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的葬礼》:菊花与刀的性别美学

Mando
2010-05-13 看过

题记: 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日本社会正处在政治和思想文化的动荡与转型时期,那些青年人拿起共产革命偶像的语录,奔走在喧嚷和喋血的街头,和巴黎学生们一道冲击着社会赋予人类的权利潜规则,而这一切在二十年后又再度重演。 故事从一个烟洞说起,那是一个异常骇人的烟洞,强悍的母亲为了彻底地阉割儿子对于父权的幻想,将一家三口的全家福照片烫出了一个恶心的烟洞,父亲的脸被抹去,留下异常丑陋的母子两。 如同俄狄浦斯寓言一般,Eddie爱着自己的父亲,因为父亲有成熟的男人体征,而Eddie却潺弱的一碰就头发昏,稚气未脱的脸颊上,浮现不经意的少年气息。他穿异性的服装,大摇大摆地走在东京街头,对学潮的不知所措,但是吵架时逗乐的表演,让人发笑,他(她)象征野菊花,美丽,端庄,生机勃勃。 20世纪60年代末期的日本社会,逐渐走出了战败的阴霾,经济得以高速发展,文化和思想也发生着剧烈的变动,Eddie作为一个异装演员,和许多被采访的同性恋者一样,生长在流变不拘的这样一个时刻,挥霍汗水,供人解嘲和消费着,对此他们浑然不觉,打扮、内讧、争风吃醋,成为生活的主旋律,在同性恋变装俱乐部里,他们倒要看看说谁才是最香艳且至高无上的女皇。 Madam是俱乐部老板,一舂腐败的大观园里,他(她)和Eddie共同拥有了一个男人,像极了权利高度集中的宫廷四壁,国王和一群贵妃之间的故事。Eddie和父亲交合的片刻,脑中出现的无数个断片,无父无母的孤儿,带着假面的行为艺术者。 片中交织了无数个一闪而过的短镜头,展现了复仇精神极其可怖的一面。少年Eddie弑母又将母亲的情人绝杀,年少不经却哀怨重生,举刀杀害母亲的同时,也将自我锁定在一个永不更替的躯壳里,同时堕入万劫不复的洪荒。片头Eddie和父亲的做爱镜头用了大特写,身体的细碎被描画下来,黑白影像若是为了增加真实的效果,强调皮肤的质感倒也说得过去,鲜血和菊花,交织/崩裂/融合,在鞘门间残酷地叫嚷。 Eddie的一群朋友在自设的地下俱乐厅里观赏学潮的纪录片,画面变形又扭曲,一伙人大笑,诗人不关心政治,因为社会抛弃了他们,同性恋,易性癖也不关心政治,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少数派,苟活而已,只有学生走上街头,以示威和反击的方式,向社会表达着自我的不满情绪,他们拿着chairman毛的画像,和巴黎学生们一道冲击着社会赋予人类的权利潜规则,而这一切在二十年后又再度重演。 性别作为个体的社会基本属性,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占据着个人的私生活,践行着不可逾越之底线的价值判断。打破性别的二元神话,势必就与反叛媾和,而权利和权力的界限在性别美学的维度上,显示出泾渭分明的伦理观。变装人正是自觉或不自觉得悬踏在这种极端美学之上的战栗之花,他们的下场如何取决于这个社会锱铢必较的细节末梢神经,他敏感而又脆弱,却依然地吊诡,就如同胯下的巨物,坚硬地勃起又快速地疲软掉。 Eddie得知自己强暴了父权之后,自插双眼并夺门而去。他要让这个异常丑恶、寡廉鲜耻的社会看一看这个异端份子的下场,这让笔者想起贾樟柯的小武,一个是流血的呼号,一个是带伤的黎明。 片中主人公的命运延续了西方神话的立场,包含宿命、因果和社会伦理规则,一部西方主流意识的先声电影,开启了日本电影同性恋文化,27年之后,天朝也出现一部谈论同性恋关系的电影,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影片资料 名 称:蔷薇的葬礼.Bara no soretsu (1969年) 类 型:剧情 地 区:日本 导 演:Toshio Matsumoto 演 员:Shotari Akiyama Kiyoshi Awazu Emiko Azuma 评 价:艺术性6.8,欣赏性7 作 者:俗人•李 2010年5月12日 星期三 22时41分 鹏城

10 有用
1 没用
蔷薇的葬礼 - 豆瓣

蔷薇的葬礼

8.2

327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查看全部1条回复·打开App 添加回应

蔷薇的葬礼的更多影评

推荐蔷薇的葬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