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都人物纪事

听风声音
2010-05-17 看过
固力果:
    妓女固力果。他们总是这样介绍。这是身份卑微的最好证明。以卖春为生,是圆都人用来谋生的正常手段。她的卑微就像是一株不知名却肆意生长着的植物。她被人追杀的时候给飞鸿打电话:“被杀了的话,就再也见不到飞鸿了。”而飞鸿对她说“你是那种随便被人杀的弱女人吗?”
    固力果讲着自己的往事就好像在讲别人的故事,她把自己的蝴蝶纹身做为自己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标志,她弹着捡来的钢琴,头发在风中扬起。她在篝火边吟唱,——静默如草、却香气四溢。
    看电影时,我也总是想起在《燕尾蝶》中文版的小说里,固力果讲起自己的哥哥的故事。她说看到哥哥的死,“我哭不出来”,哭不出来,怎么办呢。固力果一边想,一边却流了泪。

飞鸿:
    飞鸿第一次出场的时候是和狼朗用弓箭偷袭过路的汽车,然后跑到汽车修理站守株待兔。他的头发枯黄杂乱从没有整洁的时候,脸上也常常都是污渍,但是他的笑容却非常明朗,让人倍感温暖。
    在“MY WAY”里他对固力果说:从现在起,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这里就是你的LIVE HOUSE,创建一个乐队,让大家来听你唱歌,你会成为日本的超级歌星,怎么样,好主意吧?他坏笑着,一脸自作聪明的模样。
    在飞鸿的世界里,成就固力果的荣耀就是自己的梦想。这种梦想一直持续到他从拘留所中被释放出来的那一刻。飞鸿在路上飞奔,高举起双手像是一双翅膀,口中喊着“莫名其妙,莫名其妙”,一转身却看到固力果的海报在这城市的上空缓缓升起。他的笑容停滞下来,那时我们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到底是惊喜还是惆怅呢?
   飞鸿说“天堂存在,但没有谁曾到达那里。人死后,灵魂飞向天空,在碰到云的那一刻,就会变成雨落下来,所以没有谁见过天堂。”但随即他又笑了,我乱说的。看来有些话还是不适宜讲出来。


凤蝶:
    凤蝶在圆都嘈杂的环境下成长,学会了求生的一切手段。在她的回忆里,有着这样一组画面:在房间里同陌生人做爱的母亲,厕所里飞翔着的蝴蝶,以及小女孩“妈妈,妈妈”的叫声。小女孩想要抓住蝴蝶,但是来不及,蝴蝶飞走了,她关上了窗户,于是蝴蝶被夹断了翅膀。
    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隐喻。蝴蝶的翅膀落在小女孩的胸口,毛毛虫便在那里等待成长。喜欢伊藤步当然也有《莉莉周》的部分原因,但是在《燕尾蝶》的表演里,显然她的表演要出彩的多。幼虫破茧成蝶,这个过程多少有几分疼痛。在青空,在圆都,凤蝶一直无所畏惧,她自己给自己注射毒品,跑去鸦片街纹身,成为一群小流浪汉们的老大。她躲藏在草丛里,在车辆驶过时冲过去强制洗车;她提着两大箱的钞票,想要赎回圆都俱乐部;从取款机里窃取日元;将钞票洒向飞鸿燃烧着的葬礼。
    比起其他人,凤蝶更有理由称自己是圆都人,因为她出生在圆都,成长在圆都,在圆都经历了所有的忧伤与喜乐。她不是移民,她在圆都土生土长,圆都就是她的家乡。想起飞鸿在惨遭警察毒打的时候突然发笑,他说“瞎说什么圆都圆都,圆都不是你们自己家乡的名字吗?”人们怎么看待圆都,在此刻突然变得非常地微妙。
    在影片的最后,凤蝶将磁带交还刘梁魁,并告诉他自己的名字。凤蝶,固力果给我起的名字。你知道吗?妓女固力果。刘梁魁拿起磁带,想起失散多年的妹妹,或许也想起了多年前他们兄妹三人初到圆都时的景象,那是在某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圆盗刘梁魁割开物主的袋子,然后扔给弟妹,既而他们在阳光下一路狂奔。
    也许这才应该是《燕尾蝶》真正的结局,我幻想着如此这般的场景。蓦然地,却想起飞鸿对凤蝶说过的那些话,“如果人最终的归宿是天堂,那我想知道天堂到底在哪?”

(整理磁盘时,偶然看到几年前写的一些关于《燕尾蝶》的评论,因为时间过得也久了,或许什么时候有感总会带着点当时的心情,可现在我一点也想不起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72 有用
3 没用
燕尾蝶 - 豆瓣

燕尾蝶

8.6

126170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6条

查看更多回应(6)

燕尾蝶的更多影评

推荐燕尾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