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现实主义电影在中国

人気小圆头🔒
2011-10-29 看过
下面是我所知道的故事。
2002年,来自山西孝义的韩杰从北师大毕业了。某日,在一个地下电影的映后交流会上,他和那位导演一见如故,并在临走时留下了自己拍摄的学生作业。不多久,他便成了那位导演的助理,并在日后的电影拍摄中担任起副导演来。那位导演也是山西人,名叫贾樟柯,而他们那天看的电影《站台》讲述的也是一个和山西有关的故事。
在为贾樟柯做副导演期间,韩杰写了好几个剧本,但都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流产。直到他把目光对准故乡,对准矿难、大仙、游荡的青年等自己熟悉的对象,才终于有了处女作《赖小子》问世和我们今天看到的这部《Hello!树先生》。固然《Hello!树先生》在东北取的景,但它所展现出来的环境风貌其实和之前贾樟柯用一系列电影所构建的“山西想象”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随着该片在今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一举获得了三个含金量很高的奖项,年轻的韩杰也就此浮出水面,进入到主流媒体的视野当中。这无疑是一个有关“电影梦想”的励志故事,而巧合的是,“梦”的元素恰恰也是构成《Hello!树先生》这部电影的关键性零件。
这无疑是一部很奇特的影片,主人公“树先生”是小村子里一个游手好闲又不着调的小人物。在经历了现实生活中一系列肉体上的打击和精神上的摧残之外,他开始进入到自己的幻想世界里,却也因此阴差阳错的成为了乡里的预言家,受人尊敬。
电影的前半段,镜头直抵社会生活的最底层,聚焦的可以说都是微博上的热点话题,将矿难、陋习等阴暗面展现的淋漓尽致,在风格上被公认为“有着很深的贾樟柯印记”。但在对待人物最终命运的问题上,韩杰背叛了他的师傅,给出了一个出乎意料又格外有趣的答案,让“树先生”摆出一副超现实主义的姿态将所有现实的苦难在笑声中化解于无形。
虽然韩杰本人说这部电影的创作是受了杨争光的小说《老旦是一棵树》的影响,但从视听语言、故事表现的角度来看,这个讽世的寓言却在形态上更接近意大利小说家卡尔维诺的《树上的男爵》。在那部小说里,男爵正是经历了人世间种种挫折,带着一肚子怨恨爬上了树并发誓永不下来。电影里的“树先生”也是在看尽世态炎凉后找到了自己精神上的另一个国度,成了在中国的“男爵”。用超现实主义的方式表现对现实的无奈和悲哀,两部作品可谓是不谋而合。
不过超现实主义在西方有着根深蒂固的悠久历史,从绘画引申到文学,作为文学潮流虽然很快消退,但这股思潮形成的美学影响力却波及到了艺术的各个领域,当然也包括电影,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西班牙的“超现实主义电影之父”路易斯•布努艾尔,而这家伙最近也在伍迪•艾伦的新片《午夜巴黎》里再度“现身”。他标榜“超现实主义是一场充满诗意的革命性和伦理性的运动”,可惜这场“革命性的运动”在万里之外的中国没有发展起来。
中国文化长期以来“文以载道”的传统经验和左翼电影从上世纪30年代就开始灌输的现实教育意义,令超现实主义电影长期缺失于中国电影的历史长河之中。我在网上看到有位北师大学生在论文《法国超现实主义电影和中国超现实主义电影的比较分析》中竟然堂而皇之的把武侠片作为“中国超现实主义电影”唯一可以提供的例证,在感叹荒谬的同时,也不得不发出对“树先生”命运的类似的感叹。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能在事事都讲究“源于生活”的中国电影里出现这样“先锋”(其实并不先锋)的表现手法,《hello!树先生》可以称得上难能可贵。(在这里还要强调的一点是,超现实主义并非完全脱离现实,而是要在超现实中发现更真实的现实,掌握此原则就可以将超现实主义电影同《太阳照常升起》之类超现实电影区别开来。)
215 有用
40 没用
Hello!树先生 - 豆瓣

Hello!树先生

7.9

14323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1条

查看全部31条回复·打开App

Hello!树先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Hello!树先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