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nd of love

satonaka
2011-01-31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世界末日來臨,你可以選擇一種動物帶上渃亞方舟,馬,老虎,孔雀,羊這4種動物,你會選擇哪種呢?
這個問題在劇中被反複提起。
你會選擇哪種呢?!
4種動物分別代表了4種含義,馬代表事業,老虎代表自尊,孔雀代表金錢,羊代表了愛情,你所選擇的就是你內心最在乎的東西。

砂田娜娜
喪失了光明的娜娜向瑪麗亞問起了這個問題。瑪麗亞選擇了羊,娜娜選擇了老虎。
雖然一直在沒有光的世界,在她心中卻牢牢樹立著不容任何人侵犯的自尊。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可憐,姐姐瑪麗亞不可以,媽媽不可以,愛人純也絕對不可以!
想不需要他人的憐憫,自己獨立勇敢的生活下去,但是內心強烈得渴望著重見光明,渴望著像正常人般生活在這個世界。
所以,即便對著瑪麗亞微笑的說著姐姐可以不用管我,我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這類的話來試圖安撫瑪麗亞的心情,卻又在一時憤怒之下對著瑪麗亞大聲的說出了內心真正的想法——“你已經剝奪了我的光明,還要剝奪我的未來麼?!”
在從自己爺爺口中得知瑪麗亞其實是自己同母異父的姐姐,得知當年的那場剝奪了自己光明的火災不是場事故時,她害怕又憤怒的將爺爺趕出家門。然後向瑪麗亞說明這一切,讓瑪麗亞馬上打電話過去給爺爺斥責他胡說八道!是的,痛苦的娜娜並不是沒有懷疑,她在試探著瑪麗亞。對著一直以來為自己而奔波生活的姐姐其實並沒有抱有純粹的感激和愛。確實是喜歡著這麼多年來疼惜自己的瑪麗亞,同時也懷有著一絲憎恨。自己的親生父親和自己的光明都被瑪麗亞剝奪。
該怎麼釋懷?剝奪了自己光明和未來的人,該怎麼純粹的接納和喜愛?!
宣稱著一直要獨立料理一切的娜娜,其實也是在和瑪麗亞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只是在生命受到威脅的關鍵時刻,她口中呼喚的是姐姐,姐姐!對姐姐的喜愛早已遠遠超過了恨意。
最後,恢複光明的娜娜,看見的第一個面容是姐姐瑪麗亞顯得憔悴,有點蒼白的臉。
曾經用手指觸碰過的面容,細長的眼睛,直挺的鼻梁,因悲傷而緊抿的嘴唇,清晰的印在眼膜中。再次用手指輕輕觸碰著姐姐的面容,淚流滿面的說著:“太好了,我可以看見了。”
數年來對姐姐存在的細微的複雜的情節在這一刻徹底變的明淨起來。也原諒了曾經試圖強暴自己的愛人純,並決定與他共度餘生。
親愛的姐姐請一定要幸福啊!



高村士郎
曾經擁有名譽,地位,錢財的著名鋼琴師在某一時刻厭倦了機械的生活而出逃
鮮花也好,掌聲也好,贊譽也好,日複一日的演奏也好
這些東西真是自己想要的麼?
從小到大自己從來沒有任何選擇權
所有的事情都是已經被事先決定好了的
自己只需要照步驟走就行了
覺得自己像一臺機器
沒有了靈魂
想要找尋什麼?想要改變什麼?
自己也不了解
只是孩子氣的一次離家出逃
然而,一場意外的車禍將他和瑪麗亞的命運連接了起來
他假裝失憶
逃避過去的自己和瑪麗亞在一起
對從小在優越環境中成長起來的他來說
瑪麗亞的世界是如此陌生
可是他卻對瑪麗亞的遭遇感同生受
他期望並毫無根據的確信自己可以給這個女子帶來幸福和光明
這樣的想法讓他覺得自己第一次擁有了自己的意識
自己不再是機器
最初的他還擁有著那雙令無數人著迷的雙手
可以彈奏著無比優美的樂曲
如果想回去那個充滿贊譽的世界隨時都可以
雖然早就決定回去原先的的世界
但這之前想要眼前這個憂傷寂寞的女子變得幸福起來
這時留有退路的他是這般溫柔體貼,善解人意
他真的愛上了瑪麗亞
他在臨走的那刻動搖了
瑪麗亞悲傷的神情
不想再讓她這麼寂寞悲傷的獨自一人生活下去
“你不是自己說不要什麼過去了嗎?!”
瑪麗亞敲碎了酒杯
緊緊的抓住了他的左手
一旁的妻子緊張的叫了起來“求求你,不要這樣!他只會但鋼琴,其他什麼都不會!不要這樣!”
瑪麗亞緩緩放下破裂了的酒杯
她的悲傷像潮水般包圍了他
自己就不能做些什麼麼?
就要這麼重新回到機械的生活中去麼?!
他一把攥住了瑪麗亞握著的酒杯的手
親手割斷了過去的自己
無法再彈奏鋼琴的高村士郎
昔日的妻子斷然和他離婚了
他成為了千千萬萬人中極其平凡的中年男子
平凡的他終於可以和瑪麗亞在一起了
他相信自己可以為瑪麗亞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到幸福
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他
當初滿滿的愛意和尊嚴在殘酷的現實中被揉捏擊碎
眼淚和血液摻雜在一起
眼前的這個女子仍是自己最初深愛的樣子
只是什麼在確確實實的改變著
他後悔了
在幾次挫折後
曾經令他厭倦的生活如今閃閃發亮
黑白的琴鍵,期待的眼神,震耳的掌聲,大捧大捧的鮮花,滿滿的贊譽
他是真的覺得後悔了
他是真的回不去了
他的愛變得不再純粹
在黑暗的房間裏他沖著瑪麗亞狠狠的叫嚷:“把我的手指還給我!還給我!”
在瑪麗亞的寬容和愛護中
什麼卻開始變得越來越暗,越來越暗
和先前的那次出逃一樣
他又逃走了
和別的女人廝混,沉迷於毒品,一次又一次惡狠狠的傷害著瑪麗亞
“如果不傷害瑪麗亞,我就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把曾經想要給予幸福的瑪麗亞摧毀掉
墮落下去
誰也無法阻擋般的墮落下去
自己親手割斷了過去,自己親手摧毀了未來
劇中多次特寫了他的手指被扭曲,被踐踏

在醫院裏,瑪麗亞曾對他說:“我可以帶你走,但這之前你要回答我一個問題。如果世界末日來臨,你可以選擇一種動物帶上渃亞方舟,馬,老虎,孔雀,羊這4種動物,你會選擇哪種呢?”
“恩~~”他抱著膝,想了想回答:“我想~~我一定不會上船的。”
他是這般脆弱膽小善良的男子啊~
擁有著正常普通的家庭,順風順水的長大成人,按部就班的生活
沒有像瑪麗亞,娜娜,神矢,純那樣需要背負著沉重的過去
相反他的過去在常人來看是那麼輝煌閃亮
太過善良,太過輕信他人,太過軟弱,太過沖動
他的墮落實在無法嚴厲斥責
這更加讓人憤恨
最後瑪麗亞那縱身一躍究竟有沒有拯救他那残破不堪的靈魂呢
有沒有讓他覺悟 到底什麼才是愛呢
只是,彼此為愛付出的代價太過沉重哀傷




砂田瑪麗亞
因為覺得自己不被父親所愛,所以在小學時放火燒掉了房子
燒死了父親,誤傷了妹妹娜娜,剝奪了她的光明,使自己的母親孤寡寂寞
從此一直生活在愧疚和悲傷之中
從此不是為自己而活,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娜娜可以重見光明
這個對感情極其敏感而堅強生活著的女子
了解無論是母親還是妹妹都對自己心存著一絲恨意
明明比誰都渴望獲得愛
卻因為年少的無知沖動深深傷害了自己最親的家人
愧疚和悔恨像顆腫瘤在腦中不斷的膨脹惡化
誰可以來拯救自己,誰還可以愛自己?!
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的名字
明明殺害了自己的父親,卻還一直用著父親取的名字
“瑪麗亞?拯救世人的聖母瑪麗亞嗎?!哈哈哈哈~~”
被嘲笑著,被諷刺著
多想沒有過去
和那個因車禍而喪失記憶的男子一樣
不知道自己是誰,不知道自己從哪裏來,也不知道要到哪裏去
第一次在說出自己名字時沒有被嘲笑
那個男子溫柔的說:“我覺得這個名字和你很配。”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可以強烈的感覺到自己的存在
自己是被人需要的,自己在被別人愛護著,關懷著
大雨中3000日元的高跟鞋
簡陋的房間裏代表著幸福的青鳥
被撕碎了的報紙
被偷偷搖晃過的罐裝啤酒.......
第一次決定放下了背負著的沉重的愧疚
第一次不再說故作堅強的謊言
“不要走~~~這種東西我不需要!”
撕碎了的支票和他血跡斑斑的左手
這一刻她無比確信眼前這個男子就是她要鐘愛一生的人
親愛的瑪麗亞
擁有著堅定的愛和靈魂
然而因為害怕失去總是將所有的一切包攬獨自背負
故作輕松和鎮定來掩飾心中的傷痛
不懂的該怎樣表達自己的感情
面對不斷墮落的士郎一謂的包容退讓諒解
即便當自己最後的希望——腹中的嬰兒因士郎的拳打腳踢而流產,自己也因此無法在生育時
仍然想要以自殺來幫士郎還請債務
面對著跑去其他女人那裏廝混,染上毒癮,自甘墮落的愛人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樣才可以傳達自己的心意
一直在等待,包容,諒解,退讓
身上的背負的傷痛再也不能承受了
在連續數天不眠不休幫士郎戒掉毒癮後的瑪麗亞面容蒼白
和士郎並行走在長長的街道上
“那麼我們就在這裏分手吧。”
“嗯。我晚上給你電話。”
“士郎........再見。”
瑪麗亞輕輕的對著他笑著說到
已經不行了,已經疲憊不堪了
最後她想聽從母親最後的遺言——瑪麗亞,請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那個和自己一樣選擇了羊的男人—神矢
願意包容自己的一切
想要幸福,想要被愛護
已經太累,太累了~~
可是在最後的最後
身著華麗婚紗美麗動人的她在高空中再次看到了那個落魄悲傷的身影
瞬間湧上心頭的不是他的叫嚷和斥責,毆打和瘋狂
而是他最初那純粹的愛護和憐惜
終歸也無法忘懷
無法丟棄
從高空中義無反顧的躍下
不會登上方舟的士郎
我們一起等待末日的來臨
11 有用
0 没用
爱没有明天 - 豆瓣

爱没有明天

8.2

47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爱没有明天的更多剧评

推荐爱没有明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