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的殒落

kapy83
2011-02-23 看过
韩少功在《山南水北》里记述了作家李锐在布拉格的一件趣事:李锐在布拉格遭遇小偷,庆幸的是,小偷被李锐一行当场抓获,人证物证俱在,他们把小偷带到了警察局。但令人意外的,小偷并非本国人听不懂警察的话,按照法律,警察竟然把小偷放了。反而盘问了李锐本人很长时间,李锐一一交代,并核实了证件之后,警察把证件还给了李锐。但更让人意外的是,钱却是不能还的,这不归他们部门管,需要移交另一个部门,并且在几天之后才能领取。李锐由于时间问题,随后离开,也没能要回自己的钱。韩少功在这篇文章里谈到了主义。魔幻,荒诞,表现,超现实,等等,在他看来,一切都是现实。中国的写意山水画本就是江南的真实风景,而卡夫卡的荒诞也是布拉格的现实,无疑,《百年孤独》之类的也是拉美的现实。
《为年轻刽子手的辩护》叙述无疑是荒诞的,说超现实、魔幻之类也可。面对这样小故事叙述清晰,但却让人坠入云雾中的电影,我们就需要找到一把开启法门的钥匙。这把钥匙并不难找,卡夫卡,更进一步说,他的《城堡》。看过卡夫卡的城堡之后,我觉得这个电影就好理解很多。另外,我们可以再找点钥匙,叙述圈套可以参考下博尔赫斯,而政治讽刺是《格列佛游记》的特色,更广泛一些,是那些经典的乌托邦与反乌托邦系列。另外,添加点心理学的作料,这道菜就更好了。
剩下的事就相当容易了,一些细节就不难堪破。
格列佛从一条路进入了一个世界,这还是一条被迫的路。这条路无疑通往一个梦境,梦境是超现实的,超理性的,它可以跳跃荒诞。但梦并不是无逻辑无原因的,它和记忆和思想有关。
他随着车向下盘旋,撞死了一只兔子,并取得了一块怀表,这块表是拉普达王子的。这就是他的一个契机,一个身份。(和《城堡》里土地测量员的身份类似。)
接着他在梦境中返回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屋子,在这里,我认为这代表着对少年时代纯真的向往和缅怀。相比成人世界,少年时代无疑是纯洁的本源的,不虚伪不被侵蚀的。并且清晰地出现了一个名字,他记忆中的少年恋人。在后来的巴国中和拉普达中,他都遇见了这个相似的姑娘,天真浪漫而纯洁。
回到过去,他发现自己并不受欢迎,各色人等对他拳打脚踢,这个梦彻底成为荒诞的。但更重要的是,无原因的暴力。对一个个体来说,庞大的陌生的无形的压迫。联想更多点,我们可以想起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
他拼命逃走,但四处几乎是一样的。他作为一个外来者,本能地受到排斥,对于挑战秩序或者庞然大物的人,总是受到本能的怀疑。幸运的是,他有一块表,这种莫名的身份象征使他能够得到一个良好的待遇,但他首先必须承认自己是兔子奥斯卡。他在巴……国中乱转。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国家:星期一集体沉默,不能说一句话,没人明白为什么。作为知识分子的教授和诗人,对此毫无反抗,虽然他们似乎能帮助格列佛一些什么。拉普达笼罩在他们上空时,他们的城市变得黑暗无比,只有声音。总督无所事事,每天玩核桃。拉普达作为一个神秘的国度,与巴国并无联系,却以一种莫名的方式影响着巴国。
格列佛受到拉普达王子的邀请,通过通天巨塔登上了拉普达。然而拉普达并非想象的那么神秘,大臣,王子亲王们过着无聊的生活,他们对下面的世界同样陌生,并且毫无联系。国王在卡尔登酒店当了十年门房。还有什么,这个至高无上的权力中心,说白了什么也没有,就是纸老虎。当格列佛走出拉普达的时候,他们恳请他不要道破。然而格列佛却在巴国说出来一切,他本来是为了拯救巴国的人,然而却受到总督的追杀,更多的人对他产生了敌意,他无奈之中,离开了巴国。唯一的清醒的是一个傻瓜——这是惯用伎俩,小丑、傻瓜往往是最能堪破世情的,这个傻瓜带着他返回来最初的路,手表的时间向后跑,他的时间并没有改变,这不过是一个梦。
更重要的象征寓意,就在于卡夫卡的小说里。权力机关,在卡夫卡的小说里,城堡或者诉讼室里的档案总是有厚厚的灰尘,机关办事人员随性而为,效率几乎为零,他们的命令随意发布又随意收回,他们对下面的情况模糊而且不值一提。但他们拥有权力,在下层与上层的对抗中,这种昏晕、模糊、低效消磨掉了下层人的对抗,甚至他们的生命。想想咱们平时办一个证,弄什么档案,跟权力机关打交道,都是这么回事。而电影里,拉普达对于巴国来说是陌生的,由于它漂浮在空中,受到了各国的礼遇,由于陌生,它获得了极大的神话权力。拉普达对巴国什么也没干涉过,但对于巴国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们的沉默(话语权)他们自认为是拉普达命令的——作为下层人,总是甘愿地放弃一些权力来取悦上层。一个外国人,一个局外人,总是对权力的模糊和庞大感到不可思议,但他却真实地存在着,你以为你掌握真理就能解救他人是不可行的,最后的结局不免被吊在十字架上或火烧,或者逃走。人的愚昧、冷漠、习惯是可怕的,他自觉地沿袭守旧,他害怕一切新的改变,他拒绝改变,他甚至尽力去维持这种虚假的生活。
有时候我们想问理想国是怎样的,乌托邦是怎样的,其实从来没有这种理想的生活。在《乌托邦》里,莫尔甚至让一部分奴隶丧失了权力。在老子的大同社会力,其实就是所谓的愚民。反而在反乌托邦的系列中,我们看到任何社会的虚伪。《1984》《蝇王》《华氏451》以及卡夫卡的小说。
最后我还没太明白这个题目,试着来解释下吧。年轻刽子手是谁?格列佛,他杀死了一只兔子。为他辩护,理由就是整个巴国以及拉普达。在他们的麻木冷漠沉默中,他的罪无足轻重。
多啰嗦一句,不要太迷恋和惧怕超现实什么的。暂住证,高考户籍,高考,公务员,春运,还有那疯狂的造神年代,这一切组合起来在任何不了解现实人的眼里就是超超现实。
27 有用
2 没用
为年轻刽子手的辩护 - 豆瓣

为年轻刽子手的辩护

8.3

62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推荐为年轻刽子手的辩护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