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家輝的“主題”性

五色全味
2011-03-24 看过
原本並不喜歡的《辣手回春》,在今年的hkiff上重新看過,卻另有一番收獲。

僅從表象的淺白和誇張上說,這部電影自然不值得多說,韋家輝多次被人指摘的“去到盡”,在《辣手回春》裡更是發揮到癲狂的程度,整部戲荒誕和抽離得過分,觀眾和影評人都不喜歡,票房在當年意外慘敗,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但韋家輝在銀河映像商業作品中的某些東西,卻值得重新閱讀。首當其沖當然是“主題先行”的創作模式,《辣手回春》正值tvb《妙手仁心》余熱未盡,逆向思維大玩論盡胡鬧的批判主義,乍看是講僵化醫療,事實則是意喻喪失責任心與人情的香港。韋家輝喜歡寫警世寓言,《裡咕裡咕新年財》之前《辣手回春》早已玩盡,並非是指摘97後香港,原來拜金和重商的香港早已成形,韋家輝電視台年代已將港人重利心態寫到淋漓盡致,代表作《the greed of man大時代》借傳統戲劇配合怪力亂神,終極目標講到資本主義之下的人性貪欲無法自拔,一針見血;與《辣手回春》同是2000年在亞視監制《大時代續集世紀之戰》,游乃海主導劇本,亦將金融危機後的人性劣根性寫到絲絲入扣。如今回過頭看,韋家輝在《辣手回春》的嘲弄更是不留余地。“做醫生不是那麼簡單的”不如看成是“人品好牌品自然好”的另一份韋氏人生觀,在所有韋氏電影中貫穿始終。

究竟“主題”在一部電影中是否值得重視?一部電影當然有制作上,表演上等等的標准,但“主題”卻能看出編導者對於電影的看法,始終是一份文以載道的作者心態,即便迎合商業主流拍攝類型電影,也一並將中心思想貫徹到底。銀河映像向來主題先行,全倚仗韋家輝的人生觀,即便杜琪峰也是受其浸染,如今銀河塑造出個人品牌,“主題”在整個銀河發展中絕對至高重要。閱讀銀河,特別是閱讀韋家輝,其實應該看到他作為一位創作人的處世哲學,雖然偶爾有“說教”的嫌疑,但在浮世中卻不妨當作是一種純粹與堅持,那種對於“真善美”以及“道德”上的追求以及對時下“淪喪”“貪婪”“執念”的批判姿態,相比起某些渲染人情味與糖衣的商業喜劇來說,更加值得尊敬。

《辣手回春》拍得很快。差不多20天,已經從寫劇本到收工完成。大可以當成另一出“七日鮮”作品,但杜琪峰拍《槍火》也是10多天,用時間來指摘制作,似乎不妥當。《辣手回春》的粗糙自然有之,但比起舊作《孤男寡女》《瘦身男女》,它的精致卻是上了一個台階。其中某些剪輯的設計,長鏡頭的調度,燈光的應用已經與杜琪峰早年拍商業片時明顯求其的態度大有不同。拍攝大場面雨夜撞車泥石流時,杜琪峰更是設計每一輛車每一個人的位置與細節,要求飛車指導羅禮賢一次過,已經將《大事件》開頭長鏡頭的嚴謹提前演習了一遍。

hkiff將韋家輝作為“焦點人物”,片目中多是銀河時期的賣座喜劇,但看的人相當寥寥,似乎覺得韋家輝的商業行為無甚值得欣賞。事實上韋家輝的編劇智慧在幾部商業喜劇中甚為光芒四射,《辣手回春》中群戲的設計和含沙射影的種種隱喻,小聰明之處輕拿輕放,完全就是一本非典型的編劇教科書。但可惜的是在場觀看的除了我之外,竟然只有兩個老外。

韋家輝雖然公認編劇能力出眾,但顯然沒有得到應得的重視。這一點,就是讓他做“焦點人物“也無法彌補。而韋家輝苦口婆心的”主題“式宣道,在當下也顯得不合時宜,而收斂起來的韋家輝顯然也不是韋家輝。借著主題大鳴大放,去到盡的風格,大可總結為韋家輝的特色之一,只可惜關心這一點的人似乎不多。
30 有用
2 没用
辣手回春 - 豆瓣

辣手回春

6.2

710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全部6条回复·打开App

辣手回春的更多影评

推荐辣手回春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