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

Gawiel
2011-02-16 看过
变老的过程是慢慢失去能力(disabled, disempowered)的过程,而在这样的无力下,孤独显得无比可怕。

这部电影对于衰老这个话题,无比诚实。Quentin Crisp慢慢的变老了,他的王尔德式的俏皮话似乎也要用尽了(事实上他关于“真正的男人不会喜欢同性”的论断是如此的不符合我们这个时代,以至于我刚听到的时候几乎要被激怒了),他错误的判断着时代,去错误的地方,说着会激怒别人,甚至伤害别人感情的话:简单的说,他与时代脱节了。

如果这部电影讲述一个老人如何努力学习新的技术和流行文化,最终在时间面前立于不败之地,那就太假了。好在有Philip Steele的出现,让一切变得可以接受——是的,事情不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残酷了。除了婚姻、子孙以及孤独而无法自理之外,我们看到了别的衰老的可能性。

电影对于Philip Steele和Quentin Crisp的关系的处理,有很多父子关系的类比:因为Quentin Crisp而重新开始(I moved to New York, I started to live——似乎I started to live这句话前面往往都是I moved to New York/SF/LA);又因为他的混杂着自负和傲慢的自我保护而疏远;再到简单而必须的日常照顾,最终终于煽情的意识到原来“他现在是如此的依赖我了”。

Quentin Crisp叫出Philip的时候,我还是被感动到了。他是完全不经意的叫出他的名字的,他大概在心里默默的这样叫过。放下自己一直拿捏的style(limey politeness,那个直白的美国人说)对他来说也是不容易的,我想那一刻,他大概也放弃了自己的一贯立场,开始相信爱了。
Philip Steele告诉他他是如何的激励过他也是让我很感动的地方。一个人的故事感动过你,让你觉得我也可以像他一样,他的勇气可以给你勇气,这样的激励在同志社群里相当重要,可以让我们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的各种可能性,想去出于理想主义作出点改变(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可以说这样的激励对于同志的社群和文化是最重要的正面力量之一。这是很多人做社群活动/运动的原初的动力。(同时,同志社群的边缘化位置是重要的反面力量,对处境的反抗也是一个重要的动力。)

我的朋友们设想过一个“彩虹养老院”,那将是一个充满了友爱和相互激励的社群,在那里,老去的同志们并不抗拒时间,他们在朋友和/或爱人的理解和爱的帮助下,迈出艰难的那一步:接受生命的节奏,面对真实的衰老,在身体失去健康和力量的时候,还能和他人分享自己的思维和心灵。

(波伏瓦1970年写了The Coming of Age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855709/ 我很想抽空读一下)

一些影片相关的信息

1)扮演Quentin Crisp的John Hurt,曾在1984年拍摄的《1984》中演温斯顿(也曾在整个《哈利波特》系列里面演奥利凡德先生,也曾在BBC Wales魔幻电视剧Merlin中给那头龙配音……);

2)扮演Arcade的Cynthia Nixon,是电视剧Sex and City中Miranda的扮演者,其本人是公开的女同志;

3)那部Quentin Crisp回英国拍的电影,正是Tilda Swinton那部1992年的Orlando (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01895/),原著Virginia Woolf,Quentin Crisp(http://movie.douban.com/celebrity/1014452/)在其中扮演伊丽莎白一世;

4)片尾曲,也是影片名字的来源,是英国歌手Sting1987年的一首歌An Englishman in New York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_xQwiX8igWE/).
27 有用
3 没用
英国人在纽约 - 豆瓣

英国人在纽约

8.3

416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英国人在纽约的更多影评

推荐英国人在纽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