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回转——《真心为你》回顾

2010-11-02 看过
                           自我的觉醒 真实的降临 现实的延续

    之所以要写出以下面的东西,主要原因是在《破》广泛的为国内同好观看后,看到在《24格》中有关《EVA》新剧场版《破》幕后制作的采访报道。能够及时的看到有关于新剧场版幕后制作的相关资讯,在个人当时的心情确实很激动。说起来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先不管别人读着如何,反正对于我这样一个《EVA》的老观众来说,感觉可真是如获至宝。毕竟现在工作了,确实没有太多时间和精力去像从前那样搜集有关资讯。而恰恰正是在读到这份访谈之后,似乎又令我再次找回了当年追寻《EVA》并为其热血的那份觉悟。

    浏阅过这份访谈后,通过比对制作人对有关《破》的幕后制作的过程。个人之前曾经对《破》的一些解读和认识,有一部分被确定了,而有的则被修正了。其中,令我最感兴趣的便是在谈到《EVA》大结局时,制作人说从制作团队的角度来看其实97年的那部《真心为你》已经是他们心中《EVA》的结局了。而正是这句话,才引出了我要写下如下内容的冲动。(冲动是魔鬼啊!)。于是个人便顶着薄弱的意志力,利用业余时间来开始搜集有关《真心为你》的相关材料,结果是我梳理的东西,大部分曾几何时已经被大侠们诠释的无懈可击了,因此稍不留神这些凑的字儿,可能就会沦落为一种徒劳的“重复”,不过也正是在这份重新挖掘的过程,我更是看到了每一位EVA的同好那份至始至终的执着和决心(当然是在我这个意志力比较薄弱的人来看),而伴着一份份思考的“重合”,更是给我以莫大的鼓舞,(让我有了当年考试集体作弊要对一起对,要错一起错的觉悟!)也就更有必要将我对《真心为你》的感悟书写出来,不是为了标新立异,不是为了曾经的虚荣,而是一份寄托了十年来的心路历程和爱。算得上自己为“福音事业”迟来的“添砖加瓦”吧!

    在对比了《破》的种种改变后,我对原来那个满世界要“温柔”的“痞子”,现在竟然能够在重塑《EVA》的过程中给他作品及作品中的角色以“温柔”感到非常的好奇。进而在比对旧版与《破》的过程中,一些东西被摘除了,另一些元素被引入了,更有一些东西被保留了。而即便《破》中有如此之多的改动的情况下,制作者仍然说在他们看来《真心为你》才是他们心中的EVA的结局,实在令我很惊奇。古语云:“温故而知新”,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原因,我才很想并梳理出我对于《真心为你》的理解。再借助这份访谈中与制作者透露出的一些信息,结合自己的一点想法,试着找出在这个颇受争议的结尾中痞子到给大家留下了怎样的“心意”。

    人类补完计划之乱局

    对于《人类补完计划》,我首先想说在这里我并不想穷究这个设定下所衍生出来的所谓的宗教、哲学甚至神秘理论上的意义。因为这样只会偏离一部动画的根本观赏性原则,成为一种喧宾夺主的卖弄,更是有悖于我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在这里我只是想简略的借助《人类补完计划》这个设定,先分析一下故事中的一些情节逻辑构成上的安排,并梳理出有关《EVA》的故事主线,进而再以此作为下面我对剧场版解析提供依据和基础。

    简单的说,《人类补完计划》——这个贯穿于整个EVA故事的主线设定,在其演绎的过程中,这个计划其实是被拆分成了许多不同的部分,而最终进行的《人类补完计划》更是一个超出所有人意料的“折中方案”。虽然在《EVA》中《人类补完计划》是定义为一个神秘而宏大的计划,但在剧情的设定下,这个计划是被拆分成几部分,并在契约之日到来之前被同步进行的,(这里个人猜想痞子在这种设定上,其实也是参照了制作动画的工程学分工原理。)首先就是在第二次冲击后,认识到了人类盲目运用科学技术的不足和鲁莽。因此才组织“人工进化研究所”开展“EVA”的试验计划,并在“EVA”的试验品试制完成后,才又根据《四海古卷》中的时间表,制定出相应的《人类补完计划》之最终计划。而人工进化研究所全员转入NERV这正是标志了人类补完计划的正式开始。(但请注意,这也只是开始而已,因为包括SEELE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个为人类意志服务的计划最终能否圆满完成。)而《EVA》中的主人公也正是在这个契机下开始了他的各种“乱象”。

    通过对故事整个脉络的把握我们可以推知如下情况:

    首先,作为NERV本部的第三东京市这个迎击使徒的要塞,其被SEELE所定义的职责,只是被限定于在那个契约之日到来前,按部就班的阻止并歼灭一切使徒的来犯。而由元渡负责的包括初号机在内的三台EVA机体。在SEELE的眼里,不过只是战斗工具,并不是其计划中引发人类补完计划的“理想机体”。(这点在《破》中关于SEELE在月球表面对6号机的设定相信大家应该有目共睹,可以返回来作为以上分析的支持。)而与此同时,在世界的其他NERV分部,有关于《人类补完计划》的其他准备工作也在同步进行着,其中包括对于搭载S2机关的融合试验,“辅助补完仪式”的量产机的研发和生产等等,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保证在契约之日到来时SEELE按照他们的意志来展开他们计划下的人类补完计划。

    同样,由此我们可以知道,在SEELE的部署下,故事的发生只不过是这整个补完计划中的一环(所以开始的时候SEELE只是以基路议长为代表的五人委员会督促并监督元渡的执行情况,而一直到初号机自解S2机关,这才令整个SEELE委员会坐立不安,并“高度关注”元渡的这种背叛行为)。而碇元渡,这个人类补完计划的负责人,却有着他自己的打算,那就是借助具有唯的灵魂的初号机,达成他心目中的《人类补完计划》。不得不说SEELE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但在他们遭遇种种失败的过程中,元渡却是韬光养晦的一点点发展壮大,当第四支部消失,令SEELE计划受挫,元渡却通过初号机自解S2机关,“超额”完成了SEELE规定给他的预定任务。而这更是令处境十分尴尬的SEELE成员对元渡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初号机完成了搭载S2的重要试验,“恨”是元渡竟然获得了他们执行补完计划的“理想媒介”。不过此时元渡同SEELE的脸皮还没有撕破,再加上SEELE也并不知道元渡的具体意图。以此在TV版中所表现的更多的是对元渡的“说服教育”(毕竟主动权都掌握在元渡手中)。而正是在这样环环相扣的演绎下,才有了EOE开头中那场SEELE同元渡的最后“摊牌”。在契约之日的催促下,最终双方都“绷不住了”,开始为了达成各自的目的,图穷匕见,不择手段起来。于是,那决定人类未来命运的补完计划便在《真心为你》中拉开了序幕。

    补完前的穷途末路

    如果按照常理推知故事结尾的话,各个人物都应聚集在各自的阵营和旗帜下,来一场针锋相对的生死对决。可反观《真心为你》,是的,从之后的剧情来看也是一场究极对决,可却只是完成了上面套路的后半部分。而面对强大的SEELE和他掌握的资源,NERV这个运作起来算不上流畅的组织,面对敌人的攻势,每个人的选择却是“各自为战”。真嗣选择了在失落与迷茫并封闭自己;美里在的找到了自己的苦苦追寻的答案后也打定了自己的主意;元渡和冬月更是作为NERV的指导人故作镇定的勉强抵御;只有可怜的“三人组”还在尽职尽责的完成者他们的工作。

    其实每次看到这部剧场版的开头,个人就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在。按照剧情,当时的真嗣在刚刚消灭了渚薰这个最后的使徒,而在他籍借渚薰唤回的那份希望,也无情的在“人类命运”的重负下,被自己亲手摧毁,如果作为使徒的渚薰是被别人消灭的,那么真嗣还可以旁观者的身份对这个关注他的敌人“自欺一下”,可现实是这份艰巨的使命再次突入其来的加之于他的身上,这份被痞子诠释矛盾和冲突,如果不是“命运”的话,我真不知还应该叫什么了!到目前为止我恐怕也还找不出一部(不正经的除外……你懂得!)作品能够如此毫无保留的将主人公那颓废的精神状态加以这样极致的刻画,你懂得……。(即便是现在对于这个情结的设定,我仍然说不清这到底是痞子的深刻,还是他恶意的报复。)于是迷茫而失落的真嗣在湖边呆至天明,为了维系他那微弱的存在感,他又再次来到了明日香的身边,在连续的种种不幸之下他的理智早已被丢弃一边,他当时只是需要一个能够令自己得到片刻宁静的地方,在明日香那里他得到了那片刻的安宁和精神的麻痹……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方式”。

    再看看别人,元渡已经和SEELE完全决裂,美里继续追寻着真相,律子终于等到了向元渡复仇的机会,整个NERV完全是处于一种各自为战的状态,半推半就的维持着运作。而另一边,人类最终也为了自己这份对生存的渴望而在SEELE的鼓动下,向自己的同类发起了毫无妥协的进攻。再看看之后故事的发展零的觉醒最终打乱元渡的计划,而令元渡从原来的一个原本将要成为计划的执行者,呆呆的变成了这个神圣计划的见证者。即便在凌波牺牲自己为真嗣所呈现的补完后的世界,却为真嗣一厢情愿的否定,真嗣重生后面陌生一切后的失落和悲伤。而最后补完计划还是发生了,没有按照任何一个人的预计,但同样也没有令任何一个人的期望落空。那么剧中的人们又到底在争夺着什么,于是尼采告诉我们,那便是意志,一份至高无上的对于权利的意志,一份裁定并把握自己及别人命运的意志。(胡说的千万别见怪……。)

    先觉者的悲壮

    在对比《破》和《EOE》后我们不难发现,明日香在EVA的故事里总是一个先觉者,记得那还是在第一次看《EOE》时,当看到明日香为母亲的呼唤下,毫无保留的复苏,并华丽的对抗着联合国军并向自己的命运发出挑战时,我当时真是被感动的泪流满面。

    在这里我也十分认同访谈中鹤卷和哉有关于庵野技术能力的赞许,事实上在品读EVA这部作品时,我们确实有时候过于看重庵野文学方面的造诣,而忽略了庵野技术上的卓越和强大,不,或者说由于太过重于文学面的关注,而无视了献上这一绝伦神作的痞子的上成的技术水准。在个人看来不仅在明日香觉醒这段,在整部《EOE》中,庵野带给我们的包括视觉、听觉、心灵上的震撼可以说是全方位而又连贯一体的,痞子的十分连贯了的把握了观众的感受。也就正如鹤卷和哉所说,痞子做的东西是先要让自己爽,然后才让观众去自由的审视,在这点上痞子的自私反倒造就了神作做不容置疑的震撼效果。至于在这里有关于明日香的悲剧效果,个人结合自己的一点心得来胡乱点评一下。

    悲剧最打动人的地方其实就是体现着一种“制衡”的关系。而这种悲剧唯美效果的具体表现简单的说就是:剧中的苦难虽然令角色末路,但角色的精神却从未妥协,这种状态可以被观众所接受,并平和的过度到悲剧之外的现实生活中来,相比于喜剧中当个体获得皆大欢喜的结果,观看者只能将这种愉悦状态停留在舞台,并很难在现实状态下保持长久。而恰恰是悲剧的效果的感染下,观众那份深藏于内心的哀寂之种被萌发,并达成了和整部作品的纠缠和共鸣。而在这份过程中悲剧角色既保留了精神的伟大,又承认了客观的必然(而不是轻易的利用喜剧效果将客观现实弱化),从而产生了一种久久不能散去的微妙的平衡。而正是在这份美学的平衡下,令观众的思绪魂牵梦绕不能忘怀。(这十分符合我这个天枰座的美学原则。)

    而在EOE中明日香正是在这份残酷的悲壮中展现着觉醒者的无悔和不屈。随着启动时间的所剩无几,她依然昂扬,没有一丝顾虑,奋力拼搏不带一丝迟疑,她的自信是那么彻底,毫无自欺的迟疑,将自己的残酷施加在敌人的身上,直到伴着音乐的壮丽中所隐喻的灾难下那代表无常命运的朗基努斯之枪将二号机刺穿,而量产机贪婪的掠食二号机的机体更是将这种恐怖的气氛进一步扩展,而伴着无尽波澜的音效下明日香对于自己的绝对捍卫,更是在那击穿她手臂的朗基努斯之枪的衬托下显得那么坚定无悔。(不过我总是感觉这似乎在进一步表达躲在幕后的痞子的极度怨念,“让我认错,门儿也没有!”)在这一刻明日香成为了剧中的第一个觉醒者,却也成了一是补完仪式前最高贵的活祭,于是伴着真嗣声嘶力竭的哀号补完的序幕拉开了。

    空虚——在补完之下我们那不是背叛的背叛

    在补完的过程中看上去充斥着背叛、愤怒、恐惧、危险和不安,惨剧与悲情不断交替出现。但若是细细品来,痞子要表达的却是所有人对自己的偏执和对别人的误解。律子的恨是元渡对他的利用,可归根到底连她自己也知道其实是她一厢情愿的被元渡利用着。元渡以零的态度同样是在对唯的执念下的产物,而冬月更是称零为其绝望下的产物。SEELE更是为了拜托自己及人类苦难的命运而“狗急跳墙”。这些发生的突如其来,但在痞子的演绎下却成了一种不可避免的宿命感,观众不会有一丝震惊,甚至会在痞子营造的悲剧气氛中带有预见性的平淡的接受这一切,是要表达一份理性的麻木?不,是一份面对“空虚”下的共鸣。

    在补完的优美旋律下,人们心底的“空虚”渐渐在利利斯的召唤下以“零”的姿态现身,而这份藏匿着的“空虚”的显现,正是人类拼命藏匿的那“自为之物”。

    面对这残酷的世界,我们显得那么无力,却又不甘如此,于是我们默默承受,不情愿的勉强执行,甚至自欺的将眼前的种种奉为我们的需要,安慰着我们空虚的心灵,直到那现实将这一切击的粉碎,我们才见到那残片下包裹着的“空虚”,那个我们每个人心中的“零”。正是这份空虚让我们寻找着我们的“敌人”,并将别人变成我们的“敌人”;正是这份空虚,让我们将别人一厢情愿的当成自己的“恋人”,并不顾一切的取悦讨好我们的“恋人”;也正是这份空虚,让我们贯彻着被我们视为一切的“无知”,并将这份“无知”残酷的推之到陌生而无辜者的身上。而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摆脱那份我们每个人都不曾摆脱掉的“空虚”。(以上言论只作为EVA分析使用)

    原来我们的“恨”是那样无意义,原来我们的“爱”是那样的徒劳,原来我们对自己的贯彻的不可理喻。于是我们无助的接受着这一切,在那补完的旋律下,平息心中的波澜,回归于一份虚无中去。嘈杂已经屏蔽,内心的焦虑也随之绝迹,一切只在静静的守候,直到那个呼唤将一切再次唤回。于是,一声拒绝,我们重拾自己。

    最终真嗣是一定要被明日香唤醒的。因为明日香是现实的代言者,更是希望下延续生命的象征。

    补完下那满目现实与真实的迷乱

    痞子最成功的就是他可以十分真诚的将自己的感受如实的融入到他的作品中去,暴力也好,宅也好,管他什么东西,统统的都放进去才好,于是EVA这部作品才会给了观看者那么多真实的感触,为什么我们能够在对EVA不断的审视中不断的提取出各种理论下的结果,原因就在于痞子的那份真诚,那份对自己心境至为裸露展现。因为无论是最简单的常识还是最为深邃的理论,无不来源于现实之中我们真实的体味,唯有这份感受是可以历经岁月的洗礼,打破地域的屏障,成为我们思考的依托和源泉。而庵野正是用自己的这份真情实感制作了EVA这面心灵的魔镜,在这分镜子面前,每个拥有真情实感的人,都会凭借这面镜子,将自己内心的形象显现其中,这个形象令我们自己更加清晰,并将他投影到EVA的环境中去,而这正是痞子的深刻之处。在EVA中的人物并没有什么超越我们人生经历的神秘,却远要比任何说教的神秘更加生动而莫测,而二次元所营造的完美效果又令她那么暧昧遥远,而这正是动漫的魅力所在。

    在这里不要问我这部作品的逻辑,因为这部作品所赋予的内涵早已超出了逻辑的界定和束缚。他让我们穿梭于自我,真实、现实之间,迷茫中有着我们对自己的肯定,隐约间却又令我们不自觉的吞下那自弃的苦果,唯有那无助、挣扎下的哽咽,令我们身处于那久久不能散去的矛盾之中。

    补完计划的开始正是在明日香和真嗣对话破裂的那段场景下开始的,按照TV版的推断确实可以认定为是明日香在得知加持消不幸过程中,因为与真嗣发生口角时所展开的背景。而在EOE中,真嗣与明日香那段对峙,可以认定为剧场版后半段反复提及的那份“真实”与“现实”的交错,即以TV版中两人的现实争执为基础,而在补完仪式中,这份过程的场景下对于两人心灵之间的交流(包括之前与真嗣的接吻同样体现的是两人对于同一件事情上的不同感受。)

    在整部《EVA》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手部的特写,而这点以真嗣为最,这正是真嗣自存感的一种维系手段,正如我在有关《破》的赏析中曾说过的,真嗣与明日香不同,明日香的存在感是她自己建立起来的。对于这种存在感,明日香的态度是:要么全面肯定,要么全部摧毁,也正是在这种性格基础上才有补完中明日香的那句:“如果你不能全部属于我,我宁可什么也不要。”这也就令她同周围人的关系显得那么格格不入。而在补完仪式开始前同真嗣那份场景,再对照22话中明日香在鸟天使精神攻击下的那段回忆,可以令我们推知这段场景其实是两人对于同一事物的不同理解,明日香渴望真嗣全心全意的关注,而真嗣却以一种暧昧的态度回避甚至敷衍。当然这是基于真嗣的性格,但以明日香的性格来看却不能忍受。其间毫无妥协将就,这也就令明日香性格中那种极度的自傲和自卑越发不可调和,这也就变向的成为了真嗣对明日香的一种伤害。而反观真嗣,他的存在感不能说没有,但却是极度的希缺,因此在故事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他一边拒绝着别人的同时,另一边却又一遍小心翼翼的拾取着别人对自己认识的碎片,拼凑着自己的存在感,一份元渡的赞扬可以令他不顾一切,一份渚薰的感叹可以让他心驰神往。(我们是否也有如16话中为了证明自己而被陌生人嘲笑后而不知所措?或者因为别人的非常反映而下而过激的维护自己?这都是我们对于自身存在感的一种维系和警示。)这一切在他真实的感触下产生,而紧接着又被现实无常所摧毁,他的真实令他去相信,可一份份现实却总是让他倍感迷茫,而痞子正是运用声光电影的特效,营造出这份现实感与真实感的交织环境。痞子将自己真情分别赋予每个角色,在这里又以一种直接而残酷的手段将这些分散的感受重新聚拢在补完的仪式之下,让他们集聚于一份心灵补完的屋檐下,审视着彼此的同时伤害着对方,而又令每个角色在这份心灵的共享下承受着双重的困苦和不堪,于是正是在这无尽的伤害体味下,真嗣和明日香谁都不能拯救谁,绝望的真嗣终于选择了开启人类补完计划的大门。

    在这里我要毫无保留的承认痞子作为一个宅的敏感,同时也就更要赞叹他技术上的卓越,(相信如果EVA搞成富奸那样的草稿,再心灵的设定,恐怕我也难从感官上去接受,由此也就更可以体现出EVA的不朽,无论是在作品的内涵还是作品的质量。)

    补完之意义

    记得在EOE中SEELE在开头便提到的“为了让神、人类及所有生命,终能够透过‘补完’合而为一。”请注意这才是补完的主旨。由此可以推知丽丽斯和亚当的融合只是整个补完计划中的涉及到神的部分,而最终当初号机也和仪式中的利利斯一样张开那作为神的标志的十二支光翼时,神也通过这种仪式达成了抛弃自身的形体而与初号机“合而为一”,这里个人理解应该参照尼采的著名的命题“上帝之死”和“超人”。神不仅是苦难的承受着,更是人类精神家园的制造者,他用自身承受现实的一切苦难,换来的则是将自己信念所编制的梦境将人类的精神世界统统纳入他的梦境之下,旧的神殿被摧毁,而由初号机所构筑的新的神殿则承载了人类精神的新的乐土。而EVA初号机正是那份承载人类梦境更为壮美的神殿。人类和神都通过补完的仪式突破了自身的极限,向浩瀚的宇宙开进。这恐怕也是其背景音乐“闭塞之扩大”名字之由来吧。

    正是在这份旋律前半段的温柔中,真嗣在零为其缔造的梦境中感受到了别人传递给他的温暖,也就是零的关注和爱,并在这温柔的海洋里体味到了幸福,以及对希望的真实渴求,与零的握手其实表示的就是真嗣抛弃了这份暧昧的梦境,自存感的彻底建立。但这却也就成了零的悲哀,因为这意味着零舍弃自己而为真嗣所铺设的补完之路,最终没有将她和真嗣联系在一起,这里固然有真嗣的任性,却是真嗣为自己作出的积极的抉择,因此零也就默默的接受了。于是在后半段的壮丽下,伴着零与渚薰关于希望和爱的心语及唯的祝福,迎来的不仅是新神的诞生及带领人类迈向宇宙的开始,同样也意味着真嗣的自我的重塑后新生之路的展开。正因为如上的种种,才有的那份渚薰和零对于生活的诠释:

   “因为现实存在于未知中,而梦存在于现实中,而真实存在于我们的心中。因为人类的自身形象是由人的心塑造,而新的意象将改变人的心灵和形象,意象、想象力、我们的未来,是凭借时间的洪流来开拓的。只是人类不靠自己的意志去行动,什么都不会改变,所以失去的自我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去寻回,即便失去了自己的观点,或被他人的言论所迷惑也是一样。只要能用心去创造自己的形象,任何人都能回复人型。”

    在经历了补完后的仪式后,纵是真嗣希望回归到曾经的状态,但当他醒来时看到的却仍然不是一个他希求的结果,及补完后的现实状态,正如零告诉他的:“现实是梦的终结。”而当时那份空旷的环境,令真嗣对自己的存在感再次陷入怀疑。他用力的掐住明日香的脖子,或许是为了向不回应他希望的明日香的报复,但是笔者认为,这是不完全是真嗣对自身存在感以及对于自己选择和存在的疑惑,还有体现的是一份在补完仪式中他对明日香自我否定感的一种贯彻。在而当明日香的那只缠着绷带的手轻轻的划过他的脸颊时,他被这份真实的触觉再度被唤醒。这就是“I NEED YOU”的主题所在。我们只有同客体发生接触才能感知到自己,否则一切只是无尽的虚无可不安,这无需验证,因为现实已经将答案不容辩驳的附加在了我们身上。在这物自体迷局中真实是你我唯一可以辨别彼此的依托。

    一部能够将故事的剧情于角色的内心世界衔接的如此紧密的作品,绝对够称得上一部在动漫史上极具美感的存在了。EVA历经十年依然经久不衰的魅力就在这里,凭借故事的设定竟可以近乎完美到将故事中的人物特质加以释放,期间或许存在着诸多的逻辑不堪之处,但却令观看者在观看过程中,没有感到一点做作和矫情甚至赘余。有人称其为“元小说”设定,但我却想更直接的将其成为一种不依托于任何套路的独立创作。正是EVA的独立性,令他即便灰暗阴郁,却依然令我们饮鸩止渴、欲罢不能;纵然在动漫元素上并无心意,但却能化腐朽为神奇,化陈旧为神迹;纵然商业性销售目的是那么明目张胆,但对于他的支持者依然屡教不改、执迷不悟。而这些归根到底就是因为他的“真诚”,哪怕这份真诚是那么偏激和不堪,那怕这份真诚是那么备受争议,但在追逐这部作品十年的我们的感受是真实的,是一份坚持了十年而从不曾疑惑的真实!我们所追求的无论是什么,最终所希求的不正是过程中为那份“真实”所触动并为之而感动吗?

    痞子一直小心翼翼的传递的另一份信息,那便是“现实”。对于每个人来说,我们对于“现实”的认知都是残缺不全的,因此我们往往会用自己的感知到的那份“真实”来添补自己对于现实的那份不足,进而我们也就会不时因分辨不清那些是“我们的真实”,而哪些是这个“世界的现实”而困顿疑惑迷茫失望,一时间难以走出苦恼的怪圈,那正是我们没有将真实与现实体察清楚的体现。在“甜蜜的死亡”之后,真人电影形式的图像展现在观众的眼前,模拟的第三东京市的景色以及忙碌人群的景象,渐渐的模糊了动画和现实的界限,将读者从动画的视角引回到对现实的观察。是啊,痞子要告诉我们的仍然是一份有关于在面对现实中下我们的存在之道!而痞子在《EVA》中的最大成功就是,他通过一部动画片,竟然拟合出了一种人们对于“现实环境”下的真实感受,并通过他所营造的这个环境中将观众的感官带入到一种如临其境、感同深受的状态。(或许,正如访谈中所说的那样。因为痞子首先是一个“宅”所以他知道“宅”的感受和需求,进而在他的作品中将这种“宅”的感受表达出来,从而和观看者达成共识。)《EVA》所营造的计划其实就是我们生活那份看似被我们预定而其实是受现实左右的计划,他不曾因我们的迟缓而驻足,更不会以我们的伤心而飞逝,他甚至更像是一份份谁也逃脱不了的宿命,(再《破》中,处处可以看到,一些既定下的设定,先不管是不是平行空间或者轮回)但这种设定却是存在的。痞子最突出的就是把握着现实与自我之间这种为真实所感知下的关系。而EVA的成功就是能够将现实和真实不断的重组而后再破坏,进而在这份过程中刺激观众的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观看欲望。而作为一部动漫作品,恐怕我无论怎么诠释“现实”这个元素的引用,都会让人觉得难有说服力。但是EOE中我们却不难发现痞子对于“现实”元素的运用。其实在对比了《破》的过程中,我承认,旧世纪EVA是为宅人膜拜的神作,而新世纪的EVA则是一部面向大众的动漫作品。而个人之所以要如此置评,是因为在对比新旧两版之后,我们不难发现,新版中痞子对于远景的把握上加入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和群众效果。而这在TV版甚至是EOE时都是没有的,在TV版中,痞子在整体上是十分突出主要角色,而对衬托的环境基本不做过多的渲染,即便是乌岛作战这样气势磅礴的计划,人物也就仅限于那么几个人,固然可以凸显人物的心灵上的交汇,强化观看者的个人感官意识,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却毫无任何整体的壮丽效果。而这个视角完全体现出的是一种宅人所特有的视觉观和世界观,即只对自己关心的事情感兴趣,而对于其他事情完全可以忽视甚至无视(总之就是在外人看来很不负责)。即便是在EOE中场面的宏大错衬托出的也是人与人之间的固执和残忍,而在《破》中,远景和生活氛围浓厚的环境被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入,观众的观看的视角也被打开而令人心情舒适。这里固然有痞子世界观的成长和突破。但也可以肯定,痞子的初衷仍然是希望借助这种方式,唤醒宅们对周围生活的关注,而不是一味的以25、26两话那样,钻牛角尖那样去说教。(也可以解释为痞子好心办了坏事,但我觉得更像是怨念大爆发)。而在EOE中这种由二次元过渡到三次元的现实是世界的手法,其实已经被庵野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了。在补完后半部分,痞子渐渐的将二次元与三次元的现实景象过渡,比如第三东京市的实物效果,真人版零、明日香、美里的背影。甚至在过程中还不忘将自己收到的恐吓信和声讨檄文展示出来,还伴着“现实是梦的终结”这样极具讽刺意义但更具深意的台词。而在结尾的处理方面将一份小小的希望包裹进那无常的命运之下的安排,更是极好的把握了现实和真实的平衡关系。

    魂之轮回下的轮回之鉴——关于《破》的一些赘余

    对于《破》的故事背景,官方定义为一个平行世界,可不知怎么的一想到这点,我就老是会想到那首“魂之轮回”,而又不禁要故作高深的引用一位先贤的一段墓志铭,那便是我们的伟大导师马克思的遗训: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

    记得在浏览了《动漫基地》EVA增刊中有关访谈节目中读到,宫崎骏曾说EOE的结局是真嗣没有改变没有成长,而痞子则诺诺的承认了。但是在个人看来,即便是一切再次回到原点,EOE中的真嗣也绝不是没有成长而原地踏步,而这也是宫崎骏大师同庵野痞子两个人的本质区别,作为成熟长者的宫崎骏更多注重的是一种个人理想具现化的突破和社会的认同,而痞子则是一个更加关注于自己感受的宅人,一个是看重实际的结果的实干家,而另一个更看重过程的感受的资深宅人。他们的角度必然是不同的,所以他们相互的评价虽然可取但都不全面,但是这两个人对各自的不足确实值得我们注意,事实是从大师预见的结果来看,痞子没有突破自己神作的光环被应验了;而从神宅痞子一方来看,吉卜力工作室的后继无人也被说中了,因为他们都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到对方的弱点和不足,而这是这两个人着眼点的不同,又不可能令两者走到一起。在这里大师对痞子的预见,是作为一个实干家的经验之谈,而痞子对大师的预见也是他的经验之谈,是一个宅人对于现实客观环境下所特有的一种敏感。

    同样有人说一直到EOE的最后真嗣都没有改变,我却并不苟同,我始终认为EOE中的结局中真嗣虽然并没有显著的成长,但却不意味着没有改变,至少在补完的过程中,他感觉到了自己存在,而这绝不是一种外界刺激下的被动自卫。而是真正的发自内心的向执行补完计划的零提出自己的要求,这对于这个曾经为别人命令是从的少年来说已经是一种进步,我之前曾对比《破》和TV版时说在TV版的设定下真嗣是一个缺少存在感的少年。当在24话时,真嗣为何要亲手抹杀渚薰,难道仅仅背负人类命运而不得已而为之的吗,不,因为那是渚薰的作为最后的使徒对“人类的期望”和“真嗣的希望”,而真嗣错把渚薰当成了另一个可以维系自己存在感的依赖的救命稻草,正因为如此真嗣才会遵循他的“依赖”而将其毁灭。试想如果真嗣的自我意识在强一点的话,是否会拒绝哪怕是名义上的抗争一下,而这点在漫画版中已经被表达出来了,在漫画版中渚薰和真嗣的关系表现的不再那么“暧昧”,即便渚薰依然表示出对真嗣的关注,但漫画版中的真嗣却要比TV版中的真嗣更自我了。那么再回到EOE的结尾处,试问,如果真嗣没有成长没有改变的话,他又如何感到零所为他缔造的世界不是他所期盼的世界,他又如何会主动地与为他付出如此的零表示感谢(即便那是对零的一种无意的伤害),而他又如何面对由希望所构筑的“零”与“渚薰”的影响,说出自己的决定,而当他再次被明日香抚摸时没有向以往TV版那样的选择逃避和躲闪,而入神的表情不正是在真切感知着他所希求的那份真实。在23话中,面对零为了他而牺牲,即便是那么痛苦而他却是那样无动于衷,而在EOE的最后为何真嗣终于哽咽的痛哭起来,因为他终于在这乱象中,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找到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份心灵的归宿,所以他才可以让那个真正的自己作出决定,哪怕面对的是一场不可收拾的残局并痛苦的承受这一切,由此我想说,在EOE中的真嗣确实改变了,只是在那庞大的补完仪式和悲剧的残景下他的改变显得至为渺小,甚至让人可以在不经意间忽略不计,一个人的改变真的会令周围的一切改天换地吗?正向《犬夜叉》中的神乐在摆脱了奈落的控制后,其所期盼的自由竟是那么狼狈,最后只能选择在杀生丸的注视下灰飞烟灭。不,还是那句话,个人的改变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只能算是仅止于心灵那方寸之间的升华。这句话我曾用在《破》中,但在EOE中这句话仍然成立,是的,在《破》中我看到了并感到了痞子的温柔,但这并不代表他变了,痞子还是痞子,无论是那个曾集一身怨念的痞子,还是当下这个一家之主的温柔老宅,他一直都在寻求着的就是“改变”。真嗣的改变,零的改变,明日相的改变,每个人的改变,如果在EOE中他将这份改变表达的是那么隐晦,那么无助,那么在《破》中,他为求改变的意图是那么“昭然若揭”!

    正是痞子的一直坚持,才有十年后《破》重生中那看似改变却又从不曾改变的真嗣,在EOE中,他被美里拯救,被零补完,被明日香唤醒而最终找到了自己,那么在《破》中他以自己的意愿和勇气拯救了美里,拯救了凌波,他也必将拯救明日香,拯救那个被SEELE看来无可救药的世界,完成唯和元渡的心愿。(至于还会不会接受渚薰给他的幸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破》的形式和情结改变了,但是EVA故事中那要补完我们每个人心灵的残缺的初衷却没有变。即便新剧场最后会如网上ID签名所预言的那样再次成为“走三步,退两步”的悲剧,真嗣再次置身于为命运摆布的困顿轮回之中;二人目再此成为牺牲品;渚薰要给真嗣幸福的承诺最终无法实现;而我们明日香再次以傲娇的口吻伤害这真嗣;一切又回到EOE中的无力的哽咽及痛苦的挣扎中去。但我想说:即便如此,我们也在这份过程中看到了痞子力求突破下那破釜沉舟的决心!而在这个以现实维系下的世界要引发奇迹的力量,绝不止一份决心和一个团队甚至是一群FANS的支持就能万事大吉的,相信这也是十余年后每一个同好甚至痞子都会对于现实表现出自己尊重和谦卑,所以是否真的能够达成突破和飞跃,我并不刻意的报以期望。但是作为一个跟随神作十年的拥护者来说,唯这份目睹EVA重生的喜悦是真实的!唯这份希求改变的祝福是真实的!这便是希望,而希望绝不是徒劳的。因为“轮回”意义从不是投入无尽而又无解的死循环,他的目的是为了“飞跃”,是为了冲破为无常现实命运所笼罩下那束缚着生命的禁锢之轮而极力改变的“轨迹”。而个人在进一步猜想,那个能够连接新与旧EVA故事的关键,应该就是那个一直“乱入”着的少女,真希波,她的使命或许是将曾经的过去与今日的现实重新连接,而他所凭借的力量不是别的,正是痞子所赋予她的名字——真希波.真理.伊兰崔亚斯,那亘古不变的人类生命及智慧的凝结,凭借这份真理的坚持和信仰。真希波从不曾迟疑,一直都在自信的昂首向前,我相信痞子不会仅仅制造一个平行空间下的幸福,而让另一个空间的真嗣继续的痛苦,否则他就不是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痞子了,而他要凭借的恐怕正是这个真希波,这个无论“流窜”到哪个空间里,都不会改变的“真理”。她指引着真嗣,更指引着我们!痞子一直在坚持,正如在FATE背景音乐中最后的歌词所诉:我的命运尚未平稳,我仍需继续相信!而正是这份真理之下,奇迹必将再次降临!
    正因为如此,在《破》中,真嗣的呐喊绝不是徒劳的;凌波的付出绝不是可有可无;明日香那份如释重负的微笑和感叹也更不是便当之前的昙花一现;甚至那个整装待发一脸严肃的自由天使也决不会再次通过放弃自己来换取人类的明天。因为TV版中的加持教导我们:“生活就意味着改变。”EOE中的唯告诉我们:“只要心存希望,处处都是天堂。”而《破》中的美里教导我们:“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许多你不知道的有意思的事呢。”还有,还有,元渡那段对他那不成器的儿子的多嘴:“真嗣,快点成熟起来吧!”

    如上便是正是我对EOE的回望,也正是《破》的改变才有了如此冲动和鲁莽,结尾唯有再次献上我对EVA新剧场版那份激动下顺嘴口胡的祝福:

    勇敢的少年啊!冲破命运那禁锢之轮 飞跃奇迹那曾经之巅

(话说,中二这病确实得早治,相信我,叔叔有练过……T_T!)




                
147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2条

查看更多回应(22)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