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泉》的视听

[已注销]
2011-02-18 看过
《处女泉》是一部简单而深入人心的纯文艺作品。在编剧、摄影、剪辑、声音的运用、场面调度等方面都能看出导演牢牢的掌控力,风格整一。演员表演也十分到位。

先说声音。这部电影的声音处理虽然是简洁的但很能够看出伯格曼对于声音的精细要求。例如对自然声的运用,农场主看见女儿的尸体后,背对镜头向着上帝诉说时只有潺潺的溪水声,他举着双手缓缓站起,观众和他都屏息等待着那个方向传来回应,然而一刻静默过后,鸟鸣响起,清越婉转,似乎上帝对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毫不相干,整个画面由于鸟鸣铺陈出强烈的失落感,祈祷者缓缓放下双手,垂下头。又如凯琳父亲决意复仇时,有一个天窗的空镜头,光线渐强,并且为了加强效果还配上了宣告黎明到来的鸡啼音效。使得接下来的复仇似乎也是一项仪式性的内容,痛苦必得以仇敌的血洗净。片子还多处运用乌鸦叫声营造阴森氛围,似乎不幸就藏在乌鸦黑色的羽毛中。在这部可以解释出很多象征隐喻的电影中声音也被赋予了象征隐喻的意义。
影片的配乐自始自终是一段风笛旋律,悠长而抒情的气质与影片很搭。这可能是伯格曼电影中配乐最为简单的了,如果只看这一部片子,或许都会以为伯格曼对音乐并不敏感,是片子的主题让他“投机取巧”地用大段沉默代替了配乐,然而再看看《野草莓》、看看《芬尼与亚历山大》等等,就会发现伯格曼对于音乐的追求和能力,《野草莓》中教授站在心爱女孩,如今已成他人妇的萨拉的窗口旁,配合着的提琴音乐能让人眼眶湿掉,还有最后一个镜头,轻柔的钢琴乐中教授从童年时父母的微笑里回过神来;一切都那么恰到好处,你会因为这些个瞬间爱上伯格曼爱上电影。总之伯格曼的沉默的是有意的,并且你确实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表达方式。

摄影
较多的使用摇镜维持时空的连续性,使影片具有慢节奏抒情意味。如第一个镜头,英格丽将炉子里的火吹着,她心中同时燃烧的妒火也点燃起整个故事,接下来摇镜头跟随英格丽戒备地环视屋子,然后英格丽走到镜头前抱着柱子,一个镜头方才结束。与之形成对称的是接下来凯琳父母面对耶稣神像的祈祷,一个是异教的奥丁神,一个是蒙难的耶稣,一个光线阴惨,一个明亮柔和,导演的对比意图很明显,在镜头运用上也注意保持一致性,都是一个摇镜头到底,节奏缓慢。又如英格丽被吩咐去做便当,她从火堆里拿了小簇火把,一个近景的横摇镜头,英格丽拿走火把摇到火堆,以免造成画面的空缺感,同是火焰一直是英格丽对于凯琳嫉妒的象征。似乎不同于现代观念中总喜欢将人置于分离、零散、孤立而使用蒙太奇,伯格曼偏爱中景远景和摇镜头,有时为了制造某种效果也强调正反打的使用,如凯琳初遇牧羊人,与之交谈的一段就全是正反打,姑娘和牧羊人从未出现同一镜头中,似乎导演刻意将美丽的凯琳与牧羊人在空间上割裂开来,形成对比效果。还有给牧羊小孩讲睡前故事的段落,接近特写的近景镜头,讲述者的脸与小孩的脸互切,好像是孩子在做着一个离奇的梦,好像观众也成了那个听故事的惊恐的牧羊小孩。
两个姑娘骑马穿越旷野森林是影片最优美抒情的部分,几个摇镜头缓慢而流畅,形式内容很好的结合,如抒情牧歌。
影片的摄影具有暗示性,如英格丽在林间小屋目送凯琳离开时,给了凯琳一个远景镜头,向着黑暗的森林深处走去,暗示了她的命运。牧羊人爬到高处看着美丽的凯琳打马穿过森林,跟随他们的视角,用了一个俯拍的全景镜头,显得凯琳处于被控制中,行动无力,已经掉进陷阱。
凯琳被杀的过程用了一系列近景镜头表现,牧羊人抡起木棍——英格丽痛苦的脸——凯琳流血仰起头——牧羊人盯着凯琳的表情,观众看到这里已经快要呕吐了,而之后,牧羊人剥下衣服收拾东西离开等都是用远景全景,并且利用死去的树木做前景,故意让摄影机离被摄物体远,希望能够强调出一种中立的态度,似乎在表达“只有神知道什么是罪恶” 。在这里导演故意先用近景镜头让观众被可怕的罪恶震慑住,但之后却又并不急于表达他的态度。一段延宕后,导演从小孩的视角做出了自己的评价。小孩从故事叙述的角度来说完全不必要留下的,并且造成了之后三个牧羊人同时出现在庄园外请求借宿的不合理,但伯格曼坚持让这个孩子留下来,为这桩谋杀做一个了结。摄影机从他的视角出发,用几个近景镜头、特写镜头拍小孩的表情,让观众不自觉被拉到小孩的情感当中,认同他的感觉;而凯琳的尸体都用全景来拍,疏离的好像只是一个象征物,肉体离开了,已经成为一个盘踞在每个活人心中的影子,伯格曼大概是想说,并不这具尸体,而是活人心里混杂着的宗教、信仰、死亡、贞洁等感情才决定了下面的剧情。
凯琳家餐桌的场景前后出现两次。两次餐前的场面调度和摄影机运动刻意的保持了相似,这似乎是在强调它们不一样的地方:英格丽的位置空了;在大家坐定准备祈祷时都有一个全景,前一场景的全景是四分之一侧面,人物故意忽视摄影机,不受干扰的祈祷用餐,强调一种平和的气氛,后一个场景凯琳一家正面面对镜头,三个牧羊人背光,像是三个正在被审判的犯人,气氛凝重严肃,坐在木椅上的凯琳父亲位于画面正中光线最饱满处,像一个审判者。

剪辑
由于影片走简洁的风格,剪辑技巧不多,并不复杂。有意保持抒情的氛围,即使在最紧张的时候,也往往插入隐喻性的镜头画面,如牧羊人对凯琳起歹意时,反复出现蟾蜍的镜头,蟾蜍象征的恶念与丑陋正好与牧羊人相对照;又如凯琳的父亲来到牧羊人的房间决意杀戮复仇时,凯琳母亲、凯琳父亲、牧羊人的画面交叉出现,还用了一个光线渐强的天窗的空镜头。剪辑有几个细节地方非常出色,英格丽抱着柱子祈求奥丁神降灾,接近特写的近景镜头中英格丽阴冷的目光盯着右方,跳接瘦弱疲惫的耶稣神像,有视觉冲击力,又自然,好像是从英格丽眼中看到一样,耶稣的神像与英格丽邪恶的强大气场一比较,显得可笑而无力。
对比的运用。例如金发女孩在林中缓缓骑马和三个起歹心的牧羊人这组交叉蒙太奇,牧羊人丑陋的脸跳接沐浴在阳光里微微仰起头的凯琳,牧羊人冲上山坡的急切和凯琳执辔缓缓行的优雅也用交叉蒙太奇来表现。

场面调度
凯琳被奸污后的场面调度是一个经典,两个牧羊人背对镜头,一个侧面,位于前景;凯琳本是位于画面后方,她提着裙子慢慢站起,向摄影机走来,成为前景,这时两个牧羊人都扭头看凯琳,凯琳满是泪水的绝望的脸几乎占据整个画面。似乎在强烈地向那个方向的上帝询问,为什么只是默默看着(注意到片子里上帝的方向始终是一致的,结尾处凯琳父亲的祈祷也是向着那个方向),然而此时回应观众的只有凯琳令人心碎的呜咽声,她背转身,又回到画面背景处,此时三个牧羊人和树木的尸体形成景框,将凯琳圈住,显得凯琳的命运处于完全被控制的状态。一刀都不需要剪,通过独具匠心的场面调度只用一个镜头就完成了叙事,达到了导演的意图。
似乎凯琳并不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而是一片湖水,丑陋的人在其中看见自己的丑陋而无法忍受,爱神敬神的人在湖水中看见神赐予她荣耀而倍加喜欢她,场面调度时导演常刻意强调这一点,英格丽的不洁、身份低下与凯琳的纯洁高贵是一个对比,在凯琳准备出发祭祀时,伯格曼让凯琳躺在父亲怀里被抱出来,阳光落在她的笑容里,而紧接着的画面里是被迫怀孕的英格丽蹲在阴暗的角落里干着脏活——拔鸡毛。
又如三个牧羊人发现骑马而来的凯琳时的调度,摄影机不动,一个远景,牧羊人带着一群羊坐在较远的山坡上,随后哑巴牧羊人激动的冲到了镜头前,丑陋的脸占据了大半个画面,让人产生厌恶反感的情绪,希望他能够快点离开,他招手呼唤同伙,自己离开镜头,同伙的脸又成为近景。这个调度简练的完成了叙事,传达了情绪,使牧人的丑陋、急不可耐与凯琳的优雅形成鲜明的对照。自左至右的动作在心理上显得自然,而自右至左则显得紧张和不快,凯琳骑马一直是自左至右的,而三个牧羊人则反向迎面而来。
影片的最后一个镜头,泉水边的人或跪或立,也精心安排过了,一人在中央抬头看天空,站着的两人看向他的目光也使他成为画面焦点,父母抱着凯琳在一角,整体看去像是一幅古典的宗教题材油画,构图完美,光线明亮而柔和。
由于导演想表达的东西很多,有些调度显得可能过于刻意,例如牧羊人杀死凯琳后翻找她的包裹,本来准备献给圣母的白蜡烛散落了一地,牧羊人泄愤似的踩了很久,可能是想形成一种反讽的意味,“一心只想着玛利亚和教会”的处女被奸污杀死,白色的蜡烛是一个象征。调度虽然让观众明白了这层意思,但失之自然,显得刻意。

编剧
影片改编自北欧民间故事,在民间故事中凯琳的父亲是先看到女儿身下流出神迹才许下誓言,用双手建造神庙;而在影片中,则将顺序倒置;这是伯格曼对宗教新的思索,处女泉只是内心的象征,我们的确需要依赖一个上帝,但重要的并不是上帝本身,而是许下誓愿的一刻因信仰而带来的内心宁静, “让你在遥远的地方获得重生,那是罪恶的手不能到达的地方”,上帝永恒沉默,他并不能保护凯琳不受侵犯,并不能压制父亲复仇的怒火导致孩子惨死,罪恶的手不能到达的地方并非上帝的怀抱,而是比这更遥远更遥远,也更近的地方,是心中流淌出来的处女泉,它能洗净凯琳脸上的血,也能洗净人们心里的血迹。
编剧中还注重安排一些小的线索,如祭献圣母的白蜡烛,这似乎也是凯琳的象征物。用餐前母亲抱着蜡烛进来,用餐时一家人除了凯琳都到齐了,放在桌上显眼位置的一包白蜡让人想起缺席的凯琳;凯琳出发时导演安排了一个农妇跑上来送上白蜡烛,是一个故意惹眼的情节;凯琳死去后,哑巴牧羊人将包裹里的白蜡扔在地上,肆意践踏;关于白蜡的几个镜头就是凯琳整个命运的象征。而白蜡是宗教的祭祀物,与影片主题息息相关。
伯格曼电影的主角往往都是处于极大心灵困境的人,如《冬日之光》中情感麻木的牧师,《野草莓》中焦虑自私而孤独的教授,《处女泉》中则由于伯格曼的这种偏好而把镜头更多给了不洁而地位低下的英格丽。伯格曼似乎偏执于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英格丽应该是被迫怀孕的吧,面对着笑起来能让整个世界春光明媚的小姐内心的扭曲恨意可想而知,她眼看着凯琳被施暴杀死不作救助,便是罪恶的极点了。英格丽向凯琳的父亲吐露整个经过,影片最后也捧起泉水,将脸深深埋进去。在人性经历极端扭曲变形之后重新尝到安宁的那一刻是最动人的。
影片中还安排了一个叙述者的角色,处在相对疏离的位置观看这个故事,他像是一个寻找上帝的人,见过彩色玻璃的哥特式教堂,又来到这片北欧农场,他唱着民谣送走春天的处女,给惊恐的孩子讲述谜语般的睡前故事,凯琳尸体下流出泉水,倒数第二个镜头里他带着惊叹的表情缓缓面向天空,观众们跟随着他的视角,也察觉到或许真有一双眼睛正俯视着这群人,也俯视着看电影的我们。最后一个镜头中,他位于画面的焦点,由一个旁观者变成了这群人的代言人,与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对话。

这是一部充溢着导演个人世界观的片子,很多地方都精心设计,水平不够只能试着分析到这里。记得《不准掉头》里说“伯格曼以极其残忍的方式,让我们懂得了爱的艰难与珍贵”,《处女泉》就是如此,并且在内容和形式上达到整一。


                                                    
                               
105 有用
3 没用
处女泉 - 豆瓣

处女泉

8.5

1566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处女泉的更多影评

推荐处女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