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不是在讲故事,在拷问终极问题

Beth
2010-10-18 看过
       很久很久以前,看《蓝色生死恋》的时候,就觉得这个编剧不是在写故事,而是在纠结地追问世间那些最根本的问题:命运、生与死、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开玩笑地想,两个人私奔时生米煮成熟饭了,哪还那么多啰嗦事情,不是也会很有意思?编剧意不在追求剧情多刺激,意在追问那些哲学命题。基本上我觉得恩熙和俊熙的互动可以当成一个人脑中的两种力量,比如理智与情感比如利己与利他。那么多年过去了,我渐渐不相信人与人之间这样的互动会真正发生,就像是存在于一个大脑中那般熟悉对方的想法,拉扯、宽恕,又在相似的逻辑下各奔东西。故事把这种牵扯说到了极致,说到了绝境,唯有主人公双双死去才能收场,一切归于寂灭。可是难道爱就只能如此悲剧收场?爱本身不是美好的么?

    是的,这是个读哲学出身的编剧。某种程度上说《情书》是《蓝色生死恋》讨论的延续,为后者找一个出口,如何摆脱那种极为悲剧的轮转?《情书》里有个故事贯穿始终:陷于窘境的兄妹得到上帝怜悯的绳索,变成太阳和月亮,比之那封怎么都没及时看到的情书,这个故事才是真正的点睛。如何走出《蓝》的绝境——上帝会垂下绳子,如果那是升华的爱,上帝会给好绳子拉人出窘境的。编剧觉得自己创造了一个封闭的轮回,自己都没有力量打破它,唯有上帝。

    哦,梨花女大的哲学生。我不知道编剧是不是教徒,但出身这座天主教传教士创办的大学,多少都受熏染。我不知道在朝鲜半岛传统中,人们如何讨论“爱”,至少以东亚文化圈推想,多半不是像这些剧中动不动思考“爱”的问题,还挂嘴上。都知道无论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在朝鲜半岛的盛行,我一直很有兴趣:这个外来宗教和当地文化发生了怎样的碰撞。如果前面的推想没大错,那关于“爱”的命题的发生发展恐怕是碰撞之一。《蓝》剧一个剧情纠结点就是韩国的婚姻禁忌,以中国人、恐怕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的习惯这两个人结婚似乎也不算什么大错,至少我的经验中国还有地方专门抱养婴儿养大跟孩子做夫妻的风俗。都说爱超越一切,面对特有的禁忌风俗,孰轻孰重?爱要永恒,礼要遵循,于是只能死掉无论是在天堂还是到来生继续相爱。

    上帝为什么让这些风俗存在?上帝是怎么想的?如果跟上帝发生冲突了那么怎样?这是《情书》讨论的。同样,这部剧的剧情也只是一个供编剧追问的壳。很多人把这部剧和《荆棘鸟》联系在一起,的确剧情上有类似之处,但《荆棘鸟》更多讲的是人间事,就如一个评论说的:很多人都能从这个故事里看到自己的影子,《情书》要创造一个极端的语境来探讨终极问题。里面问过很多次:爱可以超越死亡吗?这是爱么?可以爱么?这样的爱是罪么?《蓝》里恩熙和俊熙有个规定动作:互相赦免罪,但问题是互相的罪可以赦免但两个人谁也没有能力使自己在世间对别人无罪。他们觉得有罪,那上帝真的是这么觉得的么?如《情书》里的那个故事说的,真心相爱的话上帝会降下绳索的,可是上帝也不想他们成为恋人,要他们各自在黑夜和白天把爱的温暖分给普罗大众,只有破晓和日落短短时间才能遥遥相望。他们的爱很大,像太阳像月亮一样温暖他人;他们的爱很小,不能温暖对方,最终编剧得出的答案是不能让他们倚靠,只能互相得到支撑后独自走下去。

    就像存在大脑的矛盾太多就寸步难行一样,那种纠结的眷恋单个的都很好,却永远不能融合在一起。

    爱是所有,但爱也如日月星辰,有分寸进退。

    爱是永久忍耐,从不质疑地信,单纯地望,付出永久忍耐的爱。
7 有用
2 没用
情书 - 豆瓣

情书

8.2

303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查看全部2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情书的更多剧评

推荐情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