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拉片+极简主义评论

小A
2010-08-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993年陈凯歌导演的这部《霸王别姬》是目前为止唯一一部赢得金棕榈奖的华语片。本片的剧本质量甚高,情节编排纵横交错,层层相扣,非常复杂,各种隐喻象征交织在一起,融为一炉,堪称奇观。看罢本片,观众会得到强度很大的充盈感,观影过程中更是由于剧本编排的四通八达而实现对细节的举一反三,已经过去的情节并未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印象消退,后面的情节又极好地照应前面并且四平八稳地进行。

下面这个拉片过程纯属个人观点,经验不足,注意力偶有不集中之处,纰漏是明显的。当中提到的这些情节点基本上是按照它们在故事结构中的作用划分的,所以有长有短,也许一段跌宕的故事起承转合很多,但是在故事结构中起一个共同的作用,这种情况下我把它们算做同一个情节点。

影片开始。开场和结尾是倒叙之后的前后呼应,十二年后再重逢,然后一个小戏中戏,张国荣像虞姬一样自刎。开头这一段点中二人分别的时间(1)和四人帮对二人的迫害(2),暗示二人的痛苦经历(A)。一束追光很艺术地让画面周围变黑,从现实过渡到有时空感的遥远年代。

(1)(2)->(A,二人的痛苦经历,是为本剧主题)

开场字幕过后,灰白色画面下小豆子娘带着小豆子走着去看戏。一个轻浮的男人摸脸的动作(3),一句“臭婊子”(4)暗示小豆子娘的职业(B)。

(3)(4)->(B,小豆子娘的人物性格)

小豆子娘抱孩子看戏。喜福成戏班露天表演,师傅带着一帮小孩。小癞子尝试逃跑(5)。师傅等人受到不明人士的欺负(C),这只是一系列欺负的开始。小石头大喊“我操你大爷”,表演拍砖(6)。小石头面对事件做出的反应(6)可以看作对小石头人物性格的交代(小石头的人物性格)。小癞子戏份没有重到必须交代人物性格的程度。不明人士称呼京戏表演为“下三滥”,他们和众人对于拍砖叹服(7),下一段师傅立即称呼拍砖为“下三滥”(8),一个快速小对比,有点讽刺意义(D)。

(6)->(小石头的人物性格)

(7)(8)->(D,一个小对比,讽刺)

师傅体罚小石头(9),表现了一个严师的形象(E)。

7:00

(9)->(师傅的人物性格)

小豆子的六指(10)和门口“磨剪子镪菜刀”(11),一个快速小呼应(F)。“怎么着都成,您别嫌弃我们”(12)和“都是下九流,谁嫌弃谁啊”(13),再次暗示小豆子娘的职业(G=B)。一个穿帮镜头:中间有一个六指的手部特写,是右手大拇指旁边多出一个指头。剩下所有的镜头都是左手小指旁边多出一个指头。

(10)(11)->(F,一个小呼应)
(12)(13)->(G=B)

“手冷,冻冰了”(14)和砍掉第六指(15)又是一个快速小呼应,和前面也能呼应上(H=F)。小豆子娘从画框左边走下,一个摇镜(pan)过去,小豆子娘没影了,一个引人遐想的镜头,美术指导(好像是陈凯歌老爹)强力插入门外雪花纷飞之镜头,平添寂寥沧桑之感,让人想起《末代皇帝》尊龙最后给小孩蛐蛐的那个摇镜。

(14)(15)->(H=F)

11:00

戏班里其它地方孩子骂小豆子是窑子里的(16),再一次暗示小豆子娘的职业(I=B),且是为描写小豆子和小石头情份之开端(J)。小石头招呼小豆子一起睡(17)。

(16)->(I=B)
(16)(17)->(J,小豆子和小石头的情份)

师傅一段"有人就有梨园行"的小独白(18),体现人物性格。小豆子练劈叉(19),充实人物传记,塑造人物性格。小石头替小豆子偷工减料并且挨打(20),塑造师傅性格的同时继续深化二人情份(K=J)。

(18)(20)->(师傅的人物性格)
(19)->(小豆子的人物性格)
(20)->(K=J)

冬夜小豆子挨体罚,念着霸王别姬的戏词进屋(21),裸睡于一处(22),点题(L)并深化两人情份(M)。两个清晨水边赤膊练戏的场景(23)表现了时间的流逝(N),背诵诫词(24),吊身段背戏词(25),丰富人物传记。注意三人背词情况的对比(O),熟练程度是不同的。这个场景中一个细节非常好,就是师傅质问小豆子“尼姑是男的还是女的”之时,近处焦点之外的小石头演出心急如焚的样子。

(21)->(L,点题)
(21)(22)->(M=J)
(23)->(N,时间流逝)
(24)(25)->(小石头的人物性格,小豆子的人物性格,小癞子的人物性格)
(25)->(O,一个小对比)

师傅打完小豆子的手,小豆子看着血迹斑斑的手心,听觉上给出磨剪子镪菜刀的吆喝声(26),小呼应(P=F)。小石头帮小豆子洗澡,小豆子首次提起枕席底下的三大子儿(27),既表现二人情分(Q=J),又为后面一个小呼应埋下伏笔。此处小石头告诉小豆子“就想自己是个女的”(28)。

(26)->(P=F)
(27)(28)->(Q=J)

借着听见门口“豌豆黄”的吆喝和小癞子想吃冰糖葫芦这件事(29),一个反应学戏辛苦的丰富人物传记的对比故事线(R)加入了。门口“冰糖葫芦”的吆喝(30),小癞子跑到门口,小石头以不许随便开戏班的门为由拉他回来,他说“门口有很多风筝”,门被打开,小癞子渐渐走到门口(31)。巧妙之处在于两点:剧本没有直接点出冰糖葫芦,或者干脆让小癞子喜欢吃豌豆黄然后给出“豌豆黄”的叫卖之声。剧本先给出豌豆黄,再给出小癞子认冰糖葫芦为最好吃的东西,然后给出“冰糖葫芦”的叫卖声,无疑比前者更加锦上添花;剧本没有令小癞子直接开门,而是选择他被拉回来,然后大家一起去开门,无疑更加合理,小癞子作为个人,又经常挨打,自然不敢轻易越过这个雷池,而大家一起上,人多胆大,门的打开就更合理了。

22:00

小癞子喊小豆子一起逃跑(32),小石头追出去之后,小豆子回身惆怅地说把三个大子儿留给他(33),京剧名角的马车(34),小癞子用小豆子的三个大子儿买了冰糖葫芦(35)。两个看似无关的情节点在此处被第三个情节点连成一套呼应(S),奇哉妙也。

(27)(29)(35)->(S,一个小呼应)

小豆子说憋了泡尿(36),名角的马车经过二人(37)。此处引出这位不露脸的角儿,剧本也把第一个和第二个马车的镜头隔开,这也是全剧穿插渗透无处不在的一个缩影。戏院经理首次出场,满嘴油腔滑调引着角儿进了戏院,两个小逃兵开始实实在在感受角儿的风范(38)。这个情节点既表现了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又为后面他介绍成名之后的段小楼程蝶衣进入戏院的桥段埋下伏笔,顺带着在这个充实人物传记的故事线当中起到指引核心内容,也就是二人被角儿的魅力打动的作用,可谓价值连城。

(38)->(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二人随着大家鱼贯进入戏院,<霸王别姬>上演(39),点题(T)。随着霸王在舞台上威风八面的表演,二人先叫好(40),后流泪(41),其中"我什么时候才能成角儿"的自言自语实乃春秋笔法。小豆子尿了小癞子一脸(42),完成对(36)的呼应(U),意图不明。小豆子拉着小癞子回戏班(43),小癞子夸口不怕师傅的体罚(44),这是一个夸口,所以这个情节点将是日后小癞子自杀的伏笔,也将辅助完成二人对待学戏生活态度的对比(X)。

(39)->(T,点题)
(36)(42)->(U,一个小呼应)

正因为前面有多次体罚作为师傅的人物传记,此处的情节才显得非常心安理得。师傅体罚小石头,小石头喊叫(45),师傅追打小石头后,小豆子揽过全部责任,挨打之时一声不吭(46),这个点被强调了一下,给出一个对比(V)。小癞子吃下冰糖葫芦(47)。小石头愤而试图对抗师傅未果(48),为后来二人回访师傅的桥段做伏笔。小癞子自杀(49),注意(47)(49)给出一个穿插。戏台上一面假墙倒下,非常拉风地给出一阵尘土,衬托上吊场景的暴力美学。

(45)(46)->(V,一个小对比)
(44)(49)->(W,一个小呼应)
(43)(49)->(X,一个小对比)

至此,这个动用了21个情节点,起到丰富两个角色人物传记作用的故事线(R)结束了。

(29)~(49)->(R=小豆子的人物性格,小癞子的人物性格)

在此我把逃出戏班的经历作为人物传记的一部分而非阻碍人物达到目的的冲突构建,原因是个人觉得此处冲突尚未被提升到一个非常强烈的程度,人物就在这种阻碍面前屈服了。

31:00

师傅讲戏,点出“人敌不过天命”“从一而终”“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等主题(50)。这个主题其实还起到提醒观众注意戏曲和剧情的联系的作用,也就是“戏中戏”,所以此处较为明显地将主题给出,不会像一般的剧本那样会显得过火。师傅和戏院经理一番对话(51),集中表现了二人的性格,特别是戏院经理趋炎附势欺软怕硬的形象得到非常立体的描绘。小豆子演唱《思凡》再次犯错(52),小石头用烟斗虐小豆子的嘴(53),小豆子突然开窍,背对了唱词(54)。此处不仅告诉观众,小豆子已经学到技能,同时丰富了对他和师兄关系的刻画。


(50)->(Y=T,点题)
(51)->(师傅的人物性格,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25)(52)(54)->(Z,一个小呼应)
(52)(54)->(小豆子的人物性格)
(53)->(AA=J)

小豆子在台上扮虞姬,风光无限,张公公在台下对他指指点点,非常欢喜(55)。师傅领赏(56)。师兄弟二人玩弄张公公府上一把真剑,戏院经理过来提醒他们注意安全(57)。此处的这把剑将成为一连串记忆的载体,这个情节点也将和后面的几个形成一串呼应,效果极佳。小豆子被点中接受张公公"临幸"(58),小豆子帮小石头舔伤口?(59)小豆子被背走(60)。

(59)->(AB=J)

张公公纠正小豆子对年代的说法(61),给出时间,刻画人物性格,真乃妙笔生花。小豆子对着张公公解衣撒尿,呼应之前的情节,此情此景激发了张公公的"占有欲",他将小豆子逼到炕上猥亵成功(62),镜头摇至墙上的春宫图。小豆子恍惚走出张府,见到弃婴,师傅提出他的宿命论,小豆子耳边回响磨剪子磨刀的吆喝声(63),这个呼应非常绝妙。

(61)->(AC=N,时间流逝)
(61)(62)->(张公公的人物性格)
(62)->(小豆子的人物性格)
(36)(42)(62)->(U,一个小呼应)
(63)->(AD=T,点题)
(11)(26)(63)->(AE,一个小呼应)
(63)->(小豆子的人物性格)

45:00

集体照,照相师让大家集中注意力(64)。相机拍照的声音过后,一个精致的衔接,蝶衣和小楼西装格履(65)。爷们儿们可算长大成人了。学生游行,反对割让华北,热情高涨(66)。师兄弟坐在洋车上和戏院经理聊天叙旧(67)。三人说道第一次联合上台是张公公堂会(68),提到了剑,说不知道卖到哪儿去了(69)。

(65)->(AF=N,时间流逝)
(66)->(AG=N,时间流逝)
(67)->(AH=J)
(67)->(AI,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55)(68)->(AJ,一个小呼应)
(57)(69)->(AK,一个小呼应)

二人走进戏院之时,戏院经理捧角,旁边给出"冰糖葫芦"的吆喝声(70),刻画人物性格之余还呼应了一把,向小癞子致敬。袁四爷登场了(71)。蝶衣为小楼勾脸(72)。二人精彩的演出过程中,戏院经理捧四爷(73)。后台卸妆,二人情分微妙(74)。四爷送礼(75),戏院经理继续捧(76)。四爷讲戏(77),小楼换衣服(78),四爷继续讲虞姬(79),四爷讲霸王,说霸王亮相回营见虞姬应该走七步而不是五步,小楼演的霸王是黄天霸(80),突出体现了他的戏曲功底。四爷邀请二人喝酒谈戏(81),小楼拒绝(82)。注意(77)(79)与(78)(82)的穿插。四爷走人。蝶衣说了一句慢走(83),体现出他对懂戏之人的尊敬,为日后那位日本兵埋下伏笔。

(70)->(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30)(70)->(AL,一个小呼应)
(72)(74)->(AM=J)
(73)(76)->(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77)(79)(80)->(四爷的人物性格)

小楼到了花满楼,点名要菊仙。一段非常小说式的描写给出小楼和一个妓女的对话,"头牌""高枝""楼上"这些象征凑成一个小系列。菊仙跳楼(84),显示其刚毅的性格,并暗示二人已认识一段时间。此乃一个快速的人物传记,让后面二人结婚之事更加合理。小楼提亲,菊仙以为是替她开脱,没当回事,小楼认真地把酒喝掉,故事节奏放慢表示严肃认真,菊仙接受求婚,也把酒喝掉(85)。

(84)->(菊仙的人物性格)
(84)->(AN,小楼和菊仙的情份)

60:00

蝶衣谈起花满楼小楼打架并和菊仙相好一事,非常嫉妒,又讲到师傅所说的从一而终(86),小楼说戏和人生不能混淆(87)。照应主题的同时,开始出现二人性格的碰撞和冲突。菊仙赎身,老鸨提到了窑姐是她一辈子的命(88)。蝶衣谢幕,四爷再送横幅(89)。观众热情鼓掌,此时他们已经是京城的名角了。

(86)->(AO=J)
(50)(86)->(AP,一个小呼应)
(87)->(AQ=T,点题)
(87)->(AR,蝶衣与小楼的性格冲突)
(88)->(AS=T,点题)
(75)(89)->(AT,一个小呼应)

菊仙再一出场,衣着服饰比先前的窑姐时代朴素很多。她委屈地告诉小楼,花满楼不留结婚的人(90)。她非常带有自尊地主动把自己赎了出来,然后把自己扮成弱者,慌称被花满楼赶了出来,博得小楼同情,从而快速获得名份,颇具城府。后面有人说的一句"这妞真厉害"证实了这一点。蝶衣与菊仙见面,摔门而入(91)。菊仙要"堂堂正正进段家的门"(92)。蝶衣摔门而出,讽刺菊仙洒狗血,讽刺小楼是黄天霸(93)。蝶衣告诉小楼去四爷家,求小楼别走,小楼不听(94)。

(90)(92)->(菊仙的人物性格)
(91)(93)->(AU,蝶衣与菊仙的性格冲突)
(80)(93)->(AV,一个小呼应)
(94)->(AW,蝶衣与小楼的性格冲突)

四爷拿出一对珍贵的羚子恭候蝶衣(95)。蝶衣为两个孩子盖被,想起当年(96)。

(75)(95)->(AX,一个小呼应)
(81)(95)->(AY,一个小呼应)
(22)(96)->(AZ,一个小呼应)

72:00

四爷说观音集阴阳于一身,欢喜无量(97)。宝剑再次出现(98)。四爷请求蝶衣做红尘知己(99)。二人夜间唱戏(100)。蝶衣拔剑,四爷大声告诉他这把剑是真家伙(101),与结尾呼应。日本兵出现(102),暗示时间。蝶衣口红模糊(103),不言自明。拿着剑进入婚宴,让小楼辨认,菊仙递酒,蝶衣说“多谢菊仙小姐”(104)。蝶衣看了墙上二人的照片(105),宣布不再和小楼合作(106)。

(57)(69)(98)(101)->(AK,一个小呼应)
(83)(94)(100)->(BA,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四爷)
(102)->(BB=N,时间流逝)
(83)(94)(100)(103)->(BA,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四爷)
(57)(69)(98)(101)(104)->(AK,一个小呼应)
(65)(105)->(BC,一个小呼应)

蝶衣走出,日本兵进城,顺利过渡到蝶衣给日本人唱戏的情节,非常自然。蝶衣唱<贵妃醉酒>,四爷和日本人在台下看,周围满挂日本国旗(107)。小楼说蝶衣把眉子勾得立起来(108)。演出过程中传单飘落,别人退场了,蝶衣演唱照旧(109)。日本人穿着小楼的戏衣(110),蝶衣演出,灯光熄灭又恢复(111),汉奸蛮横对待小楼(112)。四爷带头鼓掌(113)。日本人鼓掌(114),为日后蝶衣单独给日本人唱戏埋下伏笔。小楼气愤当头,把茶壶砸向汉奸(115)。这里能看出二人对待日本人的态度的不同。

(71)(89)(107)(113)->(BD,一个小呼应)
(72)(108)->(BE,一个小呼应)
(109)->(蝶衣的人物性格)




蝶衣马上要去给日本人唱戏,暗示小楼被日本人抓起来了(116)。戏院经理出面解释一下跳过的剧情(117)。菊仙出场,蝶衣又把外套脱下,菊仙当即搬把椅子坐下(118),此情节点一剑双雕,妙哉。菊仙同意在蝶衣救出小楼之后回花满楼(119),这个冲突以菊仙的妥协作为结束。

(115)(116)->(BF,蝶衣与小楼的性格冲突)
(116)->(BG,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日本人)
(116)->(BH=J)
(117)->(BI=N,时间流逝)
(118)(119)->(BJ,蝶衣与菊仙的性格冲突)
(118)->(菊仙的人物性格)

蝶衣给日本人唱<牡丹亭>,日本人听得津津有味(120)。小楼被放出,蝶衣说有个叫青木的日本人是懂戏的,被小楼唾弃(121)。日本人列队,处决犯人(122)。婚礼,洞房(123)。蝶衣与四爷吃饭(124)。

(121)->(BK,蝶衣与小楼的性格冲突)
(116)(121)->(BG,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日本人)
(123)(124)->(BL,一个小对比)

90:00

蝶衣替四爷勾脸(125)。小楼和菊仙憧憬幸福生活(126)。蝶衣吸大烟(127),小楼玩蛐蛐(128),不唱戏的日子两个人都堕落了。菊仙劝戒小楼不要玩蛐蛐,做正经营生(129)。

(72)(108)(125)->(BE,一个小呼应)
(83)(94)(100)(103)(125)->(BA,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四爷)
(127)(128)->(BM,一个小对比)
(127)->(蝶衣的人物性格)
(128)->(小楼的人物性格)
(129)->(菊仙的人物性格)
(129)->(BN,小楼和菊仙的情份)

二人拜会师傅,师傅回顾历史,给他们以训诫(130)。菊仙来顶撞师傅(131)。菊仙与小楼争吵,借以给出菊仙怀孕的讯息(132)。师傅带徒弟,猝然离世(133)。披麻带孝之际,遇到小四儿,他提到了师傅当年说要成全自个儿的话(134),这是一个重要的点,就此引进一个日后将要在意识形态方面给他们以冲击的角色。

(48)(130)->(BO,一个小呼应)
(130)->(师傅的人物性格)
(131)->(BP,菊仙和师傅的性格冲突)
(131)(132)->(BQ,菊仙和小楼的情份)
(18)(133)->(BR,一个小呼应)
(134)->(小四儿的人物性格)
(50)(134)->(BS,一个小呼应)

102:00

披麻带孝和欢庆日本投降两种情绪交织,非常有意境。二人为了新生命的降临做准备(135)。蝶衣唱戏,周围的国军显出非常没有教养的姿态,频繁用手电晃他,满嘴下流话(136)。这里反映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冲突,作为侵略者的日本人和地主阶级的四爷是懂戏的,作为自己人的国军是庸俗的,蝶衣作为一个戏痴,在道德和艺术之间进行抉择之中,一辈子迷失了自我。菊仙让四儿去找戏院经理(137),可见她对蝶衣还是有怜惜之心的。小楼走出,对国军好言相劝(138),国军占领道德制高点和小楼打起来,小楼骂道“我操你大爷”(139)。菊仙在乱军之中流产(140),同时国军将蝶衣抓走(141)。首先,两个人与环境抗争的结果交织体现,在这一桥段里推出一个高潮;然后,人和环境的冲突是重要的,当环境变了之后,不仅带出人物和新环境的冲突,同时再追加一层由于旧环境的影响,或者与人物和旧环境的关系相干的,由新环境所不容的冲突。层次感在此处顿时鲜明异常。

(107)(136)->(BT,一个小对比)
(138)->(BU,蝶衣和小楼的情份)
(6)(139)->(BV,一个小呼应)
(140)->(小楼的人物性格,菊仙的人物性格)
(141)->(小楼的人物性格,蝶衣的人物性格)

菊仙劝说小楼不要继续和蝶衣唱戏(142)。小楼和戏院经理到四爷家请求四爷出面就蝶衣,四爷提出霸王亮相回营究竟应该走几步(143)。菊仙拿着剑来到四爷府上,要挟四爷,如若不救蝶衣就把他告发为汉奸(144)。菊仙给蝶衣传话,说小楼的孩子没了,是他们在一起唱戏的报应(145)。法庭上,四爷痛斥检察官“淫词艳曲”之说(146)。蝶衣拒绝假证,坚称是主动参加日本人的堂会(147)。四爷离去,法庭释放了蝶衣(148)。 蝶衣和四儿为国军司令官表演《牡丹亭》(149)。

(80)(143)->(BW,一个小呼应)
(57)(69)(98)(101)(104)(144)->(AK,一个小呼应)
(144)->(BX,菊仙和小楼的情分)
(144)->(菊仙的人物性格)
(146)->(四爷的人物性格)
(116)(121)(147)->(BG,蝶衣的人物性格:对懂戏之人的态度:日本人)

蝶衣吸大烟,戏院经理把一封家书烧掉,撕毁一把扇子,片中提示这是惯常做法(150)。蝶衣自然是不知道父母是谁的,所以这是一个突出体现人物性格的桥段。小楼和蝶衣再会,派四儿把宝剑交给小楼,此时小楼在卖西瓜(151)。共产党兵临城下(152),小楼说“他们别瞎闹,闹哄急了照打”,四儿在旁边听到了这句话,戏院经理说四爷不管哪朝哪代都是爷(153)。他们与张公公在街边重逢,张公公此时已成算命先生(154)。共和国建立,戏院里红旗飘飘(155),蝶衣唱戏刺花儿,台下解放军战士竟热烈鼓掌(156),随后唱起解放军军歌,四儿在一旁看了,内心澎湃(157)。蝶衣戒大烟(158)。小楼等人在批斗会上,四爷被批斗,呼应前文(159)。四爷被带走,小楼本欲站起来说真话,后来被旁边的菊仙按住不让站起来(160)。此处本质上是人物和环境的一个冲突,是周围环境与他的性格不合时他所作出的反应。四儿是人群中喊口号的先进分子(161)。小楼嘟囔:就这么把袁四爷毙了?(162)四儿徜徉在共产党人的海洋中,逍遥自在(163),他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150)(158)->(蝶衣的人物性格)
(152)->(BY=N,时间流逝)
(55)(154)->(BZ,一个小呼应)
(107)(136)(156)->(BT,一个小对比)
(153)(159)->(CA,一个小呼应)
(160)(162)->(小楼的人物性格)
(157)(161)(163)->(四儿的人物性格)
(57)(69)(98)(101)(104)(144)(151)->(AK,一个小呼应)

130:00

小楼帮蝶衣戒大烟,蝶衣烟瘾发作,把墙上的相框打碎,蝶衣骂道“我操你大爷”(164),这是他当年从自己师哥口中听来的脏话。菊仙进屋,蝶衣嘟囔:水都冻冰了(165)。以上两个堪称挖坟级别的呼应。四儿唱着“解放军的天是晴朗的天”进屋(166),说自己开会去了,被菊仙打了一巴掌(167)。至此,编导终于让我们等来了先前情节开花结果的这一天,前面对于半途出场的这位四儿,人物性格塑造的工作可以说进行的非常紧凑,争分夺秒,为的就是这一刻。到这我们终于开始看到了一个接受了无产阶级思想的革命小将和这几位主角性格上的矛盾。各位师兄师弟来看望蝶衣(168),大烟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65)(105)(164)->(BC,一个小呼应)
(164)->(CB=J)
(6)(164)->(CC,一个小呼应)
(14)(165)->(CD,一个小呼应)
(166)->(四儿的人物性格)

开会场面。蝶衣阐述自己对现代戏这身行头的意见,四儿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提出反对意见,蝶衣说京戏是“无声不歌,无动不舞”。菊仙走进会场。四儿迅速将美学问题上纲上线到政治问题,蝶衣训斥他说的是两码事,说他放肆。小楼从中调停。四儿让小楼说说。菊仙从中打断,给他伞,暗示他小心说话(169)。小楼说只要是西皮二黄就是京戏,还在蝶衣腿上拍了一下(170)。戏院经理不改他油嘴滑舌的性格,坚决拍新社会马屁(171)。四儿和蝶衣激烈冲突,四儿走人(172)。

(169)->(CE,蝶衣和四儿的性格冲突)
(169)->(菊仙的人物性格)
(169)->(CF,菊仙和小楼的情分)
(170)->(小楼的人物性格)
(170)->(CG=J)
(171)->(戏院经理的人物性格)
(172)->(CH,蝶衣和四儿的性格冲突)

137:00

戏台后台蝶衣四儿同时扮虞姬,原来早就决定由四儿替代蝶衣。小楼本来决定不唱,后来在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屈服于环境,上台和四儿演出,由蝶衣亲自把辔头给小楼戴上(173)。菊仙给蝶衣披上行头,蝶衣转身说“多谢菊仙小姐”(174)。师兄弟二人隔着房门发生争吵,小楼走后,蝶衣走出,将院子里晾着的戏服烧掉(175)。

(173)->(小楼的人物性格)
(173)->(CI=J)
(104)(174)->(CJ,一个小呼应)
(175)->(CK,蝶衣和小楼的性格冲突)

文革前夕,广播当中给出文革开始的决定(176)。在广播的背景声音中,蝶衣走到小楼家,见小楼和菊仙将很多纸质资料烧掉,用沾了“四旧”的酒杯喝酒并砸碎酒杯,酒过三巡,二人退至床上云雨,蝶衣离开(177)。对小楼的单独批斗,宝剑再次出现,戏院经理和四儿证明小楼说过“共产党来了照打不误”的话(178),此时四儿的服饰是典型的红卫兵。批斗会上小楼被要求拍砖,要求交代旧社会时候的行径,包括逛妓院娶妓女(179)。此处人物和环境的冲突,本质上和国军以汉奸罪把蝶衣抓走的桥段是一样的。小楼被游街,蝶衣跑来为他勾脸(180)。二人被游街,小楼被迫“揭发”蝶衣(181)。小楼把宝剑扔到火堆中,菊仙把剑抢救出来(182)。蝶衣站起揭发小楼和菊仙,说这一切都是报应(183)。小楼被迫和菊仙划清界限(184)。

(176)->(CL,时间流逝)
(177)->(小楼的人物性格,菊仙的人物性格,蝶衣的人物性格)
(57)(69)(98)(101)(104)(144)(151)(178)(182)->(AK,一个小呼应)
(178)->(CM,戏院经理和小楼的性格冲突)
(178)->(CN,四儿和小楼的性格冲突)
(180)->(CO=J)
(181)(184)->(小楼的人物性格)
(182)->(菊仙的人物性格)
(183)->(蝶衣的人物性格)
(145)(183)->(一个小呼应)

163:00

菊仙最后与蝶衣见一面,穿着新衣服悬梁自尽,背景音乐是现代样板戏(185)。四儿捧着当年四爷送给蝶衣的见面礼,吟唱《霸王别姬》(186)。红卫兵一身正气向他走来,想必没有好结果。十一年后,蝶衣和小楼最后一次共同走台(187),唱起虞姬意欲拔剑自刎的桥段,小楼说唱不下来了,然后二人回忆起当年小豆子练习《思凡》的情景,蝶衣又一次念错(188)。继续排练最后这个桥段,一个意味深长的蝶衣的特写,蝶衣人戏一体,拔剑自刎(189)。小楼回身失声喊叫蝶衣的名字,又轻声叫了一声小豆子,背景音乐是“歌唱祖国”(190)。影片结束。

(185)->(菊仙的人物性格)
(169)(185)->(CP,一个小呼应)
(75)(186)->(CQ,一个小呼应)
(187)->(CR,时间流逝)
(25)(52)(54)(188)->(Z,一个小呼应)
(101)(189)->(CS,一个小呼应)
(57)(69)(98)(101)(104)(144)(151)(178)(182)(189)->(AK,一个小呼应)



粗略地过一遍情节之后,我们可以看到190个情节点讲述了97个结构基础(由字母标示),这些结构基础以错综复杂的情节点编排作为工具,坚实地搭起了整个剧本,其中每一个情节点都不忘呼应上文或者为下文伏笔。这是一个典型的传统经典剧本的格式,而情节编排显然比一般的经典剧本要复杂得多,这是本剧最为出彩的地方。

经典剧本的戏剧属性体现在人物和情节两方面,人物的核心是性格,情节的核心是冲突。人物性格实际上就是周围环境在人物身上所施加的影响。人和环境之间的冲突又是情节当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物性格和情节冲突有时候真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界限难以分清。从北洋政府时期到文革结束,环境经历了一系列不停的变迁。人和环境的冲突是重要的,当环境变了之后,不仅带出人物和新环境的冲突,同时再追加一层由于旧环境的影响,或者与人物和旧环境的关系相干的,由新环境所不容的冲突。层次感在此处顿时鲜明异常。剧本当中常以特殊环境的特殊事件作为实实在在与人物发生冲突的物件,比如文革时期的批斗会。那么人物之间呢?人和人之间可以有冲突,人和别人之间的关系也可以有冲突。

这部戏的剧本是经过精雕细琢的,每一个桥段在完成自己职能的基础上都非常出彩。桥段之间的衔接也都经过了精致的处理。把所有塑造人物性格的桥段串起来,我们可以对人物在剧中的经历略知一二。

蝶衣是个戏痴,对于爱戏懂戏之人都怀有敬佩之情,心里待他们为知己。理想主义式的死板贯穿始终,绝不轻易向环境妥协,最终无力支撑,以死谢幕。戏班老爷一句“你可真入了化境了,雌雄都不分了”正是他一生的缩影。((19)(24)(25)(29)~(49)(52)(54)(62)(63)(83)(94)(100)(103)(109)(116)(121)(125)(127)(141)(147)(150)(158))

小楼对人生和唱戏之间的界限分得非常清楚,这个性格是作为蝶衣的对比而存在的。他对于蝶衣爱恨交加,也对环境有过屈服。虽然一路走来挫折不断,但是他是最现实的一个角色,情绪一直较为平稳,性格不突兀不鲜明。((6)(24)(25)(128)(140)(141))

菊仙是一个刚毅并且有一定城府的女人。作为一个出身青楼的女人,她也许是剧中唯一一个自始至终为自己的良心做人的角色。经过如此多的大风大浪,最终没能拗过环境,悬梁自尽。既是和前面她自己的经历的对比,也是她人物性格的清晰写照。((84)(90)(92)(118)(129)(140)(141)(144))

前期塑造好人物性格之后,后面就剩下强化这些性格的任务了,编剧本的时候将他们的举动编得符合人物的性格就好。剧中人物的关系几乎是人物性格刚刚被塑造好便开始进行了,主要是蝶衣和小楼之间复杂的感情,以及剧中人物之间的性格冲突,它们交错出现,让故事紧凑有力,让观众过足了戏瘾。

剧中的情节点完成了一系列的呼应和对比,它们让这个剧本的复杂程度变得登峰造极,要求编导有一以贯之的注意力,是非常耗费能量的,能做到如此程度甚是不易。

作为侵略者的日本人和地主阶级的四爷是懂戏的,作为自己人的国军和解放军是庸俗和不懂戏的,蝶衣作为一个戏痴,在道德或者政治和艺术之间进行抉择之中,一辈子迷失了自我。他是剧中最为重要的一个角色,因为他与环境之间的抗争最为强烈。一个饱经沧桑的戏院,周围挂过日本,民国,共和国时期等等很多的旗帜和条幅,见证了时代的变迁((73)(107)(136)(155))。一把宝剑,几易其手,是一个重要的承上启下的连接物((57)(69)(98)(101)(104)(144)(151)(178)(182)(189))。

戏院经理的油嘴滑舌趋炎附势,四爷的梨园功底和飘飘欲仙,四儿的无产阶级世界观也都刻画得淋漓尽致。其中戏院经理作为一个配角,对于他的性格特点的描摹刻画是很多的,基本上每一个桥段都能找到,原因在于他和主角们比起来处在低位,在故事当中处在略为弱势的地位,即使他的性格和主角们比起来实属迥异,多说几句,多表现一点他的性格也并不会伤害那场戏的主要矛盾,毕竟主要矛盾还是由比戏院经理更强势的主角们来体现的。

小癞子并非主要人物((5)),多安插他一个人物在剧中对于主线故事没有根本性的影响。为什么编剧要加入这个角色?为了衬托小豆子小石头学戏之艰辛?还是为了有一个人能带着小豆子有一趟出走喜福成科班的经历,帮助塑造小豆子的性格?不能否认,有了小癞子这个角色,这出戏更加生动了。妙笔。值得思索和借鉴。

说到本片的最终效果,简单说来,有一系列值得注意的地方。朦胧的灯光色彩在片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屡屡暗示了场景的情绪和气氛。开场小豆子娘抱孩子出来之后镜头是灰白的,后来师傅一边打小石头的时候画面就一边变成彩色的了,这个过渡来得很隐蔽。片中的语言非常精彩,京腔京韵味道十足,同时它们让那些略显次要的情节点保持了最大程度的趣味,不至于让观众兴致降低,同时对于情节点的衔接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本片的剪辑和节奏控制是有所欠缺的地方,剧中偶有衔接不上之处,也有故事讲述过快和过慢的部分,影响了影片的整体效果。
178 有用
14 没用
霸王别姬 - 豆瓣

霸王别姬

9.6

121745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4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霸王别姬的更多影评

推荐霸王别姬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