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 8.6分

库布里克的《人工智能》

韩里林
2010-04-21 看过
[我没办法写明白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的事情,但是所有我弄明白了事情又都显得不值一提]

[如果同意一切的话,还是干脆不要存在好了]

几年前,有个哥们跟我说,“离人太远不会成为神,只能成为贱人。”我立即奉为座右铭,告诫自己,只有两条路,要么好好做人,要么做贱人。其实的确,生而为人嘛,就要受限于“人”这个物件基本的各种需求,生生去抗拒也必然是徒劳无益的。何必非要远离人?“小众”、“隔路”就高明了吗?就算根本也没考虑高明不高明,而只是为了维护独立独特的个体,也没有什么意思。“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是如今个人主义至上的流行思维方式。“我就是我,我就是独特的”。没错,但恰恰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那么每个人也不过都是些可有可无的随机现象。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独特性,相对于我们不可抗拒的共性而言,大概是微不足道的。

上面一段想说的是,下面开始发个小贱。

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的观点很家常,他对观众没有过分的要求,人们大可静坐欣赏看完就忘。我臆想,库布里克思考问题非常周全,如果《人工智能》这部电影他全程参与了的话,必然是会多很多启发性的观点,但同时就意味着,这部电影很可能就不会取得如此的票







...
显示全文
[我没办法写明白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的事情,但是所有我弄明白了事情又都显得不值一提]

[如果同意一切的话,还是干脆不要存在好了]

几年前,有个哥们跟我说,“离人太远不会成为神,只能成为贱人。”我立即奉为座右铭,告诫自己,只有两条路,要么好好做人,要么做贱人。其实的确,生而为人嘛,就要受限于“人”这个物件基本的各种需求,生生去抗拒也必然是徒劳无益的。何必非要远离人?“小众”、“隔路”就高明了吗?就算根本也没考虑高明不高明,而只是为了维护独立独特的个体,也没有什么意思。“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是如今个人主义至上的流行思维方式。“我就是我,我就是独特的”。没错,但恰恰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特的,那么每个人也不过都是些可有可无的随机现象。我们引以为自豪的独特性,相对于我们不可抗拒的共性而言,大概是微不足道的。

上面一段想说的是,下面开始发个小贱。

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的观点很家常,他对观众没有过分的要求,人们大可静坐欣赏看完就忘。我臆想,库布里克思考问题非常周全,如果《人工智能》这部电影他全程参与了的话,必然是会多很多启发性的观点,但同时就意味着,这部电影很可能就不会取得如此的票房成就。事实上,大部分人的头脑中的工具没有区别(达芬奇爱因斯坦也没成仙脱离苦海啥的),对于任何问题如果坚持思辨下去的话,必然可以自成体系。众所周知的体系可以被大部分人无条件的接收,这样他们就可以将有效的时间用在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上。而偏执于思辨的群体,在某些领域给社会带来了实际效用而得到尊重,在另外一些领域被摒弃,虽然他们共同在挑战的都是“众所周知的体系”,致力于打破现有的思维方式。但是说到底,我们的思考工具,大脑,有什么硬伤和限制,都是很难纳入我们大脑的思考范畴的(工具怎么修理工具?),或许逻辑本身就是个扭曲的机器呢?带着否定思维的心情去思考的人很难不悲观。作为一个怀疑怀疑论的怀疑怀疑论者… #$@&%*&$%#@!

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的价值逻辑哲学体系用的就是最日常。“爱”让机器人有了“灵魂”,听起来很容易让人接受。即使不去推敲,也能看出他的投机取巧。显而易见,说爱,是政治正确的,让人很难去开口反问他,“爱”又是何物(在计算机里是个什么样的具体程序)?因为这又要引出关于伦理宗教等一系列的问题(更甚是可能走到“如果不相信爱那还有什么问题值得费心思考”这样的死胡同)。于是我们说,好吧,起源是爱,好吧。但是,让我们暂时抛开“爱”这个烫手的山芋不提,我想知道,人在进化过程中从何时有了所谓的“灵魂”?那么进而,在机器的发展和演变中能否重复人的这个进化过程,而得到一个所谓的“灵魂”?我希望《人工智能》会探讨这样的一个问题。

设想,如果机器人会说出这样的一段话:“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或许只是在重复我过去在别处听到过的问题,而我并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于是也无法停止重复这些问题。”如果,机器人说出这样的话,那么他与人有什么区别?存在的问题对于机器人来讲如同Bug,对于人又何尝不是?如果机器人能够如此,那么人又谈什么灵魂?

再说,记忆的筛选。遗忘,是人类相比机器人的缺陷(或优势)。记忆的筛选不是我们能够完全操控的,我们个人的记忆构成了我们对未来事件做反映的基础资料,而共同的记忆则构成了我们的文化环境。这些记忆的形成,很大程度上都不是我们通过思考而自主达成的。我们真真是不必把自主的“决定”看得太有效,其实我们不能掌控的“遗忘”过程对于构架所谓“自我”的影响应该是更绝对的。我们虽然没有机器人的超强记忆功能,但是我们并不能操控的“遗忘”功能对于文明发展的功效作用可能更关键。

艾柯说,文化就是从此消失的书和其他东西的墓园。他们在讨论的问题是,如果一切文字语言都通过电子方式记录下来而不再消失的话,那么文化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呢?一个没有了有机(organic)的生长、衰败、过滤和消化过程的文化会是什么样子的?在人工智能影片里,可以思考的是,对于机器人来说,文化将是什么?机器人如果可以记录发生过的每一件事情的话,那么大概就没有什么事情比别的事情有更“深刻”的含义了。更关键的问题是,“爱”让我们不断向未来索要,因为过去只能靠记忆存储,而记忆又总是在删节和褪色,我们渴望拥有,而恐惧失去。于是,我们在不断的丢失记忆中的爱的同时,向未来索要更多的爱。但是,如果机器人拥有一份永不消减的清晰记忆的话,“未来”还那么重要吗?

“时间”这个概念对于机器人来说是什么样子的?如何感受?创新、创作、艺术、重复,这些概念会消失吗?愚蠢与谬误会消失吗?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力又将是什么呢?机器人社会需要“个体”形式吗?人有些重要的能力,机器人不知道能否具备。比如学习的能力和选择的能力。学习就是自我修订,机器人能否修订自己的基础程序?选择也是放弃。如何在两个完全相同的苹果之间做出选择?这个问题对于人来说很简单,但是对于机器人来说类似的问题可能就很复杂。如果我们把熟悉的概念,通过机器人的视角审视一遍,想象这种拥有庞大储存能力和准确计算能力的系统,会如何处理我们所熟悉的问题?是否会得出我们所未见过的答案呢?

以上是我希望《人工智能》会触及的一些问题,我没有答案(其实很多问题也并不呼唤答案),但是库布里克不言而喻的手法会激发人的想象,就好像《太空漫游2001》最后“星童”的出现,让我们都非常激动。
39 有用
6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人工智能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工智能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