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真理

少女ロボット
2011-03-31 看过
1. 洞穴囚徒的隐喻

柏拉图有个著名的隐喻,讲的是有关洞穴里的囚徒的故事。有一群囚徒被困在洞穴里,手脚都被绑住,也无法回头转身。他们面对墙壁坐着,身前升起一堆火,火光使得洞外的景象在墙壁上形成了投影。囚徒们没有见过洞外的生活,所以一直以为投影就是真实的事物,世界就是洞穴和墙壁上的投影。

有一天一个囚徒挣脱束缚走出洞外,看到世界原来不是虚幻的投影。他回到洞内想向囚徒们解释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但是囚徒们不相信他的话,反而认为这个人是被火光刺瞎了眼睛,并坚信世界上除了墙上的影子,没有其他东西了。

柏拉图通过这个隐喻,说明我们感知的世界,也只是更高层的世界的投影。我们认知到的所有东西,比如「圆形」、「马」、「善良」、「食物的甜美」,都是感官世界中有形的、流动的映像,而在更高层的世界中,他们的本质是永恒不变的、完美的真理。

2. 爱的真理和投影

也许《世纪末之诗》采纳的也是这样的观点,来探讨一些即使是在感官世界中,我们都难以认清形态的东西,其中一个,就是「爱」。每集的故事,并不是关于主角的个人情感,而是借用主角的言行,来探讨「爱」的真理更接近什么。

但是,剧中没有一个角色或者故事代表了爱。相反的,它们表达的正是什么不是爱。同情?排遣寂寞?同病相怜?美好的回忆?迷恋?坚持?冲动?温柔?冒险?基因上的联系?愤怒?自我牺牲?

《世纪末之诗》没有回答「爱是什么」,也没有妄自菲薄地尝试回答。而是借野亚和百瀬的角色,在不断地质问,尤其是质问那些以为自己是真心真爱的人,和质问那些普遍被认为「这就是爱」的桥段。但是他们的出发点是相反的:百瀬看过了感官世界的众多爱的映像,从经验中明白,爱的任何形态都是虚幻的;但是野亚是凭借天生的直觉和敏感,感受到爱的真理应该是独立于这些形态之外的。

3. 虚无感

了解「爱」是洞穴外面真实的存在,但是又只能看见洞穴内墙壁上「爱」的投影,存在怀疑,也想看见「爱」的真相,但是无奈无法挣脱身上的枷锁(也就是我们的感官、认知)。这就是我们的界限导致我们产生的对人生的虚无感。

4. 返回洞穴内的人生观

就算挣脱了枷锁,看到了洞外的景象,回到洞穴内的人,他又要怎么做呢?《世纪末之诗》中第9集出现的男人选择了一种做法——他否定喜怒哀乐,也否定爱,因为这些事物的真理不在洞内。他明白投影是投影,因此唾弃投影。

但野亚和百瀬,选择了另一种做法——他们也明白投影是投影,但是因为洞外真理的存在,他们通过投影来确认真理的存在和探索真理的形状。

对于不知道洞外真实世界的囚徒而言,一生只要对着投影就够满足和快乐的了,这些东西已经足够支撑他们一直到世纪末日,根本不需要了解这些投影不是真理本身。但是野亚和百瀬,虽然也是“选择”了面对投影的世界,但是他们的满足和快乐是来自于真理的支撑,可能这就像禅语所说的「看山还是山」,并非浅薄的「单纯」(野亚),也不是世故的「成熟」(百瀬),而是透过这些感官世界的投影,“看见”真理的形状。

5. 太阳

《世纪末之诗》中有很多太阳有关的情景:每集片头都出现了夕阳;第1集广末凉子出演的女主角,天天都在桥上看夕阳;第3集患病的少女不能在暴露在阳光下,平时她在黑暗的房间里看向日葵的影片,最终还是用生命换来唯一一次阳光下的奔跑;第9集「猜猜我是谁」的男子,在太阳升起前的最后一刻,被猜出了名字。

太阳是有象征意义的,因为太阳就是洞穴内的火堆,囚徒透过火光才能看见投影。太阳是我们探索真理的媒介,虽然太阳本身也只是“光明”的投影。

6. 真理的形状

最后一集野亚说,爱是气球的形状,色彩鲜艳,随风飘荡。

在另外一集,野亚又说:爱是恋结束之后,为追求彼此的两人,轻轻罩上的东西。

这些比喻没有对『爱是什么?』的问题给出满意的答案。就像美诺问苏格拉底『美德是什么?』的时候,苏格拉底一如既往的回答『不知道。』

也许有些启示的,是对于以上关于美德的问题,苏格拉底最后的结论是这样的:『美诺,结论在于,善之为善,是神的天赋赐礼。我们永远无法知道极致真理,除非我们深入揭示了善的确切本质。或许来日我们尚可求问与神:善如何给定?我怕是必须离开了,你得说服你自己,说服我们的朋友阿尼图斯,让他别那么大的火气。如果你能这样地安慰他,这是有益于雅典人民的。』
76 有用
7 没用
世纪末之诗 - 豆瓣

世纪末之诗

9.2

30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查看全部5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世纪末之诗的更多剧评

推荐世纪末之诗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