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权利

阿里卡露娜
2011-02-22 看过
影片中的青色,是衰老与冷漠的色彩。

老人晒着淡橘色的阳光,他在茴香地中穿行,他充斥在人们的脑海中,他占据着街道的一隅,他被铭刻于历史之中……但没有人真正想到他,没有人真正重视他,无论他歇斯底里或者泪流满面,或者吐出醒世哲言,赚不到权力那双趋炎附势的眼球。

失去权力最令人恐惧的,不是无法控制他人的看法,而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死亡——当万亿生命曾在你手,你也就失去了平静死亡的权利。




——我一直想问你一件事:我死了你是否还继续活下去?你觉得会是什么样?太阳会照常升起吗?一切依然是这么腐朽吗?还是所有的都结束了,消失了?风还会吹吗?
——会的,会吹的。
——好吧,风继续吹,太阳照常升起,固执的无产阶级和自私的资产阶级继续斗争,直到开始咳血和吐血……现在好了,你连一点死后的心愿都没有。

——我请求D组赐予我毒药……一个月内我将想不起我的名字,两个月内我将忘了我是谁……有一天,会有一些真实的东西传到村子里吗?一些不是残缺的或者残忍的东西吗?恐怖啊,为了征服一切,为了教会野人怎么像人类一样生活,我现在很虚弱……

——我的电话已经两周不能用了。
——什么电话?在哪儿?线路被破坏了,因为所有人都病了。
——所有人?
——大多数人。
——你把他们送到疗养院,都是垃圾,垃圾!
——好吧好吧……
——但你没有病,是吧?你的眼神看起来有点疲惫。
——唔,我披上我的毛毡披风就好了……我对他们说:”我就是一根小手指,而他呢,他就是一座塔!”
——蠢话,你和我差不多一样高。

列宁躲开了斯大林摩挲他臂膀的手,斯大林向后退退,将那只手在上衣上抹了抹。

——一个学者说过:“给我一个支点,我将撬动地球”,我忘了是谁
——是阿基米德。
——哦,一个希腊人。
——阿基米德是格鲁吉亚人。
——格鲁吉亚人?
——是的,格鲁吉亚人。
——一个格鲁吉亚人写这干什么?

——当你来的时候,有棵树倒在你的路上,你会怎么做?一种方法是等它腐烂,那要等多少年?
——很多年,而且很艰辛。
——当然!第二种方法是把他移开。
——还有第三种方法:用斧子把它砍了。
——很好!砍了它!砍了它!很好,对我们只剩下了暴力,暴力是我们的支撑点。
——我们的D也是我们的支撑点。
——我也是这个意思。贫瘠的土地、虱子、文盲……苏拱种秧也犯政治错误,我烦透了修改文件……七年一次的饥荒,人们在三十岁之前喝酒并变得疯狂,大学在五个世纪后建成,一个冬天是有雪的或者没有,鸟类因为气候恶劣而死亡……

——我请求D组织赐予我毒药。我已经被取消了佩枪,甚至是猎枪,吃饭的刀没有刀刃,革m力量的基础不能缺少权利。
——你的申请有道理。

——谁肯定不回去杀害别人,就该去自杀。

——我们居然在享受富足,真是惭愧啊!

——这里没有人需要你,但你还不能离开。
6 有用
10 没用
遗忘列宁 - 豆瓣

遗忘列宁

7.5

40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遗忘列宁的更多影评

推荐遗忘列宁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