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剪刀手与艺术家之间的纠纷

草威
2010-05-21 看过
快毕业了,我有一个愿望,就是和多年来朝夕相处的哥们儿们一起去电影院看一部电影,这电影叫《无人区》。现今看来,这愿望再难实现。《无人区》成了无人去,不是大家不想去,是谁也不能去。

一直喜欢宁浩,自《疯狂的石头》之后,他的作品我都看过多遍,每一遍都身心愉悦。在他的电影里到处散发着黑色的光亮,那是一种特殊的智慧,这智慧在中国所有以“代”著称的导演里都没法找到。他喜欢让“坏人”各自为阵,你争我夺,也喜欢让他们良心发现,弄巧成拙。在冯小刚之后,他做到了真正的有趣。这种有趣源于宁浩的嫁接,他在别人的土壤里开出了自己的花朵。于是我们看到的中国电影,就有了另外的疆界。

宁浩常常被人诟病说模仿盖里奇的痕迹太严重,我理解这种声音。但我总觉得对于一个年轻的创作者,模仿是必需的。从周星驰到周杰伦,他们每一个人都在模仿,都在前人的基础上加上自己的想法。在不抄袭的前提下,模仿是在寻找捷径。只是有人模仿的好,有人模仿的差,这就是大家天差地别的原因。

只有两部获准公映的影片,就晋升为亿元俱乐部中的导演,就能够和号称艺术家的张大导演、陈大导演分庭抗礼。按理说,中国的电影局领导们应该给宁浩戴红花、发奖章才对。这是多么牛逼的青年人啊。可领导们不为所动,正襟危坐,铁面无私。比较出彩的是赵葆华同志,他话锋一转,居然拐到“青年导演不要自恋”的话题上去,真是老将出马,拿你当猴耍。

说到自恋啊,我见过牛叉的,有人拍了部片子叫《寻找成龙》,烂得让人牙根发痒,可因为他是广电总局的头头,他就能把一帮没事可干的明星招呼过去,让他们煞有介事的为自己鼓掌。他感觉良好的站在台上,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接受赞誉。自恋这种事儿吧,关键是要自己感动自己。看过江局长的表演,我想大家都服气了,没人再敢说自己自恋。

“全是坏蛋,没好人。”这是总局给出的《无人区》被禁的原因,这种猪一样的逻辑在广电总局那个猪逻辑公园里很常见。总局的看官们总是在给那些导演们做一些糟糕的提醒,他们试图在创作者的大脑里建立起这样一个反射弧:在拍片前先揣测一下上意,把怎样拍好影片放在一边,先想想哪些能拍哪些不能拍。这和前些日子福建省教育厅颁布的十条禁令异曲同工,那意思都是在告诉你们要乖,要看着我的脸色行事。在老师和导演这两种职业本来就被妖魔化的今天,如果大家都把精力放在讨好今上,那我们还能有自己的人民教师,自己的艺术家吗?我觉得可能会有的,但是,他们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一贯潇洒的韩寒,在《独唱团》屡次被毙之后,也只得无奈的表示,“不是我的头太大,是对方的那里太紧了。”在一个《知音》泛滥的国家,《独唱团》却难产,很难想象我们的总局总署的思维该是怎样的怪诞。

确实奇怪,我们都盼着这个民族能够有一些进步,可是每每到了进步的时候,就总有一些人跳出来扯扯后腿,这些人大多身居要职,他们带着红色的袖章,拿着红色的文件,因为刚才喝多了,所以脸也是大红色。他们的嘴里念念有词,他们自娱自乐式的呼唤着这个时代的“真善美”。21世纪都快过去10个年头了,他们居然还在宣讲着那些虚假的道德教化,我只能说,这是智商问题。

让我们回到自恋的话题,如果把剪刀手赵德华的文章进行缩句,然后得出“人不要自恋”的结论,那我是同意的,自我陶醉沾沾自喜一定会影响人的进步。但这并不是原则问题,把语境具体一点,若是一个创作者对自己的创作才华自恋,这在我看来没什么,如果他的作品变差了,大家不去看就是。但如果一个手拿剪刀满嘴道德经的领导干部对自己手中的公权力自恋,对自己阉人的手法自恋,对自己那谁也说不明白的“艺术家的社会责任感”自恋。哼哼哈哈,那你说他是个什么东西哇。

现在,我只能对着那些海报,和放出的预告片流口水。可我倒是希望《无人区》不要上映,动了刀子的蛋糕不能摆上宴席。我想起从前一个作家说的话,他说他那篇小说到最后发表的时候,其实已经不是他写的,而是编辑写的,几乎每一段都被编辑无情的删改过。所以对于他,这也是一部新小说。后来书卖得不错,他心里直别扭。

宁浩作为一个对自己的作品有所要求的导演,遇到了这帮大神,肯定心力交瘁又无计可施。我作为他的影迷,祝他好运。你还年轻,未来的世界也还年轻,还怕等不到太阳落山吗?

咳咳,最后,感谢国家,感谢总局,感谢剪刀手,感谢你们帮我们大家省钱,人的记忆总是靠一些遗憾来填满。



草威
脉搏:http://www.mtime.com/my/caowei/
3332 有用
239 没用
无人区 - 豆瓣

无人区

8.2

36147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386条

查看更多回应(386)

无人区的更多影评

推荐无人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