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风景 雾中风景 8.9分

简述《雾中风景》的基督教象征

Caesura
2010-07-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的开头,小女孩给弟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起初,只有黑暗。后来有了光。光从黑暗中分离;大地从海里浮现。又产生了河流、湖泊。山也被创造。然后是花朵、树木、动物、鸟儿…

很明显,这个故事是对圣经旧约开篇《创世纪》的转述。但是,小女孩的故事却与圣经有一个显著的差别: 《创世纪》的叙述开门见山地指明“上帝”创造了天地、光明、万物和生命。但是在小女孩的讲述中,这样一个创造的主语却并不存在。这个主语的缺失点明了本片的前提:上帝不见了。

上帝不见了,于是就得去寻找。所以,姐弟两人上路了。上帝--Father,也就是天父--在导演的隐喻中成为了father,父亲。这个从没露面的的父亲对姐弟俩来说是如此陌生。小女孩默默地说:我们甚至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但是我们好想你。

在基督教里,对此世的悲观情绪一直是一种心理主题。圣经把此世描绘为一个危险之地,处处有魔鬼的诱惑和有罪恶的埋伏。上帝的信徒们被比喻做上帝这个伟大牧羊人放逐到满是豺狼的尘世中的纯洁的羊羔。他们需要通过重重考验和历练,通过信仰耶稣这道门,最终走进上帝的羊圈,也就是天国。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导演会用一男一女两位小孩子来作为这场旅途的主角。纯洁的少





...
显示全文
影片的开头,小女孩给弟弟讲了这样一个故事:起初,只有黑暗。后来有了光。光从黑暗中分离;大地从海里浮现。又产生了河流、湖泊。山也被创造。然后是花朵、树木、动物、鸟儿…

很明显,这个故事是对圣经旧约开篇《创世纪》的转述。但是,小女孩的故事却与圣经有一个显著的差别: 《创世纪》的叙述开门见山地指明“上帝”创造了天地、光明、万物和生命。但是在小女孩的讲述中,这样一个创造的主语却并不存在。这个主语的缺失点明了本片的前提:上帝不见了。

上帝不见了,于是就得去寻找。所以,姐弟两人上路了。上帝--Father,也就是天父--在导演的隐喻中成为了father,父亲。这个从没露面的的父亲对姐弟俩来说是如此陌生。小女孩默默地说:我们甚至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但是我们好想你。

在基督教里,对此世的悲观情绪一直是一种心理主题。圣经把此世描绘为一个危险之地,处处有魔鬼的诱惑和有罪恶的埋伏。上帝的信徒们被比喻做上帝这个伟大牧羊人放逐到满是豺狼的尘世中的纯洁的羊羔。他们需要通过重重考验和历练,通过信仰耶稣这道门,最终走进上帝的羊圈,也就是天国。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导演会用一男一女两位小孩子来作为这场旅途的主角。纯洁的少男少女,像新生的未受心灵污染的羊羔,对父亲,这个更高力量的无条件信仰和渴求,正好象征了虔诚的基督徒在心灵上与上帝的对照。

这里,回到上述小女孩在火车上的独白:(爸爸,)我们甚至不知道你长什么样,但是我们好想你。这句话源自于基督教反对者的一个最基本的争论:要是上帝存在,为什么没人见过他,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对于这个质疑,神学家们反驳:信仰是不需要肉眼的验证的。在圣经中,从来找不到对于上帝的外貌或者形象的描述。上帝最多不过是以一团燃烧的灌木和洪亮缭绕的声音出现在摩西的面前。上帝不是一个男人,没有人形,更谈不上被凡人用肉眼所见。上帝一直以一个抽象的、超越理性想象的“概念”出现。他无所不能,包罗万象,甚至大于宇宙和时间本身。这样一个无限的“概念”,怎么可能被任何凡人所“见”?从这一点出发,神学家主张:信仰,就是对无法感知的神秘力量的无条件信服。能看得见的一切东西都不值得信仰。所以,影片里小女孩才会发出“我们虽没见过你但是我们多么希望了解你、和你在一起”的感慨。这样的话,一个基督徒也会对上帝一遍又一遍的倾诉。

但是,基督徒们被告知,在通往天国的信仰之旅上,从来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吃了善恶之树上的苹果的人类本性被玷污,使得真正的信徒在重返纯洁的旅途上陷入重重艰难险阻。正如我们在影片中看到,姐弟两的舅舅拒绝接纳姐弟,更进而对于“父亲”的存在大加质疑,说这一切都是孩子的母亲编出来的谎话。对于舅舅,上帝不存在,他信仰的是人的工厂那高高的烟囱和叮当作响的机器。他不想“参与进来”。之后在雪夜中,我们又看到那匹白马被机器拖走宰杀。小男孩面对这洁白无辜的生命的孤立无援,忍不住嚎啕大哭。再后来,小女孩受到了卡车司机的凌辱,丢失了基督教中女子最重要的善之一,贞操。甚至到最后,追寻“父亲”的旅程仍然要被车票和护照这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所阻碍。

姐弟两在旅途中遇到的最重要的一个人就是那位流浪剧团里的青年。他名字很有趣,叫Orestes,跟著名古希腊悲剧主角、弑母的阿伽门农的儿子同名。看来名字注定他也是一个悲剧人物?他主动让姐弟搭了顺风车。他告诉小男孩自己能让人笑也让人哭。可是当男孩儿问他在剧团扮演什么时,他略带悲伤的回答:我自己的角色。莎士比亚写到,世上男男女女都是演员,一生在舞台上,七年一个角色,扮演着自己。

Orestes扮演着怎样的自己?Orestes自己却不知道。他说自己“只是一只漫无目的的蜗牛,不知道自己要上哪儿去”。他不乏羡慕和敬佩的对姐弟两说:“你们仿佛不在乎时间,但是又好像在赶路。你们好像什么地方都不去,但是又好像确实要去往某地。” 可以看出,orestes不知道自己的角色该怎么演下去,这戏又该向何方发展,他为此感到不知所措。

可是Orestes,在为这种迷茫惶恐的下一秒,总是能够马上又开心起来。他不像姐弟俩那样郁郁寡欢,他仍然会开心地笑、飙车、跳舞、玩闹。他象征着大多数没有信仰的普通人,虽然在生活的多数时候仍然可以享受尘世中最基本的快乐,可以暂时抛开烦恼做个好人,但是尘世的短暂欢乐毕竟不比天国的永恒幸福,这种感官层次的美好总是不会长久。突然之间,没有信仰的orestes们可能感到一种无法克服的失落,甚至一种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这也就是为什么导演安排了orestes爷爷去世的那出戏。突如其来的死亡让小伙子手足无措。因为死亡对于没有信仰的人来说,一定是可怕的、难于面对的。对于死亡这个超越此世和超越理性的巨大概念,如果没有宗教的或宗教般的超验感知,那一定会处于跟orestes同样的结果:害怕,然后逃避。Orestes说他讨厌葬礼,然后骑上摩托车飞快逃出了死亡的现场。

影片中,与这种消极的死亡观对照的自然是姐弟两人在片尾的勇敢表现。她们毫无畏惧的溜上了边境河边的小船,在他们渐渐向黑暗中心驶去的时候,弟弟问姐姐:你怕吗?姐姐回答说:不,不怕。他们的无畏,是因为心中强大的信念支撑着他们前行。这个信念就是:找到“父亲”,找到上帝。和“父亲”团聚的期盼足以战胜一切眼下的恐惧。
   
 旧约《诗篇》第23篇: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你与我同在......"

正如意料之中,哨兵发现了姐弟两并开了枪。姐弟俩遭害。当他们”醒来“登岸的时候,岸上浓雾弥漫,不见五指。这是个很有趣的状态,介于完全的黑暗和完全的光明之间,一种混沌的似有光似没光的中间态。这不难让人联想起《神曲》中那个介于地狱和天堂之间的炼狱。炼狱中住着犯过较轻罪孽的上帝的信徒,他们死后被用小舟从尘世运载到这个宇宙边缘的去处,卸下他们轻小的罪孽包袱后,才可以最终升入天堂。姐弟两也带着必须洗掉的罪孽,乘着小舟来到了黑暗与光明之间的浓雾中的炼狱。

在岸上,姐弟俩看到了一颗郁郁葱葱的大树。曾经一个晚上,青年orestes捡起过一段胶片,说是从里面可以看到浓雾中的一株绿树。但是他们三人凑在路灯下,却最终什么都没有看到。可以推知,这棵绿树暗喻着耶稣基督--圣经中的Tree of Life,”永生之树“。正如前文提到,上帝说,只有通过信仰耶稣基督,才能最终通向天堂。耶稣基督向人们传教:信仰我吧,给你永生! Orestes虽然是个充满善心为人正直的好人,基本符合一个基督徒的品质(除开同性恋这个罪?),但是他没有在胶片里”看到“这颗绿树,他放弃了,他说自己只是在开玩笑。虽然曾离基督那么的近,但是他最终仍然只做了一个困于世俗烦恼的凡人。

从水里浮出来的那只手,惟独缺了指引方向的那根食指。这正在暗示着orestes,他迷失了方向,除非他有信仰,否则没人能够给他指明生命的道路。于是orestes只得痛苦的悲号:我就算现在大喊又有谁听得到呢!他也许永远不得见永恒生命的郁郁葱葱。而姐弟两追寻了心中的那个不灭的信念,不在路途中迷失,最终来到了雾中的河岸,一起合抱着永生之树。
9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雾中风景的更多影评

推荐雾中风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