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远流长之一 为人子女 主文版

林下之风
2011-10-13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树大根深 源远流长
第一篇 为人子女

乌云遮月的夜晚,景福宫内勤政殿宫墙外,身着兼司仆之服的男子姜采允正在盘算,为了计算,他甚至越墙来到宫苑内,为的就是计算一种可能性,只见他目光深邃,似在演算,其实只是在测算着步数,这步数是他在朝贺时与王上的距离。光静静洒下来,来人沉静无比,似乎早就在等着这一天,他的目光里没有恐惧,只有兴奋,没有失落,只有期待已久的急切。直到他在遐想,在想象中对王上挥刀,又在想象中中箭成了个刺猬,观众才明白过来,他要计算的不仅是步数,还有刺杀王上一击即中的可能性。

这就是【树大根深】的开头,这是一个新颖的故事开篇,以推理的手法讲述了一个毫无畏惧又身怀仇恨之心的武人的思考过程,在历史剧中并不多见。从前的历史剧中,往往讲述剧情或是彰显其中蕴含的义理更多一些,而如此周密地推理分析,确实不多见,如今看到性格演员张赫扮演了这样的角色,不由得叹气,SBS真的太偏爱张赫了,把最好的剧本,最有可能性的角色都给了他,依稀记得2009SBS演技大赏颁奖时,张赫与韩艺瑟作为颁奖嘉宾上台时,很少说笑的他竟然根据颁奖礼剧本说了几句很有意思的话:

-要感谢一下艺瑟xi。

-为什么?

-因为Christmas下雪了啊。

当时韩艺瑟正在与高修合作韩剧【圣诞节会下雪吗】,收视正陷入苦战之中,台下都是熟面孔的演员,听到如此苦涩的调侃,都笑了。本来是很风趣的话,给酷酷的人这么说,倒很像是在说冷笑话,于是众人不冷场,都在笑,他也只是略带笑意的点点头,这就是张赫,一个逐渐成熟的性格演员所具备的淡定与期待,看到他接到这样的角色,很为他感到高兴。话题回到剧情这里,本剧开篇已经预示了可能性,经过精密测算,在勤政殿朝贺时刺杀王上的可能性为零,可是这位兼司仆却不肯放弃,还在默念,结果天随人愿,居然让他在半路上遇到了大王。哪怕跪在地上,他也在算成功率,什么率?当然是杀死王上的成功率。

看到这里纳闷,此君看来也不像是个亡命之徒,也无疯狂的眼神,并非逆谋罪人,为什么会有如此深重的杀意,还耍起了心机,说自己迷路了,找不到地方,还说见到大王尤其惶恐。别急,问题马上就会得到答案。晃悠晃悠的王上是如此悠哉悠哉,心思却极之深沉,哪怕走出去几步都要问问这个跪在地上的杂役,到底叫什么名字。看他沉默不语的样子,周围的人还真以为他是吓傻了,可是跪地俯首的他虽然不答话,心里头却忽然冒出一句:

-我的名字乃旱地谷德福是也!

这样一来,镜头回到了过去,这才开始从头交待王上与臣下的渊源。此前,大王已经与身边的侍卫提到了集贤殿,又看这位君主施施然踱步的样子,就该推测出剧情所处时代应该是朝鲜文化急速发展的世宗时代,可见,这一次我们要看到的故事则是在历史剧【公主的男人】之前的时代,我们要看到的人物是在癸酉靖难之时遇难的忠臣们轰轰烈烈的青春故事。看男主人公姜采允自称德福,又没有说姓氏,可见他出身微贱,如无意外,应是贱民出身。幼年时的姜采允叫做德福,生性好斗,不,与其说他好斗,倒不如说他是特别介意父亲被人欺负,只要有对不住父亲的人,他不论童叟,一律狠揍不饶恕。这偏激的行为也不能怪他,他是个没娘的孩子,父亲又是为了救他,才摔下了悬崖,影响到了智力,德福一直都觉得这是自己的错,必须保护父亲,哪怕私下里给父亲洗脸的时候说到父亲保护儿子的话,也还是不放心可怜的父亲被人欺负。

然而,剧情交待德福的家庭情况,却意外带出了另一条线索:沈家,此时德福与父亲石三都是沈家的杂役。这里的沈家并非普通人家,就是著名的外戚家族:青松沈氏。在世宗初年,沈家将女儿嫁入宫内,嫁与世宗为正室,此时已正位中宫,是人所景仰的中殿娘娘沈妃,沈妃之父沈温又被封为正一品领议政,此时家门正是无比兴旺之时,这才会欢歌四起。院内,杂役们因为内心感到自豪高兴,开心地唱起了歌。没有错,这就是朝鲜流传已久的乡歌,歌词多为叹句,内容形式多样,是朝鲜文字在创立之前人文事迹和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可惜,要求制作组翻译在短时间内翻译出时调与乡歌的内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乡歌中不仅包含俚俗之语,还包含朝鲜八道中的各地口音,也有不同的叙述之态,在这里,观众只能一听而过,作为欣赏,而剧本在这里安排沈家的奴婢杂役唱起乡歌,并非偶然为之,而是为了表现在创立文字之前,流传于朝鲜民间的民俗文化的重要表现形式乡歌是如此欢快,平易近人且贴近大众生活。

话题回到剧情中,因为德福的偏激与保护引发的事端,剧情巧妙地将重点转移到了沈氏家族这里,此时沈家的家长沈温正在我国访问,还未回国,因此主持家务的家长是他的弟弟,这位沈二爷也是个读书人,并且为人正直古板,又重荣誉感,提到沈氏家门须按照儒家礼仪而处事,这才让德福给痛打的大人也是德福的好朋友丹儿的父亲磕头认错,可是德福偏不干,还说出自己的父亲也被欺负,这才生气揍人的事实,沈二爷的确是个厚道人,按照道理办事,又让丹儿父亲给德福的父亲石三磕头,称呼敬语,岂料对方竟然还在戏谑调笑,不消说又挨了德福一顿痛打。

…………

如此可见,德福从小就是一个认死理的人,只要认准了方向,不管是朋友还是主人,没有人能让他动摇服软,而现在德福的这番执拗倔强,也只能成为他的美好回忆,因为沈家的幸福日子已经不多了,上王殿下的魔掌就要伸向自己的亲家青松沈氏家族。就在德福和丹儿互相赠送了胭脂盒和百宝袋的礼物之后,笑闹着回家的时候,才发现官兵已经封了门。丹儿正要大喊父亲,却被人捂住了嘴。原来是世宗大王为救自己的丈人沈大人派来的小宫女送信来了,她急于给即将回国的沈大人送信,于是找到了沈家漏网的这几位仆人这里。在本集里,有非常重要的三封信,其中有两封信有明确的影像显示,因此可以确认文字并做注解,而另一封却未能显示出清楚的内容,是编剧安排下的伏笔,很可能将要贯穿全剧,这封信作为父亲的临终遗嘱,又由德福的主人沈大人在生前冒着危险所写,对于德福来说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也是解开德福与世宗大王彼此之间误会的钥匙,但是在我们讲述这两封信所代表的意义之前,先要对世宗大王及其家族做个清楚的说明,才有助于我们理解剧情发生的意义。

此前,观众已经看到有人被屈打成招要污蔑沈家两位男主人是离间太宗与世宗父子关系的逆贼,且构陷为首者赵末生行事并非为一己之私,而是被人授意,授意者就是剧中所提到的上王殿下。这位上王殿下就是那位古代朝鲜李朝时代的著名君主,说他著名是因为他就是靠着杀高丽王,杀忠臣,杀兄弟,杀同僚,杀将领,还杀妻舅而登上王位并巩固王位的太宗大王李芳远。此时,老李已经退位为上王,而改由儿子李裪为王,人们这才称他为上王。这里的上王殿下与历史剧【公主的男人】里的上王殿下瑞宗可是大不相同,这里的太宗上王是自己嫌麻烦再加上要培养接班人,这才自行退位,可是却不肯放权,依然掌握着宫内人马,一旦有事,依然动用自己这边的大臣行事,或者说,这里的主上殿下世宗之于上王李芳远来说,只是个摆设,而【公主的男人】里的上王殿下瑞宗之于他的叔父世祖才是个摆设,对世祖来说,甚至被看作是个碍眼的祸害。

写到这里,观众也许就能够理解在上王殿下害了世宗大王的丈人沈温一家的时候,为什么主上殿下却还在藏书阁里钻研数术。哪怕正室沈妃来到藏书阁恳求,年轻的世宗大王依然微微发抖,看到他身着君王常服,肩膀微动的样子,忍不住想要为宋仲基演员不断进步的演技喝彩。这次的选角选得好选得妙,选择宋仲基演员来扮演年轻时候的世宗大王真正合适,不是因为他是宋仲基,而是因为他是家里的小儿子宋仲基,对他来说,那样每一家父母的幼子的感觉不需要表演,只要做本来的样子就好。在一个家庭里,幼子总是比别人受到父母更多的关心和爱,当然也很温驯听话,没什么反抗,责任感也不重,因为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在,不需要他烦心,可是这不代表幼子没有主张,他也是有想法的人,只是从不忤逆父母的意思罢了。

在这个时间段里,世宗大王继位之前是这样的存在,继位之后还是这样的存在,他在父亲眼里是需要保护的儿子,但是因为话不多,心地善良,重感情,爱家人,是个老实的孩子,总是让篡位出身的父亲太宗大王李芳远非常地不放心,总觉得儿子身边会有人乱说话,就离间了父子的感情。其实,太宗怕的不是离间父子感情,而是担心儿子会被周围的人蛊惑,脱离了他为儿子设定的为君之道,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而他自己,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需要尽快着手去做,哪怕干掉亲家也要把儿子带回原地。朝堂之上逼迫儿子盖印,同意杀害沈家人和其他大臣之后,太宗又来到儿子爱去的藏书阁,给他好好上了一堂帝王学的大课——

在藏书阁内,太宗将儿子爱玩的三方阵全部打乱,数字牌都跌到了地上,他只捡起了一这个数字牌,放在正中,以表明自己的意志,要做君上的唯一,要做朝鲜的唯一。

原来,要一言堂,要家天下,要铲除异己,推行君主权威,这就是李芳远的王道。

可是他的小儿子世宗能认同这样的王道吗,往下看。话题回到剧情这里,看到沈妃,忍不住又喝一声彩,难得有如此气质纯正,能够升任中殿娘娘这个角色的韩国女演员,这一位绝对算得上人物。看了这么多历史剧以来所见,除【大长今】中扮演文定王后尹氏的那位之外,这一位扮演昭宪王后沈妃的扮相最有中殿的气势。作为大王的正室,又出身书香世家,首先要有书卷气,又须具备王族正室的威严,对于身材的要求是:高矮适中,若是太高,则失去了朝鲜女子温文的美感,若是太矮,上镜也没有了气度,因此太高或太矮都不行;作为中殿的人选,脸型要是绝对的鹅蛋脸,而非瘦削的瓜子脸,并且脸部要柔润丰满,脸部线条要柔和,颧骨不能太高,绝不能硬朗,因为中殿的打扮有相应的规则,来看沈妃的装扮,除了中殿的常服之外,头型是盘做的高鬓,掩鬓是成对出现,挑心正插正中发髻,侧插的鬓钗与小插也都是成对出现,并且,中殿娘娘的头饰与我国明朝对于王室首饰的要求相一致,都是金镶玉的精工镶制。在父亲沈温死之前,沈妃身着正妃的常服,在父亲沈温死后,因为是获罪身死,按照王家法度,按说沈妃虽为沈温的亲女,但也不可为父戴孝,只能着乌衣,维持三十日即可。

到了沈妃急忙来到藏书阁恳求丈夫世宗大王救下她的父亲沈温的时候,她的公公太宗李芳远早已布好了局,要害死亲家沈温的一家人,就连年幼的奴婢也不放过,要一网打尽,斩草除根。在沈妃恳求之时,世宗大王说了一段很重要的话,这是一批人物的名字,【人物相关内容会在考据版中详细叙述】,起先提到的几位李姓臣子,被世宗大王称为:外叔,意思是说他的父亲太宗大王同父异母的兄弟,是太宗篡位时,为夺位将几个未成年的弟弟杀害,之后提到的郑姓臣子,是抵制太宗篡位的著名忠臣郑梦周和协同者,甚至还包括世宗大王的老师,之后提到的四位闵姓人士,则是世宗大王生母闵妃的娘家兄弟,在助太宗夺位之后,太宗借口闵妃侍女辛氏遭到迫害,将她纳为侧室,又将闵氏兄弟杀害。这么一区分,读者可能就会理解世宗大王说这番话的意思了,他是对沈妃说:

老婆啊,你还是别折腾了,老爸要杀谁,那是谁也没办法逃脱的,我的叔叔们被他杀了,忠臣也被他杀了,我尊敬的老师也被害了,甚至我的亲娘舅们也被他给杀了,如今他杀自己的亲家,又算得了什么,你最好别说别动,要是乱说乱动,保准跟他们的结局一样,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可是沈妃到底是年纪轻,见识浅陋,没见识过上王殿下的厉害,还是说了几句责怪并且激将世宗大王的话,她觉得丈夫是朝鲜的王,怎能如此呢,言下之意是朝鲜的王者居然连自己无辜的丈人都救不了,那还算什么王。世宗大王是个善良的人,他不是不知道父亲的厉害,可是搭救一下岳父,他还是觉得问题不大,于是他做了一个日后想来都会难过的决定:救人,这一来不仅给自己惹了祸,还给丈人沈温大人惹下了大祸。如果细说太宗李芳远构陷的计策,这真是让人扼腕叹息,他将儿子世宗的善良也一并计算其中,做了个大圈套,这个圈套害了青松沈氏家门一家人,从主人到奴婢都受起祸害,直至影响到若干年后宫内的情况。世宗为救丈人沈温,写了一封信,当作是密旨,要小宫女送出宫外,交给沈家的宋执事,岂料这其中就出了大麻烦,而德福的傻父亲也就是这样被牵连了进去,原本受命之后,德福还要丹儿再看信,可是从丹儿的态度来看,她并非没有看明白,而是相信了小宫女所说的,送了信就能救下大人和自己父亲的谎话。可是,德福给丹儿打开的,德福的父亲石三去送的究竟是一封什么信,内容在这里:

军国之令当出于一处 乃可也然则举兵以立 国本焉 王

对照相关影像,并断句如下:

军国之令当出于一处,乃可也,然则举兵以立国本焉。 王

意思是说:

关于军事国政方面的命令,应该都出自王上,(而非上王),否则应该举兵起事,这样才能立国本(王权)。

大王手书字

这段话的意思是要沈大人以领议政的名义帮助举事,推翻上王的专权。可是,以平日里世宗温驯听话的样子,他可能会写这样准备忤逆父亲太宗的密旨吗?世宗逆谋的可能性很小。而在另一面,太宗李芳远则在内室打开了另一封信,也是写有王落款的信,原来这才是世宗写给自己丈人沈温的密旨,内容如下:

寡人再召矣姑且隐 于明国焉此是今日矣 一之道也 王

对照相关影像,并断句如下:

寡人再召矣,姑且隐于明国焉,此是今日矣一之道也。 王

意思是说:

朕会再召你回来的,如今姑且就藏在明国别回来吧,这是如今唯一能够救你的办法了。

这么说来,这封信才是真的,沈大人看到的信是太宗假托儿子世宗名义所写的假信,是一封谋逆的信,而世宗是真心希望保护丈人沈大人,可是他的善良之心却被父亲太宗利用,将密旨掉了包,这才构陷了亲家沈温,将他入罪为罪臣。沈温是个明白人,一看到家里的奴婢石三匆忙赶来送信就觉得不对劲,待打开书信刚看了内容就知道麻烦大了,此时军士已到,马上就抓住了沈大人及其随行人员,并且对沈大人采取的是就地处决的办法,不能不说太宗这时候很着急,非要快刀斩乱麻,干掉亲家不可,可是他千算万算,误算了儿子世宗的能量,也误算了沈温的人格水平。沈温在临死前,自己没有写下遗言,却替疼爱儿子的傻奴婢石三写下了给他儿子德福的信。

一时间,景福宫内室之中,沈妃声泪俱下地埋怨着丈夫世宗未能帮助父亲沈温脱罪,反而害死了他,而在义禁府大牢内,德福则失声恸哭,为苦命的父亲送信到人却遭遇无妄之灾的惨状而悲愤不已。是该如此,在生命面前,人人平等,不论是正一品的领议政沈温,还是沈温家的奴隶石三,他们都一样被构陷至死,他们的死去都给子女带来了伤痛。不论王侯将相,还是奴婢贱民,他们为人子女的心情都一样,都是最爱父母的子女。德福会如何面对这乱局,世宗大王和沈妃能够顺利过关吗,明天同一时间,敬请继续期待源远流长系列连载。
15 有用
0 没用
树大根深 - 豆瓣

树大根深

8.0

14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树大根深的更多剧评

推荐树大根深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