自己当时懦弱地藏起来将责任推给她一走了之。你惩罚了和母亲犯了同样错的她,却忘了自己当时有多么喜欢她。最后你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她现在居住的地方提起行囊去了那个地方。

“你找我有事吗?”
“鱼可不可以卖我?”
“我只卖海带和海苔。”
“我要买。”
“你住哪里?”
“就在前面”
“谁跟你住吗?”
“我一个人住”
“你在乱想什么?”
“为什么回来这里?”
“我以前喜欢温暖的南方,虽然我以前也去过,暖和的地方好舒服。”
    
       你像变回了那个十五岁的少年,跟在她的身后。她再次回头,当初美丽的容颜已经枯萎,不是微笑而是有点不耐烦问道:“你找我有事吗?”你使劲的想和她说好多话,却又怕太唐突,当你笨拙的要把钱币放在她的手里时被握住了双手,她关切的问道:“手指怎么成了这样?很辛苦吧。”恍惚好像回到了那个从树上跌下来,她的唇贴在皮肤上温柔的感觉,那个下午她说道:“真糟糕,感染细菌就不好了。”摘了草药敷在伤口路上,不再疼了,觉得开始愈合了。
 
       你帮她背上背囊,她点头笑道:
“谢谢你。”
“不客气。”
“祝你发大财。”

       二十九年后你坐在车里再次穿过了十五岁那个漆黑的隧道,流着泪和那个有着少女般纯洁笑容的她挥手告别。





ps. 
     9年后,女主角田中美佐子在2007年09月 TBS感动ドラマ特别企画「マラソン」 马拉松里面扮演男主角二宫和也的母亲。


17 有用
0 没用
越过天城 - 豆瓣

越过天城

8.2

788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越过天城的更多影评

推荐越过天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