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在一个好时代

二不休
2011-05-26 看过
“如果你不走出去,你会以为这就是全世界。”
我最近一次看到这句话,是在我去年给一个电影微博账号打工的时候。我在微博拿着微薄的工资,周围是好几十斤重的电影资料,双眼盯着发白的电脑屏幕,那满是打开的搜索窗口,就像在大海里面捞针一样,我看了一遍又一遍所谓的电影经典的台词,虚构的、张冠李戴的、偏激的、莫名其妙的、郭敬明式的、烂大街的……我觉得我几乎看完了所有的台词,从一开始的游刃有余到后期的词尽人亡,我像经历了一场浓缩的江郎的人生。我每天找完固定工作量的电影资料之后,入睡时带着的是明天何去何从的不安。
而我的顶头上司,经常打电话质疑,问我为何状态差到这般地步,找出来的电影台词、榜单如此乏味单调,一整个word文件里面找不到任何一句台词可用。我默默地点开那个微博,里面转发最多的,都是故作忧伤的郭氏台词,冠着一部跟这台词毫不相干的电影名字,比如《廊桥遗梦》。我看到我被采用的微博在周围像小人物一样卑微地反射着它们的光芒,悲伤顺流逆流都成河。
在我确定我已经挤不出一滴有用的水之后,我辞职了。

是谁说的“乱世出英雄”?在这么一个混乱的时代,在一个被称为第八艺术的电影界,有太多东西不能讲。我曾问老板说,广什么电的能讲吗?他说不能。擦边球能打吗?他说不能。在西科塞斯生日那天,我介绍了一下他的生平,介绍了一下他被中国列入“不受中国欢迎的十位人物”之中,顺带表达了一句我们还是很爱他,结果遭到万人唾弃。

我看到《笑的大学》里向板对椿一的百般刁难之后,不禁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失落感。昭和十五年,从前线回来的不苟言笑的向板,意外地得到了他所不喜欢的工作——审查喜剧剧本,而处处受限的编剧椿一,因递交了一本从头到尾充满了问题的剧本,开始了两人之间的拉锯战。
影片开头的长镜慢镜搭配得妙趣横生,慢镜中一堆在剧场里面大笑的观众,与之相交接的是警视厅里面,一脸严肃的向板在一本又一本的剧本中,无情地盖下鲜红的“不许可”,在略带荒诞意义的音乐贯穿下,两个场景多次交换,速度逐渐加快,被毙的剧本被不停换下,背后是一把朝廷的夺命剪刀手。这是我今年看过最好的一个开头。

影片所经历的时间一共是七天,那正好是上帝制造世界所用的时间。在七天里,向板不停地向椿一提出匪夷所思的要求,比如把整个西方的背景改在日本;在一个爱情故事里加入“为了我的祖国”三次,并且去掉所有的接吻场景。这些要求在向板眼里再自然不过,这是一个战争的时代,爱国是被鼓励的,人们是要随时准备为祖国献身的,真正的欢笑是不被允许的,一切都要审核,唱歌只能唱红歌……是的,这么熟悉的年代,那是一个战争的年代。
在七天的压迫当中,向板和椿一逐渐建立了一种微妙的友谊。椿一自是不愿放弃机会,而向板也始终没有对椿一的剧本判下死刑,“你明天再来吧。”向板一直这么说。

就是因为遇到了这么一个人,椿一让我好生羡慕,向板是椿一所要抗争那个权力的最底层官吏,像横扫街头小贩的XX们,但与之不同,向板具备做人的基本条件,良心。他能够理解上层的指示,也在不断地想要贴近编剧们的困境,他虽给了一个又一个刻薄的条件,而在这种限制之下,却也帮组椿一将剧本越改越好。这就是编剧界的乱世和两个英雄。

我们需要的是什么?一个能够慧眼识才、能够放宽界限、能够知道一个真正贪官比一个揭露贪官的电影更能危害政权的英雄,而不是一堆掩耳盗铃坐在空调房里,面无表情地剪去无权无势的导演的精美桥段,只因它觉得里面一句台词有影射的可能性的审查官。

我们还需要一个敢于斗争、能够在七天里面,在艺术和压迫之中,将剧本在各种可能性之下改得精致得体、不犯上也不欺下的英雄,而不是一个无视观众智商、对批评声音置若罔闻、对上头百依百顺、对艺术置之不顾的创作者。

这是一个好时代,可惜我们并没有遇到一个好人。
围城外面的人不一定想进来,但是围城里面的人真心地想要出去。
我没有去过围城外面的世界,我很想念它。
237 有用
12 没用
笑之大学 - 豆瓣

笑之大学

8.6

14942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1条

查看更多回应(41)

笑之大学的更多影评

推荐笑之大学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