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影《海洋》导演雅克·克鲁索专访

小米米的米
2011-04-25 看过
与《海洋》Océans的导演之一雅克·克鲁索(Jacques Cluzaud)对话是件很愉快的事,他更像是一位乐在其中的探险家,他说起自然,说起海洋,说起动物,令人产生对大自然的敬畏、关怀和情感。在他的描述 里人与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没有丝毫差别,自然注视着人类,让万物放下一切戒备,从而达到一种微妙的关系。雅克·克鲁索不时注视着镜头让我们拍照,你会 不由想和他拥抱,他给人感觉很亲近、无所隔阂,这便也是《海洋》的魅力吧。





Q 《海洋》这部电影得到了很多褒奖,就您个人而言,有什么遗憾吗?

A 从这部电影来说,我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有在中国公映。至于其他艺术创作方面的遗憾,我暂时想不出来。因为这部电影一共拍摄了四年半,可以说是精雕细琢。而且这是一部以大自然为题材的影片,在拍摄过程中总有惊喜,你设想出来一个完美的场面,大自然会给你比它完美一百倍的。对我来说,这部电影简直就是大自然的礼物。



Q 在拍摄过程中是否遭遇过危险?

A 在水下摄影确实是很危险的,但是规避风险的最好方式就是找最专业的人士来做。很多时候,我们说拍电影有风险,在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因为不专业。当你面对一个很危险的场面而又没有找专业人士来拍摄,那事情就悬了。我们很幸运,在四年多的拍摄过程中,虽然有如此多水下摄影的场面,但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比如说,在《海洋》中有一个海上风暴的场面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当时那个镜头是在直升飞机上航拍,直升飞机要飞得很低,甚至比浪还要低,而这样的要求对一般的生手来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我们找了最棒的直升机驾驶员,这样的场面就进入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了。富有经验而且能力强大的专业人士知道风险在哪儿,并有把握去控制这个度。这就是我们面对风险所得来的经验。



Q 在电影拍摄过程中您印象最深刻的画面或是经历是什么呢?

A 我们曾去到从未有人去过的动物保护区或者小岛上拍摄电影,在那里的动物是根本不害怕人的。比如说老鹰,在世界上其他任何一个地方的老鹰都不可能跟人站得那么近,但是那个岛上的老鹰从来都没有见过人类,于是会走近人类,并似乎好奇地在数米远的距离内注视着人。这种经历给我印象特别深。



Q 我们看到《海洋》中的动物给人感觉似乎是很有智慧的,甚至有情绪,这与我们看到的传统动物纪录片是不太一样的,您是如何理解这种纪录片的表达方式?

A 确实是这样。我们的动物电影,包括之前《鸟的迁移》(Le peuple migrateur),都用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手法去表现动物。之前很多动物纪录片可能是习惯告诉人们动物的产地、长度、重量、习性,而我们没有把动物当成一个客观拍摄的物体,而是将它们看作人物、角色,所以我们的镜头总是在捕捉动物的目光、甚至表情,捕捉动物的每一个动作。我觉得,这部电影之所以打动很多人,就在于影片中的动物会跟你产生情感共鸣,它们仿佛就是和你生活在一起的。



Q 《海洋》这部电影投入了很多的资金,您是如何看到纪录片和商业片之间的冲突和融合的?

A 《海洋》这部电影在商业上是成功的,它的商业收入超过了投资。《海洋》在很多国家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比如在日本的公映拥有200万人次的观众,包括美国、韩国、法国等很多国家都获得了票房成功。当然,现在钱还在发行商的手里,要一步步到投资人的手里。总的来说,这样题材的一部影片能够在全球上获得如此大的商业成功,特别是能完全cover它的成本,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Q 您与雅克·贝汉(Jacques Perrin)合作拍摄了此片,而贝汉先生还在其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也有很多导演会在自己拍摄的电影中出演角色,那您有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呢?

A 雅克·贝汉之所以老是出现在电影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位非常有名的演员。他从15岁就开始演电影,而且有很多代表作,比如《罗什福尔的小姐们》(又译柳媚花娇,原名Les Demoiselles de Rochefort,1967)等,最近他的一部新片刚刚获奖(« Louis XI, le pouvoir fracassé »,导演:Henri Helman),他在其中扮演路易十一,所以在电影《海洋》中他出演一个角色一点都不奇怪。他知道怎么演戏,也很喜欢演戏,而这就不是我的情况了。(笑)

其实,电影中的小男孩就是雅克·贝汉的儿子,我们在这里想表达的是对大自然情感的传承意识。雅克·贝汉代表的是老一代,他们经历了很多事情,而新一代还什么都不知道,这其中是有一种代代相传的寓意。



Q 通过《海洋》这部电影,您更希望引导观众关注海洋的问题,还是只是与我们分享海洋的魅力?

A 确实,首先我们是想要表达作为地球一大现象的海洋的魅力,虽然人们可以随时看到海洋、听到海洋、也可以吃到很多海产品,但其实人们对海洋并不了解。海洋是非常神秘的。同时,我们也想提醒大家关注海洋中动物正在面临的减少与灭绝。有一个有趣的例子,在50多年前,法国有一个很著名的电影人让·古斯多(又译雅克·伊夫斯·科斯托,原名Jacques-Yves Cousteau,其处女作《沉默的世界 Le monde du silence》拍摄完成于1956年,这部自编自导自演的作品是世界影史上第一部全景记录海底生态奇观的海洋纪录片。1964年古斯多再度凭借一部海洋纪录片《漆黑的世界 Le Monde sans soleil》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该片又译名无日世界/海底世界/深海科学城/没有太阳的世界/World Without Sun),他也很喜欢拍大海,但那个时候基本是鲸鱼都拍不到的,因为那时候捕杀鲸鱼的情况非常厉害,导致鲸鱼特别害怕人,人们几乎不可能接近它们。相反,到今天,拍摄鲸鱼是特别容易的事情,因为鲸鱼已经被保护起来了,它们不再害怕人类,还会随意地在人们身边游来游去。在50年前,大型的鲨鱼随手可拍,但是现今的状况是已经很难拍到鲨鱼的镜头了。《海洋》中表现过人类残忍地割取鲨鱼翅的镜头,而现实中鲨鱼遭到了大量的捕杀,数量大批减少,导致现在的鲨鱼害怕人类,会躲避人类。从这一点看,我觉得很多人看完我们的电影会产生一些很复杂的情感。面对平时我们在饭桌上吃的东西,你可能没有感情,但是当你看完这一个多小时的电影再去看鱼,你的感觉可能就不一样了。当你看到鱼的遭遇时,你会同情它,甚至决定以后再也不吃鱼了。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的魅力更多地是在这种感染力上。



Q 您自己对于人与动物的关系是如何看待的?

A 我觉得人与动物有着很紧密的联系。在很多年前,人类很害怕大型的食肉动物,但是现在这种关系好像反过来了,因为人的存在,大型的食肉动物变得越来越少,我们不再害怕它们,甚至要把它们灭绝。其实,这真的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我记得有一位名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没有什么比只剩下人类的世界更不人道的了。



Q 为什么选择海鬣蜥作为电影中第一个亮相的动物?是因为它古老吗?

A 是因为这种动物的形貌特别能让我们联想到远古时代的动物。但其实这种物种的起源并不久远,它们的祖先最早生活在陆地上,最后被迫迁徙到一个火山岛上,本来是鬣蜥,变成海鬣蜥后就必须到海里找食,它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进化。我们将它们放在电影的最开头,一是这种动物看起来感觉很奇怪,另一是表现了一种海洋的演变,它生存的状况仿佛海洋的实验室。

这种海鬣蜥从来没有见过人,当时我们去拍摄的时候,它们就会像咱们现在面对面坐这么近一样盯着你看,就像是在与你对话,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Q 电影中老人和孩子在灭绝动物馆里有一个镜头停在墙上的钟表,时间是定格在7点过10分,这特殊的含义吗?

A (害羞地笑了)灭绝动物馆是搭设的布景,不是真实存在的,包括那些动物的标本都是数码制作的。我们曾经设想过这面钟,计划的是不让它有任何特殊含义。但如果回过头去仔细看这时钟,会发现有一个小错误,从第一个镜头的远景看到时钟的时间,到最后近景定格的时间,是5个小时,这就是我们拍摄的5个小时。(笑)

还有一点是,如果时针在12点附近,尤其是在差一点指向12点的位置,会给人世界末日的感觉,所以指针一定要向前拨。所以变成人们看到的7点10分。



Q 有人说了不起的纪录片非常多,而《海洋》这部电影的成功之处在于技术。您是如何看待这种观点的?

A 确实有很多关于海洋的优秀影片。在制作这部电影的过程中,我们发明和改制了很多器材,在技术上下了很多功夫,但这并不是为了追求技术上的完美,而是为了追求一种新的视角,就是用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眼光去看这些动物,并和它们一起看这个世界。与其说这是一种技术上的成功,不如说是一种创意上的成功。
转自好戏网http://www.mask9.com/node/25549
226 有用
6 没用
海洋 - 豆瓣

海洋

9.1

11797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海洋的更多影评

推荐海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