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以此文纪念我人生第一任男偶像

千樹
2010-05-19 看过

上周六上午瞄到朝廷八台正在放老版三国,周公瑾被孔明三气吐血,孔明背过身,羽扇一挥道“放行!” 可怜周郎一路昏迷到了江畔,江水清清,芳草萋萋,东吴旌旗黯淡,人马稀疏。一代儒将一代英雄一代帅哥就要命丧了。我正等着躺在担架上的公瑾用尽最后一口气隔江大叹一声:“既生瑜,何生亮!” 毛阿姨苍凉的歌声伴着厚重简单又古朴的旋律轻轻响起,直击心脏。 对呀,公瑾还要回到家中和小乔诉诉情,谈谈韵,抚抚琴,脱下战袍,换上汉服,扎个素雅纶巾,隔江怅然而望荆州,长恨孔明之才不能为东吴所用,托付都督重任于鲁肃。。。秋风起兮,英雄悲,既生瑜何生亮! 再后来,孔明渡江吊公瑾,子龙甚怪之,孔明摇着扇子怅然道,公瑾一去,怎不另天下英雄同悲?!我当然相信孔明是真悲切,那祭文念的。。。据说当日唐国强演这出吊唁戏时,把头都磕红了。 当年爸妈也是和我一起看老版三国的,他们倒是称新版不错,倘若这评价是相对客观,我更加不愿评新版,看归看,权当怀念,谁让我人生的第一任男偶像唐国强版诸葛亮在此老剧呢?遥想当年萝莉,不禁沧然,原来为偶像写文这等壮举我早已深谙其道。 管他关公面红脖子白,刘备好哭爱拢袖管,管他孙权小儿发红眼不碧不似少年,我就爱那曹操的浑厚声线,周郎的儒雅白面。更不用说小乔的眉目温婉,貂蝉的红衣美艳,孔明的风骨翩翩深邃双眼。我也偏爱那半文不白照搬的原文,朴素的打斗,无多雕饰却深得原著精髓的音乐。 电视上新版三国昨晚终见孔明出镜,可惜念词时而拖沓不自然,表演浮于表面,痕迹稍重,真不如唐蜀黍底气足中气足,又那么快就从了刘皇叔。再当我看见刘皇叔慢镜头侧面正面背面三次跪下,我忍住不去捂眼睛,为什么现在的大陆男导演就是喜欢如此狗血的镜头运用呢?我不禁质问苍天,这是为什么? 就因为当年也是剧组成员的张纪中许诺“我们会像拍三国演义一样拍笑傲江湖”,金庸就一元卖笑傲江湖的版权。再看王扶林说的:“那个年代客观条件有限,但人的观念也不同,可以用心投入去塑造真正文学上的形象,演绎真正文学名著中的故事。如今观念不同了,相信客观条件很难让人再用这种心态来拍摄四大名著了吧。” 我不禁想到,前些时候新版里大小乔出场于幽静竹林中,画面虽美,只是,她们明明抚的是琴,配的音乐却是筝,脑海里闪过TVB。。。不再提了 实在颇为怀念唐蜀黍那狭长的双眼和浅蓝色纶巾,于是找到老版,毫不犹豫地点击第27集,该是孔明出场的时候呢,果真不假。。。只见孔明终于跪拜了刘皇叔,之后伴着古琴,有清亮男声唱到: 茅庐承三顾促膝纵横论 半生遇知己蛰人感兴深 明朝携剑随君去 羽扇纶巾赴征程 龙兮龙兮 风云会 长啸一声抒怀襟 归去来兮 何夙愿 余年还做垅亩民 清风明月入怀抱 猿鹤听我再抚琴 孔明27岁出山,54岁病死五丈原,真如歌中所唱“半生遇知己”,悲在他终不能归去做“陇亩民”。孔明出山,其友叹到孔明生得其主却不得其时。如此,每想到三国中的英雄将帅明君谋士终是战死的战死病死的病死,出师未捷身先死,结义金兰不得同死仇也报不得,惺惺相惜却狭路相逢,又有红颜薄命,便不忍卒读,不忍再看。毛阿姨您唱得好“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再想那开篇之词写的“一壶浊酒喜相逢”,悲催之后都付笑谈吧!我始终是极爱三国演义,只有此处没有胜为王败为寇的道理,各个都是英雄,还不是那种太平天国类的草寇英雄。并非每个乱世都出得了这样有文化的英雄,汉末三国魏晋的风骨啊! 新版刘备曾叹,生逢曹操此等奸雄不知是幸也不幸? 公瑾生逢孔明是幸也不幸?凤雏生逢卧龙是幸也不幸?独留那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是幸也不幸?那些生逢乱世不为青史所记的人们又是幸也不幸?恐怕无解吧。有幸,后世的我们可以笑看此段历史此番演义。我当年写我偶像的作文已经找不到了,唐蜀黍也几乎成了毛爷爷专业户,我只怀有小小的愿望,媚俗的电视电影人们少一点,王扶林们多一点。 好生爱那一句:明朝携剑随君去

665 有用
32 没用
三国演义 - 豆瓣

三国演义

9.5

9729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4条

查看全部114条回复·打开App

三国演义的更多剧评

推荐三国演义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