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 黎巴嫩 7.1分

“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

Yurikhan
2010-08-24 看过
yurikhan:所以你坚持摒弃道德批判。
吴铭世:为什么不?刚才提到的有关民族与革命的列宁文本,它们的年代早就过去了。眼下的战争是你无法用简单的正义与邪恶来描述的,这是落后对进步的抵抗,是过去与未来的斗争。
yurikhan:你这样的历史虚无主义,要表达的就是那点儿社会达尔文思想?尚未完成现代化的族群就必须乖乖接受灭亡的命运?
吴铭世:不是吗?是克罗马农人没有将尼安德特赶尽杀绝?还是科尔特斯给过阿兹特克人任何机会?以色列人在巴勒斯坦地回归也好,殖民也罢,其行动都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客观发展规律的——否则你怎么能解释苏联在对以色列移民行动的鼓励和基布茨集体农庄的输出革命呢?
yurikhan:推崇暴力形式而忽略革命道德?
吴铭世:你还是没有读完马列马恩就出来混五毛:共产这个主意不是苦行僧式的老好人们省吃俭用抠抠搜搜攒出来的烂摊子。肮脏的龌龊的没有道德的人为了实现利益持久化也能走向共产主义——市场的瘟疫席卷整个世界,把旧帝国分裂的细胞杀死。抽离民族的骨架达成合一的压迫,在此合一的压迫才会发生合一的反抗进而达到最终胜利。
yurikhan:于是黑暗要在全地得胜了。
吴铭世:你不要总是把个人情感掺杂进来,现代性和古老帝国的冲突何时是可以避免的?况且你一个以色列人都没见过,这辈子也没见过几个有头有脸儿的阿拉伯人。
yurikhan:呵呵。
yurikhan:说到古老帝国,倒可以说你所推崇的现代性普世理想本身是对古老帝国的山寨。这种尝试从马其顿土邦第一次有了国际视野的时候就没有停止。希腊化、罗马化、十字军和光复革命后西班牙在欧洲、北非和新大陆的扩张,从未中断也从未稳固。
yurikhan: 值得一提的是信靠诸天启教的民都会记住罗马这个以马内利之外的世界模型——这座不义的路匪城市以击败山南高卢,平定条顿和森布里人为标志而兴起,最终还是被交在北方蛮族手里——被交在技术上远远落后的政治文明尚未开化的他古老敌人的远房亲戚们手中。所以你的普世进步并为被接受,反倒是古老的的帝国话语更被当地人接受。
吴铭世:所以在你的口中,社会变革的短期挫折就成了注定命运喽?
yurikhan:这恐怕是神的公义,因人的力量终归是有限的。你岂能凭人手建一座巴别塔呢?即便是升级了内核的中东——泛突厥的基马尔主义、泛阿拉伯的纳赛尔主义、以及“从尼罗河到底格里斯河”的“大以色列”,最终不也都一个一个落空了吗?两大国都曾站在以色列背后给予军事财政和道义的支持,可你见他的疆域何时推进到犹大、玛拿西、亚设和迦得之外呢?
吴铭世:这依然是无法撼动的全球霸权笼罩在地区强权之上的时代。
yurikhan: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yurikhan:这话是《传道书 1:9》,跟安妮宝贝P关系都没有。
吴铭世:安妮宝贝是谁?

吴铭世:还是说电影吧,这片子本身倒没什么新意。照例是反思和现实并存的传统路数。镜头很取巧,一个瞄准镜里的世界被镜头后的人毁坏了,肆无忌惮就像一个CS一样的FPS游戏。既有身临其境的代入感也有剥离现实的安全感。
yurikhan:不仅是枪火和尸体,镜头里也有呕吐的士兵。
吴铭世:应该是有现实依据吧,巴希尔被刺也算突发事件。以军的突进总使敌人猝不及防,对己亦然。
yurikhan:以军也成了地区警察了,仿佛是一次执法行动而不是侵略行动。敌人是手持AK,蒙头巾,满口叙利亚土话完全无法沟通的:文明的他者。与同一时期相同题材的动画电影《巴什尔跳华尔兹》里面——果树林里手持RPG的纤弱少年截然不同。那简直是大卫手持机弦在挑战歌利亚。
吴铭世:手持RPG的大卫死了。
yurikhan:大卫的后裔成了今天的歌利亚。
yurikhan:这个歌利亚是执法者,是具有天生正义的。后面的镜头更加值得玩味——在童贞女玛利亚和耶稣基督驻足的楼宇一角,以军士兵为了拯救被蒙头巾者劫持的妇女,炮手和他的同僚们就一次性地夺去了她丈夫、孩子和恐怖分子的性命;而为了扑灭妇女衣服上的火苗,士兵把她的衣服扒下来,善意地使这位基督徒妇女赤身裸体失去尊严,最后让她在死者的衣服堆中置之不理,她只能无力地看着漠无表情的战争机器。
吴铭世:瞄准镜后面的却是真实的恐惧、心虚和软弱的表情。
吴铭世:反省很好,这是一个符合普世价值的现代性族群必备的素养。
yurikhan:倒不如说是不断地强调自己在昭昭天命的扩张中依然具有反省的能力,来显示自己更符合现代性,更配居住在这应许之地。
yurikhan:而应许之地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与现代性相抵触的。
吴铭世:何解?
yurikhan:我还记得在加沙围城前期你们人大的周孝正教授放出的言论《以色列绝对是个好国》。
吴铭世:不是我们系的,没听过他的课。
yurikhan:他的话一句都没错。
吴铭世:唔,你不是力挺巴人吗?
yurikhan:对啊,我说周老师每个词句都没有违背事实,但合在一起与他试图言说的以及一些利用他的言论的人想当然的道理却是不对应的。
yurikhan:以色列人拥有更高级的经济文明和更高明的政治手段这是无法否认的。但这对证明他们对领土的所有权以及论证他们政权合法性毫无助益。咱们讨论的从来不是谁“配”在此立国的问题。——美国具有更高级的政治文明,就可以占据塞拉利昂安哥拉并在其地设州管辖吗?土地的归属权何时与文明程度挂钩了呢?的确是富人确实更善经营,这就给了他理由去劫夺穷人的1只羊使自己的羊群凑够100只吗?
yurikhan:应许之地则是圣经文本赋予以色列民的特权,对圣神的信靠使得圣经的事件必须作为信史参考。从这个角度来论证,直到最后一日来临之前,以色列国绝对不会重建;而今“以色列国”确实在地上重建了,则此“以色列”绝不是彼以色列。因为以色列建立的时刻,神的审判也就到了,人类的历史就此终结了,完事了。而当下的时间依然存在着,作为一个反证讽刺着“以色列”“凭神立国”的虚伪。
yurikhan:以色列是悖逆的罪人,本身弱小。在悖逆时被交到强敌手里,又因多次回转,重新信靠神而得到无限力量又能兴起,最终幸存于世。从这个角度来说,便是“以色列绝对是个坏国”。这又与以色列的雇佣辩士们同时操持的现代性话语产生抵触——因为一个“绝对的坏国”是“绝对不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
吴铭世:但是传媒依然操持在强势者手中。
yurikhan:上帝偏爱火力更强的一方。
吴铭世:而持枪的蒙头巾者永远说着含混不清的威胁话语,在传媒的哈哈镜里成为可笑可悲和可恶的玩偶。
yurilkhan:而就在真诚或虚伪的以色列文艺部门专门负责忏悔和反思的时候,在他们转念珠,流眼泪,捶胸顿足的时候,他们的军队并没有放下枪,以主动式的防御理直气壮地开进敌国的首都来保卫自己的领土。
19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7条

查看更多回应(17)

黎巴嫩的更多影评

推荐黎巴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