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ra的慢镜头

顾顾
2010-04-15 看过
Lara的脸在玻璃窗外出现的时候,Yuri和她正年轻。
“Lara是世上最纯洁的女子。”帕斯捷尔纳克在书里也这么说。正十七岁的年龄,生活不至于穷苦但也不富裕,有个极其悲观容易绝望的母亲。Lara一心只想努力学习,动力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拿奖学金减免学费。这样的年龄和这样的生活圈子,加上长得很标致,的确是纯洁的女子。喧闹的马车哗啦啦过去后,戴着帽子的她,微微侧过的身子和脸意外地从玻璃窗边出现,微微笑的嘴角,有几分张扬的个性,有几分孩子般的好奇,她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进Yuri的视线。
 “I will be a doctor for others, and a poet for myself.”Yuri,在这样的年纪里早早地形成了自我。这样的个性从小时候就开始积淀,从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贴在玻璃窗上的他的双眼,看着窗外狂风的恶作剧,大雪把母亲的坟墓深深掩埋就开始,而现在开始成型。此刻,这一切刚成型的时候,正好又给了他一双发现Lara的眼睛。
“love is a mystery”。我以为人人都会这么以为,但电影里好像只有Yuri这么说。
相遇或者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眼神而已,但背景往往是整个前半生,甚至是整个时代。就像Llara和Yuri,所谓的战争时代下的驱赶逃亡;就像荒山处的他和她,所谓的精神和情感资源匮乏的年代下的小人物。
但是还好,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慢镜头,所有的痛苦压抑挣扎,都在Lara和Yuri慢镜头里的光影重叠下重新获得了意义,Lara的美和纯洁让所有的男人倾倒,Yuri的眼神让所有女人向往这种虚荣感。慢镜头赋予了故事之外的意义,利用世俗之心获得的意义。
但是这样偶然的相遇终究不会奇迹般地去产生什么影响,即使在电影里也不会。当他们各自结婚,当Yuri亲吻身穿婚纱的妻子,当Lara身穿婚纱与自己的丈夫相互争着把蜡烛举低,被身边人笑称“两个傻子”的时候,他们自身根本也不会想到这相遇的眼神和这重叠的两张脸。唏嘘不已扼腕叹息的,恐怕只有电影之外被戏弄的观众而已。
至于后面的重新相遇相爱,要基于诸多的偶然性。首先,要恰好出现在帕斯捷尔纳克的笔下,其次,要恰好出现在战争的背景下,第三,她恰好有一个突然去从军的丈夫,第四,她恰好有去寻找丈夫的勇气,并且有恰好有做护士的机会和能力,第五,他要此时也在部队里,并且恰好离她不远,恰好受伤……
恰好恰好恰好……然后才会有接下去的相遇和接下去的故事。除去这些恰好,她会一辈子相夫教子,小镇里面做一辈子的女教师;他或许会做一个不错的医生和诗人,和妻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生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孩子。若是这样的话,这所谓的相遇,即使被慢镜头打造得再美再好,意义从何说起呢。
4 有用
0 没用
日瓦戈医生 - 豆瓣

日瓦戈医生

8.0

1507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日瓦戈医生的更多剧评

推荐日瓦戈医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