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n i find peace of mind

多久
2010-09-13 看过
要说起我和EVA,那还得从数年前国内引进的《天鹰战士》提起,虽然这玩意经过某部门强奸洗礼后已然变成了另一个东西,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却完全不影响观看,因为对于一个小p孩来说,唯一的看点就是那充满流线造型的精美机械设定。后来我还为此买了一个初号机的模型玩具,在我印象里这个玩具质量相当好,陪我度过了童年很长的一段时间。

后来接触了一些动漫杂志,多多少少听闻了EVA的大名,但再一次看起的应该还是贞本义行执笔的漫画版,老实说,这个漫画充满了灰暗的基调,和以前看过的那些《龙珠》、《多啦A梦》之类存在本质区别,或许是小p孩那种特有的傻X使我大肆向朋友们鼓吹这部作品以此来获得一些“品味”上的优越感,但归根结底我想这部作品还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虽然那时候对EVA的喜欢多少还是带了点“虚荣”的成份。

当然,原版动画后来也就慢慢看完了,真正让我觉得EVA的确是个很不一般的作品,应该还要归功于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剧场版第26话《真心为你》,这也是为何我将这篇文章放在这个条目的原因。

很多人对于EVA的解读都集中在世界观设定与剧情进展上去,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拘泥于此,但这几天把EVA从头到尾重看一遍后我产生了





...
显示全文
要说起我和EVA,那还得从数年前国内引进的《天鹰战士》提起,虽然这玩意经过某部门强奸洗礼后已然变成了另一个东西,但对那时候的我来说却完全不影响观看,因为对于一个小p孩来说,唯一的看点就是那充满流线造型的精美机械设定。后来我还为此买了一个初号机的模型玩具,在我印象里这个玩具质量相当好,陪我度过了童年很长的一段时间。

后来接触了一些动漫杂志,多多少少听闻了EVA的大名,但再一次看起的应该还是贞本义行执笔的漫画版,老实说,这个漫画充满了灰暗的基调,和以前看过的那些《龙珠》、《多啦A梦》之类存在本质区别,或许是小p孩那种特有的傻X使我大肆向朋友们鼓吹这部作品以此来获得一些“品味”上的优越感,但归根结底我想这部作品还是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虽然那时候对EVA的喜欢多少还是带了点“虚荣”的成份。

当然,原版动画后来也就慢慢看完了,真正让我觉得EVA的确是个很不一般的作品,应该还要归功于那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剧场版第26话《真心为你》,这也是为何我将这篇文章放在这个条目的原因。

很多人对于EVA的解读都集中在世界观设定与剧情进展上去,其实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也拘泥于此,但这几天把EVA从头到尾重看一遍后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要去解读这些呢?我认为EVA是一个充满意识流与魔幻现实主义的作品,所以那些所谓的解读并非是必要的,你在喜欢EVA的同时应该明白这是一部剧情动画,而非学术性的东西,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庵野秀明会做出EVA,他的目的是什么。

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少都会有痛苦的事,可能根据年纪、经历的差异在外在体现上多少会有些不同,但某些深入心底的那种绝望、压抑、无助与恐惧想必还是有相通之处,而EVA整部作品的基调就是揭示这些人性中黑暗的一面,无论是真嗣、明日香、美里、律子甚至是碇元度都带有这种黑暗面,这可能体现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也可能体现在男人与女人的关系或者是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而庵野所做的的就是通过神乎其技的脚本与镜头语言将这主要角色身上黑暗面无限扩大,通过动画所擅长的夸张、变形、抽象等手法将之表现的淋漓尽致,实际上EVA所表达的内容也是从个人走向集体,从个人的烦恼走向对人类社会形态、生存形态的质疑,从这一点来说,EVA在动画历史上的确是特别的,动画并不仅仅只是少儿娱乐的产品,它也是可以带有人文与批判精神的,虽然我不能说在EVA之前没有这样的动画,但EVA的出现意味着动画再一次向成熟迈进,与它的前辈文学、电影进一步缩短距离。

庵野在EVA中成功表达了一些常人所忌讳的负面情感,这种表达带有鲜明的大和式烙印,我相信除了大和民族之外是没有人可以做出这样的作品的,而正是这种民族性的特质与庵野对开拓动画表现力的勇气造就了EVA令人吃惊的人气与商业成就,庵野在制作《新剧场版:序》前曾放言业界12年来没有任何动画比EVA更新,倒也并非妄言。当然这些成就与历史都是老生常谈,EVA的存在意义已经有目共睹,哪怕是不喜欢EVA的人也无法忽视其对业界对动画历史造成的巨大影响。而庵野在提出人所拥有的问题之后,又是如何解决的?

通过真嗣的行为我们可以看到“逃避”这一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事实上如何?数次放弃驾驶EVA又数次坐上驾驶席,面对残酷的现实你又能逃到哪去呢?除非你真的死了,但偏偏真嗣又是个怕死的胆小鬼,虽然口头上很硬,实际上每到危急关头都疯狂般的求生,虽然看起来滑稽,但从真实反映人性的角度来说倒也无可厚非。在这种接受不了现实又逃避不了现实的情况下庵野找了一个折中的方法:从改变问题本身的角度去解决问题,如果大家都“合”为一体那就不存在接受还是逃避的选择,也就变相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到了EVA后期尤其是剧场版26话,基本上都是围绕这个方法来展开的。而这就是魔幻现实主义的好处,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只是让他按照作者的意图去发生,作为观众只需接受即可,如果EVA最后以人类补完计划圆满结束来完结想必倒也是另一种释然,但庵野偏偏走了另一条充满险恶的荆棘之路。

在TV原版25、26话与剧场版26话《真心为你》中抽象的意识流表达占据了大量篇幅,我认为原版25、26话发生的时间是在《真心为你》之中的,也就是人类补完计划发动后那一段连续的抽象意识流,代表了主要角色心理上互相融合交汇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片段即原版26话中那一幕校园青春剧饶有意味,我们知道按剧情上的设定,这个情节可以说是虚构的,或者说是真嗣理想中的一种生活状态,那么庵野这样做到底为何意?很明显是在影射OTAKU问题,影射那些沉迷于动漫游戏中的人,在《真心为你》中有这样一段对话可以算得上经典:

— “我不知道幸福到底在哪里…”
— “只能在梦中找到幸福了呢…”
— “所以这并不是现实,而是没有任何人存在的世界。”
……
— “我的现实又在哪里?”
— “梦的终结。”

庵野就是个资深OTAKU,甚至他所属的GAINAX都可以算作OTAKU成立的公司(曾做过类似OATKU纪录片的《OTAKU的录像带》),所以EVA从最开始针对的普遍性人际关系问题已经衍生到观看动画本身的观众所具有的问题,但我们也知道庵野并没有让那个青春校园剧继续下去,因为他已明白那仅仅只是代表了一种人皆有之的美好向往,终究是不切实际的。

庵野曾说EVA是一个主人公不断遭受挫折又不断站起来的故事,EVA通过数次逃避又数次回归现实的方法几乎道出了答案:人生就是不断摔倒不断爬起的过程,美好如人类补完计划最后依然以破灭为终结,在这个过程中你选择逃避还是接受本身是不具任何意义的,因为,它们已经包含在你的人生之中,而在所谓的人生之中,你注定要时刻受到两难的抉择,真嗣从暗红的LCL之海中走出并掐住明日香脖子时,你觉得他真的做出选择了吗?如果他选择一般意义上的彻底逃避那么为何要结束补完计划,如果他选择积极入世又何必想致明日香于死地。补完计划只是真嗣的一个过程,而非他的终点。

人是矛盾的,庵野也只是一个具有矛盾特征的人,他将这种矛盾性潜藏在EVA之中,通过试图解决矛盾本身来表达矛盾的本质,从某种意义上讲,我这篇小文也存在于一种矛盾之中。

When i find peace of mind,新剧场版系列会给EVA另一种可能、另一种解读,那些耳熟能详的角色最终又会有怎样的命运与归宿,交予时间来验证。
170 有用
22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条

查看更多回应(11)

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更多影评

推荐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