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 武林外传 9.5分

咱们江湖再见!主要说说老白……

囧囧
2010-08-20 看过
 《武林外传》第一轮热播的时候我几乎没有看,只听说是个非常无厘头的片子,后来在一个穷极无聊的晚上偶然瞥见某个电视台在播一部古装剧,仔细看了看屏幕左下角打的片名,武林外传。当时放到20多集,正是白展堂与佟湘玉假成亲的那一段,第一眼就被屏幕上那个一袭红衣,怒目而视的俊美男子勾去了魂,然后呆呆的想,怎么男人穿红衣服也可以穿的那么艳,那么好看。
  
  于是从网上下载了全部的80集,熬着通宵在24小时内看完,脑海里只留下那个或贫嘴嘻笑或低头沉思或胆小如鼠或挺身而出的白展堂,鲜活灵动。从小到大,除了当年孙兴的杨逍,还没有一个角色可以叫我如此上心。
  
  整个同福客栈,真正能够称得上是江湖人的,恐怕只有一个盗圣,能称上正常人的,也只有一个盗圣。纵观全剧,发现其他角色的智商多多少少有点低下,这一点,在老刑和小六的身上体现的尤为突出,当然,我知道那只是想体现一种喜剧效果。
  
  白展堂这个角色就显得复杂许多,大多数情况下,他嘴贱、好吃、懒做、胆小,缺点枚不胜举,就像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会时不时的撒撒娇,耍耍赖,可是每当危险逼近,他总能很冷静的在一边观察,不动声色,盘算解决的方法,显示出一个成熟男子应有的智慧与魄力。
  
  他是一个一心想要离开江湖的江湖人,又是一个离开江湖后仍被卷入江湖的普通人。与其他几个人相比,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小郭其实很单纯,她的武功不行,阅历更是肤浅,根本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丫头片子,连想做几件好事,都留下个恶名声,只能勉强算是一个半吊子的江湖人,而真正江湖上的人,如果不提起她老爹的名字,多半也没几个知道她的。秀才和大嘴,完全与江湖两个字不搭边,一个是屡次落地的穷酸秀才,会一点四书五经,跟人讲起之乎者也的时候嘴皮子还算利索,毕竟也是曾经把姬无命给活活说死的关中大侠,尽管这是在人家姬盗神脑子极度糊涂的时候。另一位纯粹只是个厨艺不咋地的厨子,虽然梦想着学成武功,做一回武林盟主,可惜现实毕竟是残酷的,先是拜了一个骗子做师父,接着又遇上一个味觉严重失调的老厨子,两次拜师都以失败而告终,就连想去龙门镖局做镖师也是镜花水月,最后一无所得,只好乖乖地继续整他那桌不咋地的饭菜。这样两个人物,自然跟江湖扯不上多大关系。
  
  掌柜的本来倒可以算是江湖人,既是龙门镖局的大千金,又是恒山掌门的夫人,还是五岳盟主的监护人,最重要的是,像她这样开客栈的,但凡有点规模,必然跟黑白两道有些关系,换句话说,应该算是一个“在外面混的人”,这一点,古往今来都是如此。可惜人家佟掌柜的虽然是龙门镖局的大千金,却不会半点武功,丈夫虽然是恒山掌门,然而已经是个死人,五岳盟主虽然全听她的,那也不过是个小屁孩,经营的客栈虽然规模不算小,可是那七侠镇的镇民也实在太纯洁了,来来往往的食客就那么几个,三教九流见的太少,严格来说,她绝对不是江湖人。
  
  回头看看白展堂,按照剧情推断,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应该已经得了盗圣的名号,可见出道很早,混的也不赖,不然绝不会对各种迷药、武功、人及事那么了解。他跟轩辕比赌技的时候二十五岁,那时他到同福客栈差不多两年,可以推算他是在二十三那年退隐的江湖,那么在他二十三岁之前,又发生过什么故事呢?至少有两件可以确定。第一,他去过将军府,顺手牵出了一面叫做贵妃的镜子。第二,他去过皇宫,虽然什么也没偷到手,却打了牙祭。后来我一直不明白,一个敢只身前往皇宫的人,怎么会是一个胆小鬼呢?看完全剧想了半天才渐渐有些明白,之所以胆小,是因为对江湖的厌倦罢。因为厌倦所以想要逃离,并且他对逃离后的这种生活非常满意,每天以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跑堂的身份看着往来过客,再也不用四处漂泊流浪,吃热腾腾的饭,喝香喷喷的酒,穿干干净净的衣服,不必打打杀杀,计算恩怨,有一群值得牵挂的伙伴,何其快乐。他不愿意舍弃这种快乐,因此总是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六扇门的追捕,时间一久,这种提防的心理就慢慢变质成担心、害怕,下意识的要躲开官府中人,别人看到的只是他的胆小,恐怕连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十分胆小,可是在胆小两个字的背后,又有谁能感受那一份依恋与牵挂,以及对平静生活的向往?若真是一个胆小的人,又怎能在那么多危难时刻挺身而出,其实别的不说,单以他的轻功,天底下就没有几个人能奈他何,他又有什么好怕的,不过是不舍罢了。
  
  那么白展堂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好赌,而且赌技应该相当不错,直到遇上那个瞎眼赌王,他的赌博生涯才彻底告终。他贪杯,并且酒量还算不坏,对酒的追求也十分执着,不然也不会一拿了月钱就去外面小喝两杯,还洋洋得意的自称“能喝八两决不喝半斤”。他懂得怜香惜玉,为一路狂追他的展家二小姐又是写书又是教功夫,更为掌柜的那一句“我需要你”而彻底停留。他聪明,有着一肚子的损招和鬼主意,撒起谎来一套一套,脸不红,气不喘,可见当年在江湖上混的时候,没少练。他嘴贫,有时侯还会因为他的多嘴而惹出一点小麻烦,他好吃,连一个小孩子的糖人跟鸭梨都不放过,他懒做,为了少干两天活,把手指头包得一层又一层的来装病,结果弄巧成拙,他阅历丰富,做事冷静,武功也相当的不错,但是最后这一点最重要,他善良。
  
  “我从来没有杀过人,连一只鸡也没杀过。”
  
  像他这样背负盛名的江湖人,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杀过,除了善良,我想不出更好的解释。他偷了别人的东西,还会还回去,只因为他知道别人会担心,会难过,真是奇怪,这样的人,怎么配做一名称职的职业偷儿,太不专业了。在最后一集中,他对凌腾云说“认命吧,你注定这一辈子都是一个好人”,同样的话,也可以送给他自己。虽然他有着身为一个贼应有的专业技术,而且还是一身极了不得的技术,可是他却没有一个应有的心理素养,更没有姬无命那种一心想要融资上市的野心。
  
  认命吧,你注定一辈子都当不了一个称职的贼!
  
  再来说一下剧中我非常喜欢的几个桥段。
  
  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段是假成亲,白展堂一身红衣,连发带也是鲜红鲜红的,那身装扮,养眼的很。他坐在床边,对着新娘说道:“早知道成亲这么简单,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如我们就真的结了吧。”那时侯他应该是带着一点兴奋与期待的,只是在这之前,他几乎没有明显的表露过对佟湘玉的爱意,所以当我看到这里的时候,多少有点疑惑,但也同样的带着兴奋与期待。红巾掀起,另一张熟悉的脸让他刹那间觉得有些迷惑,而后是明白,接着暴怒,他冷冷的用手指着她,脸上的表情叫我又是喜欢又是心疼,那分明是个知道自己被人欺骗后的伤心人呵!佟湘玉心虚的出现,他怒目而视,毫不留情的拂袖离去,整个过程的时间不长,却让我看的惊心动魄,常常在想,如果不是掌柜的对成亲抱有一种心理上的负担,这对有情人,恐怕早成眷属了吧。唯一遗憾的是,再接下去的那集里,两人居然又相安无事了,新娘掉包事件居然在白展堂的心里这么快的就被原谅,倒是秀才那边闹起了不大不小的别扭。
  
  还有一场戏让我看的无比心疼。众人为了引假盗圣出来,在大厅里一声一声的谩骂盗圣,一声比一声响,一声比一声狠,白展堂终于听不下去了,他怒喝道:“够了!”,可是转眼又强忍着痛苦,笑着说:“我四处去巡视一下。”然后缓换缓走上楼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屋顶上,双手捂着耳朵,无奈那些叫骂声却依然飘进脑海,飘进心底,他的眼神那样痛苦、懊悔,却没有半点责备。这时候的他,显得如此的孤单、寂寞,一屋子的人,平时说什么伙伴、兄弟,此刻竟然没有一个能够体会他的痛楚。这时候我才有点了解他,白展堂毕竟是个江湖人,他太复杂,他的心很深很深,虽然平时可以跟大家像个普通人那样玩闹,可是一旦冷静下来,他的心事,没人知道,而且,他也刻意的不让别人知道。
  
  被大多数人认为经典的桥段,应该是那记千古一咬。我承认,这出戏确实煽情,而且沙溢演的极好。他将那种痛苦与隐忍、怜惜与内疚的神情表现的十分到位,感觉那不是一场假戏,站在眼前的,分明是一对真实无比的情侣,他们经历误会与磨难,终于又走在了一起,经典系数直逼当年赵敏咬张无忌的那口。在此之前的几集戏,我一直觉得有点混乱,直到白展堂的离开,王豆豆的出现,才算是摆脱了那种局面。而以“咬”这个方式来收尾,虽有金庸珠玉在前,倒也不叫人觉得讨厌,毕竟能够看到老白和掌柜的终于和好如初,欣喜的很。
  
  80集一遍遍的欣赏下来,连自己都忘记看了多少回,惟独最后一集,只看了一次,然后再也不忍心重放。不因为别的,只是不忍心看着那些人笑着在我眼前说再见,是不忍心,也是不舍得。记得当时的场景是大家站在一起,然后凌腾云问,你们几个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掌柜的微笑着说,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要从哪里看开始说呢?然后大家安静了一会儿,扬起手,笑得格外真,说着,再见了。沙溢是最后一个,当别人已经说完再见,我才听到他那句轻轻的,柔柔的,再见,声音不响,却在我耳旁回响到此刻。
  
  再见……
  
  咱们江湖再见!




(老评撒,不是新写的,上次莫名被豆瓣转到底下的论坛里去了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discussion/19203033/,所以再次贴过来,就酱紫!)
1319 有用
12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53条

查看更多回应(153)

武林外传的更多剧评

推荐武林外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