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达的强度和密度与电影的长度

Rottslepinor
2011-04-20 看过

不错,也还不算崩,巩俐最后那句“我已经怀了荆轲的孩子”倒是够偷懒,懒得像《勇敢的心》。 总的来说勉强是瑕不掩瑜,虽然陈一贯的缺陷也不间断地冒头。过分旺盛的表达欲和大命题,陈总是妄想在一部电影里说完所有他能想到的,知识分子的娇矜让他放不下一个莫须有的架子,他甚至于都不愿从地基开始建造自己的阁楼——当然,还有不能,宏伟癖连一点廓清概念的时间都没有留给他,他交出来的,始终是互相挤兑生存空间的空泛命题,塑料制作的雕像,而且还是群像。回到《刺秦》,是人物的神经质弥补了那些高高在上、色厉内荏的理念:荆轲那些虚弱的罪疚感、全无血肉的自我放逐(兴许是我看的版本的问题,在这个版本里,都不见周迅出场)所挖出的坑,终于在最后的行刺中以装疯和方言填平了,如果不是如此,荆轲完全是全片最可有可无且最符号化的人物;巩俐的道德焦虑的浅薄和俗套也被摇摆的角色定位掩盖(尽管不太可能是陈的本意)。而李雪健则给出了有意思的表演,就算表达得夹缠:因此,为什么陈会用这种神经质的方式来表达,深究一下会很有意思。 现在回想起来,《霸王别姬》之所以能为陈赢得此生最隆的赞誉,在于有一个相对狭小的表达空间,因为空间狭小,所以匀出了时间来让故事以其该有的速度慢慢伸展(可推测这不会对陈的胃口,风闻陈一开始对这个本子没什么兴趣),对此,也许电影背后的李碧华居功甚伟,这一点我不清楚,我从来没有读过李碧华。我们之后看到的是,在可以说是陈氏痼疾展览馆的《无极》简直是可耻的完败之后,陈一直在有意识地缩小自己的命题,无论是数量还是高度,《梅兰芳》到《赵氏孤儿》,但是这两个片子也难说成功,都精准地在后三分之一拆自己的台。这一点也是其缺陷的临床症状,一个从来没有对概念的界定和推演作出努力的人,其缺失的能力是难以将表达的强度和密度维持足足一部电影的长度的。

16 有用
5 没用
荆轲刺秦王 - 豆瓣

荆轲刺秦王

7.9

3157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荆轲刺秦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荆轲刺秦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