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世界的爱情

本丢·彼拉多
2010-04-26 看过
    “我们终于在一起。”——强尼·瑞哥
    强尼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对的不是曾经心中的挚爱卡门·伊邦娜,而是自己的老友蒂丝·弗萝。

强尼和卡门
    “你干吗这么开心?”
    “今天我要开战舰。”
    在收到强尼来信的当天,卡门驾驶小型飞行器在基地上空玩耍着华丽动作。同行的女孩问她开心的原因,她的回答不是强尼,而是战舰。
    一个是学校橄榄球队的队长,一个是漂亮的优等生。强尼和卡门仿佛是整个学校最令人艳羡的一对。然而卡门看到强尼的数学成绩只有35分,就像得知自己家庭所在的城市布宜诺斯艾利斯已被毁灭一样,仿佛都可以当作是别人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她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50万吨的战舰,在说到这个数字的时候她的眼睛就仿佛在放射着光芒。
    解除联接油管恰到好处,离开舱位时的转身距离舰桥只有3米,值夜班时自作主张修改航行方式,惊险规避小行星……当卡门第一次触摸到杨罗杰号这些仿佛在说“嘿,我终于来了”的举动,都已经透露出,她要的生活在这里。
    在蒂丝的协助下,强尼成为了班长。这一天,强尼收到了卡门的来信,卡门在信中问强尼,你有没有当上班长?强尼在镜头后露出得意的笑容。镜头切换,卡门给强尼看到宇宙中美丽的太空星球,然后告诉强尼,她想当职业军人,想指挥战舰,她需要把握机会,为了这个原因,他们也许会没有时间交往,所以两个人最好分开。她说,让我们做朋友。
    前来起哄的战友们默默散去,刚才还在镜头前大叫“瑞哥,你配不上她”的李维走过来说:“她们伤着你的心还想做好朋友。”瑞哥说:“我来入伍全是为了她,没有她我不会在这里。”是的,为了卡门,他几乎和父母断绝了关系,除了身上的衣服一无所有地参加了机动部队。李维裂开大嘴,说,“你在说什么,你是靠自己的能力当上班长的。至少你还有我可以差遣。”

强尼和蒂丝
    “为什么我们没成为一对?”
    “我们不可以只是朋友麽。”
    毕业舞会上,蒂丝躲过卡门,约到了强尼跳舞。过了这晚,也许两个人再不会相见,心存了多年的秘密终于破口而出,只可惜对方早已有了心上人,所以,机会是寒气逼人的零。卡尔一副色相地前来与蒂丝跳舞,一场哭戏变成了无奈的笑容。
    我们不知道蒂丝是如何知道了强尼参加了机动部队,也不知道她如何知道了强尼所在的班级,总之,她想尽了办法,调到了强尼身边。与辛姆中尉的交手说明了她配来这个最严酷的地方。
    “你做翻跳动作,我们就能得分。”因为蒂丝的协助,强尼当上了班长。昔日的橄榄球队队友在战场上也是这般默契。
    在探戈幽灵星的惨烈战斗之后,赖奇中尉搬来了整桶的啤酒和玩的东西。当然,少不了李维的小提琴。舒缓的音乐响起,宛如中学时代毕业时的舞会再次出现。
    远离布宜诺斯艾利斯已经不复存在的地球,蒂丝不必再偷偷摸摸想办法去约瑞哥共舞。这次,她直接冲上去挽住了瑞哥的手臂。然而瑞哥却再次拒绝了蒂丝。这时,赖奇叫住瑞哥,对他说,你曾经问过我建议。我现在告诉你,“看到好机会就要把握”。
    强尼看到与华肯跳舞的蒂丝,似乎明白了赖奇的所指。舞会后,强尼把蒂丝带到了自己的帐篷,两人在床上吻作一团。
    P星球上,只身杀死大甲虫成为蒂丝的绝唱。欢呼声刚起,一只阿拉奇虫就冲过来将尖爪插入了蒂丝的胸膛。“强尼,我快死了。”“你会没事的。”“没关系,因为我爱过你。”死在自己所爱的人面前,蒂丝是幸福的;然而她又是不幸的,刚刚获得的幸福,居然再也抓不住了。
    在与虫族同在的死神阴影笼罩下,明天会不会死去是每一个士兵都无法预计的事情。也许有人会怀疑,蒂丝和强尼在一起,究竟是爱情,还是性欲。蒂丝死后,未来的硬汉部队首领瑞哥中尉邂逅了以为他早已战死的救援机驾驶员卡门,两个人似乎该有千言万语,但在看到舰队即将开展进攻之后,他一句话也没有说转头离去。我想,这已经足以说明存在于强尼和蒂丝之间的,是爱情。

卡门和山德
    “不要超过起飞速限,否则你的飞行权会被取消。还有我的。”
    “这么说,你的前途操在我手上。”
    在杨罗杰号上邂逅山德,这是卡门从未想过的事情。于是她说,也许是命中注定。山德的回答是,“也许不是。”
    在强尼因为指挥失误导致老布在实弹演习中死亡时,山德为正在杨罗杰号上值夜班的卡门端来了咖啡。山德告诉卡门,狄舰长认为他们应该正式搭档,因为他们都很出色,各方面都领先,而且她知道他要什么。卡门甜蜜地笑着说,我不知道你要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眼睛放出了爱情的光芒。
    一年前的球赛上,山德扑向对手的队长强尼结果扑到了看台上,却正好扑到了卡门脚边。在得知山德即将进入星舰学院,卡门便问山德会不会去毕业舞会。强尼怒火中烧,告诉回到场上的山德别打他女友的主意,山德的答复是,情场如战场。
    在知道卡门即将成为杨罗杰号的副驾驶时,山德也来到了杨罗杰号,“导演”了两人的邂逅。
    在克兰达夫星球大战开战前些,强尼邂逅了卡门。已不再是恋人的二人相遇本来已经是场伤感的戏,然而山德的出现却将温情击得粉碎。两个情敌在基地大打出手。蒂丝劝开了强尼,告诉他,他不值得。卡门此时只是站在中间,没有去劝阻任何一方,只是在最后站到了山德一边。
    杨罗杰号被击中,全体船员四散逃窜。山德带着卡门逃上救生舱,坠向正在血战的P星球。直接撞到虫族洞穴中已是倒霉透顶,结果却遇到自己生命的终结者——虫族首脑。失去了抵抗能力的山德将身上仅惟的武器——随着携带的军用匕首交给卡门后,在向虫族首脑的挑衅后被吸光了脑髓,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死去。

不同世界的爱情
    就像那句超烂的矫情之词“人生若只如初见”,这场爱情故事在影片的结尾回到了还未开始之初。卡门将强尼和卡尔拥在两边,说,只要三个人在一起,就将无往不利;就像毕业之时,三个人将手放在一起,说做永远的朋友。这两个镜头中,都有强尼和卡门,但是,都没有爱情。
    卡尔说,有一天战争会结束,大家会忘记这场奋战的功臣,不是强大的舰队或是犀利的武器,而是逮到虫族首脑的辛姆教官。
    是的,人们将会忘记这场战争,忘记在P星球上执行生还率极低的任务时得救一刹那被杀死的蒂丝,忘记是被虫族首脑吸掉的最后一个脑髓的山德,忘记这场战争中存在的千千万万场死去的或继续着的爱情。
    在这千千万万场爱情中,我会记得那个让我惊艳的吻——从克兰达夫星球归来后,强尼被置身在溶液中医治腿上的巨大伤口,蒂丝和李维拿着他已被宣布死亡的消息走来,并告诉他他们将加入硬汉部队。在离去时,蒂丝看似只是突然想起,转身回来隔着玻璃给了强尼一个吻。这个吻长达5秒。
    正如有一个帖子,说男人应该珍惜20多岁时陪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因为那个时候你一无所有,而那个时候又正是女孩容颜最美的年岁。
    在脸被溅上被自己只身杀死的大甲虫的血浆的时候,强尼完成了对自己的救赎,从一个男孩成长成为一个男人。在整个成长过程中,陪伴在强尼身边的不是卡门,而是蒂丝,还有导师一般的赖奇,和共同成长的李维。
    我想导演保罗·范霍文也对蒂丝怀着极大的敬意,因为蒂丝享受了整部影片中唯一一场军人葬礼。蒂丝的灵柩飘向太空,生命得以平静。
    另外,我想再提一下卡门。对于卡门来讲,爱情不是必需品。在与强尼分别时,她无法直接以一句“我爱你”来回应强尼;至于他和山德,我想可以理解为,在她对自己想要的东西的追逐路上,一个合适的人选。强尼或者山德,再或者这两个人都死去,对她来讲,又能怎样呢?她依旧可以开着重达50万吨的战舰,依旧可以欣赏浩瀚的宇宙景色,依旧可以在努力之下成为一舰之长。这点对于强尼和山德来讲,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哀。
    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有自己的轨迹。如果强尼不为卡门入伍,如果蒂丝不追随强尼而来,如果山德不在得知卡门将驾驶杨罗杰号申请调过来,如果强尼也进入了星舰学院,如果这些本来只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交叉……
    只是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那究竟该怎么做呢?作为老师的赖奇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能为自己下决定才是真正的自由,珍惜这自由,自己决定吧。”
215 有用
9 没用
星河战队 - 豆瓣

星河战队

7.8

85356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6条

查看全部56条回复·打开App

星河战队的更多影评

推荐星河战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