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merican Crime-The Torturing Death of Sylvia Marie Likens

Shueri
2010-06-2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 花季女童受虐惨死
1965年10月26日,印第安纳波利斯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发现一个年轻女性死者。电话来自城市贫困地区一个车站前的电话亭。报案者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个尚未完全变声的少年,并且十分紧张。他向警方指出了案发地点:East New York 街3850号,也就是死者后来被发现的地方。

当警察们来到匿名报案者提到的肮脏简陋的房子时,发现了Sylvia Marie Likens 消瘦的尸体,尸体上布满了瘀伤和小型伤口。这些小伤口后来被证明是由火柴和烟头造成的烧伤,数量超过一百个。尸体上还有几处大块剥落的皮肤。死者胸前被烙下一个大大的“3” 字。但是,最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在死者的腹部正中被烙上了这样一行大写字母:" I'M A PROSTITUTE AND PROUD OF IT !" (我是一个妓女,并以此为荣!)

至此,这起号称“一个受害人身上犯下的最恐怖的罪行”被逐渐揭露。

制造这起罪行的是一群青少年,有些只有十一、二岁,以及一位为首的37岁妇女。该妇女名为 Gertrude Baniszewski (读作:戈特鲁德.班尼谢夫斯基)。Sylvia 和她的妹妹——15岁的残疾姑娘 Jenny Fay Likens (因小儿麻痹导致腿部残疾,在腿上带有辅助行走装置)是当年7月初来到Ba






...
显示全文
1. 花季女童受虐惨死
1965年10月26日,印第安纳波利斯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称发现一个年轻女性死者。电话来自城市贫困地区一个车站前的电话亭。报案者的声音听起来像一个尚未完全变声的少年,并且十分紧张。他向警方指出了案发地点:East New York 街3850号,也就是死者后来被发现的地方。

当警察们来到匿名报案者提到的肮脏简陋的房子时,发现了Sylvia Marie Likens 消瘦的尸体,尸体上布满了瘀伤和小型伤口。这些小伤口后来被证明是由火柴和烟头造成的烧伤,数量超过一百个。尸体上还有几处大块剥落的皮肤。死者胸前被烙下一个大大的“3” 字。但是,最让人惨不忍睹的是,在死者的腹部正中被烙上了这样一行大写字母:" I'M A PROSTITUTE AND PROUD OF IT !" (我是一个妓女,并以此为荣!)

至此,这起号称“一个受害人身上犯下的最恐怖的罪行”被逐渐揭露。

制造这起罪行的是一群青少年,有些只有十一、二岁,以及一位为首的37岁妇女。该妇女名为 Gertrude Baniszewski (读作:戈特鲁德.班尼谢夫斯基)。Sylvia 和她的妹妹——15岁的残疾姑娘 Jenny Fay Likens (因小儿麻痹导致腿部残疾,在腿上带有辅助行走装置)是当年7月初来到Baniszewski 家的。

当时,Sylvia 的父母——Likens 夫妇将两个女儿交给自称是Wright 夫人的Baniszewski 夫人照顾,以便能随所在的嘉年华表演队伍进行巡演。

2. Baniszewski 其人
  在遇到 Likens 夫妇之前,Gertrude Baniszewski 的生活一直拮据而低落,但未有任何犯罪记录(至少Gertrude Baniszewski 自己是这么说的)。她于1929年生在一个平民家庭,原名Gertrude Van Fossan,在家里六个孩子中排行老三。年轻时,比起她的母亲,她更喜欢父亲。Gertrude Baniszewski 11 岁时,她深爱的父亲在她眼前死于心脏病突发。父亲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在少年时期,她经常与母亲发生冲突。16岁时,Gertrude Baniszewski 从高中退学,并与18岁的John Baniszewski 结婚,此后便不停的怀孕。虽然John Baniszewski 是一位警察,负有维护法律的责任。但在被妻子惹恼时,他经常违反法律殴打妻子。John经常用拳头解决他和妻子之间的分歧。结婚十年之后,两人离婚。
  
  在离婚之后, Gertrude Baniszewski 与Edward Guthrie相遇并结婚,但这段婚姻只持续了三个月,原因是Edward不愿意抚养妻子与其前夫所生的孩子(当时Gertrude Baniszewski 已经有4个孩子)。此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和前夫John又再次结婚。复婚七年,又生育两个孩子之后,1963年,两人第二次离婚。这时,一个比John年轻的多的男人——Dannis Lee Wright 看上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当时Dennis只有23岁,而Gertrude Baniszewski 已经37岁。Dennis对待他的未婚同居女友很不认真。他两次使Gertrude Baniszewski 怀孕,其中一次流产。在Dennis偷偷离开之前,Gertrude Baniszewski 给他生了一个儿子——Dennis Jr.
  
  在与Likens 一家那次致命的会面时,瘦弱的Gertrude Baniszewski 看起来有些未老先衰。她的脸由于操劳和早衰而布满皱纹。尽管还没到四十岁,她已经怀孕十三次以上,分娩七次,流产六次。她不间断的吸烟,患有哮喘病、支气管炎和神经衰弱。她的收入来自前夫们时有时无的子女抚养费(孩子们的两位父亲都犯有严重罪行)。她仅能靠类似熨衣服和看孩子这样的零活儿挣几个美元。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最小的孩子是私生子,她自称为 Wright 夫人。
  
  Betty Likens 和她的两个女儿刚刚搬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附近。她和丈夫Lester Likens 最近刚刚分开。由于Lester 需要不停找工作为一家人糊口,一家人经常搬家,他们刚好在这里站下了脚。
  
  这天,Sylvia 和 Jenny 以及她们的新朋友 Darlene McGuire 正和其他十几岁的女孩子一样漫无目的的在路边散步时,遇上了一个叫Paula Baniszewski 的女孩。Paula是个性情卑劣的17岁胖女孩。她与一个已婚男人胡搞,并怀上了他的孩子。
  
  几个女孩子来到了 Baniszewski 家嘻嘻哈哈的喝着软饮料。Paula邀请其他人在家中过夜。Sylvia 和Jenny根本就不用请示她们的妈妈就答应了,因为妈妈正在蹲监狱。

3.寄养
  第二天,Lester Likens 接到妻子被捕的消息。他带着年纪最大的儿子——19岁的Danny,来到被疏远的妻子的住处,想要接走Sylvia 和 Jenny。他在那里没有找到自己的两个女儿,又到邻居家四处寻找。Darlene MacGuire 告诉他,她的女儿们在Baniszewski 家。
  
  当Lester来到自称Wright夫人的Gertrude Baniszewski 时,天色已经很晚,他感到又累又心烦。他向Gertrude Baniszewski 谈到他如何与妻子Betty重归于好,并且准备和嘉年华一起巡游。“Wright夫人”慷慨的邀请他在邋遢的房间里的那布满尘土的沙发上过夜。
  
  转天,Lester先生要求,也可能是Gertrude Baniszewski 主动提出(在这一点上记录不甚明确)让Sylvia和Jenny搬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住。无论如何,两人达成了协议,那就是将两姐妹寄养在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两姐妹的父亲每周向Gertrude Baniszewski 支付20美元。
  
  一年多以后,在法庭上,Lester将要被讯问他当年是否考察过这个家庭。他回答道:“我不喜欢瞎打听别人”。他这样形容自己当时不负责任的做法着实让人感到非常别扭。如果他当时稍加留意,就会发现这家里没有灶具,只有一个Hot Plate(可能是类似电热锅的东西),床也早就不够用了,厨房抽屉里只有三把勺子。在Sylvia被折磨的日子里,甚至只剩下了一把勺子。
  
  就这样,Lester Likens 把他的两个小女儿托付给了这个他只认识了几天,并且没有经任何人推荐的女人。但他肯定知道,除了他的两个女儿,这个女人还要凭一己之力养活自己的一大群孩子。
  
  在离开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之前,Lester向“Wright夫人”提了一条他注定要悔恨一生的建议:“您一定要对这两个孩子严加管教,她们的妈妈以前太过放纵她们了”。

4. Sylvia Likens 是谁?
庭审中,一位公诉人说:“她注视远方的眼神充满了希望和和期待。”

在 John Dean (在水门事件后,为了避免别人将自己误认为是因水门事件而著名的另一个John Dean,作者已改名为Natty Bummppo )所著 The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一书,以及Kate Millett 所著的纪实作品 The Basement 中,Sylvia 被描述成一位普通的少女。她非常喜欢去教堂,并且功课成绩一般,喜欢滑旱冰和跳舞,她的绰号叫Cookie(小点心),她还非常有幽默感,而且笑的时候总不张嘴,因为她对自己少了一颗门牙这件事感到很害羞(这颗牙是她和一位兄弟打闹时弄掉的)。

Dean 引用了一位熟悉Sylvia的人的回忆:“Sylvia让人感觉是家里一个落单的孩子,因为她是在两位双胞胎之间的出生的”。Likens家的两对双胞胎都是异卵,并且都是龙凤胎。Danny和Diana比Sylvia大两岁,Jenny和Benny比Sylvia小一岁。

Likens一家总是很穷,夫妇的婚姻也是矛盾重重。Lester和Betty分分和和许多次了。因为家里有两对双胞胎,其中还有一人身患残疾,Sylvia总是感觉时常被父母忽略。

在Sylvia 只有16年的生命中至少搬了十四次家。当父母觉得把Sylvia和Jenny带在身边很麻烦的时候,就会把他们送到奶奶家或者寄养在别人家。

像其他少女一样,Sylvia通过打零工挣了些零钱,她可以给别人带小孩或者熨衣服(有讽刺意味的是,和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工作没什么两样)。同样,他还非常喜欢听音乐。在那个年代,她最喜欢的摇滚乐队理所当然的是“披头士”乐队。她自己也很喜欢唱歌。在她刚到 Gertrude Baniszewski 家时,她经常唱歌给Stephanie Baniszewski 听,后者也会跟她一起唱。Sylvia最喜欢的旋律里有这样一段歌词“天上的群星……”。

Sylvia和她的残疾妹妹非常亲近。当几个姐妹一起去滑旱冰时,Jenny就在她那只健康的脚上穿上旱冰鞋,Sylvia会拉着她在旱冰场上转圈。这样,Jenny即使带着腿上的支撑装置,也能感受滑冰的快乐。

5.可疑的开端
Likens姐妹与Baniszewskis一家度过的第一个星期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认识了一下周围的其他孩子,熟悉了一下新学校。但是,在第二个星期里,Likens夫妇给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工资到的却很慢。Gertrude Baniszewski 向两姐妹大吼大叫,“我照看你们两个贱货两个星期,却什么也没得到!” 。因此两个孩子都得躺在床上把屁股露出来任 Gertrude Baniszewski 打。

挨打后的第二天工资就寄来了。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星期Gertrude Baniszewski 又找到了体罚两个孩子的理由,因为她相信Sylvia正在带领其他孩子从储藏室里偷东西。

从此,sylvia的三条“罪行”便不断的被控诉:一是她“不诚实”,二是她“心理不纯净”,第三条,也就是导致她的腹部惨遭烙印的那条罪行,就是“乱性”。

这些控诉里有哪条是真实的吗?Sylvia的妈妈曾经在商店偷过东西,Sylvia也承认自己曾经至少偷过一件东西。虽然如此,Gertrude Baniszewski 还是在sylvia没偷过她家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指责并惩罚了她。Likens家有从垃圾堆里拣空汽水瓶子换钱的习惯。但Gertrude Baniszewski 错误的认为Sylvia的这种行为就是偷窃。
除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强加给Sylvia的污点外,没有任何原因可以让人相信Sylvia是个肮脏的女孩。Sylvia很可能是个处女,虽然她偶尔很喜欢跟男孩子调情。

这些指责很有可能是Gertrude Baniszewski 自身恐惧的外在表现。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Gertrude Baniszewski 曾经偷窃,但在她当时的处境下,偷窃一定非常有诱惑力。由于长期受慢性病困扰,并且要照顾许多孩子和一个婴儿,她本人及其住处的卫生情况也非常糟糕。由于 Gertrude Baniszewski 本人曾经两次未婚先孕,并且她17岁的女儿,Paula也未婚先孕了,所以他很可能也对她自己及女儿在贞洁方面的名声感到担忧。

在刚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家的一段时间,Sylvia每个星期都和Gertrude Baniszewski 的孩子们一起去教堂。Paula Baniszewski 曾经跟她妈妈谈论道在一次教堂组织的晚餐上,Sylvia曾经像猪一样大吃特吃。这样,Gertrude Baniszewski 和她的一些孩子们就找到了一个惩罚Sylvia的方法。这个方法和他们使用过的其他方法一样,有着十分邪恶的逻辑:Sylvia的香肠会在餐桌上被传一圈,大家都朝里面洒一堆辛辣的作料,之后Sylvia会被命令把那东西吃掉。Sylvia顺从的吃了下去,又很快的呕吐了出来。之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又命令她把呕吐物再吃下去。

在这之后,Likens夫妇曾顺路拜访过Gertrude Baniszewski 一家。之前,在他们的两个女儿由于工资没有及时送到Gertrude Baniszewski 手中而被毒打几天之后,他们也拜访过。但在这两次拜访中,以及后来的几次拜访中,Likens姐妹没有一个人对她们的遭遇发出抱怨。

6.她是一个受虐狂吗?
Likens 姐妹对Gertrude Baniszewski 暴行的逆来顺受引出了一个问题。检察官Leroy K. News 在为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 一书所作序言中写道:“人们曾经无数次的问我,Sylvia为什么不一跑了之?”当这起案件最初被报道时,一家报纸的通讯员也问道:“她是一个受虐狂吗?”

可以说,有很多原因导致了她的顺从,但“受虐狂”并不是其中之一。首先,Sylvia对“不适当的管教”根本就没有什么概念。根据Dean的记录,Sylvia和jenny “经常受到不公正的惩罚”。她们一开始挨的打可能不公平,但也并非是完完全全的“虐待”。大人们总是拿小孩子的吃相说事儿,就像在美国名骂 “EAT YOUR VEGETABLES!" 里说的那样。所以,即使是Sylvia那加了所有调料的香肠也不被认为是非常过分的。事实上,至少一名成年人目击了Gertrude Baniszewski 的虐待行为,目击者虽然感到不安,但并不认为此事严重到需要报警的地步。

根据 The Indiana Torture Slaying 一书,一对带着两个孩子的中年夫妇——Raymond Vermillion 和 Phyllis Vermillion 在1965年8月末的时候搬到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家隔壁。Phyllis Vermillion 在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的工厂值夜班,他也需要为他的孩子找一个保姆。他决定去拜访Gertrude Baniszewski 。 他认为一位育有七个孩子,并替别人带着两个孩子的母亲一定也能好好照看他们家的孩子。

于是两家人围坐在桌边,喝起了咖啡。孩子们正互相吵闹,襁褓中的Dennis 被吵哭了。Vermillion 这时注意到了一个清瘦,漂亮而又紧张害羞的黑眼圈女孩。“那就是Sylvia”,Gertrude Baniszewski 指着说。“她那黑眼圈是我打的!”Paula Baniszewski 补充道。就在炫耀她的“成就”前,Paula 刚把一杯子热水泼到了Sylvia的身上。

不难理解,Phyllis Vermillion 决定到别人家找保姆了。但比较难以理解的是,她并没有把她所看到的和所听到的报告给有关当局。

十月的早些时候,Vermillion 又拜访了她的“大家庭”邻居一次。这次,她又看到了Sylvia。这时的Sylvia已经神情恍惚,如行尸走肉一般。她的另一个眼圈也黑了,嘴唇也肿了起来。“我又把她打了”,Paula自告奋勇的说。后来,Paula开始用皮带抽打没精打采的Sylvia。Phyllis Vermillion 再一次离开了Gertrude Baniszewski 家,并且不认为警察应该知道她的所见所闻。如果一个被认为正常,负责任的成年人不把Gertrude Baniszewski 的行为当作犯罪,谁又能指望一个像Sylvia一样没人管的孩子能把那当成犯罪呢?

她可能从来都没有想过一跑了之。她能去哪?当事情发展到睡在大街上都比跟Gertrude Baniszewski 一家在一起舒服的时候,她又没法跑了。Sylvia后来有时被棒起来,有时被锁在地窖里……或者被绑在地窖里。

实际上曾经有一次,Sylvia和Jenny确实抱怨过她们的遭遇(详情见下文),却没人相信她们。对不被信任的恐惧一直以来不断加强,这也是导致 Sylvia沉默的原因。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她正在问自己一个问题,通常,很多被挑刺儿的孩子也都爱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别人不喜欢我?”。但Sylvia知道自己难以回答这个问题。

向其他人申诉也就是要告诉别人自己被如何虐待。当虐待一步步加剧,耻辱感也使Sylvia沉默。Sylvia和她的妹妹必定非常惧怕Gertrude Baniszewski ,害怕如果把事情说出去会引来Gertrude Baniszewski 的暴怒。最后,Sylvia也很有可能是为了保护妹妹而忍气吞声。她也许害怕把事情说出去后,Jenny会被Gertrude Baniszewski 报复。

第七章:恐怖渐现
Sylvia 在Baniszewskis 家的生活并不是一夜之间变得恐怖的,这一点非常值得强调。相反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始于九月间隔三差五的不公正的惩罚,到八九月间经常性的苛责和体罚,最终演变成十月里令人震惊的虐待。

在与 Gertrude Baniszewski 相处的第一周里,Sylvia跟Baniszewski 一家去相同的教堂,跟其他孩子一起听唱片,看电视,与朋友们一起逛公园;他和 Stephanie 及Paula一起去上学,跟 Gertrude Baniszewski 和 她的孩子一起吃饭。

当然,在Gertrude Baniszewski 家住着的所有人来说,吃饭并不是一件令人感到非常享受的事。有十个需要吃饭的人,却没有一个像样的锅灶。他们只吃些饼干和三明治之类的食物。由于汤可以简单的在加热器上热一下,所以汤在食物中占了很大比重。但是,因为当Sylvia搬去的时候家里只有三个勺子,他们只能轮班喝汤,后来只剩下两个,最后竟只剩下了最后一个。这仅有的一个汤匙被一个人用完之后会被拿到水龙头下冲一冲,然后传个下一个饥饿的人。

据信,八月下旬的某一天,Sylvia 透露他曾经让一个男朋友跟她一起躺在被窝里。“那你会怀上孩子的!”Gertrude Baniszewski 喊道,紧接着就在Sylvia的裆部狠狠的踢了一脚。之后便一脚接着一脚踢向了Sylvia的生殖器。后来的尸检表明,Sylvia的耻骨附近区域被严重击伤。

Sylvia被臆想的怀孕激怒了真正怀孕了的Paula。Paula把Sylvia打倒在地,叫道:“你不配坐在椅子上!”显然,出于复仇心理,Syliva对她的高中同学说Gertrude Baniszewski 家的两位“大姐”是“妓女”。

Stephanie 15 岁的男朋友 Coy Hubbard,听说了这件事,一气之下打了Sylvia 一顿。Coy 是一个英俊的小伙子,黑色卷发。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是学校里最不好管的孩子之一。后来,他经常拿Sylvia练柔道,把她扔到墙上或是地面。而 Sylvia挨了这通练之后,还要被Gertrude Baniszewski 打一顿。

Gertrude Baniszewski 唆使附近的孩子相信一些关于Sylvia的不好的传言,并施以报复。Gertrude Baniszewski 告诉连曾经很喜欢Sylvia的Ana Siscoe,说Sylvia 曾经称 Ana的妈妈为“鸡”。于是Ana恶毒的攻击了Sylvia。在那次“近战”中,Sylvia 可能痛苦的捂着肚子,大叫“Oh,my baby!”

种种迹象表明,尽管Sylvia还是处女之身,但由于身边的人的风言风语,她对自己的“身孕”深信不疑,她对生育这件事还很无知。Gertrude Baniszewski 对她的女儿Paula造谣说Sylvia曾经就性事诽谤过Paula。Gertrude Baniszewski 还对另一个女孩Judy Duke 说过类似的话。这导致了更多的争吵和打斗。

Sylvia真的诋毁过身边女性的道德吗?可能吧。她被栽赃了很多轻率的性行为,因此可能尝试将此种负面关注转移到其他人身上,以保护自己。——“你是个怪物!”——“不,你才是怪物!”这样的争吵每天都会在全世界各处的学校操场发生。不过,这也也很有可能是因为 Gertrude Baniszewski 故意栽赃指责Sylvia,以便挑起其他人对Sylvia这一替罪羊的反感。

Paula 很快就养成了随便抄起手边的家伙就朝Sylvia头上摔的习惯,有时是盘子,有时是瓶子,有时是铁罐子。在大家折磨Sylvia的时候,经常命令 Sylvia的妹妹Jenny 打她。Jenny胆怯的拒绝了,然后Gertrude Baniszewski 愤怒的愁了她一个耳光。Jenny于是服从了命令。但她之后说她用的是左手而不是右手(Jenny 不是左撇子),这样Sylvia并不会真感到疼。

第八章:“无性的”性迫害
十月初的时候,一次意外事件使Gertrude Baniszewski决定让Sylvia退学。Sylvia没有上体育课需要穿的运动服,Gertrude Baniszewski 也不给Sylvia钱去买一套。然而,一次Sylvia从学校回来时穿了一件她自称是“找到”的运动服。Gertrude Baniszewski 不理智的认为这是Sylvia偷来的衣服。在Gertrude Baniszewski 的纠缠下,Sylvia承认这件衣服确实是偷来的。Gertrude Baniszewski 于是掌掴、脚踢Sylvia,最后又用皮带抽了一通。

之后,Gertrude Baniszewski 又把Sylvia偷窃的事放在一边,把矛头转向她曾断言的Sylvia乱交一事,并诅咒了她一番。然后又开始踢Sylvia的裆部。当天的晚些时候,由于感到Sylvia没有因为偷窃而受到足够的惩罚,Gertrude Baniszewski 又用燃烧的火柴烧了Sylvia的“不老实”的手,紧接着又是一顿皮鞭子。

“火烧”成了后来折磨Sylvia的主要一种方式。Gertrude Baniszewski 想出这一方式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一次她的前虐待狂男友Wright在她脖子上掐灭了一根烟头。

由三教九流组成的团队从此开始用燃着的烟头和火柴烧烫Syliva。Paula殴打Sylvia直到手部骨折,之后又用手上的石膏打她。附近一些孩子最喜欢的消遣就是去找Sylvia:踢、打、看或者模仿Coy Hubbard的柔道招数打翻她、火烧等。

验尸官将通过尸体上的两个迹象展示Sylvia曾经忍受多么大的痛苦:Sylvia每个手指上的指甲都因为剧痛时乱抓而向后折断。她疼痛时紧咬嘴唇用力过度,导致下嘴唇部分撕裂。

随着对Sylvia 的迫害进一步恶化,迫害的实质更趋向于性迫害。然而,这样的迫害又被奇怪的称为“与性无关”的性迫害。与性有关的方面始于对Sylvia的持续不断的嘲笑,断言她乱交,并逐步升级到Gertrude Baniszewski 对她挡部的剧烈踢打。还有许多其他“与性相关”的攻击,其中之一曾被简短的描述,但并非人们通常所了解的“性攻击”。没有相关的报告表明Gertrude Baniszewski 曾经对Sylvia进行任何带有同性恋意味的抚摸。那些沉溺于殴打和折磨Sylvia的男性中据信也没有任何人曾强奸过她或强行对他进行口交。验尸官发现Sylvia生殖器周围由于脚踢而产生了严重的淤肿,但在她阴道内部各个层次的褶皱都与强奸的特点不符,而且,精液残留检验结果也呈阴性。

这群禽兽对Sylvia施加了所有人类能够想到的手段进行迫害。正因为如此,Sylvia没有被强奸就显得非常令人不解。 Gertrude Baniszewski 也许害怕被称作“性变态”(假设她知道这个词的意思),所以才没有用手指或舌头侵犯受害人的性器官。Coy Hubbard害怕让她的女友Stephanie认为自己不忠。还有可能,如作家Millett在她的一些令人信服的推理段落总所描述,这些人深信 Sylvia是一个“婊子”并害怕与她的性接触会导致性病或其他不知名的传染病。
59 有用
3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美国田园下的罪恶的更多影评

推荐美国田园下的罪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