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花开 秋天的风 以及冬天的落阳

就是
2010-11-27 看过
        有一阵子我总梦见地铁和电梯,这样的梦境并没有不快,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总会梦见这两个东西。这两个东西在梦中差不多是同一种物体——快速运转的机器,为人类所依赖。为此我特意查阅了《周公解梦》,但是在周公那个时代,他老人家既没见过地铁也没见过电梯,所以这个梦根本就无从解起。

     结果看到《地下理想国》,这个曾经的梦境又跳将了出来,看来我的“理想国”要比这部影片欢快得多,起码有些场景要明亮得多。

     实际这部片子并不像奥威尔的《1984》,而更接近于扎米亚京的《我们》。《1984》更多的是对人性的否定,而《我们》则是对整个时代的否定,这样比较下来,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要算是最为欢快的“反乌托邦”了。

     片子色调很阴暗,很潮湿,男女主角的那一抹红以及洗发水的蓝是整个片子的亮点,打破了那种沉闷。就如《我们》中那个特立独行的女主角。在《地下理想国》中同样有一个打破一切的女主角,虽然不如《我们》中纯粹,但这两个故事同样的:女主角利用了男主角,女性是聪明、敏感、美丽,同时狡猾的象征,男人则浑浑噩噩生活在这个时代,关心的只是自己那点儿破事儿。

     当然,就像片中说的,其实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的破事儿,于是男人女人都一样——这片子中没有人对时代不满,除了那个寻找证人想要证明曾经出现过春夏秋冬四季的老人。

     于是这是“乌托邦”的另一种境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抗,所有人都习惯了这潭死水。这倒应了陈升《1989》中那句词:该分离该相聚,我也没有主意。

     你瞧,我们都习惯了这样的纪年法:1984、1988、1989、2012、2024……我们现在是不是该努力记一下,这个世界确实曾经有过春夏秋冬四季的变化?
15 有用
5 没用
地下理想国 - 豆瓣

地下理想国

7.1

5248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地下理想国的更多影评

推荐地下理想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