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死队》:彪悍人生的标准解释

图宾根木匠
2010-08-20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当州长腆着有些发福的肚子在一圈白光中闪现时,我这颗老男人的心立马小鹿乱撞起来。比起《终结者2018》里那个PS出来的水货,这回史爷爷请来的才是本尊。在我短暂的二十余年观影生涯中,这是第三次让我如此按捺不住的鸡冻(第一次是高中时头回看A片,第二次则是在和平影都看IMAX3D版的《阿凡达》)。老了,的确是老了,已经不拿“I’ll Be Back”说事了,州长在短暂的酱油时段中揶揄年过花甲的史泰龙爷爷“只喜欢钻丛林”,然后史爷爷便不动声色的回了句“丫想当总统”。州长转身便走,可怜我的电影青春,便埋葬在州长这彪悍的惊鸿一瞥中了。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这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动作片“国货”,充满了对激情澎湃的1980年代的致敬。自从万维网出现,好莱坞的动作戏路便一日千里的往信息战和互联网上转(《独立日》里居然用人类电脑病毒废了外星人的主机),而史爷爷的怀旧之旅彻底丢掉了二进制的那些娘娘腔玩意儿。硬桥硬马的杀将进去,谁的家伙大谁牛B。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炮开兮轰他娘,管他什么物理定律,反正跟着史爷爷的都是好蛋,好蛋杀坏蛋天经地义,最多挨两记闷棍,擦伤下胸肌,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麦克阿瑟有言:“老战士永不死,他们只是渐渐消失。”影坛悍将比老战士更V5,史爷爷烈士暮年,米基•洛克壮心不已,哪那么容易就消失的?《不可饶恕》告诉我们:牛仔还是老的辣;《敢死队》则告诉我们:硬汉同理可证。男人们骨子里都想要一场彪悍的人生,譬如像杰森•斯塔森一样先打歪情敌的鼻梁,然后在丫的胸口用匕首扎破一个篮球。做完这一切,再挥一挥衣袖,只带走自己的女人。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在后现代的忸怩社会里,两个男人走得近难免被人往Gay上议论,腐女们更是神佛不问,只要俩雄性凑近点,便能YY出一大堆情深深雨濛濛来。热兵器时代的钢铁搏杀一去不复返了,现在讲究经济为先、货币战争,阿德里安•布洛迪都开始演绎《新铁血战士》了,满身肌肉疙瘩的老男人们似乎没有了市场。但史爷爷给我们演绎了一场热兵器时代的古典男性情义,那是某种共用散兵坑的战友情怀。虽有杜夫•朗格看似无情的出卖,但虚晃一枪后内心还是义字为先。朋友想泡妞,哥几个便一同去慷慨赴死,真正的男人,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女人们来了又走,唯有兄弟生死相随。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往远一点忽悠,人类在一神教宗教体系和泛灵论的自然神崇拜之前,还经历过漫长的“身体崇拜”时期。挺胸凸肚的孕妇和高耸入云的生殖器是原始人的长期膜拜对象,时光荏苒,沧海桑田,现代奥林匹克也失去了裸身涂橄榄油的彪悍原意,但硬汉形象和身体崇拜还是顽强的贯穿在我们的文化血液里。现在的肌肉男只限牛郎店和健美表演,但史爷爷带着《敢死队》再次向我们表明:肌肉是用来战斗的。男性气质,归根结底是雄性哺乳动物的气质,是独狼和狮王的做派。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人类社会进入现代时期以来,自由民主的理念要求每一个人都具备宽容、忍耐的德性,即使你认为对方是个傻X,你也得誓死捍卫傻X的权力。两千三百年前,亚历山大大帝一剑砍断了哥丹结,这种快意恩仇的行事方法想必也蛰伏在每一个热血男儿的心头。照施特劳斯的思路,这才是僭主贵族们解决问题的方式,是一去不复返的古代人的“美德”。现实生活越来越低俗而稳固,那就在《敢死队》里醉生梦死一回吧。看着满世界横行的傻X,真想跟泰瑞•克鲁斯似的端着挺AA-12 全给突突了。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史爷爷在神话自己时,也捎带手宣扬了一把冷战气息浓烈的美帝国主义霸权意识。开头就出来一堆戴着阿拉伯头巾的恐怖分子,末了还攻打了一个拉美风情浓郁的独裁小国,美国人进出别家国门如入无人之境,看来1983年的格林纳达给老美喂的心灵鸡汤现在仍然在起作用。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人心不古是全人类古已有之的嗟叹,再往下发展,恐怕人类的大脑会越来越重,但腹肌会越来越少。最后一个镜头,孔武有力的老男人们骑着哈雷摩托呼啸而出,我们分明能看到似乎一去不复返的机车骑士精神,史爷爷就这样用《敢死队》给自己的肱二头肌和男性铁血情怀一起写了篇祭文。

(南方网独家专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182 有用
34 没用
敢死队 - 豆瓣

敢死队

6.8

14578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5条

查看更多回应(55)

敢死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敢死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