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大明》——风雪1566

fanghuanzi
2010-04-0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立国不正,亡国有日。”

虽然刘和平和张黎免不了还要多多的拍点烂片混饭吃,不过能让主角不动声色地说出这样的句子来,说明《雍正》和《共和》至少不是用的别人当枪手。隐讳啊,羞涩啊,含蓄啊,台湾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宣示其彷徨和焦虑,神神道道地怀疑“到底是国家承载着幻觉,还是幻觉成就了国家?”,我们只有平淡的压抑,水波不扬。大姑娘的盖头,谁也看不见,但种种迹象看来,似乎好像或许可能——真的是个丑的。

历史莫谈,虽然一多半属于子虚乌有,但也至少比吐血三升好得多。1566年,平静无波,远不如1644年吴三桂一怒为红颜广播(插:如果吴真的是为了红颜,我敬佩他!),这一个历史的片断,只在于我们著名的海青天以一个六品职官刚刚有权力上梳的情况下,上了一道著名的《治安疏》,此文采取先扬后抑的手法,写到后来,估计是挥洒之间不能自抑,越写越激动,把民间骂皇帝的土话也一股脑写上去了——停笔,荡气回肠,恨不得再加两句。

海大人是不怕死的。从小到大,他的寡母就以严厉名,我们的大人也以阎王称世。他有道德的高度。海大人牛×就牛×在,我可以指责你,你却不能指责我。当然现在我们可以说他的老婆女儿是多么多么的可怜,但是当初,那也是人家别人绝学不会的资本。可敬啊!没有缝的蛋,无懈可击的人——可怕啊!

大明莆开头,尚还趾高气扬做人不会低调的冯保用太监的通俗语调问“今年为什么不下雪?”于是我们终有一死觉悟的钦天监周云逸沉痛深沉地回答,奸臣当道,贪墨横行,民不聊生,皇帝不管——于是就廷杖死了,血慢慢地流出来——开始下雪,大雪,大雪纷飞里帝国的中心开始议事,苍老的帝国首辅严嵩佝偻着坐在椅子上,旁听严世蕃徐阶高拱和张居正吵架(于我等历史爱好者来说,这算是千年难遇的奇观),皇帝坐在幔帐后面,偶尔还上个厕所什么的,吵得再凶,好像也不过云在青天水在瓶,只是,缺钱啊缺钱,怎么办?

年尾不发红包,朝臣们不干了,又是大雪纷飞的夜里,举着奏疏齐唰唰在宫门外抗议,阁老们来劝,不听,皇帝没有办法——关门,放狗,让家养恶犬东厂太监咬人,心情惨死,摔东西说老子不搬家了,阁老尚书们跪在殿堂外哭成一片,道千错万错,都是臣的错。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这是大明里出现频率第二高的一句话,出现频率第一的话是——谁来担罪?

出了事,是你担罪,还是我担罪?

把这几句话联在一起,我们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嘉靖和万历二三十年不上朝,朱由校宁愿天天做木工活。我们老朱家的祖宗设计了一个太完美的制度,他像海瑞一样废寝忘食浑然忘我,不惜杀几千几万人以传诸子孙——可惜子孙担不起,必然担不起,谁有错,谁的错?

二十年不上朝的皇帝死了,开篇大雪,结尾大雪。不久之后,张居正和那个开头的小太监联手挤掉了高拱,事实上的摄政天下。以前我认为我很清楚,然而到至今我迷茫了,所谓的张居正的改革,到底是延长了明的寿命,或者,早该加速它的灭亡。

读史十年,越来越迷茫,反不如十五六岁的时候,崇拜张江陵的要死,半夜打着手电筒看万历十五年。

皇帝,太子,世子,一个山字,老百姓是江。这句话,放在一百年前说,或许还有人相信。

五千年,我们到底改变了什么?视界,非也;人心,非也;制度——非也。

我们还要改变什么?

——谁来担罪?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44 有用
6 没用
大明王朝1566 - 豆瓣

大明王朝1566

9.7

8446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0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大明王朝1566的更多剧评

推荐大明王朝1566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